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我们都是战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斯巴达战士冲着苍浩发狂的时候.阿芙罗拉低声问老雷泽诺夫:“爷爷你为什么要问这件事.”

阿芙罗拉有足够的理由感到奇怪.老雷泽诺夫为人不会去做沒有目的的事情.而且他也从不会无聊到去关心任何跟自己无关的秘辛.

斯巴达战士只是老雷泽诺夫手下诸多雇佣兵中的两个.纵然他们是最强大的.但当年到底谁铲平了其他斯巴达战士.跟老雷泽诺夫沒有任何关系.

至于苍浩在这件事情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更是影响不到老雷泽诺夫.眼下核战爆发在即.老雷泽诺夫沒有理由去关注一件久远的往事.

所以阿芙罗拉猜测.其实老雷泽诺夫真正关心的是.苍浩是否还会有后手.

换句话说.特战队和联邦安全局已经全军尽殁.在老雷泽诺夫已有高度防备的情况下.各国想要组织新的突击已经很难.

所以.老雷泽诺夫现在最需要防备的是苍浩是否留了一手.是否有人会增援苍浩.

不过.老雷泽诺夫沒回答这个问題.只是望了一眼阿芙罗拉.

事实上.不只是阿芙罗拉.苍浩自己也猜到了老雷泽诺夫的真实用意:“你是不是想知道会不会有人來救我.”

老雷泽诺夫笑着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你已经把我浑身上下搜了个遍.杜绝了我跟外界联系的一切可能.你还担心什么.”

“以防万一.”老雷泽诺夫微微一笑:“对了.你的故事还沒有讲完.继续……”

很显然.两个斯巴达战士更加关心这个故事的结局.圆瞪双眼盯着苍浩.

苍浩望了一眼两个斯巴达战士.嘿嘿一笑:“你们不是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吗.我已经告诉你了.”

老雷泽诺夫连连摇头:“不.不.我还要知道这个人成为雇佣兵之后又做了什么.跟你又有怎么样的交集.”

“有一件事你可以放心.他应该不会出现在普里皮亚季.事实上他消失很多年了……”苍浩耸耸肩膀:“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老雷泽诺夫似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果然.老雷泽诺夫真正关心的.始终是是否有人会來营救苍浩.当他得到明确答案之后.也不再关心那个杰瑞.庞去哪了.

但两个斯巴达战士却不肯放弃.其中一个一把揪住苍浩的衣领.怒吼着道:“继续说.”

苍浩瞥了一眼老雷泽诺夫:“你能不能管管你的手下.这样也太沒规矩了.”

“住手.”老雷泽诺夫喊住了两个斯巴达战士:“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要多事……”

老雷泽诺夫话音未落.突然.四周传來一阵枪声.而且越來越密集.

本來围聚周围的雇佣兵突然组成战术队形.飞快向枪声传來的方向包抄过去.

至于老雷泽诺夫.沒有丝毫意外的表示.只是笑吟吟的向周围看了看.

苍浩马上明白了.有人要袭击这里.而老雷泽诺夫早有预料.这些雇佣兵就是为此准备的.

两个斯巴达战士沒动地方.应该是负责贴身保护老雷泽诺夫.

至于三个特战队员.被六个雇佣兵看押着.

本來特战队员想趁乱夺枪.却不防雇佣兵早有预料.几枪托抡过去就把他们砸倒在地.

很快的.远处枪声更加激烈了.不时还有惨叫声传來.

老雷泽诺夫似笑非笑的对苍浩说道:“这就是你要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苍浩有些明白了.沒说话.

老雷泽诺夫拿过一个对讲机喊道:“要活的.”

过了一会.枪声减弱了.片刻后又停息下來.

几分钟后.大队的雇佣兵押解着三个人走了过來.这三个人浑身鲜血淋漓.赫然是联邦安全局的探员.为首的正是谢尔琴科.

可惜的是.谢尔琴科再不像过去那样风度翩翩.脸上添了两道长长的伤口.看來是要落疤.

谢尔琴科看到苍浩.非常激动:“你……沒事吧.”

沒等苍浩回答.老雷泽诺夫说了一句:“他好得很.比你们任何人都好.好的不能再好.不光是好吃好喝.还有艳福相伴.值得你们羡慕.”

谢尔琴科哪里明白老雷泽诺夫是什么意思.反正看到苍浩安然无恙坐在这里.也就放心了:“很遗憾.我们沒能一起战斗……不过.能一起战死在这里.也是缘分.”

苍浩看着谢尔琴科.长呼了一口气.旋即又笑了起來.

老雷泽诺夫看着苍浩问道:“看來他们活下來让你很高兴.”

苍浩一个劲的摇头:“不止如此.”

“哦.”老雷泽诺夫不明白:“还有什么.”

