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红魔的踪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在查你,”墨师盯着屏幕,眉头皱了起來:“刚才有人登入后台,调查你的账户信息,还有交易记录,”

苍浩微微的一惊:“能不能追查对方是谁,”

墨师敲动几下键盘,若有所思的道:“应该是银行内部的人,”

苍浩深深的一笑:“应该不是正常查询吧,”

“看來有人在调查你,”墨师心有余悸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晚删除一秒钟,他们都会看到交易记录,还好,现在他们只能看到账户里有钱,却不知道钱是从哪來的,”

“如果制造一条交易记录,表明是我自己存的钱,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无奈的摇摇头,墨师说道:“你应该明白了,首先、矩阵系统的能力还沒那么强大;其次、我们只能做减法,也就是删去某些东西,但不能做乘法或除法,也就是把钱划拨到别的账户或者把其他账户的钱划拨到你这里,做加法从技术上倒是可以,硬性加上某些交易记录,但这种变动肯定引起银行方面的注意,”

“我懂了,”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只有减法才是最安全的,”

“沒错,”墨师冷冷一笑:“也就是说,如果有人通过某些关系,在银行内部调查你的资产状况,这个我们可以解决,不过,如果对方上查到央行数据库那边……所以,这笔钱你还是要尽快想想办法,”

“我现在想马上把那笔钱提出來,只要花干净了,就算有人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笔钱,也对我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可事情又不是这么简单,”

墨师是技术方面的专家,但对其它问題就不懂了:“复杂在哪,”

“现在银行揽储任务很重,像我这样的私人银行客户,他们肯定奉若上宾,”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我不知道银行内部管理什么样,但做副总裁之后,跟银行打交道不少,多少能觉察到点事情,如果有我这样一个突然大笔提现,银行方面很可能设置各种障碍,不让资金流出本行,还有可能,他们会进行调查,弄清楚客户为什么要提现,我们悄悄做了减法,银行方面暂时沒有觉察,但如果真的追查起这件事,就可能会从央行那边恢复数据,这样一來我们就白忙活了,”

墨师皱起眉头:“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有空我先跟那个私人经理谈谈,”苍浩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处理好银行账户的事情,苍浩和墨师就离开了翠峰村,回到多林寺,

自从普里皮亚季归來之后,苍浩就沒回家住过,因为担心出现各种状况,就一直在多林寺这边跟大家在一起,

而了解苍浩的人,要找苍浩也回來多林寺,今天就有客人,是廖家珺,

今天廖家珺穿着一条深蓝色重度做旧的牛仔裤,脚上是灰色短丝袜和银色高跟凉鞋,上身是红色半袖休闲小西服,前胸饱满,后臀圆润,或者换一种说法,就是奶|大屁股圆,

苍浩回來的时候,廖家珺刚好进门,见到苍浩急忙就问:“苍浩,你果然回來了,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苍浩笑了笑:“一见面你就沒头沒脑的來这么一句,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我是说所有这些事情……”廖家珺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老雷泽诺夫的阴谋、两国的核战争……反正把你知道的所有一切都告诉我就对了,”

“告诉你倒是可以,不过嘛……”苍浩叹了一口气:“嘴巴好干啊,不知道有沒有人泡壶茶呢,”

封禅子见有客人,正准备去泡茶,刚一转身,手上的茶壶沒了,

廖家珺动作实在太快,连苍浩都沒看清楚,就已经泡了一大壶铁观音,

苍浩叹了一口气:“茶吗,是要品的,你这不是品茶,是饮马,”

“反正茶已经有了 ,你是不是可以把故事告诉我了……”廖家珺急急的道:“我这几天工作都不安心,就是想知道都发生了什么,”

“话说你好像挺忙啊,”

廖家珺脸色沉了下來:“红魔出现了,”

“什么,”苍浩有点意外:“是洪妙雪吗,她干什么了,”

“你想知道,”廖家珺狡狯的一笑:“除非你把普里皮亚季的事情告诉我,否则我也不会向你透露红魔的事情,”

廖家珺对老雷泽诺夫多少有些了解,只是掌握的信息比较零碎,

毕竟她主管刑事侦查局,经常配合国家安全部门工作,前段时间,广厦清查外來人员,正是刑事侦查局主导的,

苍浩倒也沒隐瞒,原原本本把普里皮亚季一战讲述了一遍,同样就像讲给别人听一样,略去了自己与阿芙罗拉的一番激|情,

廖家珺听罢,先是一愣,旋即一挑大拇指:“你拯救了世界,”

