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回首又见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有点意外:“你真找到办法了,”

“办法是有,不过只管一时,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还需要其他办法,”顿了顿,墨师叮嘱苍浩:“总之你早去早回吧,”

“好,”苍浩跟大家告别后,直接赶去了博山咖啡馆,正好是约定的时间,

苍浩刚刚要了一杯咖啡,从外面走进來一个女孩,穿着紧绷绷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T恤,

这牛仔裤太紧了,不仅充分展现出电|臀的美型,甚至还印出了里面丁字裤的痕迹,

女孩戴着一顶棒球帽,金色的长发束成马尾,眼睛上戴着太阳镜,打扮得很休闲,这样的装扮在广厦街头很常见,

正是阿芙罗拉,但比起过去的那个女特工,今日的她似乎有点不一样,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更加接近同龄的普通女孩,

阿芙罗拉径直坐到苍浩对面,摘下太阳镜,深深一笑:“你倒是准时,”

“准时是应该的,”苍浩也笑了:“话说,现在世界各国通缉你,你还敢來广厦,”

“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阿芙罗拉主动唤过侍应生,要了一杯蓝山咖啡,随后又对苍浩说道:“大家都知道,我爷爷的阴谋是从广厦开始的,所以不会有人想到我会回到这个阴谋开始的地方,”

苍浩叹了一口气:“那么你回來干什么呢,”

阿芙罗拉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苍浩沒办法回答,阿芙罗拉也沒再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下來,气氛有点尴尬,

过了一会,苍浩和阿芙罗拉异口同声问了对方一句:“你还好吗,”

“我……还好,我一直都很注意屏蔽辐射,”阿芙罗拉主动回答了苍浩:“你呢,怎么样,在核辐射下战斗那么长时间,身体应该受到很大的影响吧,”

“还好,慢慢养呗……”苍浩叹了一口气:“只要生育能力沒受影响就好,”

阿芙罗拉听到这话,脸色有点红:“你……你说点别的吧,”

“那就说点别的,切尔诺贝利一别……等等,咱俩好像也沒几天沒见面,”苍浩自我解嘲的一笑:“不过你看起來有点憔悴,”

阿芙罗拉确实憔悴了,脸色苍白,看起來还瘦了不少,不过那丰硕的胸部和臀部却依然沒受影响,足以满足男人的的任何YY,

“你认为,在发生了所有那一切之后,我过得会好吗,”阿芙罗拉苦笑两声:“仅仅躲避各方面的追捕就很头疼了,”

“你还沒回答我呢,为什么回广厦來,因为这里最危险也最安全,”

“把黄金手枪给你送回來,那武器非常漂亮,适合你用,丢了可惜,”

苍浩追问:“还有呢,”

阿芙罗拉想也不想,说了一句:“顺便看看你,”

一句话说出口,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气氛变得有点暧昧,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芙罗拉打破了沉默:“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一切都过去了,”

“是啊,谢尔琴科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很认同,,一切苦难都将过去,唯有真理永存,”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只不过事情好像还沒完全结束,”

“什么意思,”

“别说你不知道我和谢尔琴科都被栽赃了,”

“我当然知道了,”阿芙罗拉根本沒打算否认:“你应该已经猜到了,这是我爷爷的最后一招,在他死了之后也不让你们安心,”

“你早知道这件事,”

“不仅知道,前段时间,还是我负责一手执行,” 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怆然:“我对我爷爷的计划并不认同,可以说,从我见到他第一面开始,就越來越怀疑我在这些年來的付出是否值得,但他毕竟是我的爷爷,尽管我沒帮助他完成那个宏伟的蓝图,这一点事情还是可以帮他做到的,”

“很显然,你爷爷的这一招,充分利用了我和谢尔琴科面对的内部矛盾,而谢尔琴科还真就被抓了起來……”苍浩打量着阿芙罗拉,意味深长的问道:“但我很奇怪为什么我沒事,”

“我说过,是我负责执行的,是我举报了谢尔琴科,但沒举报你,”顿了顿,阿芙罗拉接着说道:“不过,我也只是负责举报,最初给你们开设账户,往里面打黑钱的并不是我,否则从一开始你就不会面临麻烦,”

苍浩很轻松的道:“也不算是麻烦,毕竟一笔巨款呢,这得买多少彩票才能中这么多钱,”

“钱本身就是麻烦,” 阿芙罗拉冷冷的问了一句:“如果有人查你呢,”

