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回家真好/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放开老板.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老板见状骂了一句:“傻B你还想报警.”

这帮壮汉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个冷笑告诉苍浩:“不怕老实告诉你.机场派出所、物价局、工商局.到处都是我们兄弟.不怕你到任何地方投诉报警.”

看着这帮人嚣张的样子.苍浩突然变脸一笑:“误会.都是误会.我就是想看看手机还在不在.”

这场争吵吸引了三个记者.那个陈姐立即把目光投过來.看到苍浩这幅软弱的样子.一个劲的摇头.

老板轻哼一声:“怎么的.小子.你到底给不给钱.”

苍浩急忙点点头:“给.我给.”

“这还差不多.”老板多少有点满意了:“早这么痛快多好.大家都省事了.”

苍浩陪笑道:“不就一千二吗.我付现金就是了.”

“慢着.”老板一瞪眼睛:“告诉你.一千二是给你打了五折.既然你刚才态度这么蛮横.我决定不打折了.全价两千四.”

一个壮汉帮腔说了一句:“一分都不能少.”

“两千四……真是不少……”苍浩叹了一口气:“好.我给你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就是了.”

老板非常满意:“这还差不多.”

这个时候.那几个记者看不下去了.那个陈姐豁然站起:“够了.”

“啊呀.”饭店老板嘿嘿一笑:“小妞.挺漂亮啊.不过漂亮也不能当饭钱啊.”

那个陈姐出示了一下证件:“我是广厦卫视记者.我叫陈美云.你刚才的行为涉嫌消费欺诈.我觉得有必要交给公安机关解决.”

猥琐大叔跟着说了一句:“要么我们回台里去.给你们做个专題节目.曝曝光.怎么样.”

这个饭店老板还真有点害怕上电视.眼珠一转.搂着苍浩肩膀.嘿嘿一笑:“我跟这个兄弟说话.跟你们也沒关系啊.”

陈美云冷冷的道:“我听到你们说什么了.”

“他愿意在我们这一掷千金.天王老子也管不了.”老板对陈美云说罢.转过脸來.在苍浩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小子.识相点.这几个记者不可能真的帮你撑腰.”

一个壮汉也凑过來.低声警告苍浩道:“你要是多说一句废话.出门就打断你的腿.不信就试试.”

苍浩急忙笑着对双方道:“误会.都是误会.”

陈美云义正词严的告诉苍浩:“你不用怕.刚才的行为是消费欺诈.我们会帮你向公安机关和物价部门讨个说法的.”

“真的是误会.”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我点的东西确实挺贵.多花钱也是应该的.你们就别管了.”

陈美云有点火了:“你是不是个爷们.”

猥琐大叔凑到陈美云耳旁.说了一句:“陈姐.算了.当事人既然都不敢出來指证.咱们要是贸然干涉.只怕落个里外不是人.”

这个猥琐大叔说的挺有道理.陈美云喘了几口粗气.恶狠狠瞪了一眼苍浩.丢过來两个字:“废物.”

随后.三个记者坐下來.吃着自己的饭.再不理会苍浩.

饭店老板很满意.拍了拍苍浩的肩膀:“看在你识相的份上.得.也不多收你的.给一千块钱就行了.”

“沒问題.”苍浩急忙掏出钱來.塞给饭店老板.然后迈步匆匆离开.

三个记者看着苍浩的背影.一个劲的摇头.那个斯文男还说了一句:“这小子太窝囊了.”

“这年头.到处都是这种窝囊废.一个个欺软怕硬.面对恶势力不敢声张.见了弱者却是耀武扬威……有时候我真想不明白华夏男人到底怎么了.”陈美云不屑的哼了一声:“到哪里去找真正的男人呢.”

这三个记者不知道.当然也沒有看到.苍浩出了饭店之后并沒有离开.而是找了个沒人的地方.掏出手机给罗霸道打了过去.

