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跟我回去/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君皓臣终于找到了一家小超市。

走进小超市,君皓臣在货架上扫视着,发现货架上摆着的卫生棉,君皓臣快速的拿了一个走到收银台。

将钱递了过去,君皓臣不好意思抬头但是他却可以感觉到老板一边找钱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买好了卫生棉君皓臣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走进车里君皓臣开车准备回去。

听到外面轿车停下的声音,乔希沫以为是君皓臣回来了,捂着肚子从房间里走出来,乔希沫一抬眼却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

惊愕的瞪大眼睛,乔希沫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大门口,目光也直直的落在她身上的池夜澈。

他竟然这么快就找来了……

乔希沫想要躲,可是却发觉自己也没有地方可以躲。

池夜澈脸上没有表情,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是乔希沫感觉的出来,池夜澈一定很生气。

这是必然的,自己逃走,他能够不生气么?

池夜澈面无表情的走到乔希沫的面前,乔希沫只是垂着头不敢去看他。

看到乔希沫这样的反应,池夜澈冷冷的扯了扯嘴角:“有胆子逃跑,现在知道害怕了?”

乔希沫只是紧抿着唇没有回答池夜澈的话。

“跟我回去。”

“不要……”即使乔希沫现在已经害怕的身子都在发抖了,可是她却依旧拒绝道。

听到乔希沫拒绝的声音,即使池夜澈脸上没有任何反应,而他的心却仿佛被撕开了一条口子,鲜血汹涌的向外流淌着。

池夜澈拿出手机将屏幕面向乔希沫。

“离开他,除非你想亲手毁了他,只要我按一下,他父亲贪污的事情就会公之于众,他的家会被毁,他的人生也会被我毁掉。你喜欢他吧?你忍心这样做吗?”

乔希沫抬起头怔怔的望着池夜澈。

此时池夜澈的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却让人心寒。

“你疯了!”乔希沫对池夜澈大喊。

乔希沫虽然知道池夜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卑鄙……他竟然用这个方式bi自己。

就算自己不喜欢君皓臣,以她的个xing她也不可能愿意让一个无辜的人因为自己受到这样的牵连!

这可以说是自己变相的毁了君皓臣。

“是你让我疯的,你不记得我在日本的时候就已经警告过你了么?”

池夜澈的话让乔希沫无话可说。

乔希沫紧紧捏了捏拳头,咬了咬唇瓣,几个字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我跟你回去。”

乔希沫不忍心害的君皓臣这样好的人因为自己不仅是他……连他的家人都会受到伤害。

她宁愿自己一个人下地狱,她不想连累到别人。

听到乔希沫的答案,池夜澈身上轻轻抚了抚乔希沫柔顺的发丝。“乖女孩。”

“我去收拾东西。”乔希沫说着转身准备回房间收拾行李。

“等等。”

池夜澈叫住乔希沫。

“还有什么事?”

“就算你跟我走,他也不会对你断念,我要你亲口告诉他,你一点也不喜欢他,让他离你远一点,要是再让我知道他还跟你联络,我不会轻易放过他。”

乔希沫咬了咬唇抬眼带着泪光的眸子瞪向池夜澈,乔希沫的声音仿佛是在控诉一般:“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她都说了她愿意跟他走了,他还嫌不够吗?

“谁叫你这么不安分的想着逃跑。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看着低着头紧咬着嘴唇,似乎可以将嘴唇咬破的乔希沫,池夜澈虽然心疼,可是他却知道,如果自己不让乔希沫这样做,或许乔希沫还会和君皓臣有第二次的逃跑。

他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就算他们两个不能在一起,他也接受不了乔希沫和别的人在一起!

忽然之间,池夜澈竟然觉得自己和江玥晴有些相像……

可能在爱情里,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自私吧?

池夜澈无法想像没有乔希沫的生活,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乔希沫在他心中的分量已经重要到这样的地步。

如果没有她……

他可能会活不下去。

“好,我知道了,我会说的。”

“我在外面等你,等他回来你跟他说完了再过来。东西就不用清了。”

池夜澈说着转身朝门口走去坐回了他的车里。

君皓臣开车回到住的地方,却在家门口看到了一辆价值不菲的越野车。

难道说……

似乎想到了什么,君皓臣提着袋子连忙走进了屋子里。

“沫沫……”

看到乔希沫站在院子里。

君皓臣连忙走到乔希沫的身边,他感觉的出来乔希沫现在很奇怪。

“沫沫怎么了?池夜澈他找来了是吗?”

乔希沫抬眼淡淡的眸光看向君皓臣,这是君皓臣第一次从乔希沫眼中看到这样的目光,太过复杂,复杂到他看不清乔希沫心里在想什么。

“沫沫你怎么了?”君皓臣怔怔的望着乔希沫,现在的乔希沫看起来真的很不对劲,她望着她的眼睛里……写满了淡漠和疏离。

“皓臣,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乔希沫这样的语气让君皓臣重重的咽了咽唾沫,他感觉的出来……乔希沫要对自己说的话,他不想听。

“池夜澈来找我了。”乔希沫淡淡的声音飘进君皓臣的耳朵里。

君皓臣伸手抓住乔希沫的手:“沫沫你不用怕,这里有后门,我带你逃出去。”

乔希沫只是轻笑了笑,扒开君皓臣抓着自己手腕的手。

抬眼,乔希沫的眸子和君皓臣直视着。

她不知道自己是尽了多大的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这么冷漠。

“不用了。”

“沫沫……”君皓臣轻声唤了一声乔希沫的名字,被她扒开他拉着她的手腕的时候,君皓臣莫名的有一种……他们两个之间,就此结束了的感觉。

“我知道说这样的话会让你很伤心,但是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不应该这么自私的让你越陷越深。”

乔希沫还准备开口却被君皓臣打断。

“我不想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