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又见庞可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來想把庞可儿打发走,沒想到竟然还进寺里來了,苍浩急忙问墨师:“你知不知道这小丫头是什么人,”

“不知道,”墨师摇摇头:“她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她來到多林寺,那就是与我有缘,”

“我看你长得挺正经的,怎么也知道泡妞,”苍浩很惊讶的问:“而且还喜欢泡萝莉,”

“你胡说什么啊,”墨师叹了一口气:“我能治她的病,既然跟她有缘遇到,那么就帮她治一下,”

“哦,”苍浩点点头:“你还挺爱多管闲事的,”

“有缘的,一定要管,无缘的,我也沒办法,一切随缘,”墨师笑呵呵的道:“随缘发一善心,随手做一善事,善莫大焉,”

苍浩非常不理解:“我说你不是墨家门徒吗,这些台词应该属于不信禅师吧,”

墨师呵呵一笑,也不再解释什么,直接带着庞可儿去了后院,

接下來,墨师给庞可儿把了一下脉,又问过庞可儿近期的饮食起居情况,仔细观察了一下脸色,点点头:“针灸果然可治,”

“真的吗,”庞可儿兴冲冲的道:“这位先生,你真的能让我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巨人,真的吗,”

“可以,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马上痊愈,”

不信禅师、格桑和封禅子深谙墨师的脾气,沒跟过來看热闹,血狮雇佣兵倒是來了,饶有兴趣的看着,

赵轩狐疑的问道:“墨师你懂中医,”

“我师从过真正的国术高手,”

赵轩嘿嘿笑了笑:“但我觉得吧,这年头所谓‘老中医’……好像都有点骗财骗色的意思,”

“并非所有中医都是国粹,也并非所有中医真的都懂中医,害群之马吗,哪里都有……”撇了撇嘴嘴,墨师非常不屑的道:“你说的那种‘老中医’,我是知道的,大都是坐在一间破旧的诊所里,穿着脏兮兮的白大褂,自称有秘方可以治愈各种疑难杂症,然而,这个秘方却连最起码的批准生产销售文号都拿不下來,成分更沒有经过现代科学检测,疗效也沒从沒得到过证实,”

赵轩点点头:“沒错,”

“医学是一门非常庞杂精密的科学,这些老中医这辈子连一间像样的实验室都沒进去过,更沒有进行过任何系统性研究和理论总结,你觉得他们的所谓秘方靠得住吗,而什么玩意又是秘方呢,”不用赵轩回答,墨师缓缓说道:“无外乎就是某个穷山沟子里的老头子或者老婆子,手里藏着的老祖宗从宫廷里偷出來的皇帝御用药……基本所有秘方都是这个说法,但世上沒有比这更扯淡的事情了,华夏皇帝普遍短命,平均年龄连四十都不到,看起來宫廷秘方救人无能,倒是杀人有功,有清一代,民谚谓举国上下最沒用的几样东西,就有‘太医院的药方,御史台的弹章,’中医是国粹不假,但必须经过时代的发展,如果你认为老祖宗在千百年前,在最简陋的条件下研究出來的东西,竟然要超过当今用最精密的仪器和大量的实验得出的成果,那就只能说我们华夏人越活越回陷啦,”

今野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墨师:“你用的也是中医,这么说是经过发展的,”

“当然,”墨师得意的一笑:“我曾跟许多知名学府和各国的一流医院进行学术交流,我进行各种试验和理论研究的时间,比那些老中医上街贴小广告的时间都多,”

苍浩点点头:“如果刚开始我有所怀疑,听到你这番话,我对你倒是信了,”

庞可儿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題:“那你能救我么,”

“能,”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墨师补充了一句:“但需要你相信我,”

庞可儿也是点点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我都进來了,对你肯定有足够信任,”

庞可儿这番话说的很是大气,与其年龄不相符,墨师很满意:“那你跟我來厢房吧,”

万鹏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我听说,如今有很多色医,借看病名义吃豆腐,”

苍浩白了万鹏这个乌鸦嘴一眼:“墨师不是这样的人,”

墨师听到了万鹏的话,满不在意的笑了笑:“这样吧,为了让大家放心,你们可以跟着一起來,”

苍浩说了一句:“太多人去不方便,我自己就可以了,”

苍浩原本想快点把庞可儿打发走,听说墨师能治疗爱丽斯漫游仙境综合症,倒是有点兴趣了,

苍浩一直都知道墨师懂些医术,却也沒想到能治这种罕见的怪病,所以很想亲眼看看,

刚进了厢房,庞可儿的眉头突然深深皱起,面部不时抽搐着,还偶尔轻哼几声,

苍浩摸了一下庞可儿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我……”庞可儿讷讷的道:“巨人……我赶脚他们又要來了……”

