第一百六十二章 谈条件/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了家里,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做完了当天的作业,乔希沫打开衣柜从放在下面的一堆衣服里面找到了一个精美的包装袋。

打开包装袋拿出里面的东西,乔希沫看着面前这薄纱一样质感的内衣,脸上一阵火热。

咬了咬牙,乔希沫换上这套粉红色的蕾丝内衣,又穿上浴袍走到池夜澈的房门口。

鼓起勇气敲了敲房门,听到池夜澈磁性慵懒的声音传来,乔希沫紧抿着唇打开了门。

此时池夜澈也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浴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腰间的袋子没有系紧似乎随时都会松开的模样,前襟微敞着隐隐约约显现出结实的胸肌。半干的头发,水珠顺着肌肤滑落下来滑进浴袍里不见。

发现乔希沫穿着浴袍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池夜澈凝眸看着她:“怎么了?”

乔希沫紧抿这唇没有做声,小手将浴袍的袋子解开,浴袍一下子从身上滑落下去,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这是第二次乔希沫主动脱衣服,第一次是刚见到池夜澈的时候,因为池夜澈的命令她不敢不脱,而今天……却是她自己主动的。

浴袍褪下,看到乔希沫身上穿着的衣物,池夜澈的眸光跳跃了一下,兽血在心中翻涌着。

自己喜欢的女人穿成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只要是个男人就一定会把持不住的。

池夜澈一把将乔希沫拉了过来两个人倒退了几步天旋地转间乔希沫便倒在了床上。

乔希沫侧着头不敢也不好意思和池夜澈对视,她似乎可以感觉到池夜澈火热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扫射着。

“又有什么事情要求我?”

池夜澈知道乔希沫的性子,如果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她,乔希沫一定不会穿成这样来诱惑他,想必这个请求还不一般,乔希沫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不会答应,否则乔希沫也不至于做成这样了,毕竟一般的请求,只要她给他好好撒个娇,他都会满足她。就算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甚至都能摘下来送给她。

乔希沫鼓起勇气正过脑袋目光与上方的池夜澈直视:“那你会答应我吗?”

“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够考虑。”

乔希沫想要的答案并不是只是能够考虑。

“你一定要答应我……”乔希沫鼓起勇气请求道。

池夜澈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还真想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乔希沫穿成这样来请求自己。

不得不说,池夜澈觉得这招还真的挺受用的,如果可以他巴不得乔希沫天天有事情求他,天天穿不一样的情趣内衣出现在他面前。

即使乔希沫全身上下他都看过了,但是对于男人来说,有时候半掩半露的模样更让人心潮澎湃。特别是在他没有预料到的时候乔希沫做这样的事情。

“好,你说,我都答应你。”

乔希沫咬了咬嘴唇,说出来的前三个字就让池夜澈原本大好的心情立刻灰飞烟灭,脸上被一层黑云笼罩着。

“君皓臣……”

“你是为了他的事所以穿成这样来求我?”

乔希沫看着池夜澈那张黑沉的俊颜,他的眸底此时似乎有一阵火光在燃烧着。

知道池夜澈现在一定很生气,可是如果她不继续说下去,她真的害怕池夜澈还会对君皓臣做些什么:“我听说网上谣传他爸爸受贿的事情……”

乔希沫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池夜澈打断。

池夜澈抓着乔希沫两只手的力度不禁捏紧,眸子像被一层阴云笼罩,整个人看起来阴鹜的可怕。

“所以你觉得是我做的?”

池夜澈的话让乔希沫瞪大一双明亮的水眸望着他。

听池夜澈的语气……这件事情难道不是他做的吗?

“因为你说过叫我离他远一点……”

“所以你觉得是我做的是吧?”

池夜澈依旧打断乔希沫未说完的话,因为就算不听乔希沫说完池夜澈也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了。

简单来说,就是乔希沫觉得这件事情是他做的!

“我……我……”乔希沫张嘴又不敢继续说些什么,现在的池夜澈看起来真的太可怕了。

池夜澈松开紧捏着乔希沫手腕的手坐起身来。

冰冷的声音传进乔希沫的耳朵里,他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像一块千年玄冰。

“滚回你的房间去。”

乔希沫的眸子里泛着氤氲的雾气,抿了抿嘴唇努力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花,翻身下床捡起落在地上的浴袍穿上以后匆匆离开池夜澈的房间。

乔希沫离开房间以后池夜澈翻身下床从床头柜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和打火机,一边点燃一边走到床前。

打开窗子,海浪的声音传进池夜澈的耳朵里。

今天知道这件事情池夜澈也有派人去调查,毕竟君皓臣的父亲行事一向谨慎,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轻易被人发现才对,并且散布这个消息的人并没有直接把事情的全部公诸于世,而是藏了一部分。

即使这件事情或许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池夜澈还是吩咐方野去查了,他担心的就是乔希沫会误会自己。

看来自己的担心还真是正确的,乔希沫果然怀疑自己了。在乔希沫的心目中自己就是那样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么?

只是让池夜澈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乔希沫竟然会穿成那样来和自己谈条件。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了。

或许她还是那么胆小,只是为了君皓臣……她不惜牺牲色相来请求自己。

池夜澈冷哼了一声,嘴角的笑意有些可怖。

在乔希沫心里君皓臣已经是那么重要的人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算今天这件事情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君皓臣的。

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在昂贵的水晶烟灰缸中撵灭,池夜澈关上窗户回床上歇息。

回到房间以后,乔希沫一直忍着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她也不是故意想要怀疑池夜澈的啊!只是他碰巧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对自己说了那样的话,她想要不怀疑他也难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