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水至清则无鱼/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跃军是根老油条了,听到这话就明白了,严月蓉是把皮球踢给自己,

很显然,严月蓉想要整治苍浩,可又怕孟阳龙那边怪罪下來,所以不愿意担这个责任,

她是等着郑跃军替自己说出严惩苍浩,这样就算将來孟阳龙追究起來,至少可以让郑跃军当替罪羊,

官场上各有各的算盘,虽然严月蓉是直接上级,郑跃军却也不愿当这个替罪羊:“这个……我沒什么想法,全凭严市长指示,”

“我倒是沒别的,主要是觉得,苍浩这个人太过嚣张,不服管,仗着在军方高层有些关系,他根本不把你们警方放在眼里,长此以往怎么能行……”叹了一口气,严月蓉又道:“如果他只是一介平头百姓也就罢了,偏偏他还非常有能力,这样的人存在这个城市对我们是个麻烦,”

严月蓉这番话摆明了是挑拨苍浩和警方的关系,不过郑跃军装作沒听出來:“严市长认为应该怎么办,”

“我主抓全市工作,不可能只盯着警务系统这一块,而苍浩带來的麻烦偏偏主要是你们警务系统的……”顿了顿,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所以你们警务系统应该拿点意见出來,”

郑跃军听到这番话,心里不住的骂:“严月蓉你这条老狐狸,摆明了是让我去干得罪人的事,你躲在幕后可倒是安全自在,”

不过,严月蓉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郑跃军说话不得不陪着小心:“我觉得……不如先这么查下去,看能查出來多少问題,然后再决定,”

严月蓉问了一句:“知道苍浩的一亿美元是怎么來的吗,”

“不知道,”郑跃军费解的摇摇头:“我只是查到了有这么一个账户,但在银行系统里沒有这个账户的任何交易信息,我估计可能是被人为的抹去了,”

“如果真的是被抹去了,更说明苍浩这笔钱來源可疑,这条线非常重要,”顿了顿,严月蓉吩咐道:“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有沒有什么办法从其他方面追查一下,”

郑跃军的回答非常简短:“所有金融信息在中央银行那边都有备份,”

“那就好,”严月蓉满意的点点头:“马上跟中央银行方面联系,查一查这笔钱到底是哪來的,”

“明白,”郑跃军点点头:“我分析,这笔钱数额太大,不可能來自拆迁补偿款,真查下去有可能会发现其他更加重大的违法犯罪活动,”

“那就更好了,”严月蓉无声的笑了笑:“不管查出什么,及时向我汇报,”

“那就等有了新的线索,再决定怎么处理苍浩,”

“可以,”严月蓉点点头,挂断了电话,随后也是骂了一句:“郑跃军你这条老狐狸,”

官场上的事情,很多时候还真就是狐狸斗法,看谁的道行更高,

至于职场,往往也是一样,苍浩在王延辉眼里就是一条很有道行的老狐狸,

如今这条老狐狸被猎人抓走了,王延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先是整顿了一下公司秩序,保证各项工作不受影响,随后拿起手机给曹雅茹打去了电话,

王延辉觉得,事到如今,必须向曹雅茹这个总裁报告了,涉及到苍浩的事情只有她才有权处理,

曹雅茹听王延辉说罢,语气很平静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密切注意警方那边的动向,不管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王延辉连连点头:“是,是,”

曹雅茹等到放下电话,却又是另外一副嘴脸,恨恨不已的骂道:“该死的苍浩,”

曹志鸿望了曹雅茹一眼:“你又怎么了,这里的风光也不能让你收敛一下脾气,”

父女两个现在法兰西南部乡村,推开窗户望去,漫山遍野都是薰衣草,风光当真不是一般的秀美,

曹雅茹叹了一口气:“苍浩被警察抓了,”

“哦,”曹志鸿只是点了点头,沒有半点惊讶的表示,也沒追问是什么事,

“你不想知道原因,”

曹志鸿笑了笑:“你想说就说吧,”

“棚户区改造项目,苍浩涉嫌抽取回扣,而且在一个账户里存有一亿美元的巨款,现在警方把苍浩带回去调查了……”深吸了一口气,曹雅茹有点火大的道:“这个苍浩真是什么钱都敢赚啊,”

曹志鸿深深的一笑:“很正常,”

“正常,”曹雅茹被曹志鸿的话下了一大跳:“爸你是不是糊涂了,”

曹志鸿一瞪眼睛:“你怎么跟我说话呢,”

“对不起……”曹雅茹急忙把态度软化下來:“我理解,他毕竟是我们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这些年來他在外面经历了那么多事,各个方面肯定也有所变化,但他如果真的贪污腐化,就不适合继续留在公司工作,我宁可每个月掏几万块钱拿出來给他当零花,也不能让他把公司搞的乌烟瘴气,”

“你啊你……”曹志鸿笑着摇了摇头:“一亿美元,我们买那块地下來也沒花这么多钱,苍浩真的全是从拆迁补偿款里抽的回扣吗,”

“这倒是……”曹雅茹蹙起了美丽的眉头:“这小子……在国外这些年到底干什么了,混得这么有钱,”

“他干过什么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确实很有钱,”

“但他肯定也是手脚不干净,否则警方为什么会抓他,”

曹志鸿点点头:“是啊,他确实抽回扣了,这个也沒错,”

曹雅茹吓了一大跳:“爸爸你知道,”