罗霸道接到苍浩的电话非常兴奋:“老大.你在哪呢.你是不是去拯救世界了.”

对苍浩这一次的事情.罗霸道多少知道一点.不过不是特别清楚.苍浩也沒解释:“这些回头再说.眼下你给我办个事.”

“老大.你快说说.老毛子和M国不打核战争了.跟你到底有沒有关系.”

苍浩有点不耐烦了:“我说你马上给我办件事.听到沒有.”

“听到了.”罗霸道急忙道:“老大.你说吧.让我干什么.我一定脑干涂地.”

“是肝脑涂地.”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沒啥大事.在机场生活基地有一家饭店.刚才我在那吃饭被宰了一刀.”

罗霸道是地痞无赖出身.对各种欺行霸市和强买强卖堪称精通.不用苍浩过多解释.已然明白了:“我擦.不就是家黑店吗.凭老大你的实力砸一家黑店还不跟玩一样..”

“要是凡事都得亲力亲为.我要你们这帮小弟干什么.”

“说的对啊.”罗霸道一拍额头:“老大.你等着.我马上把事儿给你办了.你打算是要死的还是活的.”

“别搞出人命.”

“卸他们几条胳膊腿.还是放点血.”

“怎么听着这么凶残.”苍浩叹了一口气:“我这人心善.就见不得这个.你随随便便捅他们几十刀就行了.”

罗霸道一口答应:“老大你就等好吧.”

苍浩挂断电话.坐在街边点上一支烟.远远的观察着饭店那边.

过了一会.陈美云一行从饭店里出來了.神色如常.看來沒被宰.

想來饭店老板知道了他们的记者身份.也沒敢太黑.这几年法治日渐完善.黑店这一行也是看人下菜碟.

“妈的.”苍浩恨恨不已的骂道:“难道我长了一张好欺负的脸吗.”

过了一个小时.五辆面包车开了过來.停在饭店门前.车牌上面全贴着光盘.看不清车号.

车门打开.三十多人从上面冲了下來.统一戴着黑色棒球帽.脸上捂着黑色口罩.是罗霸道的人到了.

刚好.一个壮汉从饭店里出來.看到对方这架势就知道不是來吃饭的.一转身就要跑回去.嘴里还喊着:“有人砸场子……”

话还沒说完.罗霸道的一个手下冲过去.一只手从后面捂住对方的嘴.另一只手一刀刺在后腰上.紧接着又是一刀.

只是一眨眼功夫.十几刀刺了下去.这个壮汉下半身被鲜血浸透了.颤抖着身体倒在了地上.

苍浩注意到.罗霸道的手下用的刀很特别.刀柄宽大.易于握在手里.刀刃却是又短又宽.这样可以确保不会留下致命伤.

而且罗霸道的手下出刀很有分寸.有意避开重要器脏.稳准狠.

也就在与此同时.罗霸道的其他手下冲进店里.很快的.店里不住的传來惨叫声.

他们常年混迹道上.专门做这种刀手.实在驾轻就熟.

苍浩估计.就算让血狮雇佣兵出手.只怕也沒他们更专业.毕竟血狮雇佣兵更擅长杀人.

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惨叫声变成了哀求.隐隐可以听到饭店老板在哭诉着什么.

但罗霸道的手下并不停手.店里很快响起“乒乒乓乓”的杂乱声.看來是把店给砸了.

又过了一分钟.罗霸道的手下从店里蜂蛹而出.直接上了面包车.绝尘而去.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两分钟.

苍浩蹑手蹑脚的回到饭店.探头探脑往里看了一眼.顿时哀叹了一声:“太惨了……实在太惨了……”

里面躺了一地的人.全都是鲜血淋漓.但都沒有死.不住的哼哼着.

整个饭店被掀了一个底朝天.沒有一块玻璃是完整的.所有桌椅全部被砸坏.餐具也全碎了.

看起來.这个黑店的人还沒來得及有所反应.就全都挨了刀子.

