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普里皮亚季远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荣叹了一口气:“还能干什么,当然像我们一样,正做动员呗,”

苍浩觉得,马荣说的沒错,以谢尔琴科的性格此时肯定在进行战前部署,

这一次事件,两个超级大国算是彻底慌了,尤其谢尔琴科已经完全乱了阵脚,

说起來,M国那边也好不到哪去,按说中央情报局做事风格哪里有那么简单,但艾丽莎來到多林寺直接就亮明身份,看來是真的急于抓捕老雷泽诺夫,

也就是这个老雷泽诺夫,竟然能把两个超级大国耍的团团转,实在是个人物,

苍浩自认作为一代兵王,这些年來罕逢敌手,但在老雷泽诺夫面前,似乎还是差那么一点,

“普里皮亚季……老雷泽诺夫……”苍浩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默念着:“我來了,”

苍浩不知道的是,就在两架飞机远征普里皮亚季之后沒几分钟,孟阳龙上另外一架飞机直奔京城,

苍浩面对未知的战场,孟阳龙则面对另外一个战场,地点在京城西山的一处秘密会议室,

上一次,也就是在这间会议室里,孟阳龙跟罗清武和刘双胜爆发争吵,最后负气辞职,

这一次,孟阳龙要去做另一件事,同样可能会引起严重后果,

在走进会议室前的一刻,孟阳龙在心里说了一句:“苍浩啊,老夫答应过,一定让你和你那帮兄弟合法存在,既然答应了老夫就一定要做到,”

会议室里全部都是高级将领,大家见面之后互相寒暄几句,说话非常有分寸,沒人提到孟阳龙上次辞职的事,权当做根本沒发生过一样,

等到众人落座,正式开会,刘双胜最先说话:“老孟啊,这一次普里皮亚季行动……我持有保留意见,”

罗清武也说话了,他素來充当炮筒子,不过经过上一次的事,再跟孟阳龙说话就客气了许多:“这件事情呢,是M国和毛子那边的博弈,我看我们就沒必要参与了吧,”

远征普里皮亚季,依然是孟阳龙一个人全盘操作,根本沒征求过在座这些人的意见,

很显然,罗清武和刘双胜他们沒有存在感,而孟阳龙也沒打算给他们刷存在感:“这件事情,我已经向一号和二号首长请示过,获得了他们点头同意才派出队伍,”

孟阳龙独断专行,可沒人敢说“不”字,正相反的是,一个陆军中将还跟了一句:“我认为,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从国际道义,这个决定都非常必要而且及时,如果普里皮亚季一战获胜,等于毛子和M国全都欠了我们人情,将來必须还给我们,更重要的是,老雷泽诺夫在境内犯了一连串的案子,连老孟自己都差一点成为受害者,也就是说,他是我们国家的罪犯,完全有必要绳之以法,”

刘双胜嘀咕了一句:“可如果行动失败了呢……”

孟阳龙听到了这话,马上道:“行动由苍浩带队,绝对不可能失败,我有充分的信心,”

刘双胜干笑两声:“老孟啊,我们都是军人,话不能说的太死……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凡事都怕有个万一啊,”

“如果行动失败……”孟阳龙本來想说,如果失败自己就辞职,不过自己已经闹过一次辞职了,此时再说这样的话,未免有些小孩子气,于是孟阳龙只是说了一句:“这次行动非常隐秘,所有队员沒有携带可以辨识身份的物品,就算失败也不会牵扯到我们头上,”

罗清武摇摇头,质疑道:“这种行动不可能真得天衣无缝,总会有些线索追查到我们头上,至少……只要一看特战队员的面孔,直接就可以知道是华夏人,”

“恩,”刘双胜点点头:“这事要顾及我们跟乌克兰之间的关系,毕竟老雷泽诺夫可能跟乌克兰人有交易,”

孟阳龙冷冷一笑:“这场战争一旦爆发,我们国家肯定受到波及,相比之下我们跟乌克兰的关系是次要的,”

“话虽如此,不过,还有一个问題……”罗清武再次质疑道:“这件事情是不是会把我们跟老雷泽诺夫的关系牵扯出來,”

“是啊,是啊,”刘双胜跟鸡叨米似的点头:“别忘了,当年是我们收留了老雷泽诺夫,然后联合M国搞垮了旧苏,这陈年旧事要是被翻出來,只怕还会影响我们跟毛子的关系……”

“我之前曾调查过,其实毛子对旧苏的态度很矛盾……”孟阳龙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然后很耐心的分析道:“一方面,他们痛恨于旧苏克格勃的残暴,另一方面却又怀念那时候的强大,但对于毛子的当权者來说,如果旧苏继续存在,轮不到他们坐到今天的位子上,所以他们不会为旧苏复仇,”

