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坠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万万沒有想到,特战队员中有叛徒,而且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两个叛徒突然发难,

在机舱狭小的空间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几道火流往來穿梭,马上的,两个特战队员又倒在地上,

阮永利已经死了,却成了苍浩最好的盾牌,挡住了不知多少子弹,

毕竟他是为自己而死,苍浩不希望他的遗体再受到伤害,但苍浩却又不能从下面出來,因为不知道特战队员中是否还有其他叛徒,

苍浩举枪向孙国庆的方向开了两枪,但孙国庆非常机灵的躲在了座位后面,沒有被击中,

也就是趁着躲闪的功夫,孙国庆从地上又捡起一支冲锋枪,双枪并举一齐开火,

这样一來,他的火力更加猛烈了,一个特战队员刚刚试图冲过去,直接被打烂了胸膛,

“艹,”苍浩拿出一颗手雷拉掉保险,先是拿在手里,等到手雷差不多要爆炸了,直接向孙国庆的方向扔了过去,

孙国庆正在射击,清楚的看到手雷向自己飞过來,马上的,他惊呆了,

在飞机上使用手雷,意味着大家可能同归于尽,孙国庆做梦也想到苍浩有这样的勇气,

孙国庆立即抱头躲在座位后面,打算等手雷落地之后,再给苍浩扔回去,

这种做法很冒险,但在战场上很常见,

然而,苍浩把时间拿捏的太准了,手雷就在触地的同时爆炸了,

孙国庆的身体登时血肉模糊,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击穿了机身,在机尾开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一瞬间,机舱内的一切都飞了起來,是被强大的气流吹起,

孙国庆刚刚被炸死,尸体还沒來得及倒地,直接从窟窿中飞了出去,跟着后面的是两具特战队员的尸体,

有一个幸存的特战队员一时沒有抓住东西,惊叫着也从窟窿中飞了出去,消失在蔚蓝的天际,

机身受损严重,剧烈的震颤着,向地面坠去,

这种高速下坠产生了极大的压力,所有人都被压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向那个窟窿滑去,

这种物理效应产生的力,根本不是人力能抵抗的,

苍浩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抓住了一个固定在地面上的椅子,勉强控制身体沒有飞出去,

突然,机身猛烈的震动起來,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随即是一阵爆炸,

苍浩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耳膜刺疼的厉害,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根本喘不过來气,

片刻后,苍浩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黑,昏了过去,

井悦然,

廖家珺倒是毫无保留,把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井悦然,而井悦然听罢感到就如同在做梦一样,

核战争计划,摧毁超级大国的阴谋,这一切似乎应该只发生在电影或者小说里,

如果,这是现实中的事情,那么也应该距离自己非常遥远,井悦然完全无法想象自己身边的人竟然参与了,

而这个身边的人,还是自己的男朋友,准确的说,是前男友,

自从廖家珺讲出了这些事情,井悦然就感到浑浑噩噩的,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又跟廖家珺说了些什么,

同样的,井悦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廖家珺分手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进门之后,井悦然坐到沙发上,整个人还是如同梦游一般,

广厦商圈都知道井悦然年轻有为,有胸有貌更有才,经历了那么多商场风云,早就养成了处变不惊,

但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井悦然的理解能力,如同发生在另一个次元一样,

“苍浩……”井悦然长呼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真沒想到……你是这样一个男人,”

有那么一度,井悦然责怪苍浩太不安分,放着幸福的小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去趟这个浑水,

拯救世界的事情,还是交给超人去做吧,这不是自己男朋友的责任,

井悦然觉得自己跟苍浩的生活就应该是,坐在所有屌丝都羡慕的高管位子上,赚着高薪,享受高品质生活,

假期的时候,两个人就去大理、丽江或者马尔代夫,但去那些地方是度假,而不是战斗,

井悦然实在不理解,苍浩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苍浩沒有做这些事,她也不会提出分手,

想到了分手,井悦然有点后悔,这本來就是负气的举动,她总是在等着苍浩能够主动挽回,

谁知道苍浩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思,在感情方面就是一个二B,结果两个人就一直这样分着,似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

很快的,井悦然又开始责怪自己,明明自己主动追求苍浩的,为什么不能主动挽回,又或者之前根本不敢一时闹情绪说那样的话,

如果沒有分手,很可能苍浩就不会去那个叫皮什么玩意的鬼地方了,据说那地方还有放射性物质,

就算苍浩活着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受到辐射,影响了生育能力,

“生育能力……”想到这四个字,井悦然有点脸红:“见鬼,我怎么这么邪恶呢……”

责怪着苍浩,过了一会,井悦然突然又想起苍浩的那句话:“我们对世界负有责任,”

井悦然不知道自己负有什么样的责任,平常给贫困山区捐款捐物,资助寒门学子,她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一个公民的义务了,

但苍浩有着更大的能力,显然也就负有更多的责任,而苍浩很乐于承担起这份责任,

回想起自己遇到过的其他男人,只知道追求金钱和权力,然后用金钱和权力把女人放倒在床上啪一啪,

他们沒有真正的理想和追求,跟苍浩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根本沒有苍浩那样的能力,如今世界处于战争的边缘,他们只能坐在电脑前看着新闻,然后用QQ跟朋友做些无关痛痒的讨论分析,

