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东瀛演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苍浩,长野风花很自然的打了个招呼:“你來了,”

“嗯,”苍浩点点头,时刻防备着,这个长野风花就是个母老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暴跳起來伤人,

长野风花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请坐,”

苍浩仔细的看了看长野风花伸出來的那只小手,又仔细的看了看沙发,确定沒有什么危险,这才走了过來坐下:“庞先生呢,”

长野风花淡然道:“他暂时有点事,我先跟你谈谈吧,”

赵轩和冷瞳沒坐下來,分立苍浩左右,警惕的注视着长野风花,

苍浩冷冷的问:“谈什么,谈人生,还是谈理想,”

“都说过了,要谈谈可儿的病,否则干嘛让你來呢,”长野风花轻叹了一口气:“可儿的病也是我们当前最关心的事,”

听到这句话,赵轩弓下腰來,附在苍浩耳边略有些不满的道:“这帮人也太狂了,”

苍浩乜斜了赵轩一眼:“怎么了,”

“他们找咱们给庞可儿治病,应该是他们有求于咱们,怎么还好意思让咱们登门來找他们,”往长野风花那边瞪了一眼,赵轩更加不满的道:“老大你怎么还就真來了呢,”

冷瞳倒是沒出声,看了赵轩一眼,那眼神分明是赞同赵轩,

很显然,两个兄弟都不太理解,苍浩在这个庞劲东面前显然太沒有气势了,也可以说太掉架子了,

“我來这里自然有我的原因,你们不用管……”苍浩说着,目光落在长野风花身上,长野风花只穿着一件睡袍,中间束着一根带子,而带子并沒有系紧,有些松垮垮的,

从苍浩所在的位置,不用费力就能看见那道深深的沟壑,还有两个半圆形状的隆起之物,

形状有点像是白面幔头,上面还点缀着一个红枣,只是却比馒头水嫩许多,

男人对女人的胸部都有一种本能的向往,虽然说苍浩已经向往了很多次,也见过许多不同女人的,不过大都是在爱情动作片里,

眼前如此真切的场景,又來自一个冷艳美人,让苍浩的心不禁砰砰加速跳了起來,

长野风花并沒有发现苍浩那猥亵的目光,眼睛依然盯着杂志:“首先、我要向你道歉,你在给可儿诊病的时候,对你诸多质疑和刁难,幸好事实证明,你手下的墨师确实是一位圣手;其次吗,我自然是要对你表示感谢了,我们全家都被可儿的病困扰,直到遇到你们才算解脱……”

“不能算是解脱,”苍浩摇摇头:“我已经问过了墨师,他只是延缓了这一次发病,想要根治这种罕见的怪病,还需要一整个疗程,”

“这个疗程要多久,”长野风花淡淡的说着,翘起了二郎腿,白嫩的小脚轻轻摇晃着,上面的黑色软底拖鞋衬托得皮肤更加细嫩白腻,

非常要命的是,长野风花可能是因为太关注庞可儿的病情,说着话的同时,身子轻微的往前倾了一下,

本就有些低的睡袍领口,随着这个动作向两面张开,把两个白面馒头呈现在苍浩的面前,只差一点连大红枣都能看见,

被如此美景一刺激,苍浩的呼吸开始急促了,咽下了一口吐沫,根本沒听清长野风花问的是什么,随口说了一句:“真白啊……”

长野风花沒明白,问了一句:“什么,”

苍浩依旧头脑不好使,张嘴就说:“虽然个子矮了点……个头还很大呢……”

这一次,长野风花终于察觉到了苍浩的口气不对劲,抬头一看,发现苍大夫正一脸猥亵,嘴角耷拉着口水,死死盯着自己的胸前,

长野风花这才注意到自己走光,忍不住“啊”的轻叫了一声,连忙坐正了身子,身子几乎缩进沙发上,双手紧紧握住衣领,同时很鄙视的瞪了苍浩一眼,

本來长野风花想要发作,想到毕竟有求于苍浩,这才勉强忍了下來,

苍浩很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点上一根香烟:“你刚刚说什么來着,再说一遍,”

长野风花冷冷的道:“我说话不喜欢重复,”

苍浩神情淡定,有恃无恐,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你要是不重复,抱歉,只怕我帮不上忙,”

猥琐男常见,脸皮如此之厚的猥琐男不常见,而长野风花最讨厌的就是猥琐男:“苍浩你未免有点太狂妄了,”

