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人和人的区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苍浩颇有点意外:“怎么查抄,”

“凡是涉及到之前棚户区改造的账目,他们全部查封起來,要带回去审查,”王延辉咽了口唾沫,语气更加紧张:“而且还点名要求见你,”

“好,我马上回去,”苍浩沉着的点了点头:“你让艾宇來多林寺接我,”

苍浩放下电话,墨师关切的问了一句:“你公司有事,”

苍浩冷冷一笑:“就像我过去说的一样,往往是从预料之外的地方产生问題,公司这一次被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指使,”

“你确定有人指使,”

“通过前段时间的一系列事情,我跟警方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再加上更廖家珺也算是朋友……”冷冷一笑,苍浩若有所思的道:“警方要想动我,必须有人指使,至少也得严月蓉默许,”

“你的意思是严月蓉派人动你,”

“不,你沒明白,我说的是严月蓉必须默许,但直接出手的未必是严月蓉本人,毕竟严月蓉要顾及到孟阳龙那边,”顿了顿,苍浩又分析道:“我估计……可能是周大宇,”

“你肯定嘛,”

“我说过,严月蓉顾及到孟阳龙的关系不能直接出手,但直接动手的人如要获得严月蓉的默许,必定跟严月蓉走得很近,非常被严月蓉信任……”说到这里,苍浩冷冷一笑:“想來想去也就只有周大宇符合这些条件了,”

墨师呵呵一笑:“难道这个人真又冒出來了,”

“他一直都在,对我不离不弃,躲在暗处时不时跳出來咬我一口,”苍浩说着,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周大宇才是真正的屌丝逆袭,变得越來越有权有钱,而且也越來越聪明,只可惜就走错了路,这就像我过去说过的一样,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有时比人和类人猿都大,谢尔琴科和老雷泽诺夫是另一对典型,”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暂时沒有,”苍浩摇了摇头:“还不知道警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担心可能是那一亿美元曝光了,”

很快的,艾宇來接苍浩了,苍浩上了车,艾宇急急忙忙的就道:“苍总,你的马上回公司啊,现在就等你主持大局呢,”

“到底怎么个情况,”

“一个小时前,二十多辆警车包围公司,然后经侦支队就封锁了大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再然后查封了账目,我还是在外面送客户,接到王总的电话过來接你,要是留在公司根本出不來……”艾宇简单介绍了一下事情经过,又道:“很明显,警方这一次是有备而來,经侦支队长郑跃军亲自带队,”

“是他啊,”苍浩冷冷一笑:“还活着呢,”

到了公司,果不其然,远远就看见许多警察把公司团团围住,

苍浩下了车,信步向公司大门走去,两个警察马上迎了上來:“你是谁,干什么,”

苍浩淡然道:“我是曹氏企业第二副总裁苍浩,我要见你们领导,”

一个警察点点头:“好,我们领导正在等你,请吧,”

在两个警察的陪同,实际上是押解之下,苍浩进入公司大厅,

初晴看到苍浩,紧张的站起來:“苍总,你……”

“沒事,”苍浩轻轻一笑:“你正常工作就好了,”

在会客室,公司一干高管都在,个个表情严肃,

正当中坐着的正是郑跃军,看到苍浩进來,郑跃军微笑着点点头:“沒想到你竟然回來了,”

“我必须回來,”苍浩径自坐到郑跃军对面:“公司出了事,我作为第二副总裁必须赶回來处理,这是我的责任,”

“是吗,”郑跃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还担心你会跑路呢,”

“我为什么要跑路,”苍浩挑衅似的看着郑跃军:“你是警察,说话要经得住推敲,更要负责任,不能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想说什么就來什么,”

“那我就说点负责任的话……”郑跃军说着,表情变得有些冰冷:“我们这一次,主要是调查前段时间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存在的问題,因为我们接到实名举报,贵公司有人在这个工程中收受大量回扣,苍总,我要是沒说错,这个项目应该是你负责的,”

苍浩坦然点点头:“沒错,”

“我们还查到,苍总你在广厦银行有一个账户,存有一亿美元……”郑跃军像是得胜了似的一笑:“这个也沒错吧,”

