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失忆/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乔希沫躺倒在楼提前,池夜澈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乔小姐突然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让开。”

听到池夜澈的话李婶连忙让到一旁,池夜澈一把将乔青青横抱起来朝门外走去。

乔青青其实根本没有晕过去却始终闭着眼假装晕倒。

偷偷的眯起眼睛看着池夜澈的俊逸的侧脸,看到他因为担心而皱紧的眉头,即使他担心的人明明是乔希沫,但是一瞬间乔青青觉得池夜澈担心的人是自己。

被池夜澈抱着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男性气息,乔青青觉得心底一阵满足。

现在池夜澈是她的了……

将乔青青放到车上池夜澈开车前往医院。

“她怎么样了?”

池夜澈询问着正在给乔青青检查的医生。

感觉到池夜澈身上那股不言而喻的压抑感,即使乔青青没有什么事医生却是一阵紧张。

“她只是受了外伤,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听到医生的话一直在装睡的乔青青在心里问候了医生一万遍,她都摔的这么惨了他竟然说没有什么大碍。

“病人应该一会就会醒来,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们再来详细的检查一下。”

医生离开以后池夜澈坐到病床旁皱着眉头望着躺在床上的乔青青,她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

在床上躺了一阵,也许是实在忍不住了,乔青青缓缓的睁开眼睛。

“你醒了。”乔青青才刚刚睁眼只听池夜澈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乔青青侧过头迎上池夜澈的目光。

不知为何,池夜澈看到乔青青的时候,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只是这感觉一下子便被乔青青的话给晃了过去。

“你是……谁啊?”乔青青假装的十分虚弱的声音问道。

池夜澈的眉头倏然蹙起。看到乔青青似乎想从床上坐起来,池夜澈身上轻轻将她扶起让她靠着病床。

“你刚才说什么?”

要是他没有听错的话,乔青青问他,他是谁?

乔青青抬眼望向池夜澈,目光里写着迷茫:“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乔青青的话让池夜澈的眉头皱的更深,难道说乔希沫失忆了?

“你等等。我给你叫医生。”池夜澈说着起身按了按病床旁的一个按钮,没过一会医生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发现池夜澈的脸阴冷的可怕,医生颤颤巍巍的声音道:“病人怎么了吗?”

“如果我知道我会叫你来吗?她好像失忆了。”

“啊?”听到池夜澈的话医生一愣,这个男人不是说病人只是从一层楼上滚下来吗?那不至于会摔倒失忆吧?“我现在就去给病人做详细的检查!”

给乔青青做了脑CT,望着图片医生不禁皱了皱眉头。

“乔小姐的并没有血块或者很明显的外伤,没有受到太猛烈的撞击应该不至于导致失忆才对。”

毕竟现实又不是小说哪有那么容易就失忆的。

“可是她说不记得了。”

“这个……”医生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医生看向乔青青,“你现在还记得什么东西吗?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我知道我叫乔希沫,在XX高中高三二班读书,我的妈妈叫沉雪……”乔青青说着乔希沫简单的资料。

“那你记得你身边这位先生是谁吗?”

乔青青侧头看了池夜澈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

“这个这个……乔小姐的情况实在特殊,脑内虽然没有积血,可能是因为遭受了猛烈的撞击导致乔小姐失忆,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可能这个样子的,很多人发生车祸也不一定会失忆。”

“失忆有什么办法治疗么?”

“现在还不确定乔小姐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失忆,还需要做更详细的脑部检查才可以确定。”

要是再做检查,发现她根本什么毛病都没有该怎么办?

乔青青下意识的抗拒道:“我不要呆在医院治疗,我记得我自己是谁,也知道我的家在哪!”

医生为难的看向池夜澈。

“那乔小姐只是不记得这位先生吗?”

乔青青又看了一眼池夜澈,确定的摇头。

“那乔小姐的记忆到了哪里?你目前记得最近的事情你是在做什么?”

“我记得我是回家找我爸爸要钱给我妈妈交手术费,然后他好像带我去了一个酒店……然后……然后……我也忘了发生了什么。”乔青青皱着眉头一副极力的想却想不起来的模样。

听到乔青青的话池夜澈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所以说乔希沫只是忘记了见到自己以后的事情?

“你先出去一下吧,我和医生有些事要说,在外面等我。”

乔青青看了池夜澈两眼,轻轻点了点头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

“她只是忘了遇见我以后的事情。”

“乔小姐这或许是选择xing失忆症,造成这样的原因有两种,一是大脑受到了外部的重创造成脑积血压住部分记忆神经所导致,做了手术将积血放出就会恢复记忆,可是乔小姐的脑部并没有积血。还有一种原因就是……病人心理压力过大潜意识的忘记一部分记忆。”

按照医生的话来说,乔希沫的脑部并没有急需,可是她却忘记了认识自己以后发生的事情,所以说……乔希沫忘记自己的原因是后者?

因为压力过大选择xing的忘记了和他在一起的记忆?

想到这个池夜澈置于身后的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乔希沫会突然忘记了自己。

这段时间她的压力很大么?除了君皓臣的事情,他几乎没有给她任何压力。

而且这几天不是也都还好好的么?

虽然她还是怕自己,可是怎么也不至于到要忘记他的程度。

“如果是后者导致的,要怎么治疗?”

“可以等压力过后病人也许会自主的想起来,也可以去找心理医生接受心理治疗。但是会不会成功,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事情。”

池夜澈紧抿着唇,他在思考着,他是否让乔希沫接受治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