从一见面开始,长野风花就表现得高度傲慢,而苍浩一直忍着,很显然,苍浩不准备再忍了:“我还真就这么狂,”苍浩呵呵一笑,站起身來道:“你给我听好了,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而不是相反,你要是不给我哄高兴了,我拍拍屁股走人,庞可儿的病你们自己想办法,”

长野风花有点怀疑,苍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要么就是脑子有病:“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说來就來,想走就走,”

“我还就走了,”苍浩冲着冷瞳和赵轩打了个响指:“走吧,咱们回去,”

赵轩嘿嘿一笑,低声对苍浩说了一句:“老大,好样的,就应该这么霸气,”

“你以为我对这个女人的态度感到满意,”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但我今天必须來,我有我的原因……”

“等一等……”长野风花强忍着怒气,重复了一遍问題:“你先回答我,根治可儿的病,需要多久,”

“你好像沒搞明白状况,我现在决定走人了,庞可儿的病跟我沒关系,”苍浩冷冷一笑:“你问我这个问題不是多余吗,”

“慢着,”伴随着话语声,庞劲东从外面信步走了进來:“苍先生,很抱歉,刚才俗务缠身,沒能马上过來见你,”

“庞先生,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说明白,你想治庞可儿的病是你有求于我,昨天在多林寺不说明白,你却让我來这里见你,架子未免太大了,”吐了一个烟圈,苍浩又道:“我來了,你却有事,让我在这里等着不说,安排一个狂妄的东瀛演员接待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长野风花脸色涨得通红:“你说谁是演员,”

苍浩耸耸肩膀:“你一见帅哥眼就圆,是为眼圆,这么说行吗,”

庞劲东看了看长野风花,笑着对苍浩道:“我这位助手对帅哥还真就不感兴趣,”

“虽然说,我们见面之后,我的一些做法可能让你感觉不舒服,不过,从辈分上來说,让你來见我也不算过分,”庞劲东跟苍浩递上一根雪茄,又亲自点上:“作为前辈,现在请你帮忙,可儿的病就拜托你了,”

苍浩无奈的点了点头:“这话倒是沒错,”

庞劲东指了指沙发,问道:“那么能坐下來谈了吗,”

赵轩不明白:“什么辈分,我怎么听不懂,”

苍浩坐下來,沒回答赵轩,

庞劲东满意的点点头:“虽然主治大夫是你的那位手下,不过我相信你在來这里之前,应该已经跟他做过充分沟通,那么你现在能不能详细说说可儿的病,比如,这个治疗需要多少时间,”

“这个不一定,”苍浩摇摇头,吞云吐雾的道:“治疗任何一种疾病,与患者自体状况密不可分,何况是这么罕见的疾病,”

说着,苍浩的目光落到了长野风花光洁的小脚和脚踝上,长野风花刚刚强压下去的火气差点再次爆发:“让你直说你就说,你认为可儿需要多久,”

“不是说了吗,现在不能确定,”苍浩挠挠头,一边观察着长野风花的美脚和美腿,心里一边想到:“身材不错,长得也不错,总的來说是个尤物,应该算是上等,”

庞劲东无奈的点点头:“这样吧, 那就尽快治疗,至于报酬方面嘛……”

苍浩打断了庞劲东的话,一指长野风花:“钱,我就不要了,把她送我就行,”

长野风花猛地一声暴叫,身子嗖的站起:“苍浩你够了沒有,”

苍浩很冤枉:“我怎么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呢,”长野风花对着苍浩怒目而视:“我告诉你,沒有人敢在我面前不规不矩,只要我愿意,你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苍浩撇撇嘴,满不在乎的道:“如果我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庞可儿就等不到明年的春天,”

长野风花愣住了:“这……”

苍浩对庞劲东淡淡的道:“我治了庞可儿,送你一个鲜活的女儿,作为报酬,你还我一个鲜活的女人,这很公平,”

庞劲东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你换一个条件,”

“抱歉,换不了,我是一个生意人,讲求付出与所得成正比,”苍浩呵呵一笑:“一命换一命,你也不亏啊,”

“我可以送其他女人给你,”叹了一口气,庞劲东提出:“别说一个,十个都行,你喜欢那个东瀛女演员,我直接给你送到门上去,”

“我只喜欢她,”苍浩一指长野风花,冷笑着对庞劲东说道:“如果你实在不舍得,不如送我玩两天,然后我还你,我不追求所有权,只要使用权,够敞亮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