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给了个下马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吗……”李兵不太好意思的道:“俗务缠身,一时走不开,又太想早点跟苍先生见面,所以就派手下人直接过去了,苍先生不会见怪吧,”

“当然会见怪,”苍浩一挑眉头:“你的手下人在我那里可是牛叉的很呢,”

“对不起,我只是告诉手下,把苍先生请过來谈谈,谁知道手下会意错了,可能有些举动让苍先生不太满意,不过我会给一个交代的……”李兵微然一笑,提出:“苍先生请跟我來,”

“干嘛,”

李兵神秘兮兮的道:“來了就知道了,”

看李兵这样子,有点像是想要约泡,苍浩倒也不在乎,还不知道到时谁攻谁呢,

在李兵的带领下,苍浩來到侧面的楼梯,下到了地下室,

等看到眼前的场景,苍浩倒是吃了一惊,

这个地下室面积有三十多平方米,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除了人,

沒错,正是人,地下室正中吊着几个人,身上的衣服全被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通体缠着保鲜膜,

苍浩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正是去多林寺那几个黑衣人,刚才他们一起离开了,这才一会功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绑在了这个地下室,

看到李兵,几个黑衣人连声哀求起來:“老大, 对不起,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李兵沒说话,只是打了个响指,

另外几个黑衣人拎着球棒冲过去,挥舞起來敲击在这几个人的身上,

一阵阵沉闷的“砰砰”声传來,包裹在这几个黑衣人身上的保鲜膜里,很快充满了鲜血,

几个黑衣人连声惨叫起來,却再也沒有求饶,想來是因为求饶也沒用,

一个手下搬來一张椅子,李兵坐到上面,自顾自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对手下的惨状熟视无睹,

看着鲜血在保鲜膜里面缓缓流淌,最后汇聚在脚尖上,一滴滴落在了地上,场面有点骇人,

很快的,整个地下室都弥漫起一股呛人的血腥味,

苍浩摇了摇头:“李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我让他们请你过來,是有事情要谈,但是他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撇了撇嘴,李兵吐了一个烟圈:“他们以为你欠了我的钱,”

苍浩耸耸肩膀:“只是个误会,澄清就好,”

“沒那么简单,”李兵缓缓摇了摇头:“我最讨厌办事不力的手下,要是不给点教训,以后其他手下怎么还能把我的话当回事,”

苍浩明白,李兵说是执行家法,其实是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在暗示,无论他说些什么,自己都要足够重视,

“李先生请我來,应该是有事相求吧……”苍浩看着李兵,试探着道:“不如李先生卖我一个面子,就不要跟他们计较了,”

李兵思忖片刻,随后冲着手下点了点头,手下立即把那几个黑衣人放了下來,

“听着……”李兵咳嗽两声,告诉几个黑衣人:“不是我想饶了你们,是我给你苍先生一个面子,”

几个黑衣人立即向苍浩投去感激地目光:“谢谢苍先生……”

苍浩则对李兵说了一句:“谢谢你卖我一个人情,”

李兵又吐了一个烟圈:“不客气,”

“李先生找我到底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回客厅说话吧,”李兵丢下这句话,带着李兵回到客厅 ,

甫一坐定,李兵给苍浩倒了一杯红酒:“以后我在这城市讨生活,还希望苍先生开个面儿啊,”

“我可不敢不给你面子,”苍浩苍浩沒喝红酒,笑着道:“刚才你这下马威很厉害啊,”

“哦,”李兵沒明白:“什么下马威,”

“我來猜测一下……”苍浩笑眯眯的看着李兵:“其实你很清楚手下在我那里干了些什么,你有意放任他们那么嚣张,然后当我面打给我看,我到这里也沒几分钟,你的手下已经被绑起來打成那个样子了,说明你早就有准备,你这棒子打在他们身上,其实也是为了让我知道,你对自己手下都这么狠,沒什么其他事情做不出來,”

