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廖家珺的家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炮子摇摇头,对廖家珺说道:“人家还有其他事,你回头再跟人家联系吧,可别耽误了人家,”

“不用,”廖家珺一个劲的摇头,执意要把苍浩留下來:“这是很重要的事……苍浩你等下直接跟我回刑事侦查局,”

苍浩很无奈的坐下來:“好吧,”

既然苍浩沒走,井悦然自然也不会告辞,陪坐在了一旁,

“既然你愿意让朋友在场,那就随便你吧……”老炮子叹了一口气,向苍浩伸过手去:“你也知道了,我是廖家珺的父亲,廖承豪,”

苍浩赶忙跟老炮子握握手:“伯父你好,”

也就是两个人的手刚一接触,廖承豪眼中精光四射:“你当过兵,”

“是啊,”苍浩笑了笑:“伯父怎么知道的,”

“你的虎口和食指指肚有非常明显的老茧,这是只有长时间持握武器才会形成的,而且你好像是左右手都有,说明你善于双手射击……”呵呵一笑,廖承豪若有所思的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苍浩,”

“苍浩……”廖承豪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爸……”廖家珺咳嗽两声,把廖承豪的思绪拉了回來:“你到底有什么事,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就飞过來……”

廖承豪冷冷一笑:“我的女儿我了解,你平常沒什么社交生活,能跟你坐在一起吃饭的肯定是非常好的朋友,既然如此,我也不看做是外人了,有什么话就直截了当的说……”

廖家珺已然明白了:“你想让我回马來,”

“沒错,”廖承豪点点头:“我让你來了华夏,结果你想当警察,好,由着你來,现在警察也当了几年了,你也过足瘾了,是不是该回归正常生活了,”

“爸,我现在的生活就挺正常的,每天照常上班下班,跟各种犯罪势力作斗争……”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爸,我知道,你一直都觉得我当警察是突发奇想,但我要告诉你,我不是在任性,我一直都很热爱这份工作……”

“够了,”廖承豪打断了廖家珺的话:“接下來的话我替你说,你之所以喜欢警察这个工作,是因为多年來我为你营造了一个太过安逸舒适的生活环境,所以你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幻想,渴望有热血和刺激的东西改变你一成不变的生活,对不对,”

很显然,廖承豪把女儿的性情看得非常透,这倒是苍浩始料不及的,

廖家珺无奈的点点头:“就算是吧……”

廖承豪冷冷一笑:“你觉得,当警察可以满足你的这些幻想,当然也确实满足了,所以你想留下來,对吧,”

廖家珺赌气的反问:“是又怎么样,”

“那么我告诉你,你毕竟是女孩子,就算想要寻求新鲜和刺激,也必须是短暂的,”廖承豪的声音变得严厉起來:“如果你打算长久这样生活下去,这就是不务正业,懂了吗,”

“我认为自己做警察就是最大的正业,”

廖承豪重重的哼了一声:“你这是跟我顶嘴吗,”

“因为这个问題我们一直在吵架,我也不想再吵了,总之爸爸请你尊重我的决定,”

“爸爸还不是为了你好,”廖承豪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女孩子,应该追求安逸的生活,每天生活在名牌服装和化妆品当中,我给你营造的生活是无数个女孩子做梦都期盼的,你为什么这么另类,非要渴望热血和冒险,这是你应该做的吗,,”

“因为我是你女儿啊,”廖家珺义正词严的道:“男孩女孩又怎么了,这年头男女还不是都一样,你年轻时候很多战友也是女的,再说了,你也经历过热血和冒险,正是你的基因遗传给了我,我有这样的追求是很正常的,”

苍浩听到这话有些吃惊,嘀咕了一句:“廖家珺的父亲也是军人,”

廖承豪虽然外表粗俗,但说出的话來却很有见地:“听着,正因为我年轻的时候经历了太多战火,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后代也去经历,当年我在战场上,我所想的就是,我今天在这里打仗,就是为了自己的后代不再经历战争,”

“爸,我是当警察,又不是当兵,沒有什么战争的,”

“但同样危险,”廖承豪重重哼了一声:“你可是刑警,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近你们正在对付红魔集团,这和一场战争已经沒有任何区别了,”

廖家珺眼睛一亮:“爸你知道红魔集团,”

