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今天是光棍节/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芙罗拉试探着问:“那么你不会抓我,”

“当然不会,”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正相反的是,如果有别人抓了你,我还会把你救出來,”

阿芙罗拉轻叹了一口气:“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你是不是后悔认识我太晚了,”

阿芙罗拉有点感慨的问:“我的确应该早一点认识你,但你是不是后悔认识我呢,”

“认识你我不后悔,不过认识你爷爷吗……”苍浩说着,非常无奈的一笑:“我这辈子遇到过不少骗子,你爷爷的骗术最高明,结果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被骗贡献给了他,”

“所以你恨他,”

“不,我不恨他,被骗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吗,感谢他给我上了人生非常重要的一课,”深吸了一口气,苍浩非常感慨的道:“你爷爷的智谋、坚韧和能力都是我所钦佩的,只可惜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

“谢谢你能这么说,”阿芙罗拉点点头:“我该走了,”

阿芙罗拉沒有说“再见”,也沒说今后到底有什么打算,就这样走了,

苍浩无从知道今后大家是否还会见面,喝了一口咖啡,付过帐后回了多林寺,

尽管苍浩沒离开多久,但正常來说大家看到苍浩回來,肯定会涌上來七嘴八舌的问些什么,

很奇怪,苍浩进门之后却发现大家个个蔫声不语的,好像突然之间变成了哑巴,

倒是赵轩看到苍浩后,马上冲着厢房那边使了一个眼色,苍浩马上明白了,井悦然來了,

果不其然,推开厢房的门,一身职业装的井悦然坐在摇椅上,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桌子上的一堆药品,

比起昨天的关切和痛爱,今天的井悦然变了,一般來说,她在吵架之前都有这样的表现,

苍浩很小心的打了一个招呼:“你來了……”

“是啊,我來了,我很担心你,谁知道……”井悦然看着苍浩,轻哼一声:“其实你身体沒有我想象的那么糟,”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身体状况很糟,真的糟透了……”苍浩急忙咳嗽了几声,装出一副非常虚弱的样子:“当然了,生育能力是沒受到影响的……”

“我现在不关心你的生育能力了,”顿了一下,井悦然突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今天是光棍节,”

苍浩哪里知道这个:“什么是光棍节,”

“今天是11月11日,这几年,民间自发的把这一天定为光棍节,”

“你跟我说这个干吗,”苍浩干笑两声,不知道井悦然这到底是怎么了,很小心的坐到旁边:“我又不是光棍,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倒是可以让很多光棍羡慕,”

“听起來,你倒是知道有我这个女朋友,是你上辈子修來的福气,”

井悦然这话有点太装了,不过她还真有这个装的资本,苍浩很奇怪:“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本來,今天工作非常忙,我连午饭都沒吃,连轴转的总算是都处理好了,急急忙忙的赶过來看你,”井悦然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苍浩:“其实光棍节就是购物节,往年这个时候我肯定要在天猫狂欢的,但我还是过來陪你这个光棍,让你知道其实你已经不是光棍了,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谢谢,”

“你不应该说谢谢,而是应该问然后,”冷冷一笑,井悦然缓缓说道:“然而,也就是在我赶來的路上,路过博山咖啡馆的时候,偶然瞥见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博山咖啡馆在公司附近,周围非常冷静,估计井悦然可能是抄了小路,否则不应该路过那里,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的巧,苍浩马上明白井悦然的这股邪火是哪來的了:“你听我解释……”

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结果我发现,你早就有安排了,跟一个大屁股洋妞在那约会,”

井悦然表现得很愤怒,看样子接下來就会说一句:“祝天下所有光棍节日快乐,”然后再一次跟苍浩分手,扭着屁股离开,

苍浩叹了一口气:“她是俄国人……”

“俄国人,”井悦然一挑眉头:“听说俄国女人的体味很重的,你竟然也吃得消,你这口味倒是挺重的啊,”

“谁说的,人家都刮毛了……”

井悦然一瞪眼睛:“你说什么,”

“我是说……”苍浩急忙说道:“我说她是俄国人,你还不明白吗,”

井悦然一愣:“难道……她跟那件事情有关,”

“她叫阿芙罗拉,是老雷泽诺夫的孙女……”顿了顿,苍浩很无奈的解释道:“普里皮亚季一战,老雷泽诺夫的基地彻底毁灭,唯独她逃走了,”

“然后……她约你出去见面,”

“对,”

井悦然豁然站起:“那你为什么不抓她,”

“这件事情你不知道的细节太多,如果不是她切断了发射电路,这会儿蘑菇云已经到处开花了……”苍浩大致讲述了一下当时的事情经过,又道:“我早就看出來,阿芙罗拉跟老雷泽诺夫不一样,而且她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女孩,不会跟老雷泽诺夫一路跑到黑的,不过,我当时也是在赌,如果阿芙罗拉沒有切断发射电路,我也沒有办法阻止这场战争,”

井悦然被这番话惊呆了:“真的吗,”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感到那么的无能为力,”苍浩怆然一笑:“曾经,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强大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应该变得更加强大,”

“这么说,她倒是有功……”井悦然轻哼一声,有点不屑的道:“那你也应该抓了她,毕竟她也是犯罪团伙的一份子,国家安全部门一定会重重奖励你,又算是你大功一件,”

“我都跟你说了,阿芙罗拉也算是帮了我,我不能恩将仇报,更何况……”说到这里,苍浩深深的一笑:“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明白做事不要做满,做到八分就好,”

井悦然一时无语:“这……”

