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年轻是资本/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斯巴达战士往前走了两步.用标准的美式英语问了苍浩一句:“你真的知道那个人是谁.”

“当然.”苍浩笑呵呵的说道:“你们作为受害者不知道.但我作为旁观者却知道.”

这个斯巴达战士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告诉我他是谁.”

苍浩挑衅的说道:“咱俩较量一下.在你断气之前.我一定告诉你.”

斯巴达战士暴怒.双拳紧攥.身上的肌肉块块堆垒.随时像是要爆发.

另一个斯巴达战士往前走了几步.对苍浩也是虎视眈眈.

在这两个斯巴达战士面前.苍浩的身形显得很瘦削.可苍浩偏偏不在乎:“我知道你们不服我.但这沒有用.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我血狮苍浩才是雇佣兵之王.”

第一个斯巴达战士挥起拳头就要捣向苍浩.而苍浩却也不躲闪.只是对老雷泽诺夫道:“在你帮我做完最后一件事情之前.你不想让我死吧.”

老雷泽诺夫瞥了一眼那个斯巴达战士:“下去.”

即令强横无比的斯巴达战士.似乎对老雷泽诺夫也有所顾忌.只好放下拳头退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但他们两个依然气愤难平.睚眦欲裂的看着苍浩.如果不是被老雷泽诺夫约束.一场血斗马上爆发.

“你们有足够的理由不服我.”苍浩笑呵呵的看着两个斯巴达战士:“其实.就算你们当年沒有被连根拔起.最后也一定要到在血狮雇佣兵的枪口下.所以.你不要不服.当我苍浩决定做雇佣兵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了你们必将退出历史舞台.”

老雷泽诺夫轻哼一声:“如果现在真的发生冲突.我不认为你是他们两个的对手.别忘了你浑身上下都是伤.刚才还过度消耗了体力.”

听到老雷泽诺夫的这句话.苍浩倒是沒什么反应.反而阿芙罗拉的脸色更红了.站在那里就像一盏红灯.不用化妆都能去演《红灯记》里的道具.

“你说的沒错.这个时候的我.战斗力应该是跌落谷底了.”苍浩耸耸肩膀.意味深长的道:“刚才你既然跟我讲哲学上的物质决定精神.那么我现在就给你补充一句..精神会反作用于物质.你知不知道地狱伞兵被袭击之后.我做梦都希望有机会手刃这两个人.所以你不要怀疑我会有超常发挥.”

“那就试试看.”一个斯巴达战士狂吼一声.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开山刀.这把刀的个头实在太大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有力气挥动.

斯巴达战士果然很有威名.其他那些雇佣兵看到这个斯巴达战士处于暴走边缘.竟然齐刷刷的往后退了几步.本來他们离的已经很远了.竟然好像担心被刀给伤到.

“一把年纪了.别舞刀弄枪的.容易伤到身体.”苍浩笑嘻嘻的对那个斯巴达战士说道:“你们两个很幸运.当年竟然活了下來.可你们却不肯好好想想.你们已经成为雇佣兵的时候我还是小孩.好听点说.你们是我的前辈.难听点说.你们这把老骨头早就应该退休了.”

听到这话.两个斯巴达战士的脸色变黑了.显然苍浩的话戳到了他们的软肋.

而苍浩还在继续加强火力:“要我再说一遍吗.你们已经老了.我还很年轻.这是我最大的资本.”

苍浩话音刚落.那个斯巴达战士突然挥起砍刀.冲着苍浩横扫过來.

苍浩稳稳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不屑躲闪.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果然.开山刀沒有劈中苍浩.而是近乎紧贴着苍浩的头皮掠过.带落了几根头发.

虽然苍浩沒受伤.但这个场面却足够骇人.刀锋散发出的寒意直沁骨髓.

阿芙罗拉甚至发出一声惊叫.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可马上又回來了.看样子想要冲到苍浩面前.

苍浩仍然微笑坐在那里.也仍然不眨一下眼睛:“就这两下子.”

老雷泽诺夫轻叹了一口气:“难道你不担心他砍掉你的脑袋.”

苍浩满不在乎的道:“我都已经说了.在我帮你做完最后一件事之前.你不能杀我.”

“那么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苍浩坦率的摇摇头:“不过.到底是什么事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本身很重要.”

老雷泽诺夫深深的问了一句:“何以见得.”

“你的计划即将大功告成.在这个紧要关头.你必须尽可能的消除不安定因素.而我就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苍浩呵呵一笑:“所以你不杀我的原因非常重要.”

