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两代兵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劲东黑着脸道:“这个同样不行,”

苍浩嘿嘿一笑:“你不会跟她有点什么事吧,否则怎么这么吝啬,”

刚才苍浩对长野风花的傲慢表现得过度隐忍,让赵轩和冷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觉得一代兵王实在威风扫地,

此时,苍浩突然发难,搞得庞劲东非常为难,长野风花更是面红耳赤,一转眼完全占据了上风,

赵轩冲着苍浩一个劲的挑大拇指:“老大,高,真高,”

“我跟她什么事儿都沒有,”庞劲东直截了当的道:“但她是我的手下,我就必须确保她的安全,干我们这一行的,兄弟情义比什么都重要,这一点你应该非常清楚,”

赵轩愣住了:“这一行,哪一行,”

赵轩做事还是很有规定的,在苍浩和别人谈判的时候,从不会大声说话,

不过他声音虽然轻,长野风花还是听到了:“我们家先生过去是雇佣兵,”

赵轩又是一愣:“原來还真是同行,”

同类人之间往往有彼此识别的本能,昨天庞劲东的手下冲击多林寺,血狮雇佣兵就已经看出这些人的來头了,

庞劲东点点头:“看你们的身手应该也是雇佣兵,”

赵轩得意洋洋的就要介绍苍浩的光荣历程:“我们家老大……”

长野风花打断了赵轩的话:“我们家先生过去可是雇佣兵之王,”

长野风花这话一出口,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因为赵轩和冷瞳都认定苍浩是一代兵王,

事实上,苍浩的“兵王”之誉是实至名归,这些年來罕逢敌手,普里皮亚季一战更是为这份声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全歼斯巴达战士,拯救世界于核战危险,这是任何政府军和雇佣兵都无法做到的,

“雇佣兵之王……”赵轩嘿嘿一笑,有点不屑的道:“吹牛谁不会啊,你说自己是啥就是啥,反正沒人能证明,过几天,沒准还冒出來一堆兵王呢,反正我们是懒得去跟骗子证明自己,”

长野风花轻哼一声:“我们家先生当年全歼斯巴达战士,”

听到这话,赵轩傻住了:“这……真的假的,”

长野风花不无得意的道:“当然是真的,”

斯巴达战士一度号称最强战士,苍浩在普里皮亚季干掉了最后两个,至于当年那个神秘人物一战全歼斯巴达战士其实只是一个传说,

然而这个传说又是真实的,因为除了普里皮亚季的那个两个,所有斯巴达战士确实都死了,

沒人知道那个神秘人物到底是谁,按照长野风花的说法正是坐在眼前这个庞劲东,这让冷瞳同样感到非常惊讶:“你们家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告诉你了,是雇佣兵之王,最初也是斯巴达战士……”冷冷一笑,长野风花大致讲述了一下庞劲东歼灭斯巴达战士的经过,一时之间,赵轩和冷瞳都沒有办法怀疑了,

原因很简单,长野风花印证了一些传说,同时还纠正了一些不靠谱的说法,

更重要的是,她提供了一些细节,这是编造不出來的,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说的出,

此时,赵轩和冷瞳再看庞劲东,目光就多了几丝畏惧,

干笑两声,赵轩有点不屑的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沒有办法证实,”

冷瞳倒是信了,但这个时候在气势上不能输了,于是也说了一句:“既然都是雇佣兵出身,为什么我们从來沒听说过这位庞先生,”

庞劲东笑着摆了摆手:“我退役的时候,你们还是孩子呢,沒听过我很正常,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几十年,”顿了顿,庞劲东又道:“这些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你们只是一听也就可以了,权当一个故事吧,”

长野风花点点头:“现在还是说说可儿的病吧,”

苍浩对庞劲东的往事无动于衷,只是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把长野风花送我,”

长野风花一瞪眼睛:“你怎么说话呢,”

“我胆子很小,你别吓我,”苍浩一脸无辜的道:“别忘了我是可儿的救命恩人,”

长野风花不得不屈服了,勉强又忍住坐下,声音勉强镇定的说:“苍浩,现在跟你说正事,你不要总给我打岔行不行,”

“我沒打岔,打岔的是你,而且我的话保证沒有水分,”苍浩说的很无辜,心里却踏实下來,看來自己可以要挟住长野风花了:“庞可儿的命,和长野风花的贞洁,庞先生你必须选一样,”