听到这句话,会客室里“哗”的一声炸开了,高管们个个都非常惊讶,

这帮高管都很有钱,但也沒谁在账户里存了一个亿的美元,何况可能还仅仅是所有账户之一,

高管们的目光齐刷刷落在苍浩身上,王延辉嘴唇嚅嗫了几下,似乎想说点什么,

“这个也沒错,”苍浩依然很坦然:“有问題吗,”

“我们对贵公司的账目初步审核,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題,再加上拆迁工作存在的问題,还有你苍总这惊人的存款……”顿了顿,郑跃军一字一顿的道:“苍总你有必要配合我们调查,”

“我这一次回來就是配合你们调查,”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就是暗指我这笔存款來此拆迁补偿款的回扣,那么我倒要跟你算一笔账了,拆迁工作虽然是我们配合有关部门共同进行,拆迁补偿款是有关部门支付的,而我们公司则是从有关部门手里买的净地,也就是这块地,有关部门从居民手里征收來的时候,支付补偿款总集三千四百万,同样是这块地,有关部门卖给我们公司却是一亿一千万,一转手将近三倍的利润,这世上再也沒有关部门倒腾土地更赚钱了,”

苍浩说出的是业内潜规则,一直以來大家心照不宣,其实当前房价高企主要是地价太贵造成的,而地价之所以这么高是因为有关部门在其中有太高的利润,

如果曹氏地产能够以三千四百万拿下这块地,房价在现有基础上至少也能打个五折,问題是这样一來本地财政收入又该怎么办,

郑跃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不是來跟你讨论土地财政问題,而是调查你在其中是否涉嫌违反犯罪,”

“作为警察你应该有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刚才我说出的这些数字证明了一件事……”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抽了一口气:“一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六亿多,你从三千四百万的补偿款里抽六个亿的回扣给我看看,”

苍浩这话一出口,高管们再次哗然,因为这笔帐实在太明显了,

王延辉笑着对郑跃军说了一句:“郑队长,你是不是搞错了,还是再详细调查一下吧,”

郑跃军脸色涨得通红:“但这一笔钱如果你交代不出來源,就涉嫌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罪,”

“别欺负我不懂法,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罪的犯罪主体必是国家公务人员,我一介屁民手里沒权又不掌握任何国有资源,想犯这个罪也沒有资格,”苍浩冷冷一笑,又道:“就算我账户里存着一百亿美元你也奈何我不得,”

“我真的奈何你不得嘛,”郑跃军阴冷的一笑:“听着,我至少可以扣留你四十八个小时,别忘了你们公司账目确实有问題,你最好祈祷我们在这四十八小时里别查出更多的问題,”

“你的意思是要带我回局子,”苍浩站起身來,满不在乎的道:“我跟你回去就是,但希望你马上把人撤走,你们这么做已经严重影响我们公司的办公秩序,”

“沒问題,”郑跃军点点头:“只要你配合就行,”

苍浩把双手一举:“要不要上手铐,”

“只是配合调查,这个倒用不着,”郑跃军很大度的摇了摇头:“苍总你也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相信不会做出什么不识趣的事情,”

苍浩大模大样的就向会客室外面走去,王延辉急忙追上來:“苍总,这……”

“放心,我來对付他们……”苍浩叮嘱道:“你只需要保证大家继续工作就好……”

苍浩的话还沒说完,郑跃军走了过來:“我们暂时带苍浩回去调查,贵公司其他有关人员随传随到,如果传了不到,我们就会追究妨碍公务的责任,”

两个警察把苍浩带出去了,郑跃军跟在后面,离开公司后,两个警察把苍浩带上一辆警车,郑跃军上了最前面的另外一辆警车,把所有包围曹氏地产的警力全撤了下去,

等到警车上路,在回经侦支队的途中,郑跃军拿出手机给严月蓉拨去了电话;“我把苍浩带回去了,”

就像苍浩推测的一样,虽然这一次行动是周大宇煽动的,但郑跃军在动手之前征求了严月蓉的意见,

而严月蓉同意了,

听到郑跃军的话,严月蓉满意的点点头:“这么说公司账目确实有问題,”

“初步调查是有的,更重要的是,苍浩账户里的一亿美元说不清楚來源,”

“好,”严月蓉点点头:“那就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最后怎么处理,”郑跃军很小心地问道:“这案子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苍浩小惩大诫,但如果侦查下去,罗织几个罪名,把苍浩关到牢里也是可以的,”

严月蓉叹了一口气:“你认为怎么做比较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