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美艳记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沒耽误时间.跟孟阳龙找了个借口.直接飞回广厦.而孟阳龙倒也沒说什么.

苍浩沒通知任何人.也沒让谁來接自己.下了飞机后走出机场.深深吸了一口街上的汽车尾气.又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无比感慨的说了一句:“回家真好.”

飞机餐的味道实在太差.苍浩沒怎么吃.此时肚子咕噜噜直叫.于是直接在机场生活基地找了一家小饭店.

这边苍浩刚点了几个菜.外面进來两个年轻人.看來应该也是刚下飞机.

“见鬼.”一个比较年轻.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不住的抱怨:“这么大的新闻.咱们只有围观的份.竟然一点都沒消息.”

看起來这两个人是新闻记者.另一个看起來有点猥琐的中年大叔长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办法呢.这可是世界大战啊.怎么能那么容易弄到新闻..”

菜还沒上來.苍浩闲着也沒事.就听着两个记者说话.

斯文男一个劲的摇头:“老毛子和M国刚刚还剑拔弩张.本來M国眼看就要发射核弹了.转眼间却烟消云散.说是在普里皮亚季发现了一个犯罪组织的基地.袭击M国军舰的就是这个犯罪组织.M国和老毛子竟然接受了这个说法.一起表示不会向对方发射核武器……”

猥琐大叔问了一句:“有什么问題吗.”

“当然有问題了.”斯文男很认真的道:“首先、为什么过去沒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犯罪组织.这个老雷泽诺夫又是哪冒出來的;其次、这个犯罪组织又是谁发现的.如果是M国的中央情报局.为什么袭击之前他们一点消息沒得到.反倒是袭击之后第一时间发现真凶.才七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一切都查得一清二楚.早干什么了;再次、这个老雷泽诺夫竟然死了.沒人看到过本人.谁能证明这一切真是他干的.”

猥琐大叔若有所思的道:“反正我觉得吧.老毛子和M国都不想打核战争.毕竟这个代价太大了.”

从这两个人交谈内容來看.应该属于某电视台的国际新闻部.刚刚从华盛顿飞回來.

而之前他们去M国.就是守在白宫外面.随时播报最近进展.

“你说.有沒有可能是老毛子误击了M国军舰.然后M国报复摧毁了老毛子的太平洋舰队基地.既然这样.双方扯平了.就找个理由下台阶……”斯文男觉得自己的推测很有道理.不住的点头:“肯定就是这么回事.”

外面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还真就不是这么回事.”伴随着话语声.走过來一个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中等身材.穿着一条蓝色制服款式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凉鞋.露出修剪得异常精美的趾甲.

她有着一张标致的瓜子脸.长发披肩.一坐下來.香水扑鼻.

斯文男和猥琐大叔异口同声招呼了一句:“陈姐.”

从外表上看.这两个男人岁数都比这个女人大.却管这个女人叫“陈姐”.看起來这个女人地位挺高.

地位.不只包括职位.更包括一个人的气场.这个陈姐看起來精明干练.举手投足比斯文男和猥琐大叔要更加成熟.

苍浩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妞儿不错啊……”

这个女人胸前扣子崩开一粒.可以看到里面大红色的胸罩.但她根本沒有觉察到:“我从国外同行那刚得到消息.确实存在这么一个老雷泽诺夫.而俄方和M国之前都不知道这个人.他是前克格勃.不知道为什么要引发这场战争.先是控制了基洛夫巡洋舰.然后摧毁了M国舰队.有一个雇佣兵发现了他的阴谋.跟踪到老巢.一番激战之后杀掉了他.”

猥琐大叔和斯文男异口同声问了一句:“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真假.反正国外同行言之凿凿.就是拿不出证据.”顿了顿.陈姐接着道:“虽然老雷泽诺夫死了.不过在普里皮亚季发现了足够证据.表明袭击M国舰队与俄方政府无关.所以两国这才同意不发射核武器.”

“这情节简直比小说更精彩啊.”斯文男倒吸了一口凉气:“话说.这个雇佣兵挺能啊.可他们这种人不是只为金钱而战吗.”

“雇佣兵也是人.我相信他们其中一定有满怀正义感的.不愿意生灵涂炭.”说到这里.陈姐深深的一笑:“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传奇.以一己之力挑翻了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而且这么有正义感.简直就是英雄吗.”

猥琐大叔嘿嘿一笑:“陈姐不会是喜欢上这个男人了吧.”

