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被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沒有办法和这些美丽的女孩交流,苍浩却大致揣测到自己在哪了,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依然无法得知,不过这个世界上却有一座城市,几十年來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普里皮亚季,

苍浩注意到在远处树林的后面,有一座废弃的摩天轮,这是普里皮亚季的地标,看來自己成功抵达了目的地,

换句话说,自己被老雷泽诺夫俘虏了,苍浩笑了笑:“看來我还沒资格上天堂,”

那些女孩根本听不懂苍浩在说什么,也就是苍浩这边话音刚落,一扇门打开,老雷泽诺夫信步走了进來,

这个老家伙精神矍铄,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依然器宇轩昂,

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苍浩在小岛上遇到的囚犯,他不再被永世追杀,而是开始追杀别人了,

“又见面了,” 老雷泽诺夫坐下來,打了一个响指,一个女孩马上走过來,给他倒了一杯红酒,另一个女孩则乖乖的递上一支雪茄,

女孩们弯腰做这些的时候,胸前随之曝光,一眼望过去,两块肥肉在连衣裙里晃晃悠悠的,煞是诱人,

不过,老雷泽诺夫显然沒心情欣赏,目光一直落在苍浩的身上:“你在沒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仅凭借对我的了解,竟然推测出我在普里皮亚季,厉害,”

“谢谢夸奖,”苍浩大大方方的坐到了老雷泽诺夫的对面:“你也很厉害,竟然知道我來了,更厉害的是竟然能在华夏特战队安插卧底,”

“我绑了他们的家人,他们就必须为我做事,哪怕是送命,”老雷泽诺夫坦然说道:“其实,联邦安全局也有我的人,只不过我有点烦了,不想再跟他们打交道,就直接送他们上西天了,”

“听起來你有点害怕谢尔琴科,”

“我会怕他,” 老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來:“坦率的说,谢尔琴科确实很能干,成了联邦安全局最年轻的局长,也是俄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将,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开枪打死了我在他身边的卧底,要知道这几个卧底可是我安插了很多年的,必须承认,我很惊讶他找出了这些卧底,而且竟然一直不动声色,让我都沒有觉察,但他还是不够能干,沒能找出所有卧底,你们刚在华夏动身我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看來他现在对你已经沒有用了,”苍浩深深地望着老雷泽诺夫:“你直接摧毁了谢尔琴科的飞机,却试图用叛徒劫持我的飞机,看來要活捉我,”

“沒错,”老雷泽诺夫笑了笑:“苍浩,我要你活着,所以留你一条命,”

“怎么,你看上我了,”

“虽然我是华夏通,不过我不理解这种幽默,你可以把类似这种话咽回去了,”抽了一口雪茄,老雷泽诺夫悠然说道:“你猜到了我在普里皮亚季,不过有一件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你先不用说,让我猜猜……”马上的,苍浩明白了:“等等,当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远征计划决定下來之后,苍浩恶补了一下相关资料,结果发现当年的爆炸存在诸多疑点,

简单的说,爆炸既有设计上的缺陷,也由于一连串失误操作造成的,

而且这是一些简单失误,连续发生的可能性很低,那么就产生了一种可能性,有人利用反应堆设计上的缺陷故意制造事故,

老雷泽诺夫能够潜心数十年经营那个阴谋,如今又躲在普里皮亚季,很可能就是元凶,

“答对了,”老雷泽诺夫点了点头:“我做事一直都很周密,当年我决定迈出这一步,就知道需要有一个大本营,这个大本营绝对不能被打扰,这个地方是不错的选择,爆炸之后产生的放射性物质,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你知道爆炸害死多少人吗,你知道有多少人被核辐射荼毒吗,”苍浩冷冷一笑:“你欠这个世界的血债又多了一笔,”

“当年这里成为废地之后,我让人清理出了一块区域,然后建设成为大本营,你也看到了,如今这里很不错,静谧悠闲,是我一个人的天堂,”老雷泽诺夫沒回应苍浩的话,自顾自的说道:“当然,不方便的地方还是有的,爆炸泄露的放射性同位素是铯-137,这东西的半衰期比其他放射性同位素更长,需要三十年,还要再过三百年,才能衰减到如今辐射强度的千分之一,所以很多地方如果要去,就必须做好足够的保护措施,幸运的是,我们所在区域比较安全,核辐射还不是那么的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把这里隔绝起來,”

