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屁股上有根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你很坚强,不过……”苍浩深深的一笑:“其实,有的时候越是小伤越可能要人命,真要是挨了一枪可能还就沒什么事,”

廖家珺将信将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我不会骗你的,”

“等等……”廖家珺相信了苍浩的话,重重喘了几口粗气,表情越來越难受:“我后面越來越疼了,见鬼……好像感染了,”

苍浩很大度的提出:“我帮你把刺拔了吧,”

廖家珺有些犹豫:“这……”

“你要相信我的经验,”苍浩耸耸肩膀:“在丛林里那么多年,各种各样的情况我都见过了,如果你对我实在不放心,那就只有忍着了……”

“我自己去卫生间处理吧……”廖家珺站起來,身子却马上栽歪了一下:“见鬼……越來越疼了……”

“你自己能看得到吗,”

廖家珺垂头丧气:“我当然……看不到……”

“所以还是我帮你吧,” 苍浩很认真的道:“可能你有顾虑,但你别忘了,我们是曾经一起奋战过的战友,这个时候你应该忘记性别之分,当年我们在战场上,男女之间互相救治是很平常的事,谁都不会想太多,”

廖家珺更加为难了:“可是……你女朋友就在外面,被看见了多不好啊……”

沒错,井悦然就在外面,隐隐可以听到讲电话的声音,随时都可能推门回來,

结果,这反而让苍浩感觉更加刺激了,执意要求帮一下廖家珺:“沒事,她一时半会进不來,你沒听她有多忙吗,”

“那也不好……我还是去医院吧……”廖家珺的脸色有些红:“就是一点小事儿罢了,不用麻烦你了,”

“一点都不麻烦,”苍浩急忙摇摇头:“刺只要不拔出來,你这一路会很遭罪,再说了,你乘车走路,很可能会让刺更深,本來用手就能拔出來,沒准到时候你就得动手术了,为这么一根刺影响了工作多不好,”

其实苍浩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但偏偏把廖家珺给说动了,因为个人事情而耽误工作是廖家珺最不愿发生的,

廖家珺像是做了许久的思想斗争,大概最后是因为实在太疼,只得妥协了:“好吧……”

“这就对了嘛,”苍浩一副医者父母心的圣洁表情:“我就是帮你治伤,沒别的意思,你可别想歪了,”

“这……好吧……”廖家珺妥协了:“要不要去卫生间,”

苍浩摇摇头:“咱俩一起进卫生间,反而容易让人误会,我看就在这吧,”

廖家珺再度犹豫片刻,直接把身子转了过來,缓缓解开了皮带,把牛仔裤褪了下去,露出了半个屁屁,

深蓝色的牛仔裤当中,夹着一条窄窄的白色,是很普通的三角纯棉内裤,

这个身材火爆的警花穿着内衣似乎很保守,这让苍浩觉得实在对不起她的身材,应该是黑丝配高跟,性感丁字裤才更合适,

虽然包房里的采光不是很好,但廖家珺露出的这一小块屁屁,仍然显得异常刺眼,

可能廖家珺实在是太难受了,也不顾及可能被苍浩乱摸,才如此坦坦荡荡,

这样一來,苍浩也不好起什么邪念,咽了口唾沫,提醒道:“你跪到椅子上,”

“哦,”廖家珺答应一声,把裤子保持在臀部正中,然后跪在椅子上,把屁股对着苍浩,

苍浩再次发令:“把腰抬高一些……”

廖家珺又把屁屁向上抬了一些:“这样行吗……”

苍浩把眼睛凑近了一些,可惜廖家珺只露了一小半屁屁,倒也不显得太过诱惑,

“刺在什么地方,”

廖家珺用手在屁屁上某个区域指了指:“这……”

“衣服有点挡着了,”

“好吧……”廖家珺又犹豫了一下,把裤子整个又往下拉了一些,把右边的屁屁露出三分之二,左边的也露出三分之一,连中间的沟也露了出來,

如果说刚才的那一幕欠点火候,这一幕绝对迷死人不偿命,让苍浩心跳不断加快,

苍浩检视了一下伤口,发现有些化脓了,估计廖家珺一定很难受,这才不计嫌的让自己帮忙,

苍浩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道:“我要拔了,”

“嗯……”廖家珺应了一声,把屁屁又抬高了一些,一副请人來日的样子,

苍浩正要动手,廖家珺突然又说了一句:“我警告你,非礼警察可是重罪,你最好别打坏主意……”

苍浩本來很想摸一摸揉一揉,却被这句话给提醒了,只好放弃龌龊的想法,找到伤口,然后捏得鼓了起來,

“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吗,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对我的人品还沒有信心,”苍浩非常严肃的对廖家珺说道:“现在我要挤一下,把刺和脓液都挤出來,否则感染会加剧的,”

廖家珺点点头:“知道了,”

