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烫手的山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跃军沒听清:“你说什么,”

“沒说什么,”苍浩懒洋洋的问:“你查出來什么结果了,”

郑跃军很坦然的承认了:什么都沒查出來,”

苍浩挑衅的一笑:“那倒要恭喜了,”

“广厦银行,中央银行,数据备份中心,这三个地方竟然都沒有这个账户的交易记录,”冷冷一笑,郑跃军若有所思的道:“如果是出现故障,不可能三个系统一起故障,更不可能别的信息沒受影响,唯独你这个账户的记录沒有了,苍浩,如果说你的这笔钱沒有问題,只怕你自己都不相信,”

“就算有问題又怎么样呢,”苍浩耸耸肩膀:“疑罪从无,你只能怀疑这笔钱有问題,但如果你不能证明确实有问題,那么我在法律面前就是无罪的,”

“你这句话还真说到点子上了,有的时候我就想,这法律到底是保护好人还是坏人,”

“都要保护,”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法律首先要能够保护坏人应有的权力,才能保证好人的权力不被侵害,如果你觉得一个人是坏人,就可以违背法律程序去惩治他,谁敢保证你将來不会用同样得手段对付好人,”

郑跃军若有所思的反问:“苍浩你觉得自己是好人吗,”

“我这种人不出去危害社会就已经算是好人了,那么郑队长你觉得自己是好人吗,”沒等郑跃军回答,苍浩接着又道:“你其他的事情我不了解,但我知道你跟邹峰之间有很多交易,这个我很清楚……”

郑跃军冷冷的打断了苍浩:“你说话要有证据,”

“我是老百姓,凭借自己的推测说话不需要证据,但你作为执法人员说话却必须有根有据,”呵呵一笑,苍浩又道:“需要我提醒一下吗,你先后把两个杀手引荐给了邹峰和周大宇,我倒要问一下了,你作为一个警察在道上哪來的这么多关系,”

听到这话,其他几个警察望了郑跃军一眼,但一触即开,不敢多看,

郑跃军看着苍浩,一时沒说话,良久之后竟然笑了起來:“苍总,做生意我不如你,但警务工作你肯定沒我懂,警察当到我这个级别,肯定在道上有很多关系,各种卧底、各种线人,否则怎么破案,”

说着,郑跃军对其他警察使了一个眼色,其他警察立即关掉了摄像机,然后起身出去,

郑跃军等到其他警察离开后把询问室的门关上,这才接着又道:“现在不是正式询问或者讯问,我们私下说点掏心窝的话,苍浩你在道上也有很多关系,如果沒有罗霸道的配合,你怎么从拆迁补偿款里抽取回扣,”

苍浩嘿嘿一笑:“你这是诱供吗,”

“当然不是,”郑跃军摇了摇头,又道:“暂时放下那一个亿美元不说,单说拆迁补偿款这事,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一直都有人想用这件事來弄你,但我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出手不是沒有原因的,”

苍浩深深的望着郑跃军:“你到底想说什么,”

郑跃军沒头沒脑的说了一句:“我们都不自由,”

苍浩听到这话,倒是理解了郑跃军为什么成为官场不倒翁,此人很会见风使舵,

显然,郑跃军查不到对苍浩不力的证据,这是开始跟苍浩缓和关系了,话里话外暗示是有人指使他办这个案的,

这样一來,也就印证了苍浩先前的推测,这个案子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严月蓉,

苍浩点点头:“你还想说什么,”

“作为警察,我依法办案,我沒有能力也不愿意去关注背后隐藏的斗争,这一次既然有人点了你苍浩,我就只好把你请回來了……”停顿了一下,郑跃军意味深长的道:“如果苍总你掌握这起他人违法犯罪的证据,也欢迎你向我举报,”

这一句话,郑跃军已经不止是想要缓和关系,简直就是愿意给苍浩办事了,

尽管对今天的事情很生气,但苍浩转念一想,与其得罪一个人还不如利用一个人,沒准这个郑跃军以后对自己还真有帮助,

于是苍浩笑着点了点头:“很高兴你这么正直,”

这个时候,询问室的门被人敲响,一个警察进來报告:“苍浩的律师來了,”

郑跃军点点头:“让他进來吧,”

來的律师是唐志宏,刚被请进來就表明身份:“我是龙辉地产法务经理唐志宏,现在是苍浩的专属律师,负责苍浩的一切法律事务,”

郑跃军笑了笑:“苍总是曹氏地产的人,竟然是龙辉地产派來律师,这让我有点搞不懂,”

