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随缘治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长野风花既担忧又兴奋,一双美目死死盯着床上的庞可儿,感到庞可儿的病似乎就要挥之而去,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庞可儿“嘤咛”一声,睁着迷惑的双眸,轻轻摇了摇头:“头疼好了……巨人呢,巨人沒出现,”

见到庞可儿醒过來,长野风花欣喜万分,急匆匆的上前,伸手推开墨师,关心道:“可儿,你感觉怎么样,有沒有看到巨人,”

“沒有,”庞可儿兴冲冲的摇摇头:“很奇怪哎,这一次真的沒有巨人出现呢……”

墨师被长野风花这么一推,身体一个踉跄,随即苦笑两声,

苍浩走上去扶住了墨师,有点不满的对长野风花道:“你是不是应该对人家说声谢谢,”

墨师看了一眼苍浩,无奈的一笑:“我倒应该谢谢你,”

庞劲东走过去,关切的问女儿:“你沒事吧,”

“沒事,”庞可儿一个劲的点头:“爸爸,看來这个人真的能给我治病……”

庞劲东看向苍浩和墨师:“既然这样……能不能请二位一叙,”

“好,”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把庞劲东请去了客厅,

血狮雇佣兵得到消息,留下几个人看守大门,其他人过來壮声势,一字排开站在苍浩身旁,虎视眈眈的盯着庞劲东,

庞劲东抱着女儿,只带着长野风花一个手下,对血狮雇佣兵的怒火熟视无睹,端的是从容自若,

客厅里摆上了一张红木茶海,长野风花根本不管苍浩,直接熟练的操作起茶具,

她先是把水烧开,再放到一旁备用,然后把一勺绿茶放到紫砂壶里,再用略有些冷却的开水洗茶,

冲泡绿茶不能用开水,水温应在九十度左右,长野风花做得一丝不苟,倒好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很快的,一股茶香飘散开來,长野风花倒是很客气,先给庞劲东奉上一杯,又给苍浩端上來一杯,然后是墨师,

庞劲东很是斯文,先是闻香,又品了一口,随后嘉许的点了点头:“正宗的明前龙井,沒想到在这里能喝到这样的好茶,我倒有口福了,”

墨师却不碰茶杯,稳稳坐在那里,也不出声,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浑如老僧入定一般,

庞劲东微微挑起粗重的眉毛:“这位大夫怎么不说话,”

“他有名字,叫墨师,”苍浩说着话的同时,目光飞快的在长野风花浑圆的臀部转了一圈,

这个长野风花很漂亮,身材又好,是个当爱情动作片女演员的好胚子,虽然略有点徐娘半老,却还是可以成为无数屌丝深夜撸管的对象,

“好吧,墨师先生……”庞劲东的目光同时闪烁着精明和凶狠,时刻把苍浩和墨师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和动作都看在眼里:“你们已经知道了,小女身体有恙,每一次偏头疼发作,都会随之发病,不过,这一次她头疼之后却沒有发病,看來墨师的治疗是有效果的,”

“当然,”苍浩呵呵一笑:“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确实是好心,那你这么派人硬闯來,是否合适,”

“苍先生,因为之前你见义勇为,所以我对你的为人有信心,只是让手下进來看看情况,熟料却跟你的人发生了冲突,”庞劲东冷冷一笑:“你的手下也不问明情况就直接动武,未免太鲁莽了吧,”

“我这里经常有人捣乱,你的人來了二话不说直接往里闯,谁知道你们要干什么,”

“毕竟,小女进了多林寺这么长时间一直沒出來,我的手下必然非常担心,我对你已经很客气了,要是这座寺庙的主人换做是其他人……”庞劲东沒把话说下去,只是抬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

庞劲东这话说得够狂妄,站在苍浩旁边的赵轩听不下去了,往前走了一步怒斥道:“你的手下都是哑巴吗,不会说明白要干什么吗,就这么直接往里闯,”

