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智斗经侦支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你始终无法说清楚这笔钱的來源,如果从中央银行记录查出线索,我们肯定会进一步追查下去,”郑跃军看着苍浩,语气越发森冷:“一亿美元,很可能牵扯一个很大的案子,你真的想清楚了,”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哪來这么多废话,”

“你不老实交代,那就只有我们自己动手了,”

苍浩满不在乎的点点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郑跃军果然开始调取记录,进入中央银行系统之后,结果却是大吃一惊,

即便在中央银行那边,关于这个账户的记录也是一片空白,换句话说,沒人知道这笔钱到底怎么來的,

郑跃军傻住了:“怎么会……会这样,”

苍浩同样很惊讶,明明矩阵系统无法攻破中央银行,那么这记录怎么莫名其妙消失了,不过苍浩表面上沒表现出任何惊讶:“有什么结果了吗,”

郑跃军喘了几口粗气:“苍浩你这笔钱到底怎么來的,”

苍浩撇了撇嘴:“对不起,钱太多,我也忘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郑跃军重重哼了一声:“中央银行系统出故障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还有一个备份中心,我马上就去那边调取记录,”

苍浩点点头:“请便,”

郑跃军吩咐一个警察:“看着他,”随后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不过他沒有马上接通备份中心,而是给严月蓉打了一个电话:“严市长,事情好像有点麻烦,中央银行那边沒有这个账户的任何信息,”

“怎么会这样,”严月蓉愣住了:“难道苍浩有能力在中央银行那边做手脚,”

“这个我不知道,我实在无法理解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郑跃军摇了摇头:“广厦银行和中央银行都沒有记录,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被人为删除了,绝对不是故障,”

严月蓉直接就道:“那更说明了苍浩这笔钱确实有问題,”

“沒错,不敢让人查,才删去记录,可问題沒记录我们就沒办法办案,”叹了一口气,郑跃军有点无奈的道:“如果苍浩是国家公务人员,持有这样的巨款已经是犯罪,我这个时候可以报请检察院批捕了,但他不是,所以如果不能找到更进一步的线索,我们明知道这笔钱有问題却也无可奈何,”

“见鬼,”严月蓉忍不住骂了一句:“这法律是谁制定的,到底是保护我们,还是保护老百姓,,”

“立法问題我无能为力,我只能遵照现有法律处理案件,”

“等一等……”严月蓉突然想到了什么:“中央银行的数据难道沒有备份吗,”

“肯定有,但既然中央银行这边已经被删了,我估计数据中心那边也一样,”郑跃军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严市长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当前你所有的分析都建立于这样一种推测,那就是记录是被人为删除的,而非是真的出了故障,”顿了顿,严月蓉接着道:“我不懂电脑却也知道,即便是删除,也有两种情况,一种可能是银行内部所为,另一种则是系统被人给黑了,如果是后一种情况的话,我们同样可以惩治苍浩,黑入银行系统本身就已经犯法了,黑进去之后沒干别的只是删掉了账户信息,这样一來苍浩就无法摆脱干系了,”

事实上,严月蓉能想到的事情,郑跃军早就已经想到了,

只不过,郑跃军现在做事力求稳妥,既然找不到充分证据,不太愿意继续把这个案子办下去,

然而,严月蓉又这样坚持,郑跃军只能妥协:“那我就从两方面想想办法,一是看看中央银行的安全系统那边有沒有发现可疑的访问信息,二是从备份中心重新调取,”

“好,”严月蓉点点头:“马上去办吧,有了结果告诉我,”

郑跃军挂断电话后,点上一根烟,默默在那里抽了起來,思考眼下所有这些事,

直到香烟都快燃到过滤嘴了,郑跃军才掐灭,打开电脑工作起來,

结果郑跃军发现,备份中心同样沒有这个账户的任何信息,中央银行那边则反馈说,防火墙运行一切正常,不要说曾被攻击,连可疑访问请求都沒有,

郑跃军再次把电话给严月蓉打了过去:“毫无疑问,银行内部有人配合苍浩,而且这个人的级别非常高,”

“那么就是一无所获了……”严月蓉仍有些不甘心:“那你看这个案子该怎么办,”

郑跃军立即把皮球踢回去:“严市长你认为呢,”

“这个案子是你主办,你來拍板决定,不要所有问題都问我,”严月蓉有点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先这样吧,我马上还要开会,你决定了就告诉我,”

郑跃军把电话放到一旁,冷冷一笑,自言自语的道:“你想要整治苍浩,却要让我來担责任,你当我傻吗,”

如今郑跃军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不办了苍浩,势必让严月蓉不满,但如果办了苍浩,却可能得罪更高层的领导,郑跃军非常清楚苍浩的后台是谁,

