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身为军人之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像我们这种经历过生死的人,作出某种选择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如果他决定帮助红魔就一定有他的原因,从兄弟角度來说我只有无条件支持,”顿了顿,廖承豪斩钉截铁的道:“而且我会跟他一起战斗,”

廖家珺急忙道:“爸如果你真这么做了,那就是我的敌人,”

廖承豪长呼了一口气:“我不希望有这么一天,但如果这一天真的來了,我也沒有办法,”

“爸,你的意思是说,为了那个庞劲东愿意跟女儿成为敌人,”廖家珺惊讶的问:“你考虑好了才这么说吗,”

沒等廖承豪说话,苍浩接了一句:“这一次我还真就赞同伯父,”

“你胡说什么呢,”廖家珺看向苍浩,感觉很费解,自从廖承豪來了之后,苍浩基本就是一台点头机器,这一会儿竟然发表独立见解了,

“我沒胡说,”苍浩耸耸肩膀:“作为雇佣兵,最重要的就是战友兄弟,他们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甚至比我们自己更加重要,他们要是去死,我们必须跟上,义无反顾,”

廖家珺非常不理解:“为什么,”

“因为在战场上,兄弟是我们唯一的依靠,这话听起來可能有点基情,但事实确实就是这种感情超越了其他一切亲情、友情或者爱情,”深吸了一口气,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所以,当这种感情跟亲情、友情或者爱情发生冲突,我们沒得选择,直接追随前者,这是身为军人之责,”

“小子,”廖承豪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说得好,”

“看來只有军人才能理解军人……”廖家珺怆然一笑,深深的对廖承豪说了一句:“不过,老爸,你也沒完全说实话,”

廖承豪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如果你沒有得到明确的消息,绝不会急匆匆赶到国内,想要把我带回马來,”微微一笑,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本來我只是怀疑可能红魔來了华夏,现在我可以肯定她就在华夏,而且这个庞劲东跟她在一起,”

“好啊你,聪明了,都会作这种分析了,”叹了一口气,廖承豪无奈的道:“既然你不肯回去,那我也就只有留下來了,”

“欢迎之至,”廖家珺急忙道:“我马上回家把客房收拾出來,”

“可以,”廖承豪冷冷一笑:“我会时刻盯着你的所作所为,如果你有半点让我担心的地方,我会强行把你带回马來,哪怕华夏警方把我当成通缉犯,”

廖家珺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话,只能说了一句:“拭目以待,”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人家父女两个之间安顿家务了,苍浩终于找到机会告辞:“那个……伯父啊,我这边还有点事,先回去忙了,”

廖承豪微微点点头:“再见,”

随后,苍浩拉着井悦然的手,匆匆离开饭店,

廖承豪看着苍浩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这小子有点意思,”

廖家珺急忙问:“哪有意思,”

“沒什么,”廖承豪微微摇了摇头,突然说了一句:“你喜欢他,”

廖家珺的脸色疼的红了:“当然不,”

“我这句话是肯定语气,而不是疑问句,”廖承豪深深的一笑:“我还是很了解自己女儿的,”

廖家珺的脸色更红:“你……了解我什么,”

“我了解你喜欢苍浩,你看你那张脸红的……”说到这里,廖承豪突然叹了一口气:“可人家有女朋友了,”

廖家珺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有女朋友又怎么样,公平竞争呗,”

“你看,承认了吧,还是喜欢人家,”轻哼一声,廖承豪冷冷的道:“大不了我帮你把那个女人杀了,”

“不行,”廖家珺急忙阻止:“绝对不行,你要是真这么做,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听着,只要是你想要的,爸爸你一定会给你,包括男人,”

“但你有沒有想过,我不管拥有什么,更应该靠自己去争取,这样更有意义,”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真诚的说道:“爸爸,我长大了,再不需要你给我买玩具了,你要让我拥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

打量着女儿,良久,廖承豪突然苦笑起來:“是啊,你长大了……”

廖家父女在这念叨着苍浩,井悦然则跟苍浩念叨着廖家父女:“真沒想到,廖家珺的父亲会是那样一个人……”

苍浩随口问:“哪样的人,”

“长得太难看了,”

“这个吗……”苍浩点点头:“我还真不跟你犟,身材相貌比我差多了,”

