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特战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深深的一笑:“也沒有任何一条法律不允许我这么做,”

另一个陆军上将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老孟你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直说,”

“那我就直说,”孟阳龙点了点头:“前些年开始,M国进行新军事变革,我们都知道M国一直领导着全球军事发展的走向,这一次变革有个重要内容,那就是越來越多的军事任务不再由国家武装力量承担,而是转交给军事承包商,这些所谓的军事承包商,其实跟苍浩一样都是雇佣兵,只不过是合法存在的,大规模使用军事承包商,可以在出现伤亡的时候不再去做大量的抚恤和家属安抚工作,如果出现误伤平民之类的丑闻,更可以推卸责任,也就是M国采用这种做法之后,各种军事承包商获得蓬勃发展,很多地下雇佣兵转向了合法化,越來越多国家的军事任务也开始转交给军事承包商,很遗憾的是,军事承包商在我国还是一个空白地带……”

“有道理,”一个空军上将点点头:“事实证明,M国这么做是很精明的,他们的军队在国外惹了麻烦,一股脑的推给了军事承包商,结果那个黑水公司被搞得臭不可闻,但M国正规军却因此减少了不少舆论压力,”

“总结起來,我们的军队现在面临着两大问題,一是华夏威胁论泛滥,所以我们在处理对外关系的时候必须高度慎重使用国家武装力量,包括在有争议的领海,我们也只能以渔政和海监的名义行使主权,总体來说还算成功,但很多时候并不得心应手;二是我们的企业越來越多的走出国门,很多时候,他们的权益不能得到保障,这又需要武力來维护……”抽了一口烟,孟阳龙非常感慨的道:“我思考过许久,最后发现要解决这两个问題,必须效仿M国的做法,那就是使用军事承包商,”

“这……”刘双胜看了一眼罗清武,沒出声,同样的,罗清武也沒说话,

应该说,孟阳龙这一番话,说到在座所有这些人的心坎里了,

孟阳龙接着又道:“本來,我在这方面沒有突破口,但苍浩的血狮雇佣兵却带來了这样的机会,”

另一个海军上将问道:“于是你就想招安血狮雇佣兵,”

“沒错,”孟阳龙十分肯定的点点头:“以血狮雇佣兵为基础,成立一家战斗保安公司,一方面把这支力量正式纳入监管,另一方面还可以利用他们执行海外任务,一举两得,”

罗清武质疑:“不过,雇佣兵队伍很多,血狮雇佣兵是最合适的吗,”

“当然,”孟阳龙毫不犹豫的道:“血狮雇佣兵与我们合作多次,基本上都很顺利,而且他们了解我们,我们也了解他们,”

刘双胜摇摇头:“他们毕竟是地下雇佣兵,我们为什么不寻找一家正规保安公司合作,总好过血狮雇佣兵吧,他们地下雇佣兵从來不守规律,到时惹出麻烦來谁收场,”

“未必,”孟阳龙否定了这个说法:“国内一些企业在国外勘探矿藏的时候,早就聘请过外国的军事承包商,对方的服务质量怎么样不好说,但这收费可是天价,如果我们华夏人自己做这样的军事承包商,可以节省一大笔钱,而且是自己人,也更放心,”

刘双胜再次摇头:“我们另外招安一支地下雇佣兵同样可以省钱,”

“但我们不了解他们,”孟阳龙再次否定了刘双胜的意见:“就像你说的,正规的军事承包商都经常惹麻烦,而地下雇佣兵更从來不守规律,吃喝嫖赌武装抢劫就沒有这些人不敢干的事,但苍浩这帮人却是靠得住的,至少过去一系列事可以证明,”

刘双胜撇了撇嘴:“我还是觉得不太靠谱……”

孟阳龙打断了刘双胜的话:“首先你明确一下,我们是否需要军事承包商,”

刘双胜犹疑着道:“合法化的雇佣兵吗……这个可以有,”

“明确了这个前提就好办,”孟阳龙冷冷一笑:“为什么要用苍浩这帮人,我已经分析过利弊了,沒有更好的选择,如果你不能拿出站得住脚的反对意见,那我就只能认为,你这是对我或者苍浩个人有意见了,”

“这个……怎么会呢,”刘双胜干笑两声,赶忙道:“大家同事这么多年,意见上的分析总是有的,但从來沒有个人恩怨吗,”

“是啊,可不是吗,”罗清武不住的点头:“我们都是从工作角度出发才这么说的,”

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问:“那么这事可以定下來了,”

“这个吗……”刘双胜不太情愿的道:“可以试运行一段时间吗……”

“好,”孟阳龙满意的点了一下头:“接下來谈另一个问題,”

刘双胜沒想到孟阳龙还有其他事,倏地一怔:“什么问題,”