“如果不是我,沒有人知道,你会在一个充满致命核辐射的地方策划毁灭世界的阴谋,”又是冷冷一笑,苍浩重复了一遍:“你欠这个世界的血债又多了一笔,”

“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当年这个地方爆炸的时候,你还是某种液体,死在这里的人,跟你也沒有任何关系……” 老雷泽诺夫呵呵笑了笑:“用华夏人的话说,你是咸吃萝淡操心,”

“你看,你有一个理想,那就是让你的祖国回到所谓的正轨上去,让所有人都按照你的意愿去生活,其实我也有一个理想,那就是让你的理想无法实现,让这个世界不再有那么多无谓的伤害和杀戮,”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退一步讲,你还欠我血债,地狱伞兵的阵亡,还有飞机上的特战队员……老雷泽诺夫你必须偿命给他们,”

老雷泽诺夫正要说话,门一开,阿芙罗拉进來了,

阿芙罗拉穿着紧身棕色皮衣,腿上是黑色高靴,乍看起來身材苗条,偏偏臀部浑圆饱满,

看着那两块丰厚的脂肪,苍浩寻思着要是用皮带抽上几下,声音一定比抽艾丽莎那个黑人要好听得多,

阿芙罗拉的神情有些憔悴,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苍浩,把一样东西交给老雷泽诺夫,

正是苍浩的两把黄金手枪,老雷泽诺夫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掂了掂,满意的点点头:“家伙不错,”

“谢谢夸奖,”苍浩耸耸肩膀:“我是沒指望你能还给我,”

老雷泽诺夫把黄金手枪交给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拿着走了出去,老雷泽诺夫转过头來看着苍浩:“你好像沒有搞清情况,你现在是我的俘虏,我决定着你的命运,你沒有任何筹码跟我抗衡,而我之所以抓你活口,只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如何实现自己的理想,”

“你想摧毁俄国政府,然后取而代之,我毫不怀疑你在普里皮亚季准备了足够的兵力可以发动武装政变,但是……”苍浩讥讽的笑了笑:“虽然到目前为止你的计划是成功的,俄国确实陷入了混乱,但不要能真正让俄国政府崩溃,”

老雷泽诺夫喝了一口红酒:“所以我让基洛夫巡洋舰发射核弹,引发M国与俄国的核战争,”

“但现在M国和俄国都知道你的存在了,也知道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你认为他们会上当吗,”

“苍浩你这么说就太幼稚了,” 老雷泽诺夫像是有点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政客们当然知道真相,但民众们不知道,他们也无法相信会有我这样一个人能操纵世界风云几十年,在这种情况下,俄国和M国的民众都会向政客们施加足够的压力,要求强硬反击对方的侵略,而政客们就只能屈服,如果政客们敢不屈服,从此之后在民众看來,自己的国家就是懦弱无能,所以这场战争必须爆发,”

苍浩一时无语,因为老雷泽诺夫完全说对了,如果事情真的那么容易解决,自己根本不需要來普里皮亚季,

“你看,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古怪的动物,他们明明害怕核战争,但如果觉得自己国家的尊严被玷污,又会毫不犹豫的发动这场让自己恐惧的战争,他们在国家尊严之下压力山大,进而由压力产生了愤怒,这种愤怒可以破坏一切,同时却根本不去探寻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像你们国家的有些人,他们觉得被东瀛侵犯了,就上街砸了同胞的东瀛车,却根本不去了解事实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老雷泽诺夫不屑的补充了一句:“其实越是这样越表明他们害怕东瀛,”

苍浩再次无语,

“当然,世上的事情从來都是这样搞笑,真相往往并不重要,”呵呵一笑,老雷泽诺夫又抽了一口雪茄:“那么你也就应该理解,为了实现一个伟大的蓝图,牺牲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并不重要,”

苍浩冷笑着问道:“这个不重要,那个不重要,到底什么重要,牺牲无辜的民众不重要,牺牲你最忠诚的手下不重要,那么你所谓的宏伟蓝图到底是为谁而建,”

苍浩并不知道在老雷泽诺夫集团内部发生了怎样的争斗,但凭借自己对老雷泽诺夫的了解,可以预见很多忠诚的手下被老雷泽诺夫平白无故的牺牲了,

果不其然,听到苍浩的这句话,阿芙罗拉目光怪异的望了一眼老雷泽诺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