“不过,我又觉得,这个廖承豪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是很帅的,只是岁数大了就变了……”说到这里,井悦然望了一眼苍浩:“你要保持体形,千万别变成这种大叔,”

苍浩有点奇怪:“话说,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刚才廖承豪说的那些事情,过去你不是做梦都想知道吗,还为此跟我闹分手,”

“不就是一点历史秘辛吗,”廖家珺不屑的笑了笑:“多大点事儿啊,我是你女朋友,要能压得住场面,不能被一点小事惊住,”

“说得对,”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提出:“我送回公司吧,”

“不用,我自己回去,你不回公司,”

苍浩摇摇头:“我还有点其他事,”

跟井悦然分开之后,苍浩直接回了多林寺,原打算再跟墨师敲定一下翠峰村工程的细节,可刚好墨师出门了,

苍浩正要问问墨师去了哪,封禅子颠颠的來汇报:“老大,门口有人找,”

“谁啊,”

“说不清,”封禅子摇摇头:“看起來怪里怪气的,”

看起來,这些人的言行应该很平和,否则就是血狮雇佣兵直接使用武力,而不是封禅子进來汇报了,

苍浩有点好奇,走到门前一看,发现是两个穿着便衣青年男子,

他们的穿着打扮,还有相貌,跟普通华夏人无异,但苍浩总觉得他们的气质有不一样的地方,

“请问……”一个男人走上來,用带着浓厚口音的普通话问:“你就是苍浩先生,”

“你有事,”

“我们老板想见你,”

苍浩很自然的问:“你们老板是谁,”

“这个吗……”这个男人沒直接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封禅子,

封禅子倒是很知趣,急忙说了一句:“我去忙了,”就转身回院了,

苍浩看着对方:“现在可以说了,”

对方做了一个手势:“请您上车谈话,”

随着他的话语声,一辆普通的帕萨特缓缓开过來,停在寺门前不远处,

苍浩不屑的笑了笑:“你们老板的架子很大啊,”

“架子确实很大,但我们是很有诚意邀请你的,只可惜……”叹了一口气,对方有点无奈的道:“我们老板见不得光,”

“通缉犯,”

“当然不是,”对方急忙道:“他有很显赫的身份,”

苍浩不禁有点好奇:“这么尊贵的客人找我要干什么呢,”

“这个吗,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只负责跑腿办事,”对方的态度非常诚恳,每说一句话都要考虑一下措辞,似乎唯恐让苍浩不高兴:“希望您能给个方便,”

苍浩笑了笑:“如果你们想对我不利的话,我有必要提醒你们……”

“绝对不会,”对方打断了苍浩的话,可能觉得有点贸然,马上又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接受道歉,”苍浩点点头:“继续说,”

“我们知道,整个海山寺地区都在血狮雇佣兵掌控之下,从我们接近多林寺那一刻起就已经被发现了,”对方笑了笑,很坦然的道:“尽管现在只有您一个人跟我们说话,但我知道暗处埋伏着很多人,甚至我本人就在狙击手的瞄准镜中,”

“聪明,”苍浩冲着对方一挑大拇指:“既然你们这么有先见之明,那这事情是有得谈的,”

“那么先生你能赏光吗……”对方说着,看了一下手表:“我们非常诚恳的邀请您上车一叙,希望苍先生能给我们这个面子,”

看起來对方很着急,越是这样,苍浩越要钓对方的胃口:“给面子这种事我是愿意的,不过眼下有点事情我要忙,回头再找你们,”

“不行,”对方往前紧走两步,挡在苍浩和寺门之间,表情更加为难:“我们时间很紧迫,我们老板留在这里多一分钟,也就多了一分危险,”

“这么说你们老板还是通缉犯,”

“真的不是,”对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其实,我们老板本來可以派人过來跟您接洽,但为了表明对您的尊重,所以冒着很大风险亲自來了,面子都是相互给的,也希望苍先生给我们一个面子,马上跟我们老板谈谈,”

“好吧,”苍浩答应了,料定这些人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再加上这些人实在太客气,自己也不好继续装B不给面子,于是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那两个人一个劲的点头,感激涕零:“谢谢,谢谢苍先生,”

看对方这样子,苍浩估摸着车里肯定是个大人物,可真正看到这个人之后,苍浩还是吃了一惊:“你……你是……”

苍浩沒想到竟然是这个人,颇有点吃惊,看來事情要闹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