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艾丽莎的告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听说过你这人爱财,果不其然啊,”二号人物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我给你的东西是无价的,”

苍浩非常失望:“你说的不会是某种荣誉吧,”

“沒错,就是荣誉,”二号人物点点头,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枚非常漂亮的勋章:“这是一级祖国勋章,是我国授予军人最高的荣誉,早就决定颁发给你的,本來应该由联邦安全局带给你,我觉得还是亲自带來更显严肃庄重,”

勋章很漂亮,不过苍浩沒有去接,而是笑了笑:“谢谢你的荣誉,不过……我有自己的祖国,接受这枚勋章好像不太妥当吧,”

“我明白你的顾虑,”二号人物笑了笑:“我们之前研究过,觉得还是这枚勋章给你最合适,也只有这种最高荣誉才能表彰你所做的一切,”

“这一枚勋章是为普里皮亚季一战,”

“当然,”二号人物点点头:“不过,我希望你也明白,那一战涉及到很多不能公开的历史秘辛,所以给予你的这一份荣誉也是高度保密的,”

“我知道,不能对外面说,”苍浩笑着点了点头:“那我要这东西还有什么用,”

“你自己珍藏这份荣誉也是不错的,更重要的是……”停顿了一下,二号人物郑重说道:“我们国家欠你一份人情,不只是我,总统也认可这一点,我说过这个勋章是我们国家的最高荣誉,你平常不要出示,但如果以后跟我们国家的权力机关和军队打交道,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以出示,所有人都要给你面子,你要知道,在我们国家,最重视的就是军人的荣誉,”

苍浩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所以在你们国家,勋章特别多,”

“或许吧,”二号人物笑了笑:“但这个勋章是独一无二的,不仅有编号,而且还有特殊标记,了解的人看到之后就会知道你是谁,”

“谢谢,”苍浩有点不甘心:“真的沒有奖金吗,”

二号人物沒有正面回答:“这个表彰是从国家层面來说,就我个人吗,谢尔琴科这事我记你一份人情,尽管你沒直接出力,”

“好吧,”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然说沒钱赚,不过让这样的大人物欠自己人情倒也是不错的,

“我要告辞了,”二号人物看了一下时间,笑着道:“很高兴今天能亲眼看到你,”

“你很想看到我,”

“你可是个传奇人物,”二号人物直接告诉苍浩:“我一直都很像拜会你一下,倒与政治无关,男人嘛,都渴望刺激与热血的生活,”

“你这话说的还真像战斗民族的总理,”苍浩无奈的笑笑,沒告诉二号人物,自己刚才就被人鄙视了,

也不用二号人物再说什么,苍浩直接道了声:“再见,”推门下车,

那两个手下急忙坐进车里,而车子立即开动起來,

还沒等二号人物的车子消失,三辆黑色轿车从另一个方向开过來,停在苍浩身边,车门打开鱼贯下來几个人,竟是中央情报局的,带队的自然是艾丽莎,

普里皮亚季一战之后,苍浩再沒见过艾丽莎,估计可能是留在现场收拾残局,

不知道艾丽莎什么时候又來了华夏,她正要跟苍浩打个招呼,正好看到二号人物远去的车子:“你朋友,”

“是啊,”苍浩淡然问:“你认识,”

“认识倒不一定,”艾丽莎狡黠的一笑:“不过,如果你说出这个朋友的名字,我相信我一定知道,”

“哦,”

艾丽莎浅黑色的面庞浮现出一丝得意:“决定跟你合作之前,我们把你调查的很彻底,充分掌握了你的社交圈子,”

“是吗,”苍浩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这个沒什么,”

“所以,如果你说出这个朋友是谁,我相信一定知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只是有点好奇……”艾丽莎始终看着那辆车,直到完全消失在视野里:“这个人带着两个穿名牌西装的手下,看來架子很大,却坐着那么普通的一辆车子,很不协调,”

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艾丽莎:“那又怎么了,”

“所以我感觉应该是一位大人物微服出巡,”艾丽莎保持着狡黠的笑容:“我知道你认识哪些大人物,方便透露一下吗,”

艾丽莎的眼睛还真毒,苍浩冷冷一笑:“大人物这么低调,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你是不是有点问多了,”

“关心一下不可以吗,”

“不可以,”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沒有任何人可以干涉我的生活,更沒有权力质问我任何事情,艾丽莎你太拿自己不当外人了吧,,”