无论他们怎样讨论分析,都不会对这个世界构成影响,苍浩却是真的去拯救世界了,

井悦然为自己曾经有这样的男朋友感到骄傲,很遗憾,廖家珺叮嘱过很多次,这些事情绝对不能对外说,否则她一定会在朋友圈里让所有人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做过什么,

“我怎么就能跟他分手了呢……”心里乱成一团麻,井悦然有些口渴,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刚刚拿起杯子,不知道怎么的,手一抖,杯子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井悦然看着迸溅的到处都是的碎片,傻傻的,许久沒有反应:“苍浩……见鬼,你特么不会出事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井悦然回过神來,深吸了一口气,不住的告诉自己:“碎碎平安,沒事的……苍浩那么厉害,一定平安归來,只要别被辐射了就行,”

另外倒了一杯水,井悦然喝了一口,长长地呼了一口:“妈的,苍浩,你要是能活着回來,老娘……给你生个孩子当纪念,”

再说苍浩这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从昏迷中醒过來,浑身每一个关节都在巨疼,

喘息了一会,苍浩挣扎着站起,发现自己还在机舱里,到处都是尸体,

向舷窗外面看去,飞机似乎落在一片灌木丛里,沒完全坠毁,不过也差不太多了,

苍浩踉跄着向驾驶室走去,迈过了副驾驶的尸体,苍浩发现驾驶员也死了,背后中了五枪,

很显然,交火的时候,流弹击穿了驾驶室,射在了驾驶员的身上,

但驾驶员强忍着,把飞机降落了下來,

很可能也就是在着陆的同一时刻,支撑着的意志终于松懈下來,驾驶员死了,

不愧是王牌飞行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坚定地履行着职责,

苍浩冲着驾驶员的遗体敬了一个礼,就离开了驾驶室,跌跌撞撞出了飞机,

飞机降落的地方确实是一片灌木丛,机身后面的灌木丛全部被压倒,留下了长长一道轨迹,看來飞机是一路滑行过來的,

远处是一片树林,远远看去,有几棵树的树冠被削平了,看來是被飞机撞的,

苍浩脱下作训服和战术背心,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势,用随身的医药包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回到了机舱,

显然,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普里皮亚季,谢尔琴科的飞机可能是被老雷泽诺夫击落的,那么老雷泽诺夫的雇佣兵很可能会追踪到这里來,

所以苍浩当务之急是检查一下人员伤亡情况,然后尽速撤离,另图他计,

让苍浩非常难过的是,整个机舱沒有一个人生还,叛徒都死了,特战队员留下的也只有尸体,有的是交火的时候阵亡的,还有的则是死于坠机,

唯一让苍浩有些欣慰的是,尸体比出征的特战队员少了五个,可能是从飞机尾部的窟窿飞了出去,也可能是坠机的时候紧急跳伞,

也就是说,这五个特战队员可能活了下來,当然也只是可能,

“对不起,我沒尽到责任,是我害了你们……”苍浩怆然说道:“我保证一定会为你们报仇,”

做雇佣兵的那些年,苍浩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此时还是忍不住的悲恸,很快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了,

马荣、阮永利,苍浩非常喜欢这些特战队员,却还沒等到并肩作战就已永别,

可是谁能想到,老雷泽诺夫的手伸得这么长,竟然在特战队内部也安插了卧底,

不过,细想一下又可以理解,毕竟老雷泽诺夫在华夏躲了这么多年,只要暗中多加观察和了解,对华夏军方必定有所了解,

如果舍得花钱,甚至采用胁迫亲友家人之类的手段让别人就范,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无法被攻破的地方,老雷泽诺夫这种人精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还有谢尔琴科,暂时生死不明,可从当时坠机的情况看,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说起來,苍浩对这个小老毛子印象挺不错,彬彬有礼,谦和温良,除了长得太帅,基本沒什么缺点,

也就是这样的人,同样死了,老雷泽诺夫欠下这个世界太多的血债,

苍浩现在面对的问題是自己应该怎么办,

很快的,苍浩决定了,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把任务执行到底,让老雷泽诺夫付出代价,

只不过,有一件事情让苍浩不太理解,老雷泽诺夫为什么沒对自己这架飞机发射导弹,

反过來说,既然老雷泽诺夫能在特战队安插卧底,那么在联邦安全局那边只会有更多卧底,为什么沒动用卧底而是直接用导弹敲掉谢尔琴科的飞机,

至于特战队这边,两个叛徒突然开火,倒不像是要击落飞机,那么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只有一种可能性,老雷泽诺夫对谢尔琴科不感兴趣,却要生擒苍浩,

“我得马上离开,”苍浩重新穿上战术背心,又检查了一下武器,

等到苍浩再次离开机舱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吃了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围上了十几个人,

这些人穿着各不相同的迷彩服,沒有任何国家的标志,显然是雇佣兵,

而且是一帮水平很高的雇佣兵,因为他们行动悄无声息,即令苍浩这种警觉性都沒能觉察,

一个雇佣兵走过來,说了几句什么,既不是英文,也不是俄文,完全听不懂,

紧接着,他把枪抵在了苍浩的胸口上,苍浩猜到他的意思,无奈的把枪扔在了地上,

也就是这一扔枪,这些雇佣兵哈哈大笑起來,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说过苍浩的大名,看到苍浩被告到眼前这般狼狈,所以感到得意,

另一个雇佣兵來到苍浩身后,挥起枪托向苍浩后脑砸來,

可以说,俘虏对手时这是一种标准程序,先是缴械,再一枪托击昏,然后就会五花大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