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秘的大人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里坐着一个中年白种男人,有着明亮的蓝眼睛,和标志性的鹰钩鼻子,

他身材中等,相貌很是英俊,那双蓝眼睛无时不刻闪烁着狡黠,

这个人经常在电视上可以看到,有那么一度,苍浩差一点就会见到他,

苍浩笑了笑:“你本人比电视上看起來更帅,”

“谢谢夸奖,”对方一开口,说的竟然是流利的中文:“今天能够见到你这个传奇人物,我也很荣幸,”

苍浩深深一笑:“沒有任何报道说你懂中文,”

“政治人物吗,你应该理解,公开场合是一个样子,实际上又是另一个样子,”对方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了一句:“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來这里找你了,”

这个人是俄方二号人物,也就是谢尔琴科的直接上司,俄国总理,

由此苍浩也明白了,外面那两个手下是俄国的东方少数族裔,二号人物带他们两个人來,就是为了尽量不引人注意,

但苍浩还是非常惊讶,因为二号人物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双眼睛注视着,他竟然能悄悄來到国内:“你这是秘密访华,”

“不是,”二号人物摇摇头:“不过,我來之前跟你们华夏的孟阳龙打过招呼,他会替我保密并提供一些行动上的便利,我在这里的时间很短,只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跟你谈一下,然后必须马上离开,我來华夏的行程不能曝光,一旦被人知道了,后果你懂的,”

“你是为了谢尔琴科來的吧,”苍浩听到这话,顿觉二号人物挺可爱的,不仅汉语说得这么溜,还能使用这种网络俚语:“我又沒有能帮上什么忙,”

二号人物沒回应苍浩的话,而是深深的一笑:“我知道维金柯叛变了,”

苍浩心中一惊,表面不动声色:“哦,”

“维金柯近期行动有些怪异,我就让人注意了一下……”二号人物微微一笑,缓缓说道:“后來,我发现你给他邮寄了一本书,正面的条形码其实暗含着一句话,然后我调查了一下,发现他已经向华夏方面投诚,必须承认,我还是挺佩服你的,竟然能把维金柯拿得死死地,”

苍浩有点懊悔,自己做的很隐秘,却还是被发现了,

不过转念一想,苍浩又觉得很正常,联邦安全局的策略就是人盯人、人防人,维金柯负责监视别人,同时也被人监视着,

间谍身份被发觉是很正常不过的,否则也沒有那么多双重间谍,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想怎么样,”

“按照原则,我们必须锄奸,”

“不行,”苍浩断然道:“其他的我不管,但维金柯必须活下來,”

“为什么,”

苍浩深吸了一口气:“我不喜欢这个人,但他既然为我做事,我就必须保他平安,”

二号人物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你这是跟我谈判吗,”

“算是我的一个请求吧,”

“你凭什么让我答应你呢,”

“我还真可以救谢尔琴科,”苍浩断然说道:“虽然我不能直接出力,但我大致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相信这也是你來的目的,”

“沒错,”二号人物的脸沉了下來:“你知道吗,维金柯跟你的会面,全程都在我掌控之中,当你问了维金柯很多关于谢尔琴科的问題,我就猜到你可能有办法,这才不远万里來见你一面,”

苍浩微微一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他警觉性很高,总是检查全身和手机,但忽略了一个地方,就是鞋子,他家的佣人也是联邦安全局的,我让这个佣人把窃听器放进了鞋跟……”二号人物不无自得的一笑,又道:“所以我很清楚你们的谈话,”

“好,那么就一个换一个,你保住维金柯,我帮谢尔琴科,”

二号人物微微皱起眉头:“听着,既然维金柯的身份已经被发现了,这个人对你已经沒有价值了,”

“我说过,既然他为我办事,我就不能让他出事,否则我不是害了人家嘛,”呵呵一笑,苍浩有点无奈的道:“当然,我知道,各国之间的情报之战是一场肮脏战争,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和策略都能用出來,也不需要讲求什么道义,但抱歉我做不到,”

“谢尔琴科毕竟是你的朋友,你希望看他出事,”二号人物似笑非笑的问:“难道你对朋友就不尽到道义,”

“当然要,只不过嘛,谢尔琴科也是你的朋友,”苍浩狡狯的一笑,又道:“所以,不管我做什么或者不做,你都要救谢尔琴科出來,不是吗,”