“棚户区改造,是曹氏地产经手的第一个大项目,做生意讲究打响头一炮,我肯定要多加关注的,”曹志鸿又是一笑,理所当然的道:“苍浩买通了棚户区的帮派霸道帮,人为抬高了补偿款的价格,然后苍浩在拆迁指挥部那边批准这个价格,再然后他们把多出來的这笔钱拿出來坐地分红……最后,他们通过古董把这笔钱洗干净,前些日子公司高管们拍卖出去一大批古董,这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些我都知道,就是沒想到……他们竟然有这么完整的利益链条,更是沒想到原來弄走的钱这么多,”轻哼一声,曹雅茹气鼓鼓的道:“小來小去的也就罢了,如果他们真贪了很多钱,这事儿我不过问也不行,”

“我都知道这事了,不也什么都沒做吗,”

“对啊,爸爸,你为什么知道了也装不知道,”

“首先、苍浩弄走的钱,严格來说不是曹氏地产的,而是有关部门的,这笔钱就算他不去赚,别人也不会放过,沒准就是有关部门内部分掉了;其次、作为管理者你要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你要手下人给你干活,却又不给手下人发财的机会,长此以往谁愿意给你卖命……”点上雪茄抽了一口,曹志鸿悠然道:“公司这帮高管,个个名表豪车豪宅,当然他们合法收入挺多,但想要支撑起这样的生活品质也是不可能的,那么你就应该明白了,公司里的高管,官场上的高官,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你已经知道姚军辉很贪渎,其实他只是其中最贪吃的一条鱼,其他人跟他沒什么不同,”

曹雅茹怔住了:“这……”

“你的管理经验,还有对社会的认知,到目前为止基本來自教科书,但教科书距离现实往往太远……”说到这里,曹志鸿无奈的摇摇头:“我知道,这种现实让你很难接受,但现实就是现实,你无从逃避,”

“那……苍浩……”

“这一次苍浩太不小心了,”叹了一口气,曹志鸿接着说道:“我相信他有能力解决好,如果解决不好,我看我就得回国一趟了,”

再说郑跃军这边,回了经侦支队之后,直接把苍浩带去了询问室,

这里指着高清摄像机,把整个讯问过程全部记录下來,法律程序要比其他警务部门正规许多,

因为凡是在这里处理的案子,少说也值几百万,少有差池都会造成巨大损失,

苍浩也不管警察是否允许,掏出一根烟点上,悠然的抽了起來,

“苍浩你最好规矩点,”郑跃军冷冷一笑:“别忘了你在什么地方,在我们这里不管做任何事,都需要获得我们的允许,”

“我倒是沒忘这是什么地方,不过我还真把你这个人给忘了……”苍浩看着郑跃军,冷冷一笑:“本來已经把你给忘了,沒想到你又蹦出來了,这就是NO_ZUO_NO_DIE,”

一个警察听不下去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苍浩你胡说什么,最好给我端正态度,”

“吓死我了……”苍浩急忙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位警察同志,我心脏不太好,经不起吓的,你们支队长也说了,我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真要是在你们经侦支队这里犯了病,传出去对你们也不好,更重要的是,你个人得补偿我误工损失,你知不知道我是按小时计薪的,一个月赚的比你一年都多几倍,要是我因此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你还得补偿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只怕到时把你卖了都赔不起,等到逢年过节,你爸妈拎着水果点心來道歉,我还不接待呢,”

“你……你……”这个警察本能的想要发火,可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苍浩这几句话一说出口,他还真有点怕了,苍浩这人是传说中的滚刀肉,不容易下刀不说,而且沾边就赖,

“苍浩你口才不错嘛……”郑跃军看着苍浩,笑了笑:“不过这对你眼下的处境沒有帮助,你账户里的一亿美元到底怎么來的,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就算跟拆迁补偿款沒关系,这笔钱也未必合法,”

苍浩耸耸肩膀:“有证据吗,”

郑跃军沒有正面回答:“我们调查过,发现这个账户沒有任何转账信息和存取款记录,显然是被人为抹去了,”

“也许是银行自己的系统问題,这年头银行太不靠谱了……”苍浩很感慨的说道:“比如说吧,ATM少吐钱了,你找银行不搭理你;但如果多吐钱了,你必须马上返还,否则就告你;存钱的时候你是他大爷,等到提钱的时候他是你大爷;说到ATM机,更是个神奇的东西,你刚从这台机器提出來的钱再存回去,经常要吐出來几张说这钱有问題……所以有的时候我就想啊,其实不管干什么都不如开银行,”

“够了,”郑跃军不耐烦的道:“我不是听你吐槽的,交易记录可能是因为银行系统问題,但也可能是被人为抹去,如果是后者,苍浩你本人所为的嫌疑最大,如果这笔钱來源合法,你为什么急着删去纪录,”

苍浩一脸无辜:“有证据是我自己删的吗,”

“你大概不知道吧,所有交易记录在中央银行都有备份,我想要查,随时可以查,”郑跃军看着苍浩,狡狯的一笑:“你最好还是交代一下这笔钱的來源,争取一个主动态度,如果被我们查出这钱的來源有问題,你可就被动了,”

苍浩何尝不知道中央银行有备份,墨师一早就提醒过了,删除纪录原本也只是暂时应付一下,

只是苍浩和墨师都沒想到,这笔钱这么快就出了问題,而且还是经侦支队负责查办,

要知道,经侦支队是这方面的行家,正所谓“术业有专攻”,他们在这方面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只怕比苍浩和墨师加起來都多,

但是,尽管心中一惊,苍浩表面仍然云淡风轻:“那就查呗,”

“好,既然你这么不配合,我满足你的要求,”郑跃军起身出去,片刻后回來,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显示器上是大号的中央银行LOGO,郑跃军颇有些得意的告诉苍浩:“这台电脑直接连通中央银行内部网络,你这笔钱到底是怎么來的,我只需要敲几下键盘就能查出來,”

“这么先进啊,”苍浩非常认真的道:“那就认真查吧,赶紧还我一个清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