“好吧……”艾丽莎轻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我就明说了吧,普里皮亚季一战让俄美两国对你都铭记于心,既然我们把你当成自己人,我们就需要知道你跟俄国人是不是私下有交易,抱歉这是我们国家利益的需要,”

苍浩冷笑一声:“至今为止,你每一句话都很精明,刚才这一句却露怯了,”

艾丽莎一怔:“什么,”

“首先、我不需要你们拿我当自己人,就算你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你们到底怎么想我也不知道;其次、你是在华夏的土地上,尽管我国政府默许你们执行公务,但你沒有任何权力要求我国公民配合问话;再次、这个最重要,我自己的事情我做主,管你中央情报局还是联邦安全局……”说到这里,苍浩的声音猛然提高起來:“谁特么都别跟我指手画脚,”

艾丽莎听到这话,竟然打了一个哆嗦,表情非常尴尬:“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你误会了,”

“这个话題翻篇,”苍浩不耐烦的道:“你來干什么,”

“老雷泽诺夫既然已经伏法,真相也已经还原,我国与俄方都同意放弃使用核武力,接下來究竟是谈判解决抑或其他,至少我眼下的任务已经完成,”笑了笑,艾丽莎诚恳的道:“我是來向你道别的,这一次合作很愉快,希望还有见面的机会,”

“最好沒有,”苍浩摇摇头:“时不常來这么一场大战,抱歉,我这小心脏受不了,”

“无论如何,你是英雄,”艾丽莎笑着向苍浩伸过手來:“很高兴认识你,这句话是真的,”

“谢谢,”苍浩不由得有点惋惜,可惜也沒跟艾丽莎发生点什么,她的肤色真的就像很珍珠,估计黑木耳应该也是名符其实,

“再见,”艾丽莎又是一笑,转身离去,肥肥的屁股扭來扭去,渐渐消失在苍浩的视野里,

等到中央情报局这帮人离开,苍浩倒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差一点,就被艾丽莎发现刚才离开的是俄国总理,

如果中央情报局掌握了俄方高层的内斗,俄方总理为营救联邦安全局局长私自访华,也不知道拿來会制造怎样的风波,

这个时候,封禅子探头探脑的从寺里走出來,说了一句:“今天客人还真多,”

这句话还真说对了,马上的,远处传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几位彪形大汉快步走來,随后一字排开站在寺门前,个个负手而立,

这帮人全是黑衣黑镜,表情冷酷,电影里的黑衣人就是这样抓外星人的,

封禅子愣住了,看着这几个黑衣人:“你们要干什么,”

双方对视了片刻,为首的黑衣男子开口问道:“我们要请墨师过去谈话,”

封禅子壮起胆子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跟他谈谈,”

封禅子又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用管,”为首的黑衣人不耐烦的摆摆手:“直接让墨师跟我们走就行,”

刚好不信禅师也走出來,立即横在几个黑衣人面前,义正词严的质问道:“喂,你们太嚣张了吧,”

黑衣人一挑眉头:“怎么着,”

“这里是寺院,有我们自己的规章制度,你随随便便到这里來找人要干什么,”冷冷一笑,不信禅师又道:“看你们这熊样应该去精神病院才对,”

几个黑衣人听到这话,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攥紧了拳头,

不信禅师仗着有血狮雇佣兵壮胆,冷笑着问:“怎么着,你们还要打人,当自己是黑社会吗,”

一个黑衣人很诚恳的点了点头:“对,我们就是黑社会,”

不信禅师听到这话才注意到,这些黑衣人的身上满是纹身,而且带着一股戾气,

一时间,他明白了,这帮人來头不小,

而且,他也有点后悔了,不该为了面子逞英雄,搞不好今天就得变成狗熊,

不过,黑衣人似乎沒兴趣搭理不信禅师,转而问道:“谁是墨师,”

苍浩冷冷的回答:“墨师不在,”

“那谁又是苍浩,”

“我……我是,”苍浩煞有介事的举了举手,就像上学时老师点名,身为好学生的他必须举手喊:“到,”

“你就是苍浩,”为首黑衣男子再次开口,上下打量着苍浩,神情满是不屑,

既然对方是來找苍浩的,不信禅师就轻松了,迅速闪到了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

马上的,他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应该冲在第一线,想重新走回去,可又有点害怕这些人,

结果,他站在那里,刚迈步想走,又把脚放了下來,频繁往复,样子有点像痔疮发作,

苍浩的手还沒放下,唯唯诺诺的问:“几位大哥,能容我说句话吗,”

黑衣哼了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