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心如死灰/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脚步声从楼梯传来,池夜澈走了下来。

今天的池夜澈似乎被一层温柔的柔光笼罩着,微笑着走到乔青青的身边,“身上的伤还疼吗?”

乔青青身上虽然没有被撞破皮,但是很多地方都已经青掉了。

乔青青撒娇的说道:“有一点痛……”

“那我等下帮你擦药。”

乔青青很想应声:“好!”可是又想到以乔希沫的性格,她肯定不会好意思让池夜澈给自己擦药的。毕竟上次她从窃听器里听到,明明乔希沫都已经那么动情了,还推脱说“我的作业还没做完”“明天有体育课还要跑步”。听到乔希沫这些话窃听器那头的乔青青一阵冷笑。

现在的男人都喜欢这么装的女人吗?在床上既然都已经动情了,还害羞什么。

乔青青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擦就可以了……”

池夜汐看到池夜澈对乔希沫这么温柔的模样,不禁冷冷的扯了扯嘴角。

他也不傻,自然知道池夜澈为什么突然这个样子,乔希沫失忆了,也不知道哥哥以前对她是什么样的态度,哥哥是想现在趁着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让她爱上他吧?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沉雨被隔壁的邻居叫去打牌了,乔大业也去了公司,保姆收到沉雨的吩咐,到了午饭的时间给乔希沫送饭进去,切记不要让她跑出来。

打开门保姆走进乔青青的房间,看到今天早上送来的早餐乔希沫一口都没有动,好心的保姆不禁心疼的皱了皱眉头。

她只是一个佣人,即使知道乔家人对这个女孩做了什么,她却不敢吭声。

将午餐放到桌上,保姆看向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前方却眼神没有焦距不知道在看着哪里的乔希沫。

“乔小姐,午饭我给你送来了,你吃一点吧。”早上她来收拾昨天的晚饭的时候发现乔希沫一口都没有动,现在早饭乔希沫也没有动,如果再不吃午饭,她就等于三餐都没有吃饭了。一餐不吃都会饿得慌更别说是一天了。

乔希沫茫然的目光看向保姆,轻轻摇了摇头。

保姆叹了一口气,将午饭放到桌上好心的嘱咐乔希沫一定要吃以后便离开了房间。

即使已经一天都不吃饭了,看到这丰盛的饭菜,乔希沫却一点都没有胃口。

她吃不下去……没有心情……心似乎被掏空了一般,空荡荡的。

已经到现在这个时候了,之前她还可以想池夜澈也许是还没有和乔青青说几句话所以没有发现端倪。

但是都这么久了,池夜澈不可能没有跟乔青青说话,只能说……池夜澈没有分辨出来……

乔青青并不是自己……

乔希沫的嘴角一抹苍白的笑容。

她原本以为和池夜澈生活在一起这么久,她可以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找出池夜澈,池夜澈应该也会一样,即使她没有多特别,池夜澈应该也能够分别出自己和乔青青的不同的。

可是……看来是她想多了吧?

在池夜澈的眼中她根本没有那么与众不同。

或许……池夜澈昨晚已经和乔青青发生了关系……

心似乎被一张无形的手紧紧的捏着,仿佛被捏碎一般的痛感。

眼泪不知何时从眼眶中滑落,顺着光洁的脸庞流淌,直到豆大的泪珠从下巴滴到手中,乔希沫看到手上那一滴晶莹才发现。

原来她哭了啊。

为什么要哭呢?

她不是一直都很想的吗?离开池夜澈……

现在成真了,她不是应该很开心的吗?

可是为什么心会痛呢,会流泪呢?

不过痛过了,乔希沫似乎却轻松了。

她知道了,自己对于池夜澈来说,只是不关紧要的,就算换一个他也不会发觉的存在。

她的心好像已经被火烧成灰烬,一阵风吹来四散不见。

到了晚饭的时间,沉雨似乎打牌打上了瘾,还没有回来,不过这是常有的事,她经常通宵的大牌。

只给乔希沫做好了晚饭,保姆上了楼,打开门发现中午的饭放在那里,根本就没有被动过,保姆叹了一口气。

“乔小姐,你吃点东西吧。”保姆央求着劝道。面对这样一个无助的女孩,保姆觉得自己的良心很过意不去。

保姆做了一个决定,就算自己会被开除,可是她不想让自己的良心这么的不安。

再这样绝食她的身体一定会坏的!

“乔小姐,你如果吃完了这碗饭,我放你出去。”

听到保姆的话,乔希沫侧过头,望着她的目光里带着不可置信。

是她幻听了吗?保姆说……可以放她出去?

保姆叹了一口气:“看到你这样,我的良心实在是不安啊!乔小姐你把这碗饭吃了吧,身体才是本钱啊,等你吃完饭,我就让你离开。要是他们怪罪下来,我干脆也不做了,在这种家里我也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乔希沫站起身子拿过保姆递来的饭菜大口大口的往口里扒。

这一大口还没有吞完下一口已经送到了嘴巴里。

乔希沫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太饿了,还是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乔希沫几分钟内吃完了整整三碗饭,这可以说是她从小到大吃的最多的一次了。

吃完了饭,保姆递给乔希沫两百块钱。

“你身上应该没有钱了吧?这钱你拿着吧,你要去哪里可以坐车去。”

乔希沫一脸感动的望着保姆:“谢谢你。”

“我这样做也只是希望我的良心能够好过一点,工作丢了可以再找,如果让你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觉得这件事情也和我有关一辈子良心都不好过的。”

“你可以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吗?我想给一个人打个电话……”她的手机也已经被乔青青拿走了。

乔希沫知道自己现在也不可能回妈妈那里。她能够投靠的,她除了妈妈和池夜澈的手机号以外,她记住的号码就剩唐小蕊的了。

保姆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乔希沫,乔希沫快速的拨打了唐小蕊的电话。

原本她也没有想要主动去记唐小蕊的手机号,记住是因为那次在日本,唐小蕊怕她们互相走丢了,所以让她们互相把手机号码记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