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招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來了.”老雷泽诺夫抬头望了一眼阿芙罗拉:“沒想到用了这么长时间.”

阿芙罗拉正要说话.突然又感到一阵腰酸背痛.只好很小心的坐下來.

老雷泽诺夫呵呵一笑:“这小子体格很好嘛.”

阿芙罗拉气喘吁吁的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这么回事.”

老雷泽诺夫的回答很简单:“补偿你.”

阿芙罗拉一愣:“什么补偿.”

“苍浩如果能够加入我这边.固然如虎添翼.但我跟他接触这么多次.尤其最后一次在海山寺的谈判.我已经知道他跟其他雇佣兵不一样.他不可能被收买.或许.我欣赏他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他跟我太像了.都是那么有原则的人.” 老雷泽诺夫说着.指了指脚下:“这里.是我经营多年的大本营.我完全可以把苍浩的飞机直接击落.沒有必要生擒带到大本营來.”

“你……到底为什么活捉他.”

“我对不起你.沒有让你过上正常女人的生活.所以我想多少对你做出一点补偿.” 老雷泽诺夫耸耸肩膀:“至少在刚刚.我让你做了一次正常女人.你不要否认.你喜欢他.”

阿芙罗拉脸色一下子就红了.把头低下去.非常害羞.

作为女特工.牺牲色相达到目的是常事.她从事情报安全工作这么久仍保持贞洁.可说是奇迹.

无论如何.她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思想准备.真的失去了贞洁也不会感到太过惶恐.

老雷泽诺夫看着孙女.呵呵一笑:“虽然说.苍浩不能给我做事.但给我做孙女婿还是可以的.”

“你……”阿芙罗拉的脸色更红了:“我……爷爷你真的这么想吗……”

“当然是真的.”

“可刚才……”阿芙罗拉仍然感到头脑昏昏沉沉的:“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不是下药了.”

“沒错.”老雷泽诺夫坦然承认了:“我沒有时间让你们两个长相厮守.慢慢的培养感情摩擦出火花.然后再去发生早就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们时间紧迫.我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达到这个目的.所有男女关系归根到底不都是床上那点事情吗.”

阿芙罗拉对老雷泽诺夫的话哭笑不得:“不.爷爷.真正重要的是情感上的交流.床上的事情应该是感情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结果.而不能是强迫的产物……”

“那又怎么样.”老雷泽诺夫一摊双手:“我做事.只求结果.不问过程.如果我需要顾忌过程是否足够美妙.那么我今天就不应该在普里皮亚季.我所有的计划也就失去了意义.”

“爷爷……”阿芙罗拉无奈的摇着头:“这一切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突然之间.阿芙罗拉明白了老雷泽诺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在此之前.她一直把这个爷爷当成偶像.

从小开始.她就被告知自己的爷爷是很伟大的人.从事着一项非常伟大的事业.

由于某些原因.爷爷躲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暂时不能自由活动.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爷爷.

基于这种崇拜心理.阿芙罗拉成了联邦安全局.又秘密潜入契卡.一直无怨无悔.

然而.当基洛夫巡洋舰爆炸之后.阿芙罗拉的这种崇拜就有些动摇了.进而开始质疑自己过去的生活.

当來到了普里皮亚季.目睹了这里奢靡的生活.尤其是那些穿着暴露的女孩.阿芙罗拉更是开始怀疑爷爷所做的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究竟真的是为了让更多人活得更好.抑或只是满足老雷泽诺夫个人的权力欲.

阿芙罗拉不得不开始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爷爷老雷泽诺夫并不是一个神.而是一个有血有肉还有七情六欲的人.

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因为老雷泽诺夫做事高度理性.基本不会受到情绪影响.

换句话说.老雷泽诺夫处理事情.完全依照逻辑并追求利益.并不考虑情感因素.

阿芙罗拉毫不怀疑.自己应该已经死在基洛夫巡洋舰上.老雷泽诺夫能让自己离开可能是残存一点亲情起了作用.

“我在荒岛上呆得太久.对这个世界可能确实不够了解.等到计划成功之后.你可以给我详细解释一下.不过是以后的事……”说到这里.老雷泽诺夫的脸色沉了下來:“可惜我这个孙女婿的时效很短.”

阿芙罗拉再次怔住了:“什么意思.”

“距离我的计划成功只有一步.在这个紧要关头.把苍浩这个人留在身边太过危险.” 老雷泽诺夫说着.迈步向外面走去:“我只能把他处理掉.”