苍浩很装B的叹了一口气:“沒办法,哥就是朋友多,”

唐志宏原本是曹氏地产的法务经理,姚军辉重新创业成立龙辉地产之后,把唐志宏也带了过去,

事实上,曹氏地产也派出了律师,但不知道姚军辉怎么得到了消息,先行一步让唐志宏过來了,

郑跃军知道这些人是什么关系,也沒多问,很配合得让唐志宏办理了手续,然后打着官腔对苍浩说了一句:“拆迁补偿的案子我们会继续调查,希望苍总你随传随到,”

苍浩点点头:“沒问題,我一直非常配合警方工作,”

离开经侦支队,姚军辉已经等在外面了,看到苍浩后急忙请上了车,然后不知道从哪拿出來一堆叶子在苍浩身上扫來扫去,

苍浩不明白:“你这是干嘛,”

“这是柚子叶,去晦气,”姚军辉很认真的道:“棚户区拆迁已经过去挺长时间了,经侦支队开始查这个案子,摆明了是有人点你,你是遇小人了,”

“很正常,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小人,到处都是,”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你消息倒是很灵通啊,”

“我在经侦支队有朋友的,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了,当初棚户区拆迁我也有份参与,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站出來,”轻叹了一口气,姚军辉很是庆幸的说道:“警方好像沒掌握什么有力证据,”

“沒错,但我出來之前,郑跃军说了一句‘随传随到’,这就是留了一个尾巴,”苍浩也不用姚军辉招呼,从车载保温箱里直接掏出一根雪茄,用嘴咬掉一头:“郑跃军不想让我报复他,所以要抓住这么一条尾巴,随时可能扯我两下,”

“这个人本來是邹峰的亲信,严月蓉上台以后还用他,可见也是老奸巨猾的主儿,”

“这个是肯定的,”苍浩呵呵笑了笑:“这一次打交道,我明显能感到他跟邹峰的其他亲信不一样,做事要更加圆滑谨慎,”

“这个人肯定是不好对付了,问題是我们做生意的,跟警务系统打交道最多的偏偏就是经侦支队,”摇了摇头,姚军辉有点无奈的道:“是不是有必要打点一下这个人,”

“有这个必要,但是沒有用,他不是那么轻易被攻破的,”抽了一口雪茄,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关于棚户区拆迁,你也不用太上心,其实警方真正关注的还不是这个事……”

姚军辉急忙问:“那是什么,”

苍浩沒有回答:“是我个人的事,跟你们沒关系,”

既然苍浩不愿意说,姚军辉倒也沒追问,定了一家海鲜酒楼,给苍浩摆酒压惊,

追随姚军辉去了龙辉地产的一帮高管全都到了,他们倒是非常给苍浩面子,再见苍浩依然沒有了往日的敌意,饭桌上洋溢着温暖的问候,间或还有两个荤段子,

说起來,他们集体去职之后,苍浩还是第一次跟他们喝酒,

苍浩跟大家应酬的同时,心里却是一个劲的犯嘀咕,到底是谁同时删除了中央银行和备份中心的记录,

这个人有这么大的神通,这一次虽然是帮自己,下一次如果是害自己呢,

等到酒局散去,苍浩有些微醺,正准备回多林寺,王延辉的电话打了过來:“苍总你在哪,”

“我在外面,怎么了,”

“我带律师去保释你,警察说你早走了,”

这边压惊酒都喝完了,那边王延辉才有所动作,苍浩苦笑两声:“我已经解决了,”

“苍总,那你……沒什么事吧,”

“我自己的事情能解决,你只需要安排好公司的工作就行,”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明天我有其他事,不能去公司,你跟大家解释一下,就说完全是一场虚惊,”

“明白,”王延辉一个劲的点头,浑如苍浩的手下一般,

挂断了王延辉的电话,苍浩寻思片刻,给姜睿打了过去,

事到如今,那一亿美元已然成了烫手山芋,应该尽快花出去,苍浩想把姜睿约出來谈一下这件事,

姜睿的声音非常疲惫:“谁啊……”

“是我,苍浩,”

“原來是苍总啊,”姜睿精神一振,急忙道:“苍总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來,”

“我想问一下你明天有沒有时间,”

姜睿急忙道:“本來行里要开会,但如果苍总想见我,我不去就是了,”

“那好,”苍浩点点头:“九点钟,博山咖啡馆,不见不散,”

“沒问題,”姜睿试探着问道:“苍总决定怎么投资那笔钱了吗,我们银行推出了几个新业务……”

苍浩打断了姜睿的话:“明天见面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