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官场的不倒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大宇字字顿顿的说出了一个名字:“经侦支队长郑跃军,”

周大宇提到的郑跃军,算是官场的不倒翁,还是个很神秘的人物,

严格说起來,郑跃军是邹峰的亲信,原本在深州任职,

当初邹峰为了控制广厦警务系统,直接把郑跃军安排在了经侦支队长这个位子上,邹峰倒台之后,严月蓉对邹峰的嫡系进行了清洗,唯独郑跃军安然无恙,

主要是因为这个郑跃军挺会做官的,跟各个方面都保持不错的关系,沒表现得对邹峰非常忠诚,而且从來不出风头,一直非常低调,

估计严月蓉也是想招安他,所以暂时也就沒动他,而他立即对新主子不断献媚,

耐人寻味的是,郑跃军还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正是他把短斧手引荐给邹峰,同样是他把快刀手引荐给周大宇,

可以确定,郑跃军在道上有很多关系,不过他对短斧手來说只是个中间人,所以短斧手对他的事情了解也不多,

短斧手觉得周大宇这个提议比较靠谱,因为各类经济犯罪正是经侦支队的职权范围,于是两个人立即出发來到了经侦支队门外,

车子停在大门不远处,周大宇望了一眼外面经侦支队的牌子,拿起手机给郑跃军打了一个电话:“郑支队长,最近可好,”

“周大宇,”郑跃军接到这个电话多少有点意外:“真是好久不见啊,你知不知道外面多少人找你,你竟然还敢出现,”

“我为什么要躲起來呢,越是躲起來越显得我怕了,”

“你要是沒躲为什么苍浩找不到你,”

“你竟然好意思跟我替苍浩,”周大宇哈哈一笑:“郑队长,你我都知道,如果苍浩得势,你我都得倒霉,只不过,他还不太清楚你是什么人,所以暂时沒招惹你罢了,”

郑跃军冷笑着问了一句:“你说我是什么人,”

“电话里谈不方便,还是面谈吧,”顿了顿,周大宇说了一句:“我就在你们单位门外,”

郑跃军沒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几分钟后,他穿着一身便衣从经侦支队走出來,看了看四下无人,直接打开车门坐上了周大宇车子,

周大宇点头表示致意:“好久不见,别來无恙,”

郑跃军打量了一眼周大宇:“周先生你倒是胖了,”

“如今衣食无忧,钱也足够花,当然胖了,”呵呵一笑,周大宇话锋一转:“只不过吗,我也算是见识到了人情冷暖,如果邹峰沒死,包括你在内所有人见到我都得陪着笑脸,如今邹峰死了,你们也都拿我不当回事,是不是把我当成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犬了,”

“周先生,邹峰到底怎么死的,你也清楚,我也明白,就别说破了,”郑跃军似乎知道不少事,但偏偏不明白说出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刚才在电话里谈到苍浩,我就是为了苍浩而來,”周大宇掏出一根雪茄给郑跃军递过去,又道:“我们都知道苍浩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但都沒想到苍浩竟然获得如今这样强大的势力,不管邹峰到底怎么死的,真正扳倒邹峰的还是他,郑队长你作为邹峰的亲信,就算过得了严月蓉这一关,你觉得苍浩会放过你,”

郑跃军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周大宇的雪茄:“你是來挑拨离间的,”

“这事儿需要我挑拨吗,”抽了一口雪茄,周大宇悠然说道:“别忘了,你跟苍浩其实是有梁子的,只不过事儿不算大,所以苍浩沒找你麻烦,但你若想在这座城市有所作为,苍浩是你迟早要面对的,这个人太多事儿了,”

郑跃军点点头:“多事儿,这个倒是……”

“你知道吗,快刀手那小子叛变了,我估计是去了苍浩那边,”

郑跃军眼中精光四射:“哦,”

“目前还不知道快刀手跟苍浩说过些什么,”周大宇深深的一笑:“反正郑跃军你不是普通人,短斧手和快刀手跟你都有关系,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但苍浩肯定会注意你,”

“不管我是什么人,碍得到苍浩什么事呢,”

周大宇沒有正面回应郑跃军这句话:“退一步來说,你就算你可以避开苍浩,但你必须获得严月蓉的信任,相信你也发现了,最近严月蓉对苍浩很是不满,这可是你获得信任和投靠最好的机会,”

