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只有她一人/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池夜澈这样折磨自己,唐允辰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在被折磨。

池夜澈没有回答唐允辰的话,而是笑了笑,又身上拿另一杯酒。

“哗啦”一声,唐允辰将所有的酒杯都扒了下去。

“你可以不要这个样子么?你这样还是我认识的池夜澈么?”

面对唐允辰的问题,池夜澈只是轻声哼笑了一下。

“你认识的池夜澈是什么样子的?”

有时候池夜澈觉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他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池夜澈的问题让唐允辰一时语塞。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池夜澈。

其实很多人在别人面前的样子和自己真正的样子是完全不一样的吧?

起码池夜澈现在的样子,别人一定不会想到他是池夜澈。

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他,看起来沉默寡言的他,似乎尘世间所有事情都不会让他皱一下眉头的他。

在爱情里……

他却是一个很脆弱的人,

以前池夜澈跟他说,他一直不相信爱情,在认识许若凝之前他有过很多女朋友,可是他并不喜欢她们。他觉得爱情这种东西只是男生为了骗女生上钩的把戏,他说他一辈子也许都不会爱上那个女生。

可是直到遇见了许若凝。

也许对于不相信爱情的人来说,爱情反而会来的更猛烈。

所以在失去的时候,也是更加撕心裂肺的痛。

乔希沫让池夜澈第二次体会到爱情,可是他们两个却似乎都不懂的爱情。

“澈你喝太多了,我送你回去。”唐允辰说着拉着池夜澈起身。

池夜澈也没有拒绝唐允辰,唐允辰开车送池夜澈回到了别墅。

听到楼下传来的动静,池夜汐装作一副正好要下楼的模样来到客厅。

看到池夜澈喝的好像完全走不动路的模样被唐允辰附近来,池夜汐不着痕迹的轻轻皱了皱眉头。

“你们做什么去了?”

池夜汐还是第一次看到,池夜澈喝这么多酒的模样。

想到今天乔希沫不在家里,李婶说她和唐小蕊一起出去露营了,池夜汐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恐怕……乔希沫不是和唐小蕊露营,而是逃走了吧?

池夜汐知道,以池夜澈的能力,就算乔希沫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够把她找回来,他完全没有必要跑去喝酒消愁。

恐怕不是他找不到,而是他不想找吧?

他已经打算放开乔希沫了吗?

明明做不到……

“汐你来帮我一下吧,我有点抬不动你哥。”池夜澈本来就比唐允辰要重,此时池夜澈好像使不出一点的力气来,唐允辰一个人抬着他走就很困难了,还要上楼。

池夜汐有很严重的洁癖,就算站的远远的都可以闻到池夜澈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

池夜汐微微皱了皱眉头,正准备走过去这个时候方野却走了出来。

“我来吧。”

“谢了。”

看到方野去帮唐允辰抚池夜澈,觉得也没自己什么事了,池夜汐微微撇了撇唇转身上了楼朝房间走去了。

方野和唐允辰齐心协力将池夜澈送回了房间让他躺在床上。

方野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能够让池夜澈这个样子的人……恐怕只有乔希沫一个人了。

“乔小姐她……离开了吗?先生让她走的吗?”

唐允辰望着床上烂醉如泥的池夜澈,没有应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样……”方野轻轻感叹了一声,对唐允辰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沫沫……沫沫……”

床上,池夜澈一声一声的呼唤着乔希沫,即使他现在半梦半醒,醉的不省人事,可是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人的脸,只记得一个人的名字。

乔希沫……

唐允辰心疼的望着池夜澈。

帮池夜澈脱了鞋子和西装外套让他睡的好舒服一点,唐允辰帮他盖上被子以后便轻声离开了房间。

下午乔希沫又去补了一个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离开房间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乔希沫却没有看到君皓臣的身影。

“皓臣?”乔希沫下意识的唤了一声。

这个时候君皓臣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我在这里。”

乔希沫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抬眼看去,只见君皓臣坐在房顶上。

“你怎么到那上面去了?”

君皓臣浅浅对乔希沫说道:“那里有楼梯,要上来吗?”

乔希沫轻轻点了点头朝上房顶的楼梯走去。

“小心一点。”君皓臣关心的嘱咐道,毕竟这铁梯已经很多年了。

小心翼翼的上了楼顶,君皓臣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铺在房顶上免得乔希沫坐脏了裤子。

君皓臣这样乔希沫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坐脏了怎么办。”

“反正等下也要洗的。”

两个人因为坐在同一件衣服上,所以靠得很近,无意间两人手臂上的皮肤就会碰到。

虽然乔希沫没觉得什么,毕竟坐的这么近不小心碰到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每一次碰到乔希沫温热的肌肤,君皓臣的心都会一阵猛跳。

乔希沫抬眼望着群星璀璨的星空。

“这里的天空好漂亮。”可能是因为空气好,天上也没有什么云,墨蓝色的天空上繁星点点。

乔希沫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星星。有一种仿佛来到梦境的感觉。

“小时候我来这里的时候经常躺在这里看一晚上的星星直到累了在这上面睡着。”

乔希沫侧眼看向君皓臣,因为离的很近,乔希沫对上君皓臣宛如月光般温柔的目光,不禁微微红了红脸颊。

“你以前也来过这里啊。”

君皓臣的嘴角带着很好看的笑。

“是啊,自从妈妈去世以后,夏天的时候只要心情不好我就会跑到这里来。”

“好羡慕你啊……”乔希沫不禁感叹道。

乔希沫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地方。

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这里,看着浩瀚的星空,心情可能也会跟着沉静下来。

“沫沫……”

君皓臣突然轻声唤了乔希沫一声。

乔希沫侧过头看向他:“怎么了?”

此时两人靠的很近,视线里只能够看到对方。

君皓臣轻轻低下头像乔希沫靠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