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谁才更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天可儿去了多林寺,结果偶然发现……”叹了一口气,庞劲东有点无奈的道:“苍浩手下有一个人可以医治可儿,”

“什么,”洪妙雪先是一愣,随后斩钉截铁的道:“姐夫,你知道,我最关心可儿了,既然这样,那就让苍浩治病好了,大不了我做事更加谨慎一些,”

“你不怕苍浩利用这个机会刺探情报,”

“沒事的,”洪妙雪很大度的摆摆手:“他应该还不知道咱俩的关系,”

“你这么想是最好的……”庞劲东长呼了一口气,闭目养神:“那就这么定吧……”

“话说,姐夫啊……”洪妙雪很小心的问道:“你了解苍浩吗,”

“不是告诉你多少次了吗,他成为雇佣兵的时候,我已经退隐好几年了,不再问江湖事……”庞劲东摆了摆手:“看到他的年轻朝气倒是让我感觉自己真的老了……”

庞劲东和洪妙雪谈着苍浩,苍浩离开庞劲东那里之后,也在跟两个兄弟谈着庞劲东,

赵轩挠挠头:“长野风花声称,当年是庞劲东歼灭了所有斯巴达战士……是不是吹牛啊,”

“不像,”冷瞳冷笑着摇了摇头:“从长野风花所讲的细节來看,应该不是编造的,非常真实,对于年轻这一代人來说,斯巴达战士只是一个久远的传说,绝大多数人都沒有机会亲身接触,但咱们是跟斯巴达战是打过交道的,长野风花对这些人的描述也很符合咱们的认知,”

“好像是这么回事……”赵轩皱起眉头,有点忐忑的问道:“如果当年真的是庞劲东一战全歼斯巴达战士……咱们老大也歼灭了斯巴达战士,到底谁才更强,”

冷瞳沒回答这个问題,而是看向苍浩,

苍浩一直沒出声,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当然是庞劲东更强,”

赵轩有点不服气:“为什么,”

“我遇到的两个斯巴达战士已经是烈士暮年,按说雇佣兵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就应该退休了,而庞劲东歼灭的斯巴达战士正处于全盛期,所以我们两个沒得可比,”笑着摇了摇头,苍浩又道:“更何况,庞劲东是一次面对许多斯巴达战士,而我是分开來对付两个,”

“让你这么一说,老大你好像比庞劲东差不少……”赵轩更加不服气了:“老大你怎么涨别人志气,”

“我说的是事实,”苍浩淡然的道:“只有知道自己哪里不如人才可以超越别人,虽然妄自菲薄要不得,妄自尊大更要不得,”

“老大说得对,”冷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庞劲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现在更关心的是庞劲东为什么出现在广厦,”

“这个才是问題的重点,”苍浩深深的一笑:“雇佣兵,无外乎两个结局,要么死,要么退隐,正常來说,庞劲东应该躲在一个山清水秀沒人找到的地方享受人生,却突然带着一大群手下來到广厦这座城市,他要干什么,”

赵轩很奇怪:“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一直躲在广厦,”

“那个别墅里所有家具和装修都是新的,显然刚搬进來沒多久,当然那里可能只是他诸多住所中的一个,但显然他在那的时间最长,因为随处都可以看到他生活惯用之物,比如雪茄,还有,从庞可儿的表现來看,对广厦这个城市也非常陌生……”顿了顿,苍浩又道:“不排除庞劲东可能是刚买下了那套房子,但我觉得应该还是刚來广厦沒多久,”

“如果他真是刚來……”赵轩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他到底要干什么,还真是个问題,”

“廖家珺前几天说,广厦再次发现红魔的踪迹,如今又被我们遇到一位老牌雇佣兵之王……”苍浩嘿嘿一笑:“应该不是巧合吧,”

一路说着话,三个人回到多林寺,刚一进门,封禅子就迎了上來:“老大,刚才有个老毛子找你,说是有急事,”

苍浩一挑眉头:“叫什么,”

“他沒说,”封禅子摇摇头:“他來了三次了,每隔一个小时就进來问问你回來沒,我让他去客房等着,他还坚决不进來,”

“哦,”苍浩笑了,听到这番话,大致猜到这个老毛子是谁,

果不其然,寺门马上被人敲响,封禅子去把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

他穿着一身牛仔装,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很显然经过化妆,不过苍浩还是认出來正是维金柯,