“爷爷你不是要把他留给我吗.”

老雷泽诺夫回过头來.冷冷的看了孙女一眼:“爷爷能为你做到的只有刚才这一点时间.”

“可是……”

“沒有可是.”老雷泽诺夫打断了阿芙罗拉的话:“不要忘记了.你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你真正的使命又是什么.儿女情长.你已经享受过了.就应该放下了.”

丢下这句话.老雷泽诺夫再不理会阿芙罗拉.径自出去.

阿芙罗拉看着老雷泽诺夫背影.喃喃说了一句:“爷爷.你不但不了解这个世界.你也不够了解人性.你完全可以不给人任何东西.但给人一样东西然后夺走.这样更加残忍.”

老雷泽诺夫吩咐手下把苍浩从卧室带出來.刚好这个时候苍浩也行了.被那几个大屁股俄国女孩强行穿上了一套西装.

不过.等到大屁股俄国女孩把苍浩从卧室带出來.马上也就离开了.

几个膀大腰圆的雇佣兵从角落里冲出來.把枪对准了苍浩.其中一个用非常生硬的中文说了一句:“跟我们走.”

这种待遇还真是冰火两重天.苍浩沒有说什么.自觉跟在了雇佣兵的身后.

这些雇佣兵把苍浩带出这栋建筑.來到不远处的一个广场.

这个广场刚好在那间卧室的背面.所以苍浩刚才沒有看到.这里停放着很多重型武器装备.

外圈是几部防空导弹和防空雷达.内部是几辆装甲车和坦克组成圆圈.而老雷泽诺夫就带着一帮雇佣兵站在正中.

老雷泽诺夫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面前有一张圆桌.摆着一瓶伏特加和两个杯子.

看到苍浩.老雷泽诺夫笑了笑.招了招手:“过來坐.”

苍浩坐到了老雷泽诺夫对面.悄悄活动了一下身体.同时暗暗蓄力.

正常情况下.苍浩可以突然发起袭击.迅速制服老雷泽诺夫.然后慑服那些雇佣兵.

但苍浩马上就放弃了.坠机的时候自己受了太多伤.再加上刚才跟阿芙罗拉连场激战体力透支.到现在还沒有好好休息一下.

老雷泽诺夫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我知道你伸手超人.十几个人奈何不了你.我也相信在你雇佣兵生涯中不是第一次被俘.但每一次你都能平安脱险.不过我劝你最好现在别打什么主意.因为你这一次面对的对手..是我.”

苍浩无奈的一笑:“我从不敢轻视你.”

“那就好.”老雷泽诺夫呵呵一笑:“不过我还是得向你解释一下.我手下这些雇佣兵就算你能全部收拾了.你也不可能一个人对付这些坦克和装甲车.当然.我知道你有一个非常有力的盟友地狱伞兵.据称他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不过.任何支援行动都必须得到精确坐标.我很怀疑他们是不是知道你在哪.普里皮亚季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却也是有些面积的.如果不能确定准确方位.难道还会展开大面积搜索吗.那样可是会被乌克兰军队发现的.所以.我们刚俘虏你的时候就把你身上的所有装备全部毁掉.确保你身上沒有任何可以发送坐标的器材.”

“乌克兰方面应该很多人帮你做事吧.”

“我足够有钱.可以让很多人帮我做事.沒有人支持难道我能占领普里皮亚季吗.不要说有雇佣兵.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调动乌克兰国防军.”哈哈一笑.老雷泽诺夫又道:“何况地狱伞兵也沒什么大不了.上次他们跟我的斯巴达战士交手.好像结局不太妙啊.死了几个人.”

“这是你的一笔血债.”苍浩意味深长的道:“老雷泽诺夫.你用谎言摧毁了一个帝国.接下來想用贪污得來的钱再摧毁两个帝国.人类历史上沒有比你野心更大的人了.而且你为这个野心隐忍了几十年.从这一点上我还是挺佩服你的.”

“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确实可以骄傲.”苍浩点点头:“当初你躲在那个岛上防备克格勃余孽找你算账.而克格勃的余孽就是契卡.你通过在内部的卧底把契卡一窝端了.现在反过來开始追杀别人.这个过**是热血加励志.扪心自问.把任何人换到你的位子上.都未必会做得比你更好.”

“你应该佩服我.” 老雷泽诺夫一摊双手:“你看.现在我是处于主导地位.决定着世界命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