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明明是借种/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你现在确实是老大.不过有件事情我不明白……”苍浩眼珠转了转:“阿芙罗拉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老雷泽诺夫呵呵一笑:“让你一夜风流.难道不好吗.”

“你做事应该都有目的性..”

“沒错.”老雷泽诺夫坦然承认了:“告诉你也沒关系.原因就是我一生沒有结婚.我唯一的儿子英年早逝.我那个不成器的堂弟也沉进大海.在我之后.雷泽诺夫家族只有阿芙罗拉一个人了.而阿芙罗拉一生都被培养成为特工.将來还要给我接班.沒有可能组建家庭繁衍后代.我曾经告诉过你.雷泽诺夫是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家族.我们几乎参加了俄国对外的每一场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更是我的先辈把国旗插上纳粹的国会大厦.这个光荣家族的宿命不应该这样.所以我就只能在你身上打主意了.”

苍浩明白了:“你……你还真会算计.”

“你看.你是最优秀的雇佣兵.虽然我不能收买你本人.但我可以让你留下一个孩子.成为光荣的雷泽诺夫家族的一员.”抽了一口雪茄.老雷泽诺夫悠然说道:“我将会悉心抚养你这个孩子长大.很遗憾.他不可能姓苍.而是姓雷泽诺夫.将來继承我的事业.”

“所以你给我们两个下药了对不对.”苍浩苦笑着摇摇头:“本來我以为你是打算招婿……可你这明明就是借种吗.”

话音刚落.阿芙罗拉走了过來.她已经不再穿着睡衣.而是一身迷彩服.英姿飒爽.

她听到了老雷泽诺夫的话.怆然一笑:“爷爷.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很显然.阿芙罗拉听到了“借种”的话.不过老雷泽诺夫丝毫不感到尴尬:“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更在乎的是结果.并不是过程.我的结果已经达到了.而你既然享受了过程.又何必在乎我想要什么结果呢.”

阿芙罗拉表情怆然:“爷爷……我……我不是生育工具.”

老雷泽诺夫根本不理会阿芙罗拉.只是对苍浩说道:“不知道你的后代留在雷泽诺夫家族会让你作何感想呢.”

“不会有后代的.”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我当时带套了.”

“我沒给你准备.你哪來的.” 老雷泽诺夫又是呵呵一笑:“那个房间里都有什么东西我全清楚.连地上有多少灰尘都在我掌握之中.”

“那个……其实吧……”苍浩的表情依然很郑重:“我走的后门.射里面了.不可能有孩子的.”

雇佣兵们距离苍浩三人有一定距离.听不到这边在说些什么.苍浩的话只有老雷泽诺夫和阿芙罗拉能听到.

阿芙罗拉的脸色腾地红了.急忙向周围看了看.想确定是不是被人听到了.

此时的她个往日那个干练的女特工完全不同.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那也沒关系.”老雷泽诺夫很无所谓的道:“如果你不能给雷泽诺夫家族创造点贡献.过段时间我会给孙女另外择婿.只是这对你就很遗憾了.”

“怎么遗憾.你怀疑我的生育能力.”苍浩一瞪眼睛:“不服让你孙女跟我再來一炮.”

阿芙罗拉脸色更红.一个箭步冲过來:“苍浩你在胡说什么.”

看样子阿芙罗拉要对苍浩大打出手.老雷泽诺夫拦住了阿芙罗拉.淡淡的对苍浩说道:“这个孩子可能是你留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的物质遗产.当然了.血狮雇佣兵的鼎鼎大名有太多人知道.很多人会津津乐道于你苍浩的传奇.但这些都只是精神层面.不要忘记哲学里面最基本的概念.物质决定精神.也就是说.今天你苍浩死在这里之后.属于你的一切物质存在随之灰飞烟灭.”

苍浩耸耸肩膀:“你要杀我.”

老雷泽诺夫看了一下时间.反问:“我留你干嘛呢.”

“在你杀我之前.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題.距离我离开华夏已经过去多久了.”

“你想知道核大战有沒有爆发.” 老雷泽诺夫狡狯的一笑:“我偏不告诉你.”

“好吧……”苍浩无奈的一笑:“那就给我來个痛快的.”

“不.不.” 老雷泽诺夫连连摇头:“你还不能马上死.因为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你要帮我完成.”

苍浩皱起眉头:“什么事.”

老雷泽诺夫喝了一口伏特加.笑而不语.

苍浩听到这番话.倒是多少有些放心了.看來还沒到M国的最后时限.

如果核大战已经爆发.老雷泽诺夫的计划基本已经完成.接下來只等收拾残局了.不应该还有其他什么事.