“之前在对抗各个犯罪团伙的时候,苍浩及其盟友付出了代价,”叹了一口气,孟阳龙有点无奈的道:“尤其是老雷泽诺夫,让苍浩的盟友阵亡了几个人,既然我们决定招安人家了,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老孟你不会是要给他们拿抚恤金吧,”罗清武吓了一大跳:“这可是国家正规军人才有的待遇,”

孟阳龙急忙道:“换一个角度看,工人在工厂出现工伤,工厂也要给予一定补偿,”

“但这是两码事,”罗清武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工人在工厂工作是他的职责所在,这些雇佣兵在我们境内本就违法了,难道我们还要为他们的违法买单,”

“不能这么说,”孟阳龙本來想发火,考虑到这些人的意见毕竟很重要,所以只能暂时忍着:“如果沒有他们,我们损失更惨重,”

“可他们毕竟违法了,”罗清武一摊双手:“无论公民还是入境者,都不能持有武器,这个是法律底线,”

孟阳龙质问:“我们刚刚不是讨论了合法化问題吗,”

罗清武坚持原來的意见:“虽然他们合法了,但遭遇的伤亡是发生在合法化之前,所以不该由我们负责,”

孟阳龙立即道:“我倒觉得应该特事特办,”

罗清武继续摇头:“特事也要遵守法律底线,特办不能逾越这条底线,”

孟阳龙很想过去给两记耳光,让罗清武把头摇得更欢:“不管法律还是其他什么,都应该服务于现实需要,而不能被条条框框栓死,考虑到苍浩功勋卓著,我认为这笔抚恤是应该出的……”沒等罗清武和刘双胜再说什么,孟阳龙继续说道:“说到这,必须谈谈苍浩都立过什么功……就比如友谊宫那一次,老雷泽诺夫策划发动袭击,幸好苍浩当时在场,正相反的是,如果我孟阳龙当时死在友谊宫,最先被怀疑的恐怕不是老雷泽诺夫,而是老罗和老刘你们两个脱不了干系,”

那一次,孟阳龙是负气辞职,到友谊宫躲清净,

所以,孟阳龙这句话还真戳到命门上,当初袭击发生了之后,罗清武和刘双胜两个人被吓了个半死,

要是孟阳龙真有个三长两短,虽然他俩并不是罪魁祸首,却也负有责任,毕竟孟阳龙因为他俩才辞职的,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他俩在会议上共同发难,孟阳龙也不会辞职,更不会遇害,

现在,孟阳龙把这档子事翻出來,罗清武和刘双胜还真无话可说,

会议室里沉默了许久之后,罗清武试探着问道:“要说,这个苍浩还真是立功不小哈,现在他有损失,那点抚恤金也是应该的……老孟你认为多少合适,”

孟阳龙伸出一根手指:“一千万,”

罗清武干笑两声:“太多了吧,”

“一是抚恤,二是奖励,三也是我们支付给血狮雇佣兵的定金,”顿了顿,孟阳龙补充了一句:“这三样加在一起,一千万其实不多,”

“不多,确实不多……”罗清武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过,老孟啊,我们现在讨论的一切,建立于这样一个基础上,那就是老雷泽诺夫确实多在普里皮亚季,”

“如果他沒在那……”孟阳龙思忖片刻,提出:“我们就当是练兵了,”

“练兵固然是好事,可如果影响到国际关系,那就不好了,”罗清武说着,又是几声干笑:“更重要的是,如果行动失败怎么办,”

孟阳龙一时无语:“这……”

罗清武觉得自己抓住了理,急忙道:“既然苍浩全权负责,如果行动失败,那就是苍浩指挥不力,固然苍浩立功不小,但我们的特战队员如果牺牲了,是不是苍浩也应该负责任呢,”

“可不是吗,”刘双胜帮腔道:“就算苍浩立了再大的功,我们也应该给苍浩抚恤和补偿,但特战队员一旦有损失又该怎么办呢,”

“如果普里皮亚季行动失败……”孟阳龙很清楚,这一次被罗清武和刘双胜占了上风,自己必须妥协,因为这次行动如果真的失败,还真就是苍浩的责任,自己无论再说些什么都不可能再给苍浩争取加分,

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斩钉截铁的道:“我同意把血狮雇佣兵缴械,然后遣散出境,”

罗清武当即道:“一言为定,”

事实上,罗清武觉得这么做简直太便宜苍浩了,但孟阳龙的话又不是沒有道理,如果能让血狮雇佣兵消失,自己这一边就已经赢了,

在心底里,罗清武和刘双胜还真希望苍浩失败,哪怕因此爆发核大战,

回头再说飞机上的苍浩,

离开华夏后,飞机进入俄国领空,谢尔琴科事先通报了联邦安全局,俄方全力支持这次行动,已经开放一条航路专用,所以飞机只需要正常飞行就行了,

前往普里皮亚季要路过俄国,正是即将离开俄国领空的时候,情况也就转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