维金柯很小心的问封禅子:“苍先生回來了吗,”

“我在这,”苍浩招呼维金柯:“跟我來,”

赵轩和冷瞳去忙别的事了,封禅子很知趣,也沒跟上來,

苍浩径直把维金柯带到厢房,维金柯进门就道:“接到你的信息,我马上就赶过來了,到底有什么急事,”

“你先说你是怎么來的,”苍浩有点不放心:“大使馆那边觉察到什么了吗,”

“应该沒有,”维金柯摇摇头:“今天刚好是周末,我一大早晨飞过來,晚上就飞回去,应该沒人知道我來过广厦,”

“哦,”苍浩点点头:“让你來到也沒别的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了解谢尔琴科吗,”

过去苍浩有事找维金柯,都是直接把电话打过去,这让维金柯胆战心惊,

这一次,苍浩用了比较先进的密码方式,维金柯反而更加提心吊胆,因为苍浩让维金柯來一趟广厦,维金柯担心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事,

听到苍浩只是打听谢尔琴科,维金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失望:“原來你是想问他啊……”

“毕竟他是你的上级,现在被抓了,难道你一点不关心,”

“我也是联邦安全局的老人了,实事求是的说,谢尔琴科是最出色的局长,一方面个人综合素质很高,另一方面是对手下也很照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维金柯接着说道:“但眼下我又能做什么,”

苍浩笑着点了点头:“理解,”

“抓他是因为高层内部政治斗争,总理是想要把他救出來的,但他确实花过黑钱,不把这件事情说明白了,总统那边肯定不会放过他,”尽管谢尔琴科的案子从來沒有公开报道过,不过维金柯大致已经掌握情况了:“现在双方正在角力,对谢尔琴科來说,恐怕不太乐观,”

“当下进展如何,”

“这个不了解,”维金柯一个劲的摇头:“所有信息都沒公开,我估计除了直接审理此案的几个人和高层首脑之外,沒有谁了解具体情况,我只是听说,谢尔琴科无法摆脱被贿赂的嫌疑,但总统方面也沒找到更多证据可以拿來指控,”

苍浩果断的道:“我很想帮他,”

维金柯一怔:“真的,”

“我们并肩作战过,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的战友,如果能出一份力我还是愿意的……”苍浩说罢,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虽然他帅的让人讨厌,”

“你打算怎么做,”

“现在还沒有具体计划……”苍浩叹了一口气,又道:“现在你需要告诉我,对谢尔琴科有多少了解,”

“作为我的顶头上司,我肯定有一些了解,但这个话題范围太大了……”维金柯颇有些为难:“能具体一点吗,你想知道哪些,”

“比如他个人的财务观念,”

“这个我是知道的,”维金柯急忙道:“谢尔琴科的财务观念非常混乱,可能跟他的家庭出身有关,所以对钱沒什么概念,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他是联邦安全局头号土豪,经常请下属吃饭,赠送礼物,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薪资到底是多少,外出消费只知道刷信用卡,经常接到银行催欠通知才知道卡已经刷爆了,不过他还是很有钱的,从來不为债务发愁,总是能够及时还上,所以很多人猜测,可能因为正因为他个人财务状况太混乱,一不小心花了那笔黑钱,这才被人抓到把柄,”

“他家什么背景,”

“沒说他是土豪吗,他家在一座非常美丽的村庄,苏联解体之后那些年,他的祖父和父亲通过成功运营,囤积了大批土地,不过谢尔琴科沒做地主,立志从政,大多数土地后來卖掉了……”顿了顿,维金柯又道:“我听说他用卖地的钱做了几份信托基金,他日常花销应该就是信托基金的收益,”

“明白了,”苍浩点点头:“你可以回去了,”

“啊,”维金柯又是一愣:“这就让我走,”

“麻烦你了,千里迢迢飞到广厦,只是让我问了几个问題……”呵呵一笑,苍浩又道:“但这几个问題非常重要,谢尔琴科为什么会支取过黑钱,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维金柯急忙问:“那你怎么救他,”

“问題就在这……”苍浩长叹了一口气:“有证据还不够,更重要的是切入点,我总不能直接登门联邦安全局,告诉他们谢尔琴科为什么是被冤枉的,”

“那苍先生你想办法吧,我得回去了……”维金柯看了一下时间,急急忙忙的道:“有事再联络,”

刚送走了维金柯,苍浩转身正要回去,一个身影箭步冲进多林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