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情敌面对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人穿着一身牛仔装,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打扮得有点像维金柯,

但她身材可比维金柯火爆多了,从胸前一对颤颤巍巍的肥肉,苍浩一眼就认出來:“廖局长,”

“嘘,”廖家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到厢房说话,”

廖家珺对多林寺倒也算熟悉了,径直去了厢房,苍浩跟在后面到好像是客人,

进门之后,苍浩很费解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沒怎么……”廖家珺摘下鸭舌帽,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倾泻下來:“最近形势紧张,到处都有人探听情报,说不清楚这些人什么來头,我得小心一些才是,”

“探听什么情报,”

“我不是告诉你红魔再度现身了吗,”廖家珺长呼了一口气,有些焦虑的道:“我最近又得到情报,洪妙雪之所以能稳定红魔集团内部当上红魔,是得到了一个雇佣兵的帮助,”

“哦,”苍浩点点头,丝毫不感到惊讶,因为之前刚好对赵轩和冷瞳已经分析过庞劲东可能跟洪妙雪有关,

“你不想说点什么,”

“我能说什么,”苍浩说着,拿出一瓶药,打开來吃了下去:“你也看到了,我身体还需要休养,打击犯罪是你们警方的职责,我一介屁民也就不参与了,”

廖家珺马上道:“可我听说这个雇佣兵曾经号称一代兵王,”

苍浩乜斜了一眼廖家珺:“你不会是上我这來探听情报吧,”

“既然你也是雇佣兵,是不是可以提供什么信息,”廖家珺急急忙忙的问:“你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吗,”

苍浩反问了一句:“你了解你的上一任局长吗,”

廖家珺点点头:“了解,”

“你了解你的上上一任局长吗,”

廖家珺摇摇头:“这个……了解不太多,”

“那你的上上上一任局长,你了解吗,”

“完全不了解,”

“那么上上上一任局长同时期的那些副局长,你又了解吗,”

“当然不,”廖家珺很疑惑:“你问这个干吗,”

“在同一个系统同一个部门工作的人,互相都可能不够了解,何况还是隐秘在地下世界的雇佣兵们,”耸耸肩膀,苍浩又道:“我号称兵王只是因为我沒有遇到过对手,而所有跟我作对的人基本都是同一个时代的,对于时间更加久远的那些人我怎么能知道,就比如老雷泽诺夫,我当雇佣兵的时候根本沒听说过这个人,我毫不怀疑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你说的有道理……”廖家珺有点垂头丧气:“本來以为你能知道点什么……”

话还沒说完,厢房的门被推开,井悦然进來了,

井悦然又來多林寺探望苍浩,这几乎已经成了她的生活习惯,每次來手里都拎着不少营养品,看起來还真担心苍浩某方面能力受到影响,

看到廖家珺也在,井悦然先是一怔,随后微微一笑:“原來廖警官也在啊,”

“是啊……”被人家女朋友看到自己在这,廖家珺有点尴尬:“我过來探望一下苍浩……”

“欢迎之至,”井悦然把手里的营养品放下,非常热情的道:“我平常很忙,总担心沒时间照顾苍浩,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那个……你误会了,”廖家珺赶忙道:“我是过來跟苍浩讨论一下工作,”

“是吗,”虽然井悦然始终笑语盎然,但这态度分明是把廖家珺看成情敌了:“我记得,苍浩应该为国家安全工作,不知道还跟你们警方有配合呢,”

“某种程度上国家安全也是我们工作范畴之一,”廖家珺感觉有点别扭,站起身來道:“沒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再加上井悦然语气不善,廖家珺想要告辞了,

可她不走还好,这么一走,反而让井悦然认为其中有事儿,

虽然苍浩这身子板儿现在是干不了什么,谁敢肯定廖家珺沒看上苍浩呢,反正井悦然是这么担心的,

于是井悦然急忙走过來,亲热的挽住了廖家珺的手:“眼看到午饭时间了,你不能这么走啊,怎么也得吃顿饭,”

“不了,我还是回局里吃食堂吧……”

“那怎么能行,”井悦然就是不肯松手:“跟我们來吧,附近有家川菜馆,我感觉挺不错的,”

廖家珺一再婉拒:“真的不用了……”

井悦然不再跟廖家珺商量,直接对苍浩说道:“收拾一下东西,咱们一起去吃饭,”

苍浩也觉得有点别扭,可是这顿饭如果不吃,不知道井悦然还会搞什么花样,只要答应下來:“是啊,廖警官,我也有点饿了,不如一起吃点饭吧,”

廖家珺还是想走,用力抽了一下手:“我还是回去吧,”

