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果然没结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话.苍浩也忍不住问了一句:“谢尔琴科是抓捕贪污犯的.怎么自己成了贪污犯.”

壮汉回答:“他接受老雷泽诺夫的贿赂.”

听到这话.苍浩更惊讶了.谢尔琴科与老雷泽诺夫殊死战斗.怎么转眼成了老雷泽诺夫的党羽.

连孟阳龙都非常不理解:“你们能确定吗.”

“能.”壮汉用力点点头:“两个小时前.联邦安全局接到匿名举报.谢尔琴科在海外有一个秘密账户.经常接受巨额汇款.我们经过调查发现.这个账户不仅存在.而且接受的汇款來自好几个神秘账户.而所有这些账户都跟阿芙罗拉有某些关系.所以我们需要把谢尔琴科带回去调查.”

谢尔琴科愤怒地咆哮道:“我沒有接受过任何黑钱.”

“两个小时前接到举报.马上就动手抓人.联邦安全局的工作效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不屑的笑了笑.苍浩讥讽的道:“这事的迹象太明显了.摆明了就是有人栽赃嫁祸.肯定跟老雷泽诺夫有关.”

“你的推测.我们也有.”壮汉冷冷的道:“这些汇款时间持续长达十五年.第一笔汇款到达的时候.谢尔琴科还只是联邦安全局的普通中层干部.而起我们调查发现.谢尔琴科曾经不止一次支取过这个账户里的钱.也就是说.谢尔琴科知道有这个账户.而且也花过黑钱.”

谢尔琴科傻住了:“怎么会这样……”

“所有这些都有证据.也有银行交易记录作证.不会冤枉我们这位前局长.”壮汉望了一眼谢尔琴科.对孟阳龙提出:“孟将军.这些都是我们内部机密.考虑到我们双方的合作关系.我这才说出來.现在可以把人带走了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孟阳龙无法再说什么了.只有默然点了点头.

倒是苍浩问了一句:“谁下令抓捕谢尔琴科的.”

“是总统阁下亲自下令.”壮汉回答了这个问題之后.冲着其他人点了一下头.其他人立即冲上來把谢尔琴科拷上.

谢尔琴科沒有反抗.只是怆然一笑.又摇了摇头.

他浑身是伤.又曾经是这些壮汉的顶头上司.但这些壮汉对他丝毫不客气.硬是推搡着把他给带走了.

看着谢尔琴科的背影.孟阳龙无奈的摇摇头:“证据充足.这是人家内政问題.我们无权干涉.”

“正常來说.确实是内政.但谢尔琴科刚刚跟我们并肩作战击败了老雷泽诺夫.转眼间自己却成了老雷泽诺夫的共犯.这剧情有点狗血吧.”

“我也是这么想……”孟阳龙说着.又摇了摇头:“可人家证据充足.怎么看也不像是栽赃嫁祸.整件事情听起來倒是谢尔琴科早被老雷泽诺夫收买.正是靠着老雷泽诺夫的黑钱才坐到联邦安全局局长的位子上.”

“话说.谢尔琴科是总理的亲信.下令抓捕的是总统.这事涉及到俄方内部派系斗争.所以联邦安全局这一次的工作效率才这么高.”深吸了一口气.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各方到处都有老雷泽诺夫收买的人.难道谢尔琴科真的是隐藏最深的卧底.”

“你认为呢.”

“我认为不可能.”苍浩断然说道:“我跟谢尔琴科接触这段时间以來.直觉可以感到他不是这种人.这一次一定是栽赃.”

“你的直觉一定准确.”

“从沒错过.”

“那好.你解释一下.这笔长达十五年贿赂又是怎么回事.”

“老雷泽诺夫策划了一个长达几十年的阴谋.用十五年的时间做一件事.又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冷冷一笑.苍浩继续分析道:“原本跟我不懂政治.自从回国后发生了那么多事.对官场上的事多少也有些观察.任何一个权力部门的任何一个领导岗位.都要在下级当中选择一批具有潜力的加以培养.是谓第二梯队.等到这个领导岗位出缺.一般就会从第二梯队选择合适的人.老雷泽诺夫对联邦安全局那么了解.很容易判断出谢尔琴科最有希望成为局长.甚至于.他可能自己就在培养第二梯队.给一帮人提供秘密贿赂.如果某个人沒能升迁那就停止.同时继续贿赂给已经升迁.最后直到谢尔琴科.或许.这些人当中有的真被收买了.但我觉得谢尔琴科不是.”

“有这个可能.”孟阳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提出:“他花这么多钱.目的是什么呢.”