二号人物嘉许的点点头:“你很精明,”

“谢谢夸奖,”

“那好,我们达成协议,我保住维金柯,但你要告诉我谢尔琴科是怎么回事,”

“一言为定,”苍浩向二号人物伸过手去:“我知道你们这些政治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我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至少我对谢尔琴科印象不错,希望你不要替他毁掉这种印象,”

二号人物跟苍浩握了握手:“虽然你不是我的选民,我也不需要你的选票,但你这番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二号人物哈哈一笑,又道:“你放心好了,”

“好,关于谢尔琴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一些信息,”顿了顿,苍浩问道:“你首先要告诉我谢尔琴科的案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二号人物无奈的摇摇头:“当时的情况是,总统方面越过我,直接向联邦安全局下令抓捕谢尔琴科,等我知道的时候,谢尔琴科已经被押回国了,而且我一直都沒见过他,自从他被捕,联邦安全局就被总统的人马控制住,所有信息全部对外隔绝,我根本不知道案件进展情况,”

苍浩呵呵一笑:“这么绝……”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冒险來见你,”二号人物神情有些沮丧,完全不若往日的风度:“你要知道,我这一次华夏之行,如果被总统方面知道,肯定又要拿來大做文章,所以我希望能有所收获,”

“你想要什么收获,”

“你说你只能提供信息,我也只管你要信息,”二号人物急忙道:“我现在乱无头绪,根本你不知道从何着手,只要你给我一个切入点,我有足够的证据就立马能把谢尔琴科救出來,”

苍浩也不管二号人物,掏出一根烟径自点上,吐了一个烟圈:“这个切入点很简单……”

二号人物立即咳嗽起來,伸手驱赶烟雾:“对不起……你能不能……”

“你不抽烟,”苍浩觉得还是多少要顾及外交礼仪,于是把烟头掐灭了:“事情其实很简单,谢尔琴科是个富二代,偏偏又沒有什么经济头脑,所以个人财务非常混乱,他的主要经济來源是信托基金的收益,可他根本不关心每份信托基金具体收益如何,只知道花钱,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如今银行可以做到这样一种业务,那就是把你在不同银行不同账户里的资金,固定时间统一划拨到一个账户里,这种业务非常符合谢尔琴科的个人性格,那么我们可以设想,老雷泽诺夫悄悄开设这样的账户,然后跟谢尔琴科的收款账户绑定一起,谢尔琴科很自然会花黑钱了,”

二号人物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所以,只要去银行调取个人账户流水,稍加分析就能从中发现端倪,”

“可是还有一个问題……”二号人物摇摇头:“虽然这可以证明谢尔琴科为什么花黑钱,但对方欲加之罪还会找出很多理由,他们仍然会指责谢尔琴科接受贿赂,我们确实也沒有办法谢尔琴科并不知道这笔黑钱的存在,”

“这确实是一个问題,不过也很容易解决……”嘿嘿一笑,苍浩缓缓说道:“这就要看你在银行系统的关系是不是够硬了,”

二号人物不无得意的说了一句:“当前的中央银行行长是我的学生,”

“那就好办了……”苍浩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总统身边的人,肯定也不止一个有这样的业务,你好好调查一下其中有谁每月的收益比较可观,然后悄悄安插一个黑账户给他,让他每月也不知不觉接受贿赂花黑钱,”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谢尔琴科对财务这样糊涂,如果人家发现每月莫名其妙多出一大笔收入,肯定要调查的,”

“这还不简单吗,”苍浩耸耸肩膀:“只要把那些合法给他划款的账户制造点障碍,让这个账户不能按时划款,黑账户出來的钱再跟这个账户对等,他就不会发觉,”

“聪明啊,”二号人物恍然大悟:“到底花多少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掌握了他们支取黑账户的交易纪录,到时就可以拿去跟总统摊牌,既然大家都一身脏水,谁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谢尔琴科就自然平安了,”

“沒错,”苍浩点点头:“就算总统铁了心要整死谢尔琴科,你也可以让他的亲信陪葬,我估计总统多少还是会有顾虑的,关键在于你能把他多少亲信拉下水,要是能以一对N,这笔账对总统方面是不划算的,”

“我果然沒白來,”二号人物微微一笑,伸手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谢谢你,”

苍浩欣喜的问:“这是给我奖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