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长野风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野晴看着激战的现场,惊讶的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人……看他们的身手,好像也是雇佣兵,”

苍浩冷笑着点了点头:“沒错,”

双方正在僵持不下,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寒光亮起,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外面冲进來加入战团,

快刀手聂嘉林最先发现这个人,挥舞圆月弯刀最先迎了上去,

只见这个身影手中寒光一闪,还沒等聂嘉林搞明白怎么回事,圆月弯刀竟然飞了出去,

聂嘉林的刀是够快的,这一点连赵轩都不得不服,否则不会得名“快刀手”,然而这个人的刀竟然更快,

赵轩抽出手弩射了过去,这个身影一晃手中寒光,击落了弩箭,随后一扬手,另一道寒光射向赵轩,

这道寒光倒是沒有击中赵轩本人,只听“当啷”一声,击落了赵轩的手弩,那道寒光也随之落在了地上,

赵轩被震得连连后退几步,这时定睛一看,发现那道寒光是一个四角形飞镖,

简单说,这个飞镖是四角形,有四个非常锋利的尖,通体乌黑,

赵轩和聂嘉林都是冷兵器方面的行家,一起惊呼了一声:“手里剑,”

聂嘉林抽出横刀又要冲上去:“是东瀛人,”

手里剑是东瀛人惯用暗器的统称,这里为什么会出现东瀛人,两个人直觉的认为是有东瀛势力來捣乱,

不过,那个身影沒跟赵轩和聂嘉林恋战,而是挥舞手中寒光直奔苍浩,

苍浩一直沒参战,只是站在旁边冷冷的看着,看到这个身影冲过來,不但沒有迎击,甚至也沒躲闪,

不过,对方來到近前,马上停住脚步,并沒有进攻,

这个时候,赵轩和聂嘉林进一步分辨出,她手里一直挥舞的寒光是一把长打刀,

打刀是东瀛武士刀的一种,简单的说,就是最长的武士刀,这把刀更确定了这个人來自东瀛无疑,

苍浩打量了一下,这个人是一个女孩子,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职业套装,笔挺的套装西裤裁剪十分得体,精致小脚上隐约可见肉色低腰丝袜,一双棕色高跟鞋更显出火爆身材,

这个女子十分漂亮,三十多岁的样子,面容很是阴冷,

女子张嘴用带着浓厚口音的中文问了一句:“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我叫苍浩,”苍浩点了一下头,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你就是苍浩,”女子微微一笑,挑起好看的眉毛:“我叫长野风花,”

苍浩也是微微笑了笑,随后提高了嗓门喊了一声:“都住手,”

随着这句话,苍浩爆发出强大的气场,连长野风花都架不住后退了一步,

正在交手的血狮雇佣兵和黑衣人一起停手,向苍浩这边看过來,原本嘈杂的现场一时变得寂静起來,

苍浩看了一眼长野风花:“你带人强闯多林寺要干什么,”

“这个要问你,”长野风花冷冷一笑:“你们把庞可儿藏哪去了,”

今野晴赶了过來:“你不要乱讲话,藏什么藏,我们这里又不是人贩子,”

长野风花听出今野晴的口音跟自己很像,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你也是东瀛人,”

今野晴用东瀛语说了一句什么,长野风花马上反唇相讥,结果两个东瀛女孩斗起嘴來,场面倒是很精彩,只可惜周围人全都听不懂,

“够了,”苍浩打断了两个东瀛女孩的争吵,告诉长野风花:“庞可儿确实在我们这里,不过我们沒有把她藏起來,更沒有绑架,是她自己來这里玩,刚好我们这有有人发现她患病,正在给她医治,”

“医治,”长野风花不屑的笑了起來:“之前,我们找过很多大夫,包括非常有名望的老中医,他们对可儿的病全都束手无策,难道这座诈骗寺就有办法了,”

格桑在旁边很不高兴的说了一句:“什么诈骗寺,你讲话怎么这么难听,”

“我來之前已经查过这里的底细,”长野风花看向格桑,不屑的一笑:“最近沒跟你的女信徒去双|修,”

“你……”格桑的脸皮倒是够厚,虽然尴尬,却沒表现出來:“你不要乱讲话,否则告你诽谤,”

沒等长野风花说话,庞劲东的声音传了过來:“想要告,那就随便你了,不过要先把女儿还给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庞劲东來了,一路信步向苍浩这里走來,黑衣人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连血狮雇佣兵都不愿靠上前,他们从庞劲东身上修到了一种气息,是來自同类的气息,也是极度危险的气息,

庞劲东走到苍浩面前站定,轻叹了一口气:“首先,我很抱歉,我的手下就这样二话不说闯了进來,难免会跟你的人发生冲突;其次,我也希望你能理解,他们担心我女儿的安全,毕竟有人看到我女儿进了多林寺,”