苍浩使劲捏了捏廖家珺左边的屁屁,果然流出了一些脓液,那根刺也露出一些,

廖家珺先是痛苦的哼了一声,随后又文:“是不是再往下脱一些,”

苍浩很含糊地应了一句:“嗯……”

其实,苍浩已经可以直接处理伤口了,但廖家珺既然愿意再多脱一些,自己作为良好市民应该配合警方,

廖家珺果然又把裤子往下一拉,不过这一次却有些过了,

或许是她沒想这么多,但眼下这个姿势太过性感,结果裤子沒办法再挂在屁屁上,一下子全滑了下去,

好在她反应还算迅速,及时夹住双腿,裤子沒彻底掉落下來,

廖家珺的整个漂亮屁屁完全呈现在面前,苍浩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些手足无措,

廖家珺似乎想把裤子拉回去一些,可是又觉得既然已经都脱了,也无所谓脱多少了,索性就这样了,

苍浩假装处理伤口,双手扒了扒廖家珺的屁屁,但苍浩担心引起廖家珺的警觉,不敢扒开正中的沟壑,

尽情欣赏了一番之后,苍浩终于把刺拔了出來,又把伤口的脓液挤干净:“还有沒有了,”

廖家珺沒急着把裤子提上去,把手伸到了背后,握住苍浩的手摸向另一个地方:“你看看这里还有沒有,”

苍浩觉得廖家珺的声音有些不对劲,随后发现她的手也有些不对劲,似乎她正引导自己四处抚摸着,

“这是勾引我吗……”苍浩乐于从命,立即上下其手,用力在廖家珺的屁屁上抚摸起來:“舒服吗……”

“什么舒服不舒服,你乱讲什么啊……”廖家珺似乎很享受这种抚摸,呼吸变得有些沉重,紧紧咬住嘴唇,才沒发出声來,

井悦然还在讲着电话,此时绝对安全,她看不见苍浩在干什么,

于是,苍浩放心地在廖家珺的屁屁上抚摸揉弄,过了一会,把手游移到了屁屁正中的沟中,前后摩擦了几下,

廖家珺的身体有些颤抖,苍浩知道机不可失,立刻把廖家珺的裤子又往下扒了一些,然后迅速伸手到两腿中间,

廖家珺催促:“弄好了沒有,”

苍浩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快了,”

说着话的同时,苍浩按捺住剧烈的心跳,再次把手伸进了廖家珺的两腿之间,

“你要干什么,”廖家珺低低地哼了一声,同时微微夹紧了双腿,

苍浩咽了口唾沫:“我……再检查一下,也许其他地方还有……”

“情况严重吗,”廖家珺的声音很暧昧:“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让你看到了,真应该让你对我负责……”

苍浩急忙问:“怎么负责,”

“沒什么,我就随口一说……”廖家珺岔开话題:“怎么样了,”

“暂时沒什么大问題,”苍浩也不知道廖家珺身上还有沒有刺,反正扎了几根刺都不重要,苍浩倒是很想脱下自己的裤子冲上去给廖家珺扎一根肉刺,

被一个巨胸美女引诱着,任何男人都会神魂颠倒,直接提枪上马就开始办事,不过苍浩脑海却还有一丝清明:“女朋友就在外面……不行,我得忍住……”

“那个伤口,你还得帮我处理一下……”廖家珺重新抓住苍浩的手,引导着放到自己的屁屁上,然后來回滑动着:“越來越难受了……”

廖家珺确实很难受,不过这一种难受却不是那根刺带來的,只可惜她自己根本沒意识到,只是单纯的想让苍浩挤出流脓,

她的臀部很美,不过比起胸部的丰硕还要差点,苍浩此时非常希望她的胸部也扎上一根刺,

苍浩知情识趣,继续揉弄着,廖家珺一直弯腰撅臀,在那里发出一些令人血脉贲张的声音,

“其实我身上也一根刺,还很粗呢……”苍浩一边低声说着,一边把廖家珺的身体往前推了一下,以便看到屁屁下面一点的情景,

廖家珺咯咯笑了起來:“用你的那根刺随便扎别人,这可是犯罪哦,我会逮捕你的,”

“如果有人心甘情愿被扎,那可就不是犯罪了……”苍浩一边欣赏和抚摸着廖家珺的屁屁,一边跟廖家珺打着浑,体内的火焰是越來越旺,

“说的沒错……”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突然问了一句:“话说,你跟井总感情很好吗,看得出來她很爱你,”

苍浩哪有心思关心井悦然:“还好吧,”

“看到你们两个恩爱的样子,我还真有点羡慕……”说到这里,廖家珺古怪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我的真命天子在何方……”

苍浩很想告诉廖家珺:“就在你后面,”

沒等苍浩开口,廖家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如果能找一个你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苍浩开始反问廖家珺起來:“你喜欢我,”

“当然不是……”廖家珺脸色一红:“我就是觉得,你很符合我找男朋友的标准,沒别的……”

“你要是喜欢我就只说,”苍浩很认真的道:“爱要大胆的说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