眼见庞可儿要发病,苍浩立即催促墨师:“马上动手吧,”

墨师望了苍浩一眼:“你同意我随缘治病了,”

苍浩看着庞可儿痛苦的样子,快笑两声:“我们跟着小丫头确实有缘,但是什么缘可不好说,也许是孽缘……”

墨师完全不明白苍浩这话的意思,此时已经完全进入医生状态,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皮夹子,打开之后,只见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针,

针灸用的金针银针之类,普通人都见过,但墨师的这套针却不一样,不仅数量非常多,而且长短粗细各异,细的如同牛毛,粗的竟如小指一般,

此外,材质也不同,有的针是金属,有的则是骨头的,还有的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墨师小心翼翼的取出几根针,先将一根既长且细的金针刺进小萝莉的太阳穴,同时轻轻捻动着手指,

看着金针缓缓刺入,苍浩神色大变:“你这玩意也太长太粗了……”

“你这话听起來怎么这么别扭……”墨师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太阳穴是人体大穴,稍微控制不好,这孩子就要香消玉陨,所以你最好不要打扰我,”

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用非常低微的声音说了一句:“你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墨师是否听到这句话,见苍浩对自己用针有些质疑,倒是耐心的解释起來:“中医行针,无外乎采用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赤凤迎源这行气四法,再配以等搓、刮、弹、飞、震、颤、摇、盘、驽、搜等几种手法……用不同材质制针,在不同穴位上以不同力道和深浅行针,起到的效果完全不同,”

说着话的同时,墨师飞快运针,直让人眼花缭乱,震惊不已,

这些古怪的针在墨师手里如同有了生命,更兼具了某种灵性,在庞可儿身上如同舞蹈一般不住跳跃着,

庞可儿本來苍白得让人心疼的脸色,慢慢变得白里透着起來,短促的呼吸随之变得顺畅许多,

苍浩关切的问了庞可儿一句:“痛吗,”

庞可儿轻叹了一口气:“头……好多了,”

“针刺下去痛吗,”

“还好……就是有点麻酥酥的……”庞可儿说着话,因为痛苦而紧皱的眉宇,渐渐松开,

但墨师非但沒有松气,反倒更加紧张,因为最关键的时候已经到了,

苍浩很想告诉墨师,根本不应该让庞可儿进來,如果不能给治出什么名堂來,只要让庞可儿遭了一点罪,今天在多林寺只怕都难免有场血战,

但看到墨师这么紧张,苍浩把话咽了回去,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來一阵嘈杂声,隐隐的好像有人在打斗,

墨师叹了一口气:“外面怎么了,”

话音刚落,几声枪响传來,显然是出事了,

苍浩叮嘱墨师:“你在这里耐心治病,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苍浩走到前院,刚好看到一帮黑衣人冲到多林寺,血狮雇佣兵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竟然沒能阻止对方,

一则是黑衣人数量太多,二则是身手非常了得,

博尼刚刚冲过去,一个黑衣人一记扫堂腿,博尼登时就是一个踉跄,

紧接着,另一个黑衣人高高跳起,双腿夹住博尼的脖颈,随后身体就是一转,

博尼庞大的身躯竟然无法站稳,“噗通”一下摔倒在地,

不过博尼也不是白给的,就地一滚,把第二个黑衣人压在身下,紧接着抬手一拳捣在对方额头上,

第一个黑衣人要对博尼出手,聂嘉林赶了过去,圆月弯刀横着劈向对方脖颈,

这个黑衣人俯身躲过,又是一记扫堂腿,聂嘉林连忙后退两步躲开,

然而,第三个黑衣人冲过來,一记飞腿射在聂嘉林后背上,结果聂嘉林身体飞起來撞向第一个黑衣人,

与此同时,第一个黑衣人一脚踢过去,把聂嘉林踢翻在地,

这些黑衣人沒用枪,所以血狮雇佣兵也沒向对方开火,倒是今野晴不断对空鸣枪示警,

今野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开火,犹豫了一下,终于把巴特雷对准了黑衣人,

“住手,”苍浩急忙拦住今野晴:“千万别开火,”

今野晴急急的道:“可是这些人……”

“沒有可是,”苍浩冷冷的道:“一旦开枪,今天的事情更麻烦……”

在所有进攻多林寺的人当中,这些黑衣人无疑是战斗力最强的,不知道如果斯巴达战士进攻多林寺会是什么样,反正这帮黑衣人能跟血狮雇佣兵平分秋色,

甚至可以说,对方沒开火,而血狮雇佣兵开火了,苍浩这边在气势上已经弱了些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