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福兮祸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开门见山:“好消息是.我账户里现在有一亿美元.翠峰村那边可以继续开工了.”

“确实是好消息.虽然从长远來说.一亿美元只能算是矩阵工程的零头.不过眼下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了.”望了一眼苍浩.墨师深深的一笑:“我來猜测一下吧.坏消息应该是.这笔钱來源有问題.”

“沒错.”苍浩长叹了一口气:“找你商量是对的.什么事都瞒不住你.”

“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苍浩大致讲了一下经过.又道:“事情很明显.老雷泽诺夫留了个后手.在他失败之后.让我和谢尔琴科惹上被贿赂的嫌疑.”

“看起來是这样.”

“其实.我跟谢尔琴科都可以被洗清.被栽赃的痕迹太明显了.但事情又不是这么简单.我们两个人都涉及到了自己阵营内部派系斗争.我们两方的反对派必然拿这事來大做文章……”叹了一口气.苍浩非常无奈的道:“一亿美元.别说拿來整一个人.就算弄死几百人都足够了.”

墨师也很无奈的道:“老雷泽诺夫显然早有预料.就是要充分利用这种内部矛盾來搞事.他死了都不让你们安生.”

“所以才说老雷泽诺夫这个人太过狡诈.”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必须妥善处理那一亿美元.”苍浩毫不犹豫的道:“花钱是小事.给矩阵随便采购一批设备.这钱也就沒了.问題是银行那边的交易记录怎么办.”

“这件事有两个细节我想不通……”墨师皱起眉头.费解的道:“首先、谢尔琴科为什么会支取过那笔黑钱.如果这是不能有合理的解释.就算他长了一万张嘴來辩解.受贿这事也坐实了.老雷泽诺夫在联邦情报局渗透太深入.我估计他们内部现在草木皆兵.稍有嫌疑都要盘查.何况这么一笔巨款;其次、老雷泽诺夫一死.谢尔琴科马上被举报了.为什么却沒动你.”

“第一个疑点我也想不清楚.但我相信谢尔琴科是清白的.很简单.当他给我讲述那个被割断手指的音乐家的时候.我能够感到他的真诚和愤怒.他不会跟老雷泽诺夫同流合污;至于第二个疑点吗……”苍浩哀叹了一声:“我就更想不清楚了.”

“先不管谢尔琴科.很显然.老雷泽诺夫的余党沒有举报你.”长叹了一口气.墨师提醒道:“但这笔钱仍然很麻烦.吴东晨和严月蓉那边也好.刘双胜和罗清武那边也罢.由于各种原因跟你都不对付.一旦他们监控了你在银行的信息.进一步追查下去.你麻烦就大了.当然.是你亲手杀了老雷泽诺夫.而且一直坚定不移的跟这个犯罪团伙作斗争.但他们完全可以解释成为内讧.指责其实你是想独占所有利益.”

“沒错.”苍浩点点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这笔钱还真是麻烦.”墨师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一笔黑钱.洗干净倒是沒问題.但老雷泽诺夫留下那么多交易记录.这都是最充分的证据.”

“所以我來问你了.”

“我这边呢.或许有办法……”

苍浩微微一笑:“直接说但是.”

“但是……”墨师瞥了苍浩一眼:“我不能十分肯定.而且就算是能行.也只能勉强应付一阵.如果人家真要找你痛脚.还是能够发现蛛丝马迹的.”

“无论如何.你先尽力吧.”思忖片刻.苍浩又道:“本來.我回來之后想见见那个姜睿.不过现在看來倒不着急了.还是先想清楚事情应该怎么办.”

“这个姜睿知道的多吗.”

“我和她谈的不多.又是在电话里.看不到她的眼神和表情.所以无从判断.”顿了顿.苍浩又道:“不过从现有迹象來看.她应该只是把我当做普通大客户.”

“那就好.”墨师点点头:“广厦是经济重镇.各种各样的隐形富豪非常多.银行交易也非常繁忙.一亿美元在其中只是九牛一毛.更重要的是.在这些隐形富豪中.很多人的财富是见不得光的.所以监管部门平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关键还是有沒有人找麻烦.”

“那就先这样吧.暂时我也沒更好的办法……”苍浩也沒问墨师到底有什么打算.只是叹了一口气:“拜托你了.”

正说着话.万鹏急匆匆的冲过來.嘴里一个劲的嚷:“不好了.老大.出事了.”

苍浩心中一惊.忙问:“什么事.”

“有人找你……”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造吗.如果你不是我兄弟.我就一刀捅死你.”

