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你欠的血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又怎么样.尽管到目前为止.你们对我的分析基本正确.可那又如何呢.”老雷泽诺夫喝了一口酒.随后狂笑了起來:“还有两个小时.只有两个小时了.如果你们不能给出一个交代.M国就会向俄国发射核弹.再然后俄国就只能进行核还击.但眼下你们两个已经全军尽殁.只能坐在这里看着我喝酒.不能做任何事.”

谢尔琴科愤怒的咆哮了一声:“这都是你欠的血债.”

“并不是所有的债都要还.”老雷泽诺夫满不在乎的道:“人类历史上哪一个开国者不是踩着累累的尸骨呢.可他们依然被后世歌功颂德.而那些枉死的尸骨全部化成历史的尘埃.沒有人关心他们曾经的喜怒哀乐.所以.华夏人早有名言..胜者王侯败者寇.只要你赢了.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尽管你们不认同我的理想.可如今我还是赢了.”

谢尔琴科眼睛布满血丝.愤怒的看着老雷泽诺夫.俄顷.却是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沒错.你赢了……真的赢了.”

说罢.谢尔琴科也笑了.却笑的非常苦涩.他端起杯子.把伏特加一饮而尽.随后放下了杯子.不过沒松手.

谢尔琴科的手就那么握着杯子.手指若有若无的敲击在杯子上.指甲滴滴答答的发出轻响.

与此同时.谢尔琴科对老雷泽诺夫怒目而视.似乎敲击杯子只是无意识的举动.

正常來说.人们无意识的敲击应该是有规律的.但谢尔琴科却沒有任何规律.

苍浩马上听出來了.谢尔琴科敲的是摩尔斯电码.简单的说.这是一种通过时断时续传达信息的通讯代码.

这种代码已经有将近二百年的历史.几个音节为一个字符.表达一个英文字母或者标点符号.

谢尔琴科知道苍浩不懂俄文.用英文反复重复一句话.大意是说.他在袭击雇佣兵队伍之后.用缴获的通讯器材跟联邦安全局取得联系.既然潜伏行动事实上彻底失败.俄国高层已经准备用大规模军事行动解决这次事件.现在军队正在俄乌两国边境集结.很快就会发动全面进攻.直扑普里皮亚季.他这一次突击老雷泽诺夫.事实上是为俄军大部队打通前哨.

苍浩会意的点点头.用手指敲击桌面提出了一个问題.那就是M国方面态度如何.

谢尔琴科回答.在华夏的斡旋之下.俄国方面已经开始跟M国方面谈判.但M国方面态度很强硬.要求俄方必须交出老雷泽诺夫这个人.否则将会在预定时间发动核打击.

苍浩发觉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M国方面也不愿意发动战争.但国内民意压力实在太大.所以态度不得不强硬.

之前这几十个小时.苍浩基本跟外界处于失联状态.现在谢尔琴科带來了最新进展.苍浩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喜的是俄方如果真的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就靠老雷泽诺夫拼凑起來的雇佣兵.根本支撑不住.胜利的终归是正义的一方.

忧的则是大规模军事行动耗时太长.更要命的是.普里皮亚季所在位置是俄白交界.而不是俄国交界.这意味着俄军要推进到普里皮亚季.首先要在乌克兰境内打出一条通道.这样一來就可能爆发俄乌两国的全面战争.

从军力对比上來说.俄国必胜无疑.推进到普里皮亚季只是时间问題.可也就是时间正是最大的问題.最后期限只有两个小时.让历史上任何一位将星穿越过來.只怕都无力回天.

苍浩叹了一口气.正要问谢尔琴科对眼下有什么想法.老雷泽诺夫突然一把按住了谢尔琴科的胳膊:“够了.”

老雷泽诺夫刚才一直悠然自得的喝酒.似乎沒有觉察到任何事.他这么一按住谢尔琴科的胳膊.苍浩和谢尔琴科都是齐齐的一惊.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当年克格勃的精英.摩尔斯电码是必修功课.你们这种交谈方式更是原始.” 老雷泽诺夫看了看谢尔琴科.又看了看苍浩:“我让你们说.是因为我也很想了解俄国高层的动态.谢谢你们告诉我.”

“让你知道又如何.”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会被愤怒的俄国军队撕成碎片.”

“或许.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他们能躲过M国的核打击.”老雷泽诺夫站起身來.指了指远处:“看到了吗.我就在那里制造核弹头.击沉基洛夫巡洋舰用了一枚.现在还有两枚.必要的时候我毫不在乎同归于尽.”

老雷泽诺夫所指的.是当年发生故障的那个核反应堆.爆炸之后政府为了防止辐射进一步外泄.用天量的水泥把整个反应堆封死了.结果那个反应堆成了全世界最古怪的建筑.如果算是建筑的话.

整个反应堆成了一个超大的水泥块.四四方方的立在那.上面纵横交错着施工用的脚手架.只是看一眼都给人很沉重的压抑感.

这个水泥块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年來不断出现剥落.所以各国集资不断进行加固.

苍浩毫不怀疑.这一切都被老雷泽诺夫暗中操控.在各国资金到位之后.老雷泽诺夫以建筑商的身份承包了加固工程.

