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毒贩小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好害怕呀,”苍浩哈哈一笑,旋即脸色一变,非常郑重的道:“庞先生这份义气我很欣赏,所以庞可儿的病,我答应了,”

长野风花急忙问:“你……答应什么,”

“我已经答应给可儿治病,”顿了一下,苍浩又道:“当然,治病的不是我本人,不过我全权代表墨师,刚才庞先生说的沒错,我來这里之前已经跟墨师沟通过,要说治愈庞可儿到底需用多长时间,这个实在无法确认,”

“谢谢……谢谢你了……”长野风花点了点头,随后沉默了好半天,沉思着什么,

庞劲东还是感到不放心:“你想要什么呢,”

“什么我想要什么,”

长野风花冷冷一笑:“你别明知故问,”

“话说,你脾气这么大,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我建议有时间來多林寺给你诊治一下,我估计墨师在妇科这方面也是很有造诣的,”苍浩一摊双手,又道:“既然你们这么慷慨,我也不能太过份,女人嘛,有的是,东瀛女演员吗,也有的是,据说每年都有过江之鲫的新人涌到这个行业,又据说东瀛最缺的其实是男演员,所以不缺你长野风花一个,就算你现在想跟我,我还不要了呢,”

长野风花气呼呼的道:“我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更年期提前,就是有也是被人给气出來的,”

苍浩叹了一口气:“更年期提前的人都这么说,”

长野风花算是发现了,不管自己用什么语气说话,苍浩总能把话題岔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然后变着法羞辱自己,她冷静下來,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们在跟你说正事,你先端正一下态度,否则……”

“别吓唬我,”苍浩耸耸肩膀:“我已经决定不要你了,你要是吓唬我,沒准我就改注意,”

“你要是敢为难我家先生……”长野风花说着,目光恶狠狠的刮了苍浩一下:“你不但会得到我这个人,还会得到我的刀法,”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更吓人了,”

庞劲东呵呵一笑:“那你到底要什么,”

“这个吗……”咽了口唾沫,苍浩似笑非笑的道:“我只要你一句话,”

“说,”

“刚才庞先生的意思是,可以答应我的任何条件,只要别动你手下的人,既然如此吗……”苍浩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抽了一口雪茄才接着说道:“好,庞先生,我就要你这句话,,你可以帮我做一件事,”

“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庞劲东点点头:“你要我做什么,”

“我先留着,”苍浩嘿嘿一笑:“等我需要你做的时候再开口,咱们挂账,沒事,我不急,”

长野风花是真被气到了:“苍浩你太过分了,”

苍浩很委屈的问:“我帮庞可儿治病,怎么过分了,”

“庞先生……”长野风花附到苍浩耳边,轻声道:“咱们不能答应他……”

苍浩叹了一口气:“如果不答应,那你就只有跟我走了,别说我还真改主意了,不仅要跟你好好玩,还要拍下來……话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挺有当导演的天赋,”

长野风花咆哮了一句:“你给我闭嘴,我沒跟你说话,”

苍浩乖乖的闭嘴,身子端坐在沙发上,等着长野风花说话,

长野风花又对庞劲东道:“如果他想出什么歪点子为难你怎么办,还不如我跟他走,免得造成更大损失,”

庞劲东冷笑着问:“你真想好了,”

“想好了,”长野风花用力点点头,随后对苍浩说道:“你给可儿治病,我们都很感谢,既然这样,咱们有话说在当面,,我们跟苍先生无亲无故,而苍先生又这样鼎力相助,让我们十分过意不去,为此,我个人愿意以身相许,但希望你不要为难我家先生……”

“我明白你的意思……”苍浩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卷,表情安静的像是一潭死水:“如果我不说出自己到底要庞先生干什么,你就放心不下,对吗,”

长野风花看着苍浩的这个德行又生起气來,声音也大了些:“苍先生要么把我带走,要么直接开个价吧,”

“好,”苍浩睁开眼睛,很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庞先生承诺过可以给一笔重谢,我估计你也是打算掏钱了事,可我这个人还真就不把钱放眼里,”

长野风花无语了:“这……”

“当导演拿你拍片儿这事还是容以后再议,也许有一天你想开了主动对我投怀送抱……”苍浩不再为难长野风花,而是大言不惭的对庞劲东说了一句:“可是,我偏不说我要让庞先生干什么,我就是要让你们提心吊胆,每一天都过不安生,”

长野风花想要抽刀了:“过分,”

“确实过分,”苍浩点点头,宛然一副天下能人唯我其谁的架势:“只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除了我们的人,沒人能治好这病,”

“你……”长野风花脸色涨得通红,恨不得把苍浩抽筋扒皮:“苍浩我看你能得意多长时间,”

“我一直都挺得意,”苍浩忽然一叹气,站起身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拿你拍片了吗,因为我觉得自己挺不错的,身强体健,相貌端正,经过多年运转证明身体各个零部件基本正常,你呢,半老徐娘,你要是跟了我,得掏多少钱给我啊,”

长野风花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我还是掏刀给你來一下吧,”

苍浩的神情有些黯淡:“那可儿的病……”

“别拿这个來要挟我,”长野风花把银牙咬得咯咯直响,片刻后又道:“这病,你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你要是治好了,我们可以送你成山成岭的银子,要是你治不好,那就送你一堆蜡烛纸元宝,”

“别吵了,”庞劲东打断了两个人的争执:“苍先生的条件……我答应了,”

长野风花一愣:“先生你想好了,”

“想好了,”庞劲东点点头,对苍浩说道:“我给你这个权利,可以在你认为适当的时候,让我去做某件事情,”

苍浩满意的点点头:“一言为定,”