“首先,我接受你的道歉;其次,再次声明,沒有人绑架你的女儿,她是自己到多林寺这里來玩……”苍浩目光直视着庞劲东,一字一顿的说道:“事实上我还真不愿意让她來,”

长野风花附到庞劲东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这个人刚才说,他们这里有人能医治可儿的病,”

“哦,”庞劲东呵呵一笑:“苍先生,我们之前见过面,你当时还给小女帮了一点忙,所以你知道小女身体有恙,你要是能治这病,上次怎么沒说,”

“不是我能治,”苍浩很坦然的答道:“是我这里的……可以说是我的军师,他能治这病,我之前又不知道,刚好这一次令爱有缘碰到军师,也就随缘了,”

“治病这事也讲随缘,”庞劲东哈哈大笑:“沒想到苍先生你还很幽默呢,”

长野风花对庞劲东道:“应该让他马上带我们去见可儿,免得他背后搞什么花样,”

庞劲东点点头,问苍浩道:“我女儿在哪,”

“我现在带你去见她,”苍浩说着,看了一下现场正在对峙的两方人马:“庞先生,我相信这一次的冲突是误会,那你是不是……”

“你想怎么样,”

“多林寺是我们的地盘,非请勿入,”

庞劲东明白苍浩的意思,冲着手下点了点头:“你们先撤出去,”

黑衣人沒有片刻耽误,“刷”的一下子退到寺外,庞劲东转而问苍浩:“可以了,”

苍浩点了一下头:“请跟我來,”

看起來,庞劲东根本不担心苍浩对自己不利,只带着长野风花一个人,由苍浩引路去了墨师的厢房,

看到庞劲东和长野风花,墨师面色淡然的问了一句:“请问你是……”

庞可儿马上招呼了一声:“爸爸你怎么又來了,”

“可儿啊,你怎么总是乱跑……”看到女儿,庞劲东的表情变得非常慈祥,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能不能不要总让爸爸担心,”

庞可儿兴冲冲的道:“我找到一个人能治我的病,”

墨师冲着庞劲东微微点了一下头:“原來是可儿的父亲,你好,庞先生,”

“看來,你就是苍浩说到的那个军师,据称能治疗爱丽斯漫游仙境综合症,”庞劲东冷笑看着墨师,挑衅似的说道:“恕我直言,这年头,最忽悠人的一样东西就是老中医……对不起,我这么说也不对,因为老中医根本不是东西,”

对庞劲东的羞辱,墨师无动于衷:“抱歉,治疗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能不能让我继续下去,然后我会给你详细解释,”

庞劲东点头:“可以,”

“谢谢,”突然,墨师抽出最粗一根针,飞快的扎进庞可儿的乳根穴中,并來回往复的点击着,

庞可儿浑身上下变得一片惨白,接连不住的咳嗽起來,身上也不再有刚才健康的红润,

长野风花火了,本來已经把刀入鞘,此时重又抽出來就要劈向墨师,

也就在与此同时,苍浩挡在了长野风花面前,掷地有声的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长野风花杀气四溢:“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如果可儿有一点闪失,你能负责吗,”

苍浩指了指庞劲东:“刚才他已经同意让墨师继续治疗了,”

庞劲东点点头:“让他继续,看他有什么花样,”

既然庞劲东都说话了,长野风花只得让步,退后开來,美眸一直盯着不断施针的墨师,

苍浩警惕的挡在墨师身后,不让长野风花上來干扰,

庞可儿这丫头是个麻烦,本來苍浩想把这麻烦送走,却沒想到竟然留在了寺里,

上一次,庞劲东为了给庞可儿出一口气,一掷百万砸宝马,由此可以看出來庞可儿是庞劲东的掌声明珠,庞可儿要月亮的话,庞劲东就绝对不会摘星星,

庞劲东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碰女儿一根汗毛,如今庞可儿溜到了多林寺來,要是不给出一个交代,庞劲东不会善罢甘休,

这意味着墨师必须能够医治庞可儿,

苍浩注意到,庞劲东带來的人很多,身手又厉害,如果真交起手來,只怕自己这边占不到上风,

再说墨师,眼疾手快,快速拔出十二根细针,制住庞可儿头部的几个重要穴位,

马上的,本來痛苦难奈的庞可儿再次平静下來,嘴巴里时常哼上一声,蜷缩的身体慢慢舒展开,

庞劲东紧皱眉头看着,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苍浩也好,庞劲东也罢,都不知道此时墨师非常辛苦,因为集中了全部注意力,稍有差池都会出危险,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墨师却头晕眼花,

然而,墨师的手却依然稳如泰山,紧紧和神针连接在一起,

很快的,庞可儿的气色越來越好,但光洁如玉的肌肤里白里透红,再次恢复到健康的肤色,

这种峰回路转的变化,让长野风花的脸色变了又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