也就是说.老雷泽诺夫确实加固了核反应堆.同时也为自己修建了基地.

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反应堆是什么状况.于是老雷泽诺夫就在各国眼皮底下大兴土木.沒有任何人产生怀疑.

“高啊.”苍浩哭笑着摇摇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话让你充分诠释了.”

“否则你以为我怎么隐藏这么庞大的基地.”老雷泽诺夫说着.看了一下表:“又过去十分钟.战争距离我们又进了一步.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我在这里不能亲眼看到蘑菇云升起的壮观景象.”

话音刚落.一个雇佣兵匆匆跑过來.附在老雷泽诺夫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老雷泽诺夫的眉头马上皱起.似乎思索着什么.一时沒说话.

阿芙罗拉问了那个雇佣兵一句:“怎么了.”

考虑到阿芙罗拉跟老雷泽诺夫的关系.那个雇佣兵马上就回答了:“我们的所有雷达突然受到干扰.”

声音不大.说的还是俄语.但谢尔琴科听到了.

虽然苍浩沒听懂.似乎却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微微一笑.抬头向天空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群黑点.渐渐的开始放大.

是三角翼.正是地狱伞兵惯用的突击手段.果然.这些三角翼很快点燃了烟雾弹.每一个三角翼在空中都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尾迹.

数十道红色的尾迹划过天空.煞是好看.而这也是地狱伞兵出现的标志.

老雷泽诺夫注意到苍浩看着天空.立即抬起头看过去.登时惊呆了:“这……怎么回事.”

老雷泽诺夫手下的雇佣兵反应很迅速.立即操纵高射机枪射击起來.周围响起密集的“哒哒”声.数道火流直刺苍穹.

幸运的是.高射机枪这种武器的命中率本就不高.再加上三角翼这种目标又太小.根本无法准确击中.

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一架架三角翼穿梭在火流之中.有的时候近乎紧擦着高射机枪的子弹掠过.煞是惊险.偏偏的.却沒有一个地狱伞兵受伤.

过了一会.地狱伞兵分散开來.分成几个组.分别扑向不同的地方.

老雷泽诺夫片刻不迟疑.立即拿起对讲机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雇佣兵立即行动起來.向地狱伞兵飞去的方向包抄.

很快的.地狱伞兵消失在视野里.这是他们已经成功降落.随后.周围响起激烈的枪声.

老雷泽诺夫坐在那里.似乎不在那么从容自若了.冷冷的看着苍浩.

雇佣兵的增援队伍已经冲了上去.但枪声不但沒有止歇的迹象.反而越來越剧烈.

马上的.对讲机响了起來.老雷泽诺夫走到一旁.跟手下通话.苍浩和谢尔琴科都听不到.

片刻后.老雷泽诺夫转回身來.已经恢复成往日里的淡定:“真沒想到.地狱伞兵会來增援.看來你的兄弟们真豁的出去.”

苍浩笑着点点头:“当然.”

“只不过呢.我已经料到会有人來救你.本來以为是某个我还不了解的神秘力量.却沒想到是地狱伞兵……” 老雷泽诺夫说到这里.看了看两个斯巴达战士:“我太了解他们了.手下败将而已.”

“是吗.你真的了解他们吗.”苍浩哈哈大笑起來:“老东西你能不能别再稳坐钓鱼台了.”

老雷泽诺夫正要说话.对讲机又响了起來.他依然是走到一旁跟手下交谈.等到再次回來的时候.他的表情有点捉摸不定.

“你城府很深.从你表情看不出什么.但我还是知道实际情况.”苍浩似笑非笑看着老雷泽诺夫.缓缓说道:“虽然你部署了打援部队.但这些部队已经被全部歼灭.地狱伞兵的突击重点全是这个基地的要害所在.现在.雷达站、通讯站、防空阵地已经接连沦陷.进一步的.基地内的通讯也将遭到切断.不久之后你将无法有效控制整个基地的运行.”

老雷泽诺夫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我部署了整个作战计划.你以为我被你俘虏了之后什么都沒做.错.我一直在观察周围.尽管你让我去过的地方非常有限.但很遗憾我在动身之前详细看过这个地方的卫星照片.牢牢记住了哪里有什么样的地标.”说着.苍浩一指远处的摩天轮:“就比如说那个.这样我就可以知道自己具体在什么地方.周围都有些什么东西.再然后.我根据这些雇佣兵的行动.大致判断出他们的布防.所有军事阵地的布置都有一定规律.只要遵循这个规律就可以知道什么样的地方适合部署雷达.什么样的地方可以建通讯站.再然后你整个基地的蓝图我就了然于胸了.那么我就很容易的挑要害处下手.”

“果然厉害.”老雷泽诺夫表情变得非常阴鸷:“不对.还是不对.你身上沒有任何通讯器材.你是怎么跟地狱伞兵制定出这个作战计划的.”

“这个问題才是戏肉.”苍浩笑呵呵的说道:“雷泽诺夫.当年的克格勃精英.你固然聪明狡诈.但这个世界属于我们年轻人.记得我们华夏人有一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回答我的问題.”老雷泽诺夫有点情绪失控了:“你到底是怎么把情报传递出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