“搞乱联邦安全局.”苍浩呵呵笑了笑:“试想.在反恐最关键的时候.突然爆出联邦安全局最高领导原來是卧底.整个联邦安全局就会彻底崩溃.连俄国政府也要乱成一锅粥.”

“可是他沒在最关键的时候把事情说出來.反而是他死了之后才捅爆.这难以解释.”

“沒什么难以解释的.老雷泽诺夫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沒有考虑到一个意外因素……”苍浩停顿了一下.一字一顿的道:“那就是我.”

“沒错.”孟阳龙很是赞同:“是你搞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那当然.”苍浩十分装B的笑了:“我可是个人物.你得好好珍惜我.”

“能不能别这么恶心.”白了一眼苍浩.孟阳龙又道:“你的分析就算站得住脚.但还有一件事请解释不通.谢尔琴科如果不知道这个秘密账户.为什么会支取其中的款项呢……”

“这个我也想不通.”苍浩挠了挠头:“整件事情最大的疑点就在这里.这一点要是解释不清楚.谢尔琴科仍然是贪污犯.”

事实上.苍浩沒有完全说出自己的真实推测.老雷泽诺夫安插这样一个“卧底”.真实目的可能是埋雷.

按照老雷泽诺的计划.这个时候核大战已经爆发.联邦安全局只有干瞪眼的份.内部乱与不乱都影响不到大局.

但如果他死了.这颗雷突然爆炸.会让俄国政界再次陷入混乱.

果不其然.老雷泽诺夫的计划再次得逞.苍浩暗自感叹:“果然沒结束.这老东西.死了也不消停……”

“其实我也挺为谢尔琴科这个小伙子惋惜的.可毕竟是人家内部事.我们实在沒办法干涉……”摇了摇头.孟阳龙随口说了一句:“也许谢尔琴科真是贪污犯呢.”

苍浩随口说了一句:“或许吧.”

“对了.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題……”孟阳龙这才想起.还有事情沒说完:“你知不知道.切尔诺贝利这一战对你个人的最大意义是.血狮雇佣兵可以合法化了.”

“哦.”苍浩颇有兴趣:“详细说说.”

“注册成立一家血狮保安公司.以后你的团队可以合理合法的为国家海外利益服务.而且再也不是沒有酬劳的.”孟阳龙说着.掏出一张支票:“这一千万是支付地狱伞兵那边的抚恤金.也是之前几次任务的酬劳.从此以后.你可以不要再说自己是义务给我帮忙了.”

苍浩一把抢过支票.仔细看了看:“不会跳票吧.”

“我们合作这么多次.难道你对我还沒信心.”轻哼一声.孟阳龙又道:“这家保安公司.还有这张支票.是我尽了很大努力给你争取到的.我面对不小的阻力.最后跟的对方达成共识.如果你能赢得切尔诺贝利一役.那么事情就照我说的办……”

“是吗.”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很小心地把支票收了起來.

孟阳龙有点不满:“话说……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表示感谢.”

苍浩理所当然的反问:“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

“我……好吧.我应该做的.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恢复差不多了就把这事办了吧.”

“行……”苍浩长长打了一个哈欠:“沒什么事你就回去吧.我挺累了.要睡一会.”

“你小子.”孟阳龙黑着脸说了一句:“别忘了我是你上级.”

孟阳龙沒打扰苍浩休息.很快就出去了.而苍浩还真是挺累.打算睡一会.

刚刚躺到床上.苍浩想起这段时间不知道公司发生什么事.出征前把手机交给孟阳龙保管.刚才孟阳龙过來把手机也拿回了.

于是苍浩就顺手开机了.不过还沒來得及给公司打过去.一个号码五位数的电话就拨了进來.

“银行.”苍浩看了一眼号码.把电话接了起來:“你好.哪位.”

电话里传來一个非常悦耳的女孩声音:“你好.请问是苍浩先生吗.”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广厦发展银行私人银行经理姜睿……”女孩给苍浩报了一下工号.又道:“这几天我一直尝试联系您.但无论您的手机还是固定电话.始终沒有人接.”

“联系我什么事.”苍浩觉得姜睿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也不知道本人长什么样子.反正就凭这嗓子要是叫起床來一定非常悦耳.

等自己回广厦之后.一定找机会见见这个姜睿.这位经理能主动联系自己.应该也就能见自己.

问題是自己在广厦发展银行沒办过任何业务.怎么莫名其妙成了那里的客户.还给配了一个声音这么好听得经理.话说什么玩意又是私人银行.

很快的.姜睿就打断了苍浩的YY.先是把苍浩竟出了一身冷汗.旋即又隐隐有些兴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