苍浩只是笑了笑,沒告诉阿芙罗拉,或许已经找到办法解决这个难題,其实连苍浩自己都不知道墨师到底会怎么做,

阿芙罗拉轻叹了一口气:“总之你小心一些吧,更多的,我帮不上你了……”

“你很关心我,”

阿芙罗拉反问:“你说呢,”

“我……我怎么知道,”苍浩觉得有点尴尬,转移了话題:“对了,我有个事不太明白,既然你也承认谢尔琴科是被栽赃的了,为什么联邦安全局的调查显示他支取过黑钱呢,”

“我只负责举报,至于资金怎么划拨的,具体给联邦安全局留下了哪些线索,这些我一概不知道,” 阿芙罗拉困惑的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谢尔琴科会用过这笔黑钱,”

“你是不是可以确认谢尔琴科被栽赃,根本不知道这个黑钱账户的存在,”

“当然了,”

“那就很奇怪了,既然不知道这个账户,又怎么花里面的钱,”苍浩觉得其中有很多非常重要的细节,联邦安全局那边应该掌握,但自己不知道,

“你想帮他,”

“这个人不错,虽然长得太帅了,不过我不希望他身陷囹圄,”苍浩说着,无奈的摇摇头:“可惜从我这个角度实在做不了什么,”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看谢尔琴科自己的造化吧,你就不要多事了,”顿了顿,阿芙罗拉又劝道:“我知道你很有正义感,但政治这玩意太复杂,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是非对错,”

“我懂,”苍浩深深的看着阿芙罗拉:“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阿芙罗拉淡淡的笑了:“找个地方隐居起來,毕竟爷爷给我留下很多钱,他的所有账户我都接管了,我几辈子都花不完,”

“不如……”犹豫了一下,苍浩提出:“你留下來帮我吧,”

“帮你,”

“以后我会遇到很多事,现在正是需要用人,我很看好你,”

“苍浩,我们俄国人面对感情很大胆直白,我承认我很喜欢你,但是……” 阿芙罗拉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毕竟是你杀了我爷爷,”

苍浩一时无语:“我……”

“相信你早就看出來了,我不认同爷爷的理想,甚至你可能早就料到我会切断发射电路,” 阿芙罗拉苦笑两声,又道:“可他毕竟是我爷爷,”

“我知道,”

“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沒有亲人了,只有他,尽管……尽管这件事的最后结局必然是他的死亡,但我还是不能接受跟杀害了爷爷的人在一起,”深吸了一口气,阿芙罗拉有点怆然的道:“你放心,我不会找你报仇的,但我也不会留下來,”

“那你……”

“见你一面,看你沒什么事,我也就放心了,” 阿芙罗拉说着,站起身來:“我该告辞了,”

“你就这么走,”苍浩想起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问:“你爷爷还留下其他阴谋了吗,”

“你只关心这个吗,”

“我当然也关心你,”苍浩很认真的道:“但这个问題至关重要,如果你爷爷真的还有阴谋,我在普里皮亚季的一场血战就可能付诸东流,”

阿芙罗拉沒有回答苍浩,只是说了一句:“让时间回答一切吧,”

“那么你是不肯说了……”

“苍浩,你听着,既然这一次你能卷入我们的计划,那么也意味着今后会面对更多的敌人,”阿芙罗拉打断了苍浩的话:“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其实我爷爷还不是最强大的对手,”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回答我了,”苍浩无奈的一笑:“那么我也不问了,”

“虽然你不问了,我倒有个问題要问你……” 阿芙罗拉说着,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周围:“你不打算把我留下,”

“我说过,希望你留下來帮我,将來如果你改变主意,也可以随时回來找我,”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阿芙罗拉:“但是來去自由,”

“你……也沒带手下來,”

“为什么要带,”苍浩一摊双手:“我相信你不会威胁到我,”

“可我毕竟是通缉犯,而你又为华夏国家安全部门工作,抓到我是很有用的,”阿芙罗拉看着苍浩,很认真的说道:“核大战的阴影虽然散去了,但俄方和M国两方面还在对峙,常规战争一触即发,在两国内部也有很多不同声音,认为根本不存在老雷泽诺夫这么一个人,所有普里皮亚季的阴谋都只是两国政客商量出來欺骗公众的,既然我爷爷已经死了,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人证,可以证明这一切,”

“既然核战争已经不可能爆发,那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为这个世界做了很多事,现在也应该为自己做一点事了,”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女人坐牢,”

“我是……你的女人,”

苍浩撇了撇嘴:“反正我是这么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