“知道又怎么样,”廖承豪不耐烦的道:“我告诉你,家里那么多生意需要有人接手,就算你不愿意经商,我养你一辈子也不是问題,你放下这种安逸的生活,非要出來跟毒贩子拼死拼活,你让当爸的晚上睡觉都不踏实,”

听到这句话,廖家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了,不再跟父亲争执,而是问:“你对红魔集团有什么了解,”

“你想知道,”廖承豪冷冷的道:“跟我回马來,我就告诉你,”

“你现在就告诉我,”

“告诉你让你去对付红魔集团,”廖承豪冷笑着道:“告诉你,本來我也由着你折腾了,正是因为听说红魔集团的事,我才匆匆赶到华夏來,我不想让你跟毒贩子打交道,我也不会帮着你去送死,”

“红魔集团有那么难对付吗,”

“论实力倒不是特别的难,只不过……”廖承豪似乎知道什么事,但望了苍浩一眼,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转而道:“总之你跟我回马來再说,”

廖家珺注意到了父亲的目光,知道父亲当着苍浩的面不想说太多,于是抬手一指苍浩:“爸,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说过一句话让我非常认同”

“什么,”

“如果我们不关心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不关心我们,”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郑重的道:“红魔集团坏事做绝,如果任凭他们继续兜售毒品,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受害,爸,毕竟我是警察,打击犯罪这是我的职责,你希望你的女儿渎职吗,”

“不希望,但是……”廖承豪无奈的摇摇头:“世上的事,对与错其实很难说清楚,你理解不了,”

“我现在已经是刑事犯罪侦查局局长,本來打击红魔集团是禁毒支队的工作,上级考虑到我工作出色才让我挑梁负责,爸你认为我还是那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丫头,”

“你真以为自己能看清楚所有现实问題,”廖承豪冷冷一笑:“更重要的是,还有很多历史秘辛,不是你能了解到的,”

“爸爸那你了解,”

廖承豪再次重复:“回马來再说,”

廖家珺一赌气:“你要是不说,我就不回去,”

廖承豪拍了一下桌子:“你是不是想让我强行把你带回去,”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刑事侦查局局长,在广厦警务系统我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随随便便把我给绑架走了,这个案子可是不小……”廖家珺毫不让步,而且马上说出了一件让苍浩非常惊讶的事:“爸,你当年当过雇佣兵,一定知道些什么,”

廖承豪也当过兵,其实刚才握手的时候,苍浩同样注意到廖承豪的虎口和食指指肚上也有老茧,只是沒想到跟自己一样是雇佣兵,

廖家珺过去从來沒提起过她的父亲,所以苍浩还是第一次听说,心里不住感慨:“麻痹,同行还真多……”

廖承豪又瞥了一眼苍浩,冷笑着问女儿:“沒错,我确实知道一些事,你真想知道,”

“你要是不说,我就不回马來,”

“我说了之后你就回马來,”

“等到歼灭红魔集团,我可以考虑回去,”

“你无法歼灭红魔集团,”

廖家珺非常不服气:“为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廖承豪再次提出:“如果你明确知道了,红魔集团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老老实实跟我回去,”

“如果我打不赢红魔,那我也沒脸继续当警察了,跟你回马來就是,”

“好,那我就告诉你……”廖承豪说到这里,再次瞥向苍浩:“那你的这两位朋友……”

“让他们留下,”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他们知道的事情很多,也许能帮我参谋一下呢,”

“很多事情不知道还是比知道要好,”廖承豪冷笑一声,乜斜着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何况你是一个雇佣兵,雇佣兵只为了钱打仗,谁知道你会拿这些信息去干什么,”

苍浩面无表情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雇佣兵,”

“这是你身上带着的,”廖承豪扔过两个药瓶给苍浩:“一瓶是氯硝西泮,专门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说明你经历过许多恶战,但华夏正规军队多少年沒打仗了,所以你不属于正规军队;另一瓶药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应该也有某种用途,既然你身上带着这么多药,不是雇佣兵又是什么,”

就在刚才握手的时候,廖承豪无声无息的给苍浩搜了一下身,飞快拿到了这两瓶药,苍浩竟然毫无觉察,

一瓶确实是氯硝西泮,另一瓶则是治疗辐射后遗症的,估计廖承豪过去沒接触过,

苍浩倒吸了一口凉气:“伯父是神偷啊,”

“技多不压身,”廖承豪淡然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多点技能总沒坏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