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谢尔琴科是贪污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猛然间想起.自己杀死老雷泽诺夫之前.老雷泽诺夫说了一句:“你以为事情结束了吗……”

当时自己太累.沒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现在回想起來.苍浩有点担心老雷泽诺夫是否有什么后招.

苍浩毫不怀疑.老雷泽诺夫有这样的智谋.让所有人继续被他耍弄.

不过.苍浩沒把这个细节告诉孟阳龙.只是敷衍道:“我在想.这件事跟我们华夏本來沒关系.但我们出人出力.还阵亡那么多战士.M国和俄方都得还人情给我们.”

“沒错.”孟阳龙略有点得意的点了点头:“我们不是正跟俄方谈判天然气嘛.这一次俄方同意进一步降低价格.我们算是赚到了.至于M国方面.通过某些渠道也表达了感谢.还在其他方面有些暗示.估计以后跟他们做生意也有不少好处.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让我很高兴……”

“什么.”

“你也知道老雷泽诺夫是什么人了.事实上他操纵了过去几十年的世界局势.如果把这段历史秘辛翻出來.华夏、俄方和M国三国要陷入沒完沒了的互相指责和抨击.”孟阳龙停顿了一下.略有些轻松的道:“很幸运.目前三方都沒提到那件往事.全都把老雷泽诺夫当做犯罪分子.有意忽略了他的真实身份.”

“这件事一旦捅出來.M国那方面倒好说.我们跟俄方的关系可就麻烦了.”

“对啊.”孟阳龙点点头:“老雷泽诺夫可是个叛国者.我们收留了这个叛国者.并利用他的情报摧毁了前苏联……这件往事一旦公开.旧苏的那些拥趸会恨死我们.”

“说到这里……”苍浩皱起眉头:“老雷泽诺夫是个超级贪污犯.当年弄走了一百亿美元.现在他一死.沒人知道这钱去哪了.”

“你分析一下.”

“首先、老雷泽诺夫这个人非常大手笔.让别人做事基本都是靠钱砸.过去几十年他收买了这么多人.加之又营建起了这么庞大的基地.这笔钱应该花出去大部分了;其次、按照他原本计划.接下來驱使雇佣兵控制整个国家.不管军火、物资还是人力消耗都要有巨额投入.所以这笔钱应该还剩下不少……”思索片刻.苍浩接着道:“以老雷泽诺夫的性格.凡事都做万全准备.那么应该对这笔钱也有安排.那就是如果他本人遭到意外.会有人顺利接手和管理这笔资金.而除了阿芙罗拉再沒有更合适的人选.”

“也就是说钱在阿芙罗拉手里.”

“我是这么想的.不过也有其他可能.甚至有可能再也沒有人知道这笔钱去了哪.”

“这么多钱……就此消失.有点让人难以接受啊.”

“其实也沒什么难以想象的.”苍浩耸耸肩膀:“二战之前.很多犹太人把钱存进瑞士银行.后來这些犹太人死在纳粹集中营.这些钱就一直睡在瑞士银行.二战之后.还有很多人出于各种原因偷偷把资产存进保密性很好的银行.比如某些小国的独裁者.后來这些人很多都死了.而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些钱的存在.这么多年下來.沉淀在各个银行的这种死亡资金已经是个天文数字.沒有人能说得清楚.”

“看來老雷泽诺夫还不是第一个.”

“说件别的事吧……”苍浩叹了一口气.非常郑重的向孟阳龙说了一句:“我要向你道歉.”

孟阳龙一愣:“你小子一直死鸭子嘴硬.竟然学会道歉了.”

“对不起.我沒能把特战队带回來……”回想起那些特战队员.苍浩的眼圈有些红了:“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他们.”

“不要提了……”孟阳龙的语气也有些沉重:“打仗吗.难免死人.很幸运.活下來三个……”

被老雷泽诺夫俘虏的三个特战队员.在苍浩反击之后也投入战斗.他们满腔怒火.结果战力有了超常发挥.最后在参战各方中成为杀敌最多的.

在苍浩之后.他们也被接回国休养了.这让苍浩多少有点欣慰:“还好沒全军覆沒……”

“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各种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谁能知道老雷泽诺夫竟然已经渗透入特战队.把我们的动向掌握的一清二楚……”长叹了一口气.孟阳龙不无感慨的道:“苍浩啊.幸亏是你带队.最后关头总算力挽狂澜.这要是换第二个人出征.这会儿蘑菇云已经到处开花了.”

“我也想过.出现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是.我跟特战队是第一次合作.我跟他们任何一个都不了解.”顿了顿.苍浩很认真的道:“如果是我自己的队伍.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儿.因为我了解他们每一个人.”

“那么我倒要问了.为什么你不带血狮雇佣兵出征.”

苍浩微微一笑:“如果我死了.必须有人能为我报仇.”

“好吧.无论如何.这一战也让我对你的评价有了进一步提升.”

“还有件事.我也要向你道歉.那就是你送我的两把黄金手枪.”

“丢了是吗.”

“被老雷泽诺夫缴获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一直沒机会找回來.”

“如果M国打扫战场之后有什么发现.一定会把东西还回來的.这点节操他们还是有的.不差这两把枪.”摇了摇头.孟阳龙不无失望的道:“不过那两把黄金手枪真的很难得……”

“所以要向你道歉.”

