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果然没有忘记/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池夜澈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加深:“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乔希沫垂下眼不好意思去看池夜澈:“你不怕我被别的男人抢走吗……”

乔希沫还以为……池夜澈会小小的吃醋呢……

如果池夜澈生气了,吃醋了,她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池夜澈不吃醋的话……看到她被别的男生追,他都不在意吗?

乔希沫觉得自己真是有够矛盾的……

池夜澈的手搂住乔希沫的腰将她搂到自己身边。一双深邃的黑眸凝视着乔希沫。“我相信我的魅力,别的男人是抢不走你的。”

乔希沫尴尬的红了红脸,轻轻推开池夜澈,“自恋狂!”

池夜澈轻挑了挑眉头:“有这个自恋的资本不是么?”

伸手挽住池夜澈的手,乔希沫的头靠在他的手臂上:“你干嘛把礼物收下来?”乔希沫一直都在拒绝,结果池夜澈居然擅作主张的把江子喻送的礼物收了下来。

垂眼看了一眼左手拿着的礼盒,池夜澈在乔希沫的眼前晃了晃:“想不想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算了。”反正本来也不打算收下,里面装的是什么,有什么意义呢。

池夜澈轻笑了一下:“那我把它丢掉了?”说着眼神瞥了一眼一旁的垃圾桶。

“丢吧。”

池夜澈伸手刮了刮乔希沫的鼻子:“我的女人还真是狠心啊,不过我很满意。”池夜澈说着坏笑了一下,拉着乔希沫走到垃圾桶旁将礼物丢了进去。

两人手牵手走在路上。

“你想去哪吃饭?”

“随便啊。和你在一起,去哪里吃都可以。”

听到乔希沫的回答,池夜澈满意的扬了扬唇角。垂眼望了一眼环着自己手臂,身高还不到自己肩膀的小女人。“你最近好像越来越会撒娇了。”

“会撒娇不好吗?”乔希沫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近好像越来越嗲越来越喜欢对池夜澈撒娇了。

以前的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或许……是因为陷入爱河的女人都会这样?

“当然好。”

两人手牵手走在去餐厅的路上。

“来的太匆忙了,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你想要什么,我们吃完饭再去买吧?”

乔希沫轻轻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什么,你能来陪我过生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毕竟池夜澈这么忙,还要从美国飞过来陪他过生日。

他能来,乔希沫就已经很高兴了。

听到乔希沫的话,池夜澈的嘴角越发上扬,最近,他笑的次数好像比以前多了很多……

来到一家环境优美的餐厅,乔希沫特意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她一直都希望可以和池夜澈坐在靠窗的位置用餐。

点了餐等待服务员送餐过来,乔希沫问池夜澈道:“你这次在美国呆多久?明天就走吗?”

“在美国有事,应该会呆一周左右。”

“这样啊,你在美国有什么事啊?”乔希沫不禁好奇的问道。

“开了家新公司。”池夜澈抿了口红酒回答道。

“新公司?”乔希沫不禁瞪大眼睛:“你怎么突然在美国办公司啊?叫什么啊?”

池夜澈故作神秘的一笑:“不告诉你。”

乔希沫不开心的嘟起嘴巴:“这都不告诉我。”

“生气了?”发现乔希沫的嘴巴嘟着老高,池夜澈笑着问道。

“没有啊,谁生气了。”

“嘴巴撅的都可以挂油壶了,哪里没生气了?以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还不是时候。”池夜澈想等那家公司做大以后才告诉乔希沫,或者说……是送给乔希沫。

所以现在,他还想保密。

“那好吧。”既然池夜澈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用意吧?

池夜澈侧眼瞥向窗外,只见一个身影出现在池夜澈的视线里,虽然仅仅是一个侧脸,但是他看的出来,那个人好像是……

“若凝……”池夜澈喃喃的说了一声,身体的动作似乎根本还没经过大脑的思考,突然池夜澈站起身来朝餐厅门口跑去。

“澈……”乔希沫的音还没发出口池夜澈便已经快步的跑出了餐厅,看着池夜澈的身影匆匆跑过了马路,乔希沫的眸光不禁有些暗淡。

她刚才……好像听到池夜澈很小的声音喊了一声若凝。

他只是,看到一个可能很想许若凝的人就奋不顾身的追过去了吗?

池夜澈果然还没有忘记许若凝,她在他心里,依旧是很重要的存在,或许……比她重要多了吧?

池夜澈跑到刚才似乎看到许若凝的地方,又往前面追了一下,可是,没有,并没有她的身影。

是他看错了吗?

或许只是一个和许若凝有些相像的女人吧?

池夜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奋不顾身的追出来了。

转身走回餐厅,看到乔希沫垂着头坐在原地,听到脚步声传来,抬起头对他微微笑了笑:“菜已经上了。”

看到乔希沫这个样子,池夜澈的心里一阵内疚。

“抱歉……”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当看到一个很像许若凝的他就奋不顾身的跑过去了。

当时他的大脑好像停止了思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追。

“没什么……”乔希沫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当然还是在意的,并且十分在意……

池夜澈果然,没有完全忘记许若凝啊,即使她已经去世了那么多年,看到一个和许若凝相似的女人,他也会这样奋不顾身的,将自己丢下去追她……

“沫沫……”池夜澈轻声唤了乔希沫一眼,看到乔希沫明明心里很在乎还装作无所谓对自己强颜欢笑的模样,池夜澈皱起眉头心里一阵内疚。

今天是她的生日,结果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一定很伤心吧?

池夜澈伸手抓住乔希沫的手。

“沫沫,若凝对我来说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我一直认识我是没有保护好她,才害的她去世。但是她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回忆了,很抱歉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但是就算她还活着,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还是会选择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