“那一千块钱就给你们当药费吧.谁让我这人办事讲究呢.”摇了摇头.苍浩信步走到远处.刚好这个时候.罗霸道的电话打了过來:“老大.事儿办妥了.”

“嗯.”苍浩点点头:“我知道了.”

罗霸道也不知道苍浩是不是在场.反正就是直接问了一句:“你满意吗.”

苍浩不答反问:“不会出人命吧.”

“当然不会.”罗霸道很是自信的一笑:“我的兄弟们下手都很有分寸的.说给他们放二两血.就不会放三两.还有.动手之前.我让人打了120.估计救护车马上就到.”

“太惨.真残忍啊.”苍浩不住的摇头:“另外呢.下一次你们还可以泼点粪便啊.倒点油漆什么的.让他们彻底停业.”

“老大你真损.”

“不要这么说.”苍浩很认真的道:“虽然我是雇佣兵出身.但我还是不提倡暴力.”

“说到这……”罗霸道很是兴奋:“老大啊.最近的事情你可得好好给我讲讲啊.这场战争到底是怎么打起來的.你又是怎么阻止的……”

“回头再说.我现在还有事.”苍浩懒得跟罗霸道多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刚好.一阵救护车的鸣笛声传來.

苍浩看过去.发现开來了三辆救护车.上面的医护人员下來后被现场吓了一大跳.随后马上展开救治.

“真的很惨啊.”苍浩长叹了一口气.去雇了一辆车.离开了机场生活区.

苍浩沒去任何地方.直奔多林寺.进门之后.兄弟们看到苍浩算是松了一口气.立即围上來七嘴八舌的问了起來.

苍浩简单讲了一下经过.随后问:“墨师在哪.”

自从翠峰村工程立项之后.墨师在多林寺的时间就很少了.有时是去了翠峰村.有时不知道去忙什么了.

刚好.这一次墨师还真在.万鹏告诉苍浩:“那个怪人在后院打太极呢.”

“我有事找他谈谈.”苍浩告诉其他兄弟:“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冷瞳关切的道:“老大.你刚回來.是不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我天生就是劳碌命.”苍浩苦笑两声:“又出了一件事.如果不及时解决.只怕有大麻烦.”

众人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苍浩摇摇头:“这个事……说起來还挺复杂.”

赵轩满不在乎的道:“什么阵仗咱们兄弟沒见过.不管这一次冒出來的又是什么敌人.照样摆平.”

苍浩深深的说了一句:“不是什么新敌人.还是老雷泽诺夫.”

“啊.”赵轩愣住了:“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对啊.”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看.他都已经死了.还照样能兴风作浪.这说明什么.”

众人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都不明白苍浩的意思.

“我们是雇佣兵.多少年來只知道战斗、战斗.还有战斗.沒错.在战场上.我们沒有敌手.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依靠战斗解决的.”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作为一个雇佣兵.如果死了.那也就是死了.但老雷泽诺夫这种人.却在死了之后照样让别人头疼不已.这才是更加强大的力量.”

“沒错.”冷瞳点点头:“决定一切的.终归是脑力.而不是武力.”

“老雷泽诺夫这个对手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我觉得以后我们应该转变观念.在多方面发展自己的力量.”苍浩看了一下时间.转而道:“回头再说这个.我去找墨师了.先跟他商量一下.”

墨师果然在后院打太极.穿着一身墨蓝色的唐装.不管外面出了什么事都影响不到他.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就算是多林寺大殿被毁了一半.他也只是看上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尽快修好吧.罪过.罪过.”根本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到苍浩來了.墨师微微一笑:“回來了.”

苍浩自嘲的笑了笑:“是啊.回來了.回家真好.刚下飞机就遇到了黑店.”

“你刚下飞机就來见我.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沒错.”苍浩点点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墨师请苍浩坐到一张石桌旁.笑着道:“还是先说好消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