“这个人可不得了……”万鹏果然是乌鸦嘴.本來沒多大一个事.让他说得好像天塌下來一样:“是……是你女朋友.”

“我哪有女朋友.早特么黄了.”苍浩眼珠一转:“难道是井悦然.”

“对.就是她.”万鹏一个劲点头:“这些天她经常來找你.我们都不敢跟她说话……”

“她有那么可怕吗.”苍浩挠挠头.回想起來.觉得井悦然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是屁股.

“不是……主要是吧……”万鹏一脸为难的道:“这女人口|活儿太厉害……”

“你说什么玩意儿.”苍浩准备掏枪杀人了:“你体验过.”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见苍浩要发火.万鹏有些紧张了.脑门一个劲的冒白毛汗:“我的意思是说.那个女人嘴巴太厉害.我们回答的要是有一句让她不满意.她能损的我们恨不得立即投胎重生.”

“哦.”苍浩呵呵一笑:“很正常.”

苍浩信步來到前院.兄弟们都站在正院旁的抄手游廊下.看來这一次井悦然闹得很厉害.不信禅师、格桑和封禅子已经顶不住了.结果大家全都被吵出來了.

还沒等弄清楚什么情况.苍浩就感到眼前人影一晃.紧接着“啪”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疼.

切尔诺贝利的核辐射太厉害.苍浩感到自己的身手明显下降了.反应速度也跟不上.

还沒來得及弄清楚怎么回事.又是“啪”的一声响.苍浩另一边脸也跟着疼了起來.

是井悦然.穿着一套修身裁剪的粉红色连衣裙.把诱人的电臀完美衬托出來.

此时她怒气冲冲的看着苍浩.扬起手又要來一记耳光.

“够了.”今野晴看不下去了:“有话你好好说话.干嘛动手打人呢.”

“我们男女朋友之间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井悦然看向今野晴.冷冷一笑:“听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

今野晴一挑眉头:“我是东瀛人.”

井悦然直接丢过去一句:“那你这会儿应该高喊一声..雅蠛蝶.”

听到这话.几个兄弟忍不住想要笑.又不敢笑出声.只好转过身去.

今野晴火了:“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有问題吗.”井悦然一脸的无辜:“雅蠛蝶是东瀛语‘不要’的意思.你是东瀛人讲东瀛语很正常.难不成你是想歪了.”

今野晴脸色一红:“我……”

“想歪了也正常.毕竟你们国家盛产某种小电影吗.就是那种场景很简单.沒有几个角色的电影.”

今野晴气得直跳脚:“你不要胡说八道.”

井悦然呵呵一笑:“东瀛电影演员都不多.为了控制成本吗.我说的有问題吗.”

这几句话下的來.今野晴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來.只有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

自从今野晴第一次來到多林寺.血狮雇佣兵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这种语言上的交锋就经常发生了.

很显然.井悦然作为苍浩的前女友.以这里的当家人自居.而这帮兄弟全都无可奈何.

不过.井悦然倒沒有颐指气使什么.那种暴发户的做派才不是这位白富美能干得出的.她只是关心苍浩的去处.要是沒人能给出答案.各种难听的话就來了.

于是.她此后每次來多林寺.血狮雇佣兵全躲了起來.让不信禅师、格桑和封禅子上去招呼.

这两僧一道专擅行骗.各色人等都见过.多少能应付一下.

不像这帮兄弟.打仗个个都能独当一面.若论语言功夫.哪里是井悦然的对手.

苍浩咳嗽两声:“那个……你听我说……”

井悦然抬手把第三记耳光抽了过去.随后指着苍浩的鼻子说道:“你给我听着.以后不管你去哪.不管你做了什么.都必须如实向我汇报.”

说着.井悦然的眼圈就红了.片刻后.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她是真的心痛了.为苍浩难过.担心苍浩回不來.这份情真意切是那么的真实.绝对装不出來.

苍浩也难过了:“我……”

“我是你女朋友.听到沒有.”井悦然 喊了一声.随后搂住苍浩的脑袋.用力的吻了上去.

很显然.这对恋人终于冰释前嫌.接下來肯定是要一番激吻了.

兄弟们觉得沒什么事.嬉笑着互相使了个眼色.转身就要离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苍浩一把推开井悦然.跑到草丛那里呕吐起來.

井悦然愣住:“苍浩你什么意思.”

苍浩根本无暇回答.跟开了闸的洪水一样.胃里的各种东西全部倾泻了出來.包括油麦菜、杏鲍菇、鲤鱼等等.

血狮雇佣兵也傻了.万鹏喃喃说了一句:“接个吻比吃催吐剂还管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