“你想,如果孟阳龙让我做什么我都俯首帖耳,不讲条件不计代价,长此以往他会把我当成什么,”

“当成忠诚的手下,”

“好听点说是手下,说穿了其实就是走狗,或者炮灰,”苍浩冷冷一笑,又道:“那个时候,孟阳龙会觉得命令我去做事是理所当然,沒有任何顾忌,而我就要无条件的带着兄弟们去拼命,当然,我愿意为这个世界多做点事情,但为政客做事却是另外一码事,我毫不怀疑会有很多人甘愿充当这种炮灰或走狗,但我苍浩是一个有独立思想和性格的人,我不愿意,”

“说得好,”井悦然用力点点头:“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之一,”

“所以我不会抓阿芙罗拉,在孟阳龙面前,也不会提到这件事,”

“话说有件事我还是不太明白……”井悦然说着,脸色又是一变,语气充斥着酸味:“按说,阿芙罗拉这个时候应该亡命天涯,为什么她别的不做偏偏來见你呢,”

苍浩当然不能告诉井悦然这是因为自己跟阿芙罗拉有肌肤之亲,只是敷衍道:“普里皮亚季一战,还有很多悬而未决的疑点,有必要坐下來说清楚,”

“你能不能把整件事情的背景给我完整的讲述一遍,”

苍浩为了保护井悦然,原本不想让井悦然知道太多,问題是井悦然现在已经打听到不少事,既然如此,苍浩索性也就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这个过程用去了一个小时,井悦然过去只掌握一些零碎的信息,此时串连在一起再看整件事,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太惊人了,原來过去的世界历史是这样的发展的,原來这个老雷泽诺夫竟然策划了这样的阴谋,”

“我刚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苍浩苦笑两声:“谁能想到,过去三十年的世界局势,完全是老雷泽诺夫一手策划的,所以我才说自己应该变得更加强大一些,”

“我觉得谢尔琴科这个人也挺有意思的……”掏出一根女士香烟,还沒等点燃,井悦然接着又道:“说起來,谢尔琴科和老雷泽诺夫有共同点,他们两个都曾经被那个制度深深的伤害了,但他们两个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老雷泽诺夫融入了那个制度并且打算取而代之,谢尔琴科则要推翻那个制度建立一个更加合理的,毫无疑问,谢尔琴科比老雷泽诺夫高尚许多,但现实社会最多的偏偏是老雷泽诺夫这种人,”

“你还真说对了,”苍浩深深的笑了笑:“现实世界中有很多人,看到不公正的时候会很愤怒,但如果他们也拥有强权其实也一样;他们抱怨富二代飞横跋扈,如果他们也有那么多钱,只怕更加嚣张;他们痛恨贪官无耻,但如果真让他们坐到那个位子上,只怕贪墨更多……所以,正义这玩意其实是相对的,很多人表面看起來很正义,仅仅因为他们还沒有能力去作恶,他们其中的多数还知道羞耻,能够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但还有很多干脆恬不知耻,直接给强权舔菊,希望能分个仨瓜俩枣,想到这里,我觉得老雷泽诺夫其实并不是最可恨的,反倒这路货色,想要做恶却还沒有老雷泽诺夫的本事,”

正说着,苍浩带了一个喷嚏,井悦然急忙拿过一件衣服劈在苍浩身上:“你是不是着凉了,”

苍浩又打了一个喷嚏:“是不是有人在念叨我,”

还真有人在念叨苍浩,那就是蛰伏许久的周大宇,

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播报,周大宇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这世界大战怎么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短斧手嘿嘿一笑:“怎么你很希望爆发战争,”

“我希望世界乱起來,越來越好,只有现有秩序被破坏,我这种屌丝才能获得翻身的机会,”抽了一口雪茄,周大宇淡淡然的说道:“过去,我从混乱中捞取了足够的利益,如果再來一场世界大战这样的混乱,也许我就能获得更大的机会,”

短斧手对周大宇说的这些不感兴趣,对另外一件事更关心:“你说苍浩在其中会不会发挥什么作用呢,”

“不知道,”周大宇撇了撇嘴:“不过,如果有这个机会,他一定冲锋在前,这个人就是太特么爱管闲事了,”

“爱管闲事的人死的都早,不过我还是希望他死在我们手里,”短斧手的表情很是阴冷:“就算我们不杀他,他也不会放过我们,”

“是啊,”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外面都乱成这样了,他还沒放弃追查我,搞得我终日惴惴不安,”

苍浩派手下追查周大宇,而周大宇早就有所警觉,一直不停的变换藏身地点,结果苍浩的手下总是扑空,

短斧手早就过够了这种日子,断然道:“双方间停战了许久,苍浩不会料到我们这个时候出手的,我觉得眼下是个好时机,”

“话虽这么说,但也要有机会才行,我暂时看不到什么机会,”

“动用武力肯定是不行了,苍浩的队伍越來越强大,我看可以从其他方面着手,”

周大宇一挑眉头:“你想怎么做,”

“你觉得苍浩这个人是不是很贪财,”

“沒错,”周大宇厚颜无耻的道:“这是他跟我唯一的共同点,”

“假设说,眼下这些事真跟苍浩有关,他一定会借机给自己捞取足够的好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周大宇哈哈一笑:“苍浩一直都有从拆迁补偿款里捞取好处,再通过古董把钱洗干净,眼下拆迁工作已经结束,苍浩沒了什么财路,我让人打听过,多林寺那边近期也沒有古董流出,那么苍浩肯定要另辟财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