庞劲东乜斜了一眼长野风花,长呼了一口气:“那就沒有办法了……”

“好嘞,”苍浩兴冲冲的道:“我现在去买绳子、丝袜、跳|蛋……”

庞劲东一愣:“干嘛,”

“玩呀,”苍浩兴冲冲打量着长野风花:“虽然说岁数比我大,不过胜在徐娘半老,话说,这个岁数的女人需求都挺强烈,我得玩点刺激的,”

长野风花凄然一笑,对庞劲东道:“不如我现在去把墨师抓起來,严刑折磨让他给可儿治病,”

赵轩冷冷一笑:“那要问我们是不是答应,”

“不答应又怎么样,”长野风花一挑眉头:“就凭你们这几个小屁孩,还以为可以阻止我们,”

冷瞳轻哼一声:“试试看,”

“试试就试试,”长野风花满不在乎的道:“就说昨天,如果不是我们手下留情,多林寺这会儿已经毁了,”

长野风花还真不是吹嘘,赵轩和冷瞳都看出來了,如果昨天庞劲东的人发动全力进攻,只怕血狮雇佣兵还真撑不住,

如果简单的论个人战力,双方旗鼓相当,但庞劲东的手下太多,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

苍浩抽了一口雪茄,叹气说道:“如果庞先生决定玩横的,那么我们就只有奉陪到底,就算不是你们的对手,我们也要战斗到最后一人,”

“值得吗,”

“如果只是为了庞可儿的病,当然不值得,但墨师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不允许他受到伤害,”顿了一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这就很值得了,”

“沒错,”庞劲东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也是我的处事原则,所以你刚才误会了我的意思,长野风花追随我这么多年,我不可能为了女儿而放弃她,苍先生你别以为能伤害长野风花,我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事,哪怕为此牺牲可儿,”

苍浩似笑非笑的问:“女儿和手下之间你真的要选择后者,”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所以我就只有不去选,”庞劲东说着,抽了一口雪茄:“如果你们沒出现,我会找其他途径医治可儿,既然你们给出了这么一个困难的选择,我就索性当做你们根本沒出现过,”

苍浩一挑眉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庞劲东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只不过嘛,墨师已经说过,他遇到可儿也算是有缘,不知道苍先生是否相信缘分这回事,反正我觉得大家既然遇到了,肯定不是沒原因的,”

长野风花弓下腰,十分为难的对庞劲东说了一句:“庞先生,实在不行……我就去他那边呆几天,”

长野风花已经打算牺牲自己了,尽管在她看來,苍浩能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是禽兽,但这好像是当前唯一的办法,

只是,庞劲东并不接受长野风花的牺牲,果断的摇摇头:“不行,”

“他又不会杀了我,只要能让我再回來,我还能继续照顾你和可儿,”

“绝对不行,”庞劲东一个劲的摇头:“不管他是会杀了你,或者只是垂涎你的美色,只要伤害你就不行,”

“那可儿……”

“她有她的命,我只有尽人事,而听天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庞劲东又道:“沒办法了,”

赵轩多少听到两个人的对话,笑嘻嘻的道:“庞先生,我们老大沒别的要求,只是让这个长野风花过去我们那玩几天,几天之后,我们原样打包再给你送回來,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呢,”

冷瞳似笑非笑点点头:“庞先生未免太执拗了,”

“不行,”庞劲东铁青着脸说了一句:“如果我可以牺牲手下的贞洁,那么也就可以让兄弟无端送命,这个头不能开,”

赵轩试探着问:“那你女儿的病……”

“只要你们答应医治可儿,我这里条件任你们开,当然我知道你们不缺钱,不过我可以做到一些你们花钱都做不到的事……”顿了顿,庞劲东毫不犹豫的道:“如果这都不行……”

苍浩说话了:“如果我不答应呢,”

“送客,”庞劲东果断的道:“我们沒必要继续谈下去了,”

“那我就告辞了,”苍浩再度站起身來:“无论如何,庞先生对手下这份情谊,苍某人非常欣赏,也很佩服,”

“再见,”庞劲东冷笑一声:“苍浩,我很欣赏你,但你的这个要求,挑战了我的底线,庞某人虽然已经退隐多年,但也不能污了自己的名声,所以咱们再见吧,”

长野风花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记住,山水有相逢,苍浩你最好别落到我们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