“怎么会啊.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够帅……”轻叹了一口气.陈姐往前弓了一下腰:“不过嫁给这样的男人却是每一个女人的梦想.”

猥琐大叔一字一顿的道:“那你还是喜欢他了.”

陈姐脸色一红:“算了.随你怎么说……也许我还真有缘遇到他呢.世上的事情.很不好说的.”

这位陈姐这么一弯腰.裙裾往上窜了一些.本來连衣裙就很短.这样一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沒有看到小内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空上阵.只要这裙裾再往上一点点.从苍浩的角度就可以看到肥白的大屁股了.

猥琐大叔有点怨艾的道:“陈姐啊.一直以來.那么多男人追求你.不乏各种青年才俊.你连看一眼都不看.现在喜欢上一个传说中的男人……这不科学啊.”

“是啊.”斯文男点点头:“就算这事是真的.全世界六十亿人.你碰到这个男人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

“谁说的..”陈姐轻哼一声.很认真的道:“我听说.这个男人就是來自华夏……真沒想到.我们国家竟然有这么英勇的男人.一个人拯救了全世界.”

“可这个国家也有十三亿人啊.”斯文男叹了一口气.满是酸味的道:“陈姐.你快醒醒吧.别把爱情寄托在这么不靠谱的人身上.”

“就是啊.”猥琐大叔赞同道:“就算这个人真的存在.也许长得非常难看呢.也许五短身材呢.又也许已经一大把年纪了……”

看得出來.猥琐大叔和斯文男都挺喜欢陈姐.虽然他们两个谁都沒得到手.却也不希望这个陈姐喜欢上其他男人.哪怕是一个传说中的男人.

在他们两个的轮番规劝之下.陈姐的心思终于回到了工作上來:“其实我是想说.咱们跑国际新闻的.应该对这条线索多加留意.如果我们确定真有这么一个人.甚至可以查出他的身份.一定是劲爆头条.”

“我认为不可能.”猥琐大叔叹了一口气:“我们假定这个人确实存在.但我们国外同行信息渠道比我们更多更广.连他们都沒挖來详细信息.我们单凭这样一条线索想找到这个人.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可不是吗.”斯文男又开始点头了:“这个信息既然是国外同行提供给我们的.说明他们有相关的渠道.要是真能查出來真相.也是他们.轮不到咱们.”

可能陈姐也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太靠谱.又或者不愿意跟着两个同事争辩.于是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回电视台再说吧.”

后面这番对话.苍浩倒是沒怎么听.因为菜已经上來了.

苍浩实在太饿了.可这菜做得味道寡淡.再加上苍浩时常仍感到头疼恶心.所以沒吃几口.

放下筷子.苍浩招呼老板:“结账.”

这个时候.三个记者那边的菜才刚上來.他们一边吃着.一边讨论工作上的事.从一开始就沒注意到苍浩的存在.

饭店老板递过菜单.苍浩正准备付账.看了一眼价码吓了一大跳:“一千二.”

“对啊.”老板懒洋洋的点点头:“你刷卡还是现金.”

“蒜蓉油麦菜、清蒸鲤鱼、杏鲍菇炒肉片.两荤一素.再加一碗白饭.怎么用的了这么多钱.”

“油麦菜來自天山凌霄峰脚下.无公害无污染纯绿色.杏鲍菇采自长白山深处.一年只产一百斤.这鲤鱼更不得了了.是从青海湖捞上來.请上师加持过的……”老板冷冷一笑:“收你一千二都算少的.”

苍浩有点想骂人了:“青海湖是咸水湖.鲤鱼是淡水鱼.你初中地理老师死得早吗.你从咸水湖捞条淡水鱼上來给我看看.”

“这是转基因鲤鱼.能活在咸水湖.”就算被戳穿了.这老板还是蛮不在乎:“你要是不想吃.可以告诉我们吗.现在酒足饭饱了不给钱.你想吃霸王餐吗.”

苍浩听到这话才想起來.这饭店的菜单上大都沒明价.而是写了个“时价”.或者就是价格非常模糊.看不清小数点.

毫无疑问.这是一家黑店.苍浩一把揪住老板的衣领:“我现在把菜吐出來还给你.怎么样.”

“哎呦.想打架.”老板见苍浩动手了.却也是不急.拍了拍手.

从里间立即冲出來十几条彪形大汉.把苍浩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伸手推了苍浩一把:“怎么的.你想打架.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头上.”

老板嘿嘿一笑:“小子.你敢碰我一下.我保证你今天躺着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