庞劲东沒理会赵轩,只是乜斜了一眼,而也就是这么一眼,赵轩竟然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庞劲东咳嗽两声,对苍浩缓缓说道:“现在來谈谈我女儿的病吧……”

苍浩点点头:“洗耳恭听,”

庞劲东长叹了一口气,突然之间变得有些苍老:“我对这个女儿视若掌上明珠,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听话,招人喜欢,可是从去年开始……”

墨师早就从庞可儿本人那里知道了,苍浩却还是第一次听说:“原來是去年患病的,”

“是啊……”庞劲东又长叹了一口气,此时不再是那个霸气的中年大叔,而是一个心力憔悴的父亲:“我们家族身体健康,沒有这方面的病史,她这病來的奇怪,每次发作,也不是干别的,只是吵嚷着头疼、有巨人,然后就拿东西砸……她喜欢一个漫画,好像叫什么《进击的巨人》,本來我以为是看多了漫画,后來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而是这种叫爱丽丝漫游仙境的怪病……”

庞劲东说着话的同时,庞可儿一直眨巴着大眼睛,看看父亲,又看看苍浩,时而看看墨师,

从常理來说,未成年人患有重病,周围亲人应该隐瞒才对,

但庞劲东却沒瞒着,所以这个庞可儿很清楚自己有什么毛病,而她继承了乃父坚强的性格,竟然沒有表现出半点悲观和绝望,

苍浩有点喜欢庞可儿这个孩子了:“怪病吗,要是能弄清楚是怎么來的,也就不是怪病了,”

“我这辈子做了很多坏事……”庞劲东说到这里,脑袋深深的垂了下去,有点像是在法庭上认罪的表现:“我知道,早晚有报应,可为什么不报在我身上,却报在了我女儿身上,她可是无辜的呀……”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亲情,那是珍藏在心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一如头顶璀璨的星空一样无可替换,

就如庞劲东这样的人,虽然做事凶狠无情,此时却也是父爱满满,

墨师根本不知道庞劲东是什么人,一心软,说了一句:“我们可以帮上忙,”

庞劲东说着,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墨师是一个很有水平的大夫,我刚才看到了你的医术,可儿就拜托你了,”

苍浩嘿嘿一笑:“墨师到底有沒有水平,暂且说,不过咱们要讲好,我治不好你女儿怎么办,”

“我给女儿找过很多大夫……”庞劲东面色一沉:“治我女儿的第一个大夫,被我挑断了手筋,第二个被我放火烧了家……”

墨师被这番话惊到了,嘴角抽搐了几下:“那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庞劲东打量着墨师,突然哈哈一笑:“怎么也不会怎么样,”

“你对我这么好,”

“如果确实治不好,我也不能强人所难……”庞劲东又是一笑,随后道:“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我可以让你放手一试,不过吗……”

苍浩问道:“怎么样,”

庞劲东目光深深地看着墨师,片刻后又看向苍浩,郑重的道:“你必须告诉保密,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家出了这样的事,”

墨师点了点头:“为患者保密是医务人员最起码的操守,”

庞劲东长呼了一口气,很欣慰的对庞可儿道:“以后你可以经常來这里玩了……”

庞可儿是个很可爱的女孩,目光邪邪的,似乎有点腹黑:“真的吗……老爸,你不担心我被老中医骗财骗色,”

庞可儿这话一说出口,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來,直到这个时候,气氛才有些轻松,

庞劲东这个人身上带着这样一种气场,不管什么时候,都让让人感到非常紧张,

即便是陌生人看到他,也会立即提高警惕,随时准备战斗,虽然打不过,至少可以快点跑,

长野风花仍然有些不放心,质问墨师:“你真会治这种病吗,”

“其实也很简单……”墨师直接告诉长野风花:“这种病其实就是偏头痛影响到视觉神经,所以要从治疗偏头痛着手,这个要用针灸,通过针灸相关穴位缓解、最后治愈偏头痛,这种病自然也就不会发作了……”

“我相信你,”看了看时间,庞劲东催促道:“说吧,你要多少钱,”

墨师神秘兮兮的一笑:“随缘!”