“聪明.”老雷泽诺夫嘉许的点点头:“可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激怒了这个斯巴达战士.这一刀把你的脑袋给砍下來.我也是來不及阻止的.”

“他不会的.因为你要我活着.他就不能杀我.”苍浩不屑的看了一眼斯巴达战士.似笑非笑的道:“每一个斯巴达战士的成长过程.决定了他们是一支具有高度服从性的部队.雇主让他们做什么就必须听话.”

“你连这都能看出來.”

“雇佣兵也好.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类团队也好.大致都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像斯巴达战士这样.用残酷无情的遴选过程.决定了每一个加入者都必须是精英.还有一种就是像我们血狮雇佣兵这样.我们的出身其实非常屌丝.有可能会吸收任何一种人加入.然后通过战斗进行遴选.在这个过程中.不合适的人自然会被淘汰掉.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获得了成长.还会发现自己的专长并去做适合自己的事情.”顿了顿.苍浩接着说道:“精英的队伍固然很骇人.但他们千篇一律像同个模子扣出來的一样.不像我们可以最大程度发挥主观能动性.所以你该明白了.从本质上來说我看不起斯巴达雇佣兵.他们只是一群服从命令的机器而已.但我们血狮雇佣兵却有血有肉还有灵魂.记住是人创造了机器.而不是相反.”

“你的话倒是给了我一个启迪.其实精英不可怕.屌丝逆袭才最可怕.我的计划能这么顺利进行.依靠的正是临时拼凑的队伍.而不是什么精英团队.”老雷泽诺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的演说很精彩.我倒真的想看看你们的较量了.到底是屌丝出身的血狮雇佣兵更强.还是精英的斯巴达战士更强.”

一个斯巴达战士听到这话.以为老雷泽诺夫允许自己跟苍浩较量.一个箭步就冲了上來.却被老雷泽诺夫阻止了:“等等.”

苍浩笑着问老雷泽诺夫:“你允许我跟他试试吗.”

“你们华夏人有一句话我非常认同..小不忍则乱大谋.”老雷泽诺夫哈哈一笑.接着说道:“在这个紧要关头.我不会允许出现变数的.你们两个交手起來.如果他赢了.我的计划就泡汤了.如果你赢了.你就有可能借机逃走.甚至整个翻盘……我不会冒这种险.”

“别说哈.我还真是这么想的.”苍浩很坦然的承认了:“看來你是不给我机会翻盘了.”

“听好了.我是做大事的人.在我看來.任何雇佣兵无论多么强大.归根到底都只是被我利用的机器.至于哪一台机器更好用.眼下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我需要的产品已经制造出來了.” 老雷泽诺夫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不过.虽然我不关心你们这些机器的喜怒哀乐.我对当年铲除斯巴达战士的那个神秘雇佣兵还是很感兴趣.”

苍浩一指斯巴达战士:“想知道答案就让我跟他交手.”

“苍浩啊……”老雷泽诺夫长呼了一口气:“我一直把你当做忘年交.因为我觉得你很了解我.可刚才那句话证明.你对我还不够了解.就像我可能也不够了解你一样.”

苍浩一愣:“哦.”

“我想知道答案.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根本不需要冒着让你翻盘的风险.”

苍浩听到这话.心中就是一惊.不知道老雷泽诺夫又要玩什么花样.

表面上.苍浩仍然不动声色.淡淡的问:“你都有什么办法.”

“我还有一张牌.本來想留到关键的时候去打出來.不过嘛……” 老雷泽诺夫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既然我对雇佣兵的历史秘辛感兴趣.不妨现在就打出來.反正留着也沒什么用了.”

“什么牌.”

老雷泽诺夫故弄玄虚:“你猜.”

“我怎么知道.”苍浩打趣道:“难道你还有个孙女.也想许配给我.用美人计让我开口.”

“我要是真的还有一个孙女就不用担心雷泽诺夫家族绝后了.”

“那就是你还有个女儿.”苍浩急忙道:“多大年纪了.长得好看吗.是不是阿芙罗拉的阿姨……虽然双飞阿姨和外甥女好像挺刺激的.不过我听说你们俄国女人的保质期很短.过了一定年纪之后.身材就会猛然膨胀.跟个气球一样.”

阿芙罗拉一直沒怎么出声.听到这话立即暴喝了一声:“你别胡说八道.”

“你还真是个情种.不过让你失望了.沒有那么多的美人计.” 老雷泽诺夫说着.拍了拍巴掌:“现在让你看看这张牌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