“是啊,”苍浩不无得意的道:“我经常这么做,沒办法,谁让我爱管闲事呢,”

“你能不能别这样,一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廖家珺轻哼一声:“如果世界真的经常需要拯救……这个世界早晚要完蛋,”

苍浩呵呵一笑:“你这话还真说对了,”

廖家珺愣住了:“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本身处于一种非常脆弱的平衡之中,是各种利益集团形成妥协的结果,这些利益集团包括各国政府、超级企业和一些秘密的联盟,甚至阴谋家,但这些利益集团的争斗始终还在继续,谁都想要占有更多的利益,所以这种平衡很容易被打破,这就使得世界经常处于危机的边缘,只不过大多数人平常是看不到的,各种局部战争、各种经济萧条,其实都是危机的体现,如果这个世界本质不是这样,单凭一个老雷泽诺夫也不可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所以这个世界还真的经常需要被拯救,”

“有道理,”

“对了,该你说说了,红魔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忙这个……”提起这个凶残的犯罪团伙,廖家珺的表情变得非常凝重:“前段时间,海关截获了一批进口海鱼,在鱼腹里面发现了大量用避孕套包裹的海洛因,总数有二十多公斤,”

“这可是特大案件,”

“沒错,”廖家珺点点头:“所以,严月蓉指令刑事侦查局配合禁毒支队办案,相关案犯倒是很快伏法了,问題是我们很快发现这批海洛因來自红魔集团,很简单,生产工艺和成分基本一致,要知道,红魔死了之后,红魔集团在境内就已经绝迹了,为什么现在又突然出现了呢,”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说,”

“我们都知道,红魔其实是一个称号,代指这个犯罪集团的首领,上一任红魔死后,就像我们预测的一样,洪妙雪果然成功上位,但又有点不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不无忧虑的道:“我们在红魔集团内部级别最高的卧底徐建军变节,导致我们反毒品情报网络被连根铲除,幸亏禁毒支队那边的同志辛苦工作,所以我们重新部署了一些卧底和线人,正是他们提供了一些信息,证明洪妙雪设计除掉上一任红魔,其实不是沒有痕迹可循的,在红魔集团内部曾经有过锄奸的呼声,要求给干掉洪妙雪给红魔报仇,但是……”

苍浩被这些吸引了:“然后呢,”

“洪妙雪找到了强力外援,”廖家珺似乎有些紧张,也不管苍浩,拿过茶壶对准壶嘴直接咕咚咚灌了几口,然后接着说道:“洪氏家族很庞大,洪妙雪年纪轻轻在这个家族就获得很强大的势力,一直以來靠的就是这个外援,我估计,要如果不是仗着有外援,洪妙雪也不至于胆大到了借刀杀红魔的地步,事实上,洪妙雪也确确实实靠着这个外援铲除了所有反对势力,成功上位,这些日子红魔集团消声觅迹,像你推测的一样,是洪妙雪在稳定内部,在搞大清洗,”

“外援,”苍浩更好奇了:“什么样的外援,”

“不知道,”廖家珺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已经是我们能获得的全部情报了,这段时间死了太多人,据说红魔集团中层领导被干掉了一半,高层领导也死了不少,实在不知道这股外援到底是什么人,反正是足够给力,估计洪妙雪沒少花钱,”

“既然你定性为‘外援’,说明这股力量不属于红魔集团,既然是外部力量,能甘愿卷入红魔集团内部纠纷,还长时间支持洪妙雪这个人……”呵呵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毒品集团的厮杀是这世上最残暴的事之一,什么样的人会乐于长时间的卷入呢,我认为这不是靠钱能做到的,”

廖家珺眼睛一亮:“那会是什么,”

“你知道,我当年也给毒品武装干过活,但时间很短,因为我不想跟这帮人接触太多……”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所以,我估计洪妙雪跟这股力量可能存在某种血缘关系,否则人家不会这样出力的,”

“血缘关系,”廖家珺不理解:“红魔集团就是洪氏家族世代领导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也是洪氏家族的一员了,他为什么要支持洪妙雪呢,”

“你糊涂啊,”苍浩翻了翻白眼:“从父系血统來说,洪妙雪确实是洪氏家族的成员,但她是有母亲的,否则她从石头缝里蹦出來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