但也就是这最后一件事.让苍浩实在想不通是什么.

接下來老雷泽诺夫控制整个国家.按说苍浩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所以苍浩现在所能做的只是为老雷泽诺夫接管政权铺路.

而这种铺路只能是消灭对手.但联邦安全局和特战队已经全军覆沒.这让苍浩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还有人袭击普里皮亚季.

苍浩看了一眼老雷泽诺夫.只见在那里抽一口雪茄.喝一口伏特加.始终云淡风轻的.

这真是一条老狐狸.从老雷泽诺夫的面部表情.苍浩无法做出任何推测.

很显然.在克格勃精英面前.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过了一会.两个身材壮硕的人走到老雷泽诺夫身边.他们穿着的迷彩服跟其他雇佣兵不一样.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都是各种纹身.

苍浩马上猜出了:“斯巴达战士.”

“沒错.”老雷泽诺夫点点头:“史上最强的雇佣兵.就是他们突击了地狱伞兵的营地.然后全身而退.”

“是吗.”苍浩打量着两个斯巴达战士.表情变得阴厉起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老雷泽诺夫撇了撇嘴:“还是让地狱伞兵自己來报仇吧.”

“不.”苍浩缓缓摇摇头:“地狱伞兵为我做事.既然受了伤害.我就应该为他们报仇.这是我做事的原则.”

“你想跟他们一决高下.” 老雷泽诺夫回头看了一眼两个斯巴达战士.似笑非笑的问苍浩:“你认为你还有这个机会吗.”

苍浩毫不犹豫的道:“只要我今天能活下來.一定手刃他们两个.”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挺想给你一个机会.”顿了顿.老雷泽诺夫又说道:“血狮.确实是一个传奇.但斯巴达战士是一个更久远的传奇.当他们让所有雇佣兵闻风丧胆的时候.你苍浩还只是一个小屁孩呢.我觉得.如果斯巴达战士当年沒有内讧.恐怕也轮不到你血狮出风头.”

“你确实很了解我.但还不够了解我……”苍浩说着.往前俯身盯着老雷泽诺夫:“当年斯巴达战士怎么覆灭的.你很清楚.但覆灭斯巴达战士的那个人是谁.你知道吗.”

“这个……”老雷泽诺夫有点遗憾的摇摇头:“我还真不太清楚.”

“那么你知道这个人跟我是什么关系吗.”沒等老雷泽诺夫回答.苍浩直接就道:“当然你更不知道了.”

老雷泽诺夫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个人跟你什么关系.难道是你本人.……不.绝对不可能.从年龄上推算.斯巴达战士覆灭的时候.你应该才刚刚到M国.那个时候你只是一个孩子的.对生活和未來无限迷茫.还沒有进入雇佣兵这个圈子.”

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我有说过我就是那个人吗.”

“那么我更有兴趣了.你认识这个人.” 老雷泽诺夫微微皱起眉头:“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浩一指那两个斯巴达战士.说道:“让我跟他们一决胜负.我就告诉你答案.”

那两个斯巴达战士看起來是负责贴身保护老雷泽诺夫.本來面无表情听着苍浩跟老雷泽诺夫的对话.但听到当年覆灭斯巴达战士的时候.他们的双眼燃起熊熊怒火.

尽管他们依然面无表情.稳稳站在那里沒动地方.但看他们的眼神似乎恨不得立即把苍浩撕成碎片.

很显然.苍浩提起了他们最不堪的往事.威震八方的斯巴达战士在一夜间全军覆沒.

而老雷泽诺夫则说出了他们内心所想.他们知道苍浩是谁.也听说过血狮雇佣兵.他们本能的认定如果当年斯巴达战士沒有全军覆沒.又怎么能轮得到苍浩这个小兔崽子出來嘚瑟.

“既然你不说.那我只有问当事人了.” 老雷泽诺夫回头问那两个斯巴达战士:“我很好奇当年究竟是什么人一夜之间铲平了你们.”

两个斯巴达战士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事实上.老雷泽诺夫曾经问过这个问題.但他俩还真不知道.

覆灭了斯巴达战士的是一位新成员.当天晚上这两个斯巴达战士不在现场.所以才幸免于难.

后來.他们也曾经追踪过这个叛徒.想要为斯巴达战士报仇.

其实.他们并不在乎袍泽之死.只是想要挽回斯巴达战士的威名.因为这是他们今后赖以生存的资本.

然而那个叛徒却失踪了.从此人间蒸发.再沒出现过.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对这个叛徒一无所知.几乎沒有任何线索去追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