“他差不多被你毁容了……”苍浩非常欣慰的道:“看到一个帅哥被毁了.总是能让我很高兴.”

老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來:“幽默.”

谢尔琴科却沒有这么轻松.怒视着苍浩.似乎想要斥责什么.但当着老雷泽诺夫的面又不好开口.

“现在答案很明显了.苍浩你也应该知道了……” 老雷泽诺夫重新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联邦安全局的飞机被击中后.谢尔琴科几个人及时跳伞.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來.我很清楚.他们不会狼狈的逃回去.而是一定要跟我战斗到最后.于是.我就用你当诱饵.把他们钓出來.”

苍浩急忙问谢尔琴科:“你们知道我活着.”

“我逃生后.我去搜索过你们坠落的区域.沒发现你的尸体.”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非常感慨的说道:“我知道血狮沒有那么容易死.”

老雷泽诺夫点点头:“这件事.你还真沒说错.都说猫有九条命.看來我们这位血狮也一样.”顿了顿.老雷泽诺夫又对苍浩说道:“就像我预料的一样.谢尔琴科果然潜入了普里皮亚季.成功的伏击了我的一支雇佣兵队伍.不仅拷问出了这里的布防和其他情报.还劫持到了重型武器.毫无疑问.如果他动用重型武器.会对我的计划造成很大危害.所以我就要和你苍浩在一起.”

苍浩无奈的笑笑:“这样他就不能动用重型武器.”

“沒错.”老雷泽诺夫点点头:“然后.他就只能强行偷袭.我就可以用人数优势把他压垮.”

谢尔琴科苦笑两声:“你知道我要偷袭.”

“你的潜入很成功.不过当你靠近我的行宫.我还是注意到了.”老雷泽诺夫不无得意的一笑:“我非常清楚.你知道我跟苍浩在一起.只要你不使用重型武器.我有十成十的把握生擒你.”

苍浩算是明白了.其实无论谢尔琴科怎样做.都不可能对老雷泽诺夫构成致命威胁.

但谢尔琴科顾虑到自己的安全.沒有使用重型武器.这让苍浩很感谢.

苍浩看着谢尔琴科.深深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们都是战友.”谢尔琴科冲着苍浩一笑.随后冲着老雷泽诺夫脚下啐了一口带血的痰:“这笔账我们一定要算.”

“当然要算.” 老雷泽诺夫满不在乎的笑了笑:“难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生擒你.”

“很简单.”谢尔琴科猜到了:“因为你想要让我亲眼看你着.你的计划如何成功.你如何统治这个国家.”

“聪明.不愧是联邦安全局史上最年轻的局长.”老雷泽诺夫嘉许的拍了拍手.随后吩咐看押谢尔琴科的雇佣兵:“让他过來坐.”

雇佣兵推搡着谢尔琴科走上前來.谢尔琴科一把推开这个雇佣兵:“别碰我.”

雇佣兵抡起枪托砸在谢尔琴科的肩膀上.谢尔琴科一下子跪倒在地.看得出來.这一下砸得很重.但谢尔琴科紧咬牙关.硬是一声不吭.

老雷泽诺夫点点头:“是条汉子.”

喘了半天粗气.谢尔琴科从地上站起來.踉跄着來到老雷泽诺夫身旁.自顾自的坐了下來.

也就是这么一走近.苍浩才发现谢尔琴科身上几乎沒有一处完整的肌肤.那帮雇佣兵俘虏他之后应该是进行了很严酷的折磨.

老雷泽诺夫坐在正中.苍浩和谢尔琴科分坐左右.老雷泽诺夫给两个人倒了两杯酒:“我们这些人难得聚在一起.今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应该喝点.”

苍浩沒理会老雷泽诺夫.而是问老雷泽诺夫:“现在是什么时间.”

“距离中情局给出明确期限.已经过去六十八个小时……”谢尔琴科无奈的摇摇头:“还有两个小时就过了期限.”

“这么说核大战还沒有打响.”苍浩多少松了一口气.看來之前的判断是对的.可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彻底翻盘.又谈何容易.

老雷泽诺夫看出了苍浩的心思.冷笑着道:“我的目的是利用你俘虏谢尔琴科.而我之所以不马上杀了你们两个.就是要让你们亲眼看着我的理想怎样实现……”

“别玷污‘理想’这个词好吗.”苍浩打断了老雷泽诺夫的话:“我早说过.你所要实现的只是个人野心.刚才你把自己的住处说成‘行宫’.虽然表面看起來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措辞.事实上却是从潜意识当中折射出你要当皇帝.”

苍浩这句话戳中了老雷泽诺夫的软肋.一时间.老雷泽诺夫脸上变颜变色.

谢尔琴科不失时机的挖苦了一句:“看來你还真是要当皇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