听到苍浩也同意一起吃饭,井悦然就正准备松手,

廖家珺抽冷子來这么一下,井悦然根本沒握住,结果廖家珺用力过猛,一屁股坐向后面,

刚好,靠墙有一个实木架子,上面摆着一盆玉麒麟盆栽,廖家珺肥嫩的屁屁正撞在玉麒麟上,

“哎呀,廖警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井悦然赶忙过來搀扶廖家珺,装作很好心的道:“大家又不是外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苍浩你说呢,”

苍浩哪里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有一个劲的点头:“是啊,是啊,”

“所以咱们就一起吃午饭吧……”井悦然笑着道:“廖警官,你要是不來,可就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廖家珺非常为难的道:“我下午还有工作,着急回去……”

“那也不差这一顿饭的时间啊,”井悦然依然很热情:“你难得跟我们两个同时碰到一起,一起吃点饭正好也能好好聊聊,”

井悦然说话的措辞方式,完全就是代表了苍浩,看起來完全能给苍浩做主,如同苍浩家里的女主人,

而井悦然执意要把廖家珺留下來吃饭,是因为一直都很怀疑苍浩跟廖家珺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打算借这个饭局观察一下,

熟料,这顿饭吃得很怪异,井悦然沒有发现任何细节,倒是出了一大堆其他事,

廖家珺无法推脱,只要答应下來,任凭井悦然把自己带去川菜馆,

这一路上,廖家珺走路一扭一扭的,看起來颇为难受,

进了饭店,井悦然要了一个幽静的包间,然后点了好几个菜,

还沒等点酒,井悦然的手机响了,她接起來不耐烦的问:“又怎么了,”

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井悦然的表情越來越不耐烦,最后直接扔过去一句:“给我盯紧了,”

放下电话,井悦然笑着问廖家珺:“喝点什么,”

廖家珺侧身坐着,勉为其难的一笑:“果粒橙吧,”

“不喝点酒,”井悦然好像有点失望:“看廖警官的样子应该有点酒量,”

“不行,我下午还要工作,真不能喝酒,最近的八条禁令要求非常严格的,”廖家珺的笑容很怪异:“就果粒橙吧,”

“好吧,”井悦然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本來指望廖家珺能酒后吐真言,说出來对苍浩到底是什么感觉,可人家就是不肯喝,她也沒办法:“改天吧,等廖警官下班,咱们好好喝点,那样八条禁令可就管不到了吧,”

井悦然正说着话,手机再次响起,井悦然接起來刚听了两句,漂亮的眉头就皱了起來,

片刻后,井悦然对电话说:“马上我给你回过去,”随后她挂断电话,告诉苍浩和廖家珺:“你们两个先聊着,我得出去打几个电话,”

苍浩很奇怪:“出什么事了吗,”

“公司股价的事,”井悦然叹了一口气:“菜上來了,你们两个先吃,不用管我,”

井悦然执意安排这个饭局,却沒有机会达到目的,因为公司股价出了状况,

越來越多迹象表明,有人可能在坐庄收购曹氏地产,井悦然是金融事务部总经理,这正是她应该负责的,

本來她想拖到吃过饭之后在解决,但事态紧急,所以她需要打很多电话,先是从各方面查清情况,再想办法着手应对,

这一堆电话打出去,用的时间可就不短了,苍浩大致猜到井悦然要做什么,心里不免一个劲的责怪:“公司的事情还沒搞定,非得折腾人家干吗……”

井悦然这么一出去,包间里的气氛有点尴尬,廖家珺本來有很多问題想问苍浩,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至于苍浩,则拼命的想着话題,想要打破这种尴尬,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现廖家珺的坐姿很别扭,

廖家珺始终是侧着身子,半边屁股搭在椅子上,看着都让人感觉有点累,

苍浩关切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沒怎么啊……”廖家珺干笑两声:“这里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话说,我都好久沒吃川菜了……”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廖家珺为难的一笑:“我挺好的……”

“你要是不舒服就直说,这番别吃了,你该回去休息就回去,该去医院就去医院,”

“其实也沒什么大事……”

“这么说确实有事了,”

“我……”犹豫了一下,廖家珺才非常尴尬的说了一句:“我屁股上……好像扎了一根刺……”

玉麒麟是一种多肉植物,上面很多刺,苍浩明白了,刚才廖家珺跟井悦然推搡的时候,廖家珺的屁股被刺到了,

话说,也就是廖家珺的屁股丰厚肥嫩,能多挺一会,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就惨叫出來了,

由于位置尴尬,廖家珺总不能直接伸手去摸,这一路上又沒有机会去卫生间,就只能这么忍着,

这样一來,苍浩也被搞得有点尴尬:“那个……不如我送你去医院吧,”

“沒什么大不了的……”廖家珺赶忙笑笑:“就是一根刺罢了,当警察的连枪林弹雨都见过了,这算得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