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莫名的心动/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淡淡的幽香,似乎是女人惯用的洗发水的味道。

闻多了令人厌恶的香水味,此时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清幽的香味竟然莫名的让男人觉得十分的好闻。

因为侧着脑袋,乔希沫漆黑的长发又挡去了她一半的脸庞。

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鬼使神差一般,伸手轻轻拔过了乔希沫的头发,将她的头发别到耳后。

一直在前排开车,透过车前的镜子望着车后情况的司机,原本以为男人一定会想都不想的把女人给推开,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先生竟然只是温柔的撩开了女人遮挡着脸的头发。

男人垂下眼睛,因为没有了头发的遮挡,乔希沫那张清秀的小脸出现在了男人的面前。

男人也可以说见过各式各样的美女,比乔希沫还要漂亮的女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乔希沫的面容的时候,他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

或许是看多了庸脂俗粉的女人,哪怕明明有很漂亮的五官却依旧用化妆品堆叠,此时这个女人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化过妆的痕迹。

那么的天然,仿佛出水芙蓉一般清新自然。

这一路上,男人就让乔希沫这样靠在他的肩头,一直到了男人所住的地方。

“先生到了。”司机停下车以后便急忙下了车为男人打开了车门。

男人应了一声,自己下车以后又做了一件让司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男人竟然将车内的女人横抱了起来。

发现司机发呆的站在原地,男人冰冷的眸子睨了他一眼:“发什么呆,快去把医生叫来。”

“是!”司机应了一声连忙跑去找医生了。

男人横抱着乔希沫走进了一栋仿佛古代欧洲皇室所居住的城堡一般雄伟的欧式别墅。

刚一进去管家看到男人走了进来连忙对男人鞠躬。

“先生,这个女人……”管家没有想到一向有洁癖的先生竟然会抱着一个身上脏兮兮的女人回到了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男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管家一眼,说了一句“叫阿卫把医生带到主客房。”说着男人便抱着乔希沫上了楼。

来到最大的一件客房,即使别墅这么大,这样的一间客房还是第一次有人入住。

将乔希沫放到床上以后,男人凝视着乔希沫那张紧闭着眼的秀丽面容。

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亚洲女人了,相比狂热奔放的欧美女人,男人觉得似乎还是亚洲女人更衬他的心意。

“先生,医生带来了。”这么大的豪宅自然不可能没有私人医生,被男人叫做阿卫的司机很快便将医生带来了。

只是阿卫听到管家说先生把这个女人带来主客的时候阿卫不禁有些惊讶,毕竟这还是先生第一次让人住进主客房。

“快给她看看。”男人冰冷的声音命令医生道。

“是。”医生连忙上前给乔希沫做了一个快速的检查。

“先生,这位小姐只是受了一点情伤,身上并没有骨折的地方,应该并无大碍可能很快就会醒来了,醒来以后最好带这位小姐去医院详细的检查一下,毕竟没有外伤不代表没有内伤。我先帮小姐将身上受伤的地方稍微处理一下。”医生说着便拿出带来的医药箱帮乔希沫处理头上撞破的伤口。

医生用消毒药水给乔希沫清理着伤口,即使昏迷了过去,因为消毒药水染上了伤口,乔希沫还是疼的皱了皱眉头。

清理完乔希沫头上和身上一些弄破的伤口以后医生便离开了房间。

男人站在房间内,深深的看了乔希沫几眼以后也转身离开了房间。

阿卫自然跟在男人身后一起离开。离开房间以后,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阿卫冷声吩咐道:“你去调查一下那个时候她为什么一个人大晚上在外面跑,最后把她的信息也全部调查出来告诉我。”

“是!我这就去办。”阿卫应了一声以后便转身离开。

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睡个好觉了。

而此时池夜澈也已经下了飞机到了美国。

即使是凌晨,池夜澈此时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他必须尽快找到乔希沫。

刚一下了飞机池夜澈就派人调查乔希沫入住哪家酒店。

乔希沫来到美国以后不可能露宿街头,一定会去住酒店的,现在不管是什么酒店都需要登记身份,池夜澈相信自己不过多久就会找到乔希沫的。

可是等他坐车来到了市中心,别人告诉他的答复却是,并没有发现乔希沫入住了任何一家酒店。

“这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没有查清楚?”

“抱歉池先生,我们的黑客攻略了纽约州所有酒店的电脑,并没有搜索到关于乔小姐的身份的入住信息。”

听到那边的话,池夜澈的眉头不禁皱得更紧,这怎么可能呢,乔希沫来到美国以后怎么可能不找地方住?现在应该没有什么地方不需要身份证登记就可以住的酒店吧?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帮我寻找,除了纽约州在去寻找其他州她或许去了别的地方,找到了佣金我会翻倍的付给你们。”

挂断了电话以后,池夜澈又了一通电话给唐小蕊。

唐小蕊很快就接通了电话:“怎么样了?你找到沫沫了么?”电话那头传来唐小蕊焦急的声音。

“我派人去调查了酒店的入住信息,可是他们却说沫沫并没有入住在纽约的任何一家酒店。”

“那……沫沫会不会去我们以前住的地方了?”唐小蕊猜测道。

“那我现在过去找找。”池夜澈还记得她们以前住的地方。

可是池夜澈来到了乔希沫她们以前住的地方的时候,那里却是大门紧闭,不管池夜澈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回应。

因为是半夜,池夜澈敲门的声音又大,隔壁公寓的门打开一个睡眼朦胧的亚洲男人走了出来:“先生,你不知道现在是大半夜吗?”男人用英文抱怨道。

“请问你知道这里有人回来过么?”池夜澈询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