庞劲东向苍浩伸过手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既然事情谈妥了,那我们告辞了,”微微一笑,苍浩转身离去,赵轩和冷瞳自动跟在后面,

长野风花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恨恨不已的对庞劲东说道:“先生,你怎么可以答应他们,万一他搞什么花样呢,”

“我不能把你舍出去,又得给可儿治病,只能这么办了,”庞劲东无奈的摇摇头:“他肯定搞花样,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占上风,”

“那就任由他胡來,”眼珠一转,长野风花嘿嘿一笑:“等等,就算他的手下很厉害,可咱们人多啊,到时候大家大不了摊牌,我倒要看看他们这些后來的小屁孩,跟咱们这帮老牌雇佣兵谁更强,”

庞劲东笑了笑,乜斜了长野风花一眼,沒说话,

苍浩等人从前门进处,也就在这个时候,后门走进來一个身影,正是洪妙雪,

庞劲东冷冷问了一句:“你怎么來了,”

“姐夫啊,你跟我说话为什么总是这么横呢……”嘿嘿一笑,洪妙雪又道:“我來看看可儿,”

庞劲东懒洋洋招呼了一声:“可儿,你小姨來了,”

过了一会,可儿应了一声:“我來了……”又过了一会,可儿拖沓着脚步出來,先是跟洪妙雪问了一声好,随后就问庞劲东:“爸,那个苍浩走了吗……”

洪妙雪眼睛一亮:“苍浩,”

“是啊,”庞可儿很认真的点点头:“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爸爸请他來谈谈,可是不让我露面,不知道为啥,”

洪妙雪急忙问庞劲东:“姐夫你怎么认识苍浩呢,”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缘分呗,”

洪妙雪再次发问:“姐夫,你也知道,我最担心苍浩对我们的计划构成阻碍,你怎么还把他请到家里來了呢,”

庞可儿很认真的问了一句:“小姨你有什么计划,”

洪妙雪哪里能诚实回答:“我……其实沒什么,就是想做点生意,”

“毒品吧,”庞可儿轻哼一声:“说说看,这一次是白粉儿、可卡因、还是冰儿啊,”

“可儿别乱说,”庞劲东又是叹了一口气:“毕竟她是你小姨,”

“我从懂事开始就知道小姨是做什么的,”庞可儿皱了皱眉头,又道:“我真不想跟毒贩子扯上关系,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走在街上都担心警察抓我,”

“可儿啊,虽然说你小姨确实挺不是东西,但她毕竟是你小姨啊,”庞劲东非常认真的道:“以后这些话不要当面说,”

“姐夫啊……”洪妙雪一脸委屈:“我怎么不是东西了,”

庞可儿一指洪妙雪:“你不只贩毒,还杀了很多人,”

“杀人,很正常啊,”洪妙雪一摊双手,理所当然的道:“可儿,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是少数人决定着多数人的命运,你要拥有权力,成为少数人中的一员,而不是相反,在通往权力的道路上,必然有很多阻碍,你只有毫不留情的彻底清除,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

庞劲东有点不满的对洪妙雪道:“可儿还小,我希望她能走另外一条路,不要把你那套理论传授给她了,”

洪妙雪很失望的点点头:“哦,”

“可儿啊,这一次你小姨做的事情,和以前是不一样的,你要对她有信心,”庞劲东弹了一下雪茄上的烟灰,吩咐庞可儿:“去给爸爸泡一杯咖啡,”

“好的,”庞可儿答应一声,离开了,

确定庞可儿听不到自己说什么,庞劲东这才告诉洪妙雪:“可儿好像很喜欢那个苍浩,昨天又溜出去,跑到多林寺那里去玩,”

“必须让她跟苍浩保持一定距离,”洪妙雪毫不犹豫的道:“首先、苍浩跟刑事侦查局局长廖家珺关系暧昧,而廖家珺是我最大的阻碍之一,苍浩肯定要帮廖家珺;其次、苍浩为人太有正义感,我跟他打过交道,他知道我是什么人,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庞劲东若有所思的一笑:“你说苍浩很有正义感,也就是承认自己不够正义了,”

“正义的标准是双重的,苍浩有苍浩的正义,我有我的正义,”顿了顿,洪妙雪接着说道:“过去,我跟苍浩深入交谈过,他不认同我的正义标准,那就沒有办法了,”

“难道你那时希望他支持你,”

洪妙雪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姐夫,那时我又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能帮我,强大一下自己的力量总沒错啊……”

“我沒怪你,”庞劲东叹了一口气:“要是当时苍浩真的同意了,眼下我还省心了呢,继续过我悠哉悠哉的隐居生活,”

“姐夫我知道让你重新出山很为难……”深吸了一口气,洪妙雪非常认真的道:“我知道,你过去对我的生意很不认同,但我一直都在强调,只有用非法生意赚來的钱,才能让我的人吃得饱穿得暖,现在,最关键的时候到了,只要我的计划成功,就可以一劳永逸让我的人更好地生活,我保证成功之后彻底放弃毒品生意,”

庞劲东乜斜着洪妙雪:“真的吗,”

“我保证,”洪妙雪急忙拍拍胸口,两座雪峰跟着颤悠了几下:“姐夫,当年你不是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吗,为了一帮贫苦受压迫的人而起义,那里也是毒品产地,起义成功之后,你不是也帮他们过上了正常生活了吗,”

庞劲东摆摆手:“别说了……”

“还有,你早年做雇佣兵的时候,不是也给毒品集团效力过吗,”洪妙雪急急的道:“为什么你要用双重标准來看待我呢,”

庞劲东觉得无法回答这个问題,于是岔开话題道:“说到苍浩,你可能想远离他,很遗憾,现在我需要他,”

洪妙雪非常不理解:“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