“说到底,你不过就是想让我出面收拾苍浩吗,你觉得我是给人当炮灰的主儿吗,”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也沒什么谈下去的价值了,”周大宇装作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我就只好去跟严市长谈谈了,”

“跟她谈什么,”

“谈谈怎么对付苍浩,”周大宇撇了撇嘴,接着说道:“我肯定是不会提你的,我不是背后里告黑状的人,但严市长知道这事以后,肯定会奇怪为什么经侦支队不介入,”

“听你这话好像有机会对付苍浩,”

周大宇换换点了点头:“沒错,”

这个时候,短斧手插了一句:“郑队长,你应该知道,如今严市长非常信任周先生,周先生说出來的话,严市长一定会相信,到时对你非常不利,”

周大宇和短斧手摆明了就是用严月蓉來压郑跃军,可这一招偏偏很好使,

郑跃军犹豫片刻,很小心的说了一句:“你先说说看,到底有什么机会对付苍浩,我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周大宇急忙道:“是这样的,我发现苍浩有一个秘密账户,存了一亿美元,”

“这么多,”郑跃军皱起眉头:“钱是哪來的,”

“问題就在这……”冷冷一笑,周大宇若有所思的说道:“所有存取和转账记录都查不到,显然是被人为删除了,为什么苍浩这么做,只能是因为这笔钱见不得光,”

“那你知道这笔钱是哪來的吗,”

周大宇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郑跃军笑了笑:“你不知道,那就麻烦了,”

“怎么麻烦,”周大宇不服不忿的道:“这么大一笔來源说不清楚的钱,能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问題,”

“你是不是想提到‘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罪’,”

周大宇点点头:“对啊,”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罪的犯罪主体必须是国家公务人员,换句话说,苍浩作为普通百姓,想犯这个罪都沒资格,”顿了顿,郑跃军又道:“当然,这笔钱的來源确实很成问題,但沒有证据我也不好办,”

“我还真不懂法律,不过我倒是知道苍浩给孟阳龙做事,算是编外的国家安全人员,”冷冷一笑,周大宇缓缓说道:“从常理上來说,苍浩有以权谋私的机会,”

郑跃军还真不知道这件事:“这倒是,”

“再说了,证据这玩意,还不是制造出來的,相信郑队长一定有办法,”周大宇说着,靠近了郑跃军:“你我都知道,之前曹氏地产拆迁棚户区的时候,苍浩在里面有很多猫腻,严格來说,这可是触犯法律的,再联系到这一亿美元,郑队长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这不能急于一时,”郑跃军妥协了:“需要完善证据链,”

“那就有劳郑队长了,”

“好说,”看了一下手表,郑跃军说了一句:“我出來时间太长了,现在得回去了,有事再联系,”

周大宇点了点头:“回见,”

郑跃军离去了,短斧手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他能给咱们办事,说到底还是看在严月蓉的面子上,”

“他是混官场的,我们不是,所以只有严月蓉能制约他,”叹了一口气,周大宇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很多当警察的都是黑白通吃,不是都像廖家珺这么正直,”

“不,”周大宇摇了摇头:“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总觉得,郑跃军这个人身上很有文章,只是大家都沒觉察到罢了,”

“能有什么文章,”短斧手轻哼一声:“不过,倒是能看出來这个人很聪明,你看到他戴的那块表了吗,只是一块普通的天梭,市场价五六千块的样子,他这个级别,戴几百元的表太掉身份,戴好表又难免引來非议,戴这种表是最合适的,说明他非常注意细节,”

“最近很多官员因为戴表翻船了,郑跃军是个聪明人,当然有所注意,”周大宇抽了一口雪茄,感慨的道:“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再说苍浩这一边,安心在多林寺休养身体,井悦然经常过來照顾苍浩,

两个人的感情倒是逐步升温,只可惜苍浩让封禅子失望了,沒能成为这段感情的主宰,始终被井悦然牵着鼻子走,

这一天,苍浩刚送走井悦然,正准备回自己厢房,万鹏从外面快步跑了进來:“回來了,他们回來了,”

苍浩问了一句:“谁啊,”

“地狱伞兵,”万鹏嘴里一个劲的嚷嚷:“一个都沒死,真是生命的奇迹,”

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这乌鸦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