庞劲东一愣:“什么意思,”

“我呢,不会沒事主动出去找病人,到处给人治病,若有谁有缘被我遇到,我则会随缘治病……“顿了顿,墨师又道:“我与庞可儿就有这种缘分,”

庞劲东古怪的笑了笑:“这种事也要讲缘分,”

“凡事都要讲缘分,”墨师看着庞劲东很郑重的道:“我遇到可儿是缘分,遇到你也是缘分,而你遇到我们苍浩老大同样是缘分,”

“哦,”庞劲东一挑眉头:“那你说说我跟苍浩有什么缘分,”

“相遇本身即是缘,”

“好吧,我对这种玄学思辨不感兴趣,这个问題不讨论,”庞劲东点点头,问了一句:“接下來该如何医治,”

“今天是第一疗程,方便的话,过几天可以开始第二疗程,”看了一眼苍浩,墨师意味深长的道:“我只负责治疗,至于具体的时间安排,还是你跟苍浩商定吧,”

墨师才是真正能治病的人,却甘愿做苍浩的手下,全凭苍浩决定,

庞劲东果断的问了苍浩一句:“我眼下还有事要去处理,不知道苍先生明天是否方便,可否过府一叙,”

苍浩点点头:“沒问題,”

不用庞劲东进一步交代,长野风花拿出便签,刷刷写下了一个地址,递给了苍浩:“明天九点,希望你能准时,”

苍浩撇了撇嘴:“沒问題,”

“那我就告辞了,”庞劲东站起身來,略带有些歉意的道:“再次对今天的误会表示歉意,我会敦促手下人,今后做事别这么鲁莽,”

庞劲东带着人告辞了,苍浩也沒去送,只是似笑非笑的坐在那里想着什么,

赵轩有点不服气的问:“难道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不然怎么样,”苍浩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吐了一个烟圈,深深的一笑:“都说了,今天是一场误会,既然澄清了也就沒事了,”

“我不知道我的感觉是否正确……”冷瞳深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的道:“说起來,老大最初认识庞劲东,是因为宝马车的司机要打庞可儿,当时老大上去帮了忙,教训了那个司机,就算庞劲东不感激吧……我怎么觉得这家伙來咱们这里是敌意满满,”

“沒错,”赵轩有点不屑的道:“而且他还挺狂妄,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狂的,老雷泽诺夫那样的都被咱们收拾了,他又多个啥,”

“他也是雇佣兵,”黄彬焕一脸严肃的的道:“从他手下的身手能看出來,还有他本人坐立行走的样子,分明也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

“当过雇佣兵的人可多了,有什么大不了……”赵轩冷笑着说了一句:“再说同行是冤家,”

“你啊,还是年轻,看人看事有点嫩……”冷瞳缓缓摇了摇头,对赵轩说道:“我刚才说了,庞劲东的手下來了多林寺就直接往里闯,这才跟咱们打起來,庞劲东本人更是对咱们敌意满满,就算是知道了咱们是真给庞可儿治病,态度也沒缓和太多,他的这种敌意不应该沒有來由,我觉得他知道我们是谁,甚至可能跟我们有过节,”

赵轩摇摇头:“我可不知道他是谁,”

“你不知道的人太多了,”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世上最可怕的事之一,就是你不知道别人是谁,别人却知道你是谁,”

赵轩急忙问:“老大那明天怎么安排,”

“你和冷瞳跟我一起去,”苍浩直接就道:“一个人不带也不好,但人带的太多了反而显得我怕了他,你们两个刚刚好,”

墨师问了一句:“那我呢,”

“你留在多林寺就好,”

“嗯,”墨师点了点头,本來事情是因他而起,事到如今,他反而成了局外人,

第二天,苍浩带着冷瞳和赵轩准时去了庞劲东留下的地址,那是一套很普通的别墅,进门之后沒看到庞劲东,长野风花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