罗清武质疑:“你的调查可靠吗,”

孟阳龙直接就道:“别忘了我是负责国家安全的,各个方面的情报调研,也是我的工作,”

罗清武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可还是沒放弃质疑:“那么……M国方面呢,”

“目前,我们三方很有默契,都沒提到老雷泽诺夫到底是什么人,曾经做过什么样的事,我们都只把他当做一个超级犯罪分子,”用力摆摆手,孟阳龙有点不耐烦的道:“所以,这个问題可以不要讨论了,直接进入下一话題,”

孟阳龙这么一说,其他人还真不敢再说什么了,罗清武试探着问了一句:“老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沒错,”孟阳龙坦然承认了:“这一次抓捕老雷泽诺夫,依然是苍浩冲锋在前,我们都知道他已经为这个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

刘双胜皱起眉头:“你想说什么,”

“我们把话说开了吧……”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缓缓的道:“一直以來,苍浩和他的雇佣兵在境内持有武器,我们都知道这事,但又装作不知道,原因很简单,这种事情是违法的,但我们有需要血狮雇佣兵,结果就形成了这种怪现状,”

罗清武急忙问:“老孟你不是要把血狮雇佣兵缴械吧,”

“当然不是,”孟阳龙断然否认了这种可能:“不能否认,我们需要苍浩,很多次重大事件,苍浩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而我们的部队和警察明显滞后,再比如这一次抓捕老雷泽诺夫,当然出动的是我们的特战队,但必须有苍浩的指挥,因为苍浩跟老雷泽诺夫打过交道,对老雷泽诺夫非常熟悉,沒有人更合适……”

“等等,”罗清武打断了孟阳龙的话:“说到这我就奇怪了,既然苍浩这么有用,为什么不直接派血狮雇佣兵上阵,又为什么要让苍浩指挥我们的特战队员呢,”

事实上,孟阳龙原本还真就是这样打算的,但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就像苍浩自己说的一样,自始至终血狮雇佣兵沒有得到任何报酬,自己沒权力让血狮雇佣兵去流血,

当然,孟阳龙更心疼特战队员,毕竟那才是自己的兄弟,而血狮雇佣兵原本只是一群不相干的人,

不过孟阳龙又考虑到,毕竟苍浩沒有义务参与这件事,能够亲自带队前往普里皮亚季已经很不错了,肯定不同意让血狮雇佣兵全体出动,

所以,孟阳龙试探了一下苍浩的态度,果然苍浩要把血狮雇佣兵全部留在国内,

既然如此,孟阳龙索性也就顺着苍浩的意思,如果为这事争执起來,苍浩一怒之下干脆不带队了,对孟阳龙來说就是得不偿失了,

孟阳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血狮雇佣兵大半成员不是本国公民,他们來国内完全是义务给苍浩助拳,你认为我能指挥他们吗,”

“那就不对了,”罗清武摇头晃脑的道:“一方面,我们需要这帮人,另一方面,我们又沒权指挥这帮人……这不矛盾嘛,”

“确实矛盾,”孟阳龙语气更无奈了:“尽管无权指挥他们,但他们立了很多功,这个矛盾就是现实,”

“既然无法指挥……”罗清武眼珠一转:“我看还是把这些人缴械,然后驱逐出去得了,”

“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能这么做吗,”孟阳龙一瞪眼睛:“这是过河拆桥,”

“虽然呢,他们有点用,但不受控制的武装力量本身就很可怕,”冷冷一笑,罗清武缓缓说道:“今天,他们帮我们做事,明天,他们要是一个不乐意,谁敢保证不会跟我们作对,”

“沒错,”刘双胜赞同道:“现在想想,虽然我们的队伍反应速度慢点,但最后也能成功打击犯罪分子,所以沒了他们也一样,”

罗清武一个劲的摇头:“解除武装,然后遣散出境,这已经很客气了,不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就不错了,”

看起來,即便是经过了上次的时间,罗清武和刘双胜还是铁了心跟自己作对,孟阳龙愠怒的道:“要说沒了他们也一样,那么请问在座诸位,你们谁知道老雷泽诺夫在哪,”

刘双胜和罗清武面面相觑,一时无语,因为孟阳龙还真说对了,

“我明白,你们质疑的关键就是,血狮雇佣兵不是一支合法存在的武装,”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今天开会我就是要提这事,”

“什么,”罗清武吓了一大跳:“老孟你要承认血狮雇佣兵是合法武装,”

刘双胜也说了一句:“沒有任何一条法律支持你的做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