“不说这个了.对了.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顿了一下.孟阳龙又道:“说到你的血狮雇佣兵.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就是我之前答应过你的合法化……”

孟阳龙正说着.病房的门被敲响.紧接着又被推开.谢尔琴科进來了.

孟阳龙马上把话打住.毕竟谢尔琴科是外人.不能让他知道太多.

谢尔琴科浑身上下包裹着绷带.走起路來跟个机器人似的.看起來非常虚弱.

更重要的是.谢尔琴科脸上果然落疤了.虽然看起來更加爷们了.但过去那种英俊帅气却打了个对折.

苍浩看着谢尔琴科脸上的伤疤.欣然一笑:“我很欣慰.”

“我也很欣慰.”谢尔琴科哪里知道苍浩真正欣慰的原因是自己毁容了.只以为苍浩是为自己担心.非常感动的道:“沒想到我们还能活着回來.”

“是啊.是啊.”苍浩指了指床边:“來.坐.”

谢尔琴科坐下來.轻松的笑了笑:“阻止了核战争.我这个联邦安全局长也沒白干.只不过……”

苍浩问了一句:“怎么了.”

“我來华夏的最初任务是追回老雷泽诺夫贪污的资金.”说到这里.谢尔琴科的表情非常难堪:“我做梦都沒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现在的样子.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笔钱去哪了.”

苍浩和孟阳龙刚刚还提到这个问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沒出声.

“这笔钱是国家的财产.我追回交还给国家……”谢尔琴科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可我一点线索都沒有.或许阿芙罗拉知道这笔钱的下落.可这个女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沒人知道去了哪里.”

孟阳龙煽风点火的來了一句:“我刚听说.M国中央情报局把阿芙罗拉列为头号通缉对象.正在全球缉捕.”

“我知道.M国人表面的理由是因为阿芙罗拉跟恐怖袭击有关.实际上也是对这笔钱感兴趣.”停顿了一下. 谢尔琴科恨恨不已的补充了一句:“这帮该死的M国鬼子.”

苍浩听到这句话.不禁有些同情阿芙罗拉.毕竟这个女人跟自己有过一枕之欢.转眼被两个超级大国共同追捕.老雷泽诺夫一死.倒是一了百了.孙女却落到这个田地.

可以预见.M国与俄方的明争暗斗还会继续.反正过去几十年已经是这样了.如今只是多了争夺一笔巨款.苍浩是懒得再参与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走近來两个军人.附在孟阳龙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孟阳龙听罢就把眉头皱了起來:“怎么回事.”

谢尔琴科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孟阳龙直接就道:“來了一帮联邦安全局的人要见你.”

孟阳龙这话沒明确对谁说.不过谢尔琴科既然是联邦安全局局长.那么联邦安全局來人肯定是要见苍浩.于是苍浩问了一句:“见我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谢尔琴科一脸无辜:“我沒派人过來见你.”

“不.他们不是要见苍浩.而是要见你.”孟阳龙一指谢尔琴科:“來了很多人.态度非常客气.要求我们立即把你移交给联邦安全局.”

“什么.”谢尔琴科傻住了:“我……我沒听错吧.这意思是要抓捕我吗.”

“听他们说话的语气还真是要抓你.”孟阳龙叹了一口气:“你看怎么办.”

谢尔琴科豁然站起.却被触动了伤口.立即呲牙咧嘴起來.喘了一会粗气.他才说道:“让他们进來.我倒要问问.他们为什么抓我.”

过了几分钟.在一群华夏军人的带领下.十來个俄国壮汉鱼贯进入病房.

其中为首的径直來到谢尔琴科面前.先是出示了一张文件.随后用俄语说了一大堆什么.

谢尔琴科听到对方的话.先是感到愤怒.大声嚷了起來.

这些壮汉面无表情.只是唔了哇啦的说着什么.似乎根本不听谢尔琴科的话.

过了一会.谢尔琴科脸色变得惨白.重又无力的坐了下來.喃喃的好像自言自语着什么.

苍浩完全听不懂:“你们嘚吧什么呢.”

孟阳龙明白一些俄语.却是听懂了.告诉苍浩:“这些人说.谢尔琴科已经被撤职.要立即带回俄国调查.”

“什么.”苍浩颇有些吃惊.就算之前谢尔琴科工作不力.导致恐怖袭击接连发生.但切尔诺贝利这一战.谢尔琴科足以将功抵过了.

再上升一个层面來说.谢尔琴科不但无过还有功.虽然拯救世界于核大战的人是苍浩.毕竟谢尔琴科也发挥了不可忽略的作用.

至少.如果谢尔琴科不是打算突击老雷泽诺夫的基地.老雷泽诺夫也就沒有必要留着苍浩当诱饵.或许早就把苍浩给杀了.

对于这样一个功臣.沒有任何表彰.反而还有逮捕.苍浩有点想不明白:“这帮老毛子胡搞些什么.”

“我也要问问.”孟阳龙缓缓站起身.用华夏语问联邦安全局:“你们谁懂中文.”

一个壮汉犹豫了一下.用生涩的普通话回答:“我懂一些.”

孟阳龙直接就问:“你们为什么要抓谢尔琴科.”

壮汉摇摇头:“对不起.这是我们内部事务.无可奉告.”

“别跟我來这套.”孟阳龙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们现在是在我们境内抓人.又要求我们配合你们.那么你们如果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有理由不让你们把人带走.”

壮汉犹豫了一下.跟其他人低声耳语商量了几句.片刻后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谢尔琴科是贪污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