两害相权取其轻,郑跃军很快作出决定:“谁知道你严月蓉能在这座城市任职多久,孟阳龙可是位高权重,我不想得罪,”

郑跃军决定放人了,问題是警方大张旗鼓的把人抓回來,连曹氏地产都给包围起來了,就这么把人给放了,面子上过不去,

换句话说,郑跃军需要有个台阶下,也就在郑跃军为难的同时,苍浩却很是性福,

带着黑木耳去五星酒店啪啪啪,似乎是高帅富的专利,但人只要境界到了,其实在哪“啪”都一样,

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能來一炮,才是打|炮的最高境界,否则人类为什么要发明那么多体|位,

苍浩就觉得自己的境界挺高,在酒吧刚坐了一会,成功搭讪了一个女孩,然后领去了三十元一夜小旅店,

苍浩躺在床上,感到非常惬意,这样漂亮的女孩按说应该被干爹带去高档酒店临江对月來一炮,沒想到自己只花三十块钱就给上了,

“你跟谁说理去,”苍浩咯咯笑出了声:“还有沒有天理,”

女孩走到床前脱了衣服,身上只剩一条黑纱半透明小吊带,腿上是超薄黑丝连裤袜和淡蓝色透明三角内裤:“是不是等急了,”

苍浩有点等不及了,咽了口唾沫:“快点……”

“别急嘛,”女孩微微一笑,用妩媚的眼光看着苍浩,竟将手伸进半透明的小吊带里,自己揉搓起那对高耸的山峰,

女孩沒穿胸罩,小吊带又太透,苍浩可以清清楚楚看到肥嫩的胸部如此白皙细嫩,

过了一会,女孩把黑色高跟鞋脱了下來,把包裹在黑丝里的玉足伸到苍浩大腿上,來回摩弄着,

这么强烈的刺激下,苍浩哪里还把持得,恨不得马上把女孩推倒,可看着女孩如此善于魅惑男人的架势,又觉得怎么这么不像好人呢,

苍浩觉得自己是个正经人,虽然说跟井悦然言归于好了,但这位白富美脾气太大,再找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也不是不可以,

可能是因为认识时间太短了就直接开房,女孩却完全把苍浩当成了泡友,连推推搡搡欲做还羞的过程都给免去,直接当着苍浩的面脱衣服,这让苍浩一直在理智和冲动之间挣扎,

女孩一边揉搓着胸部,一边款款走到苍浩身前,身上带着一种香甜的味道,

“泡友就泡友吧,”苍浩把持不住了,一把把女孩推倒在床上,随后骑在女孩温软诱人的身体上,亲吻起光洁的脸蛋,然后是天鹅般优雅的脖子和圆滑的香肩,

虽然苍浩身体有恙,动作很笨拙,但充满了热情,

而女孩也配合着,把苍浩的耳垂轻轻咬在口中,用小巧的舌头逗弄着,

很快的,苍浩把手伸进小吊带里面,尽情揉捏起了极富弹性的一双雪峰,另一只手则向下伸到两腿之间,

女孩嘴里时常呢喃几声,染成深咖啡色的长发披开散落在床单上,身体优美的曲线尽显无遗,

她的胸部在苍浩的揉搓之下,不断的变化着各种形状,再看皓白光滑的美腿,苍浩心里不住的感慨:“我太幸运了,”

过了一会,苍浩粗暴的把小吊带掀开,摸到连裤丝袜的边缘就扯了下去,那条小内裤随之完全暴露出來,

小内裤半透明,似乎带着一股潮气,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丛黑黑的东西,

也就在这个时候,女孩突然问了一句:“你想包夜还是快餐,”

苍浩愣住了:“什么意思,”

“艹,”女孩好像变了一个人:“你不给钱,还想白玩,”

“原來……你是……卖的,”

“我是兼职,白天有工作的,服装设计师,”女孩看着苍浩,妩媚的一笑:“看你好像也沒钱,这样吧,快餐收你二百,我陪你好好玩玩,”

“你开什么玩笑,”苍浩霍然站起,义正词严的道:“我堂堂正正一个军人,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艹,当兵的最骚了,看你这样就是憋了很久,”女孩不屑的哼了一声:“痛快给句话,到底给不给钱,”

“请你马上离开……” 苍浩一指房门,由于愤怒,胳膊微微发抖:“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你报警啊,我就是警察……”女孩说着话,那张脸竟然变了,变成了郑跃军,

反倒是苍浩,发现自己原來一直闭着眼睛,此时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还在经侦支队的询问室里,

郑跃军离开时间太长,苍浩感觉无聊,趴在桌子上打了一个盹,结果做了这么个春|梦,

负责看守苍浩的警察,知道这个人不好惹,也不敢说什么,

打了一个哈欠,苍浩无奈的说了一句:“我这是缺乏兴生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