李兵打量着苍浩,目光耐人寻味,良久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苍先生比传说中更加精明,”

“谢谢,”苍浩撇了撇嘴:“如果你这是夸我,”

“当然是夸你了,”李兵旋即叹了一口气:“苍先生,我这点小手腕被你看穿了,那我说话也就不兜弯子了,”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苍浩直接就问:“你跟庞劲东是什么关系,”

李兵一怔,随后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跟庞劲东有关,”

“因为你点名要见墨师,”苍浩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李兵:“墨师这个人目前只对庞劲东有价值,其他人沒理由要找墨师,所以你就直接说吧,”

“好,”李兵不太情愿的承认了:“我确实是想见墨师本人,既然沒找到,跟你谈也是一样的,我听说你是墨师的老大,”

苍浩点点头:“嗯,”

“我知道墨师正给庞可儿治病……”李兵打量着苍浩,试探着提出:“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那就是把进展及时告诉我,我很想知道庞劲东那边情况如何,”

“然后呢,”苍浩沒等李兵回答,接着又道:“我要是沒说错,接下來你要干涉治疗,让庞可儿的病情根据你的需要发展,”

“希望苍先生帮我这个忙,”李兵沒有正面回答,但间接承认了:“我不会让苍先生白忙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有我的目的,”

“你跟庞劲东是什么关系,”苍浩若有所思的一笑:“肯定不是朋友,”

“我跟苍先生无亲无故,但苍先生跟庞劲东也是非亲非故,帮谁不是帮呢,”李兵呵呵一笑,又道:“更何况帮我的好处更大,”

“有什么好处,”

李兵拿出一张支票递给苍浩:“这个算是一点心意,”

支票是一千万,苍浩心头一跳,忙道:“这点钱只能算预付款,”

“沒问題,”李兵哈哈大笑起來:“庞可儿是庞劲东的心头肉,只要苍先生帮我搞定了庞可儿,我再给你十倍的价钱,”

“你倒是挺慷慨,”

“我这个人做事就是这样,我好就是大家都好,”李兵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喝了一口又道:“庞劲东对苍先生可沒这么大方,”

“哦,”

“我知道庞劲东已经沒什么钱了,”李兵冷笑着道:“他这个人不善理财,总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如果他的经济状况很乐观,也不会给洪妙雪办事,”

苍浩又是微微一惊:“你连洪妙雪都知道,”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李兵淡然道:“实不相瞒,我跟庞劲东有宿怨,本來他已经隐居,我很难再找到,沒想到如今他重新出山,我追踪着來到广厦,结果找到苍先生这条线,”

“明白了,”苍浩点点头:“只要有钱,一切好说,”

“苍先生果然痛快人,”

“这支票不会跳票吧,”

李兵急忙道:“如果跳票了,苍先生就把我出卖给庞劲东,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苍浩站起身來:“沒事我先回去了,”

“我让人送你,”李兵倒是很殷勤,派那辆宝马把苍浩送回多林寺,苍浩刚一进寺门,几个兄弟已经候在那里了,

“怎么样,”冷瞳急忙迎上來:“对方到底什么來头,说要见你就要把你接走,”

苍浩深深一笑:“不知道他是什么來头,但他不知道我是什么來头,”

赵轩很费解:“为什么这么说,”

苍浩把两个人见面的经过,还有李兵的要求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如果他知道我是什么人,就会知道血狮雇佣兵不会放过他,而他也乐于证明自己知道很多事,但他根本沒提血狮雇佣兵,只是让我去庞劲东那里打小报告,说明他对我并不是很了解,”

冷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主要注意力还是庞劲东,应该是庞劲东的宿敌了,”

苍浩正要说话,手机响了,是孟阳龙打过來的,

苍浩走到一边接起來:“什么事,”

“中央情报局的人是不是去过了,”

“你这消息慢了点吧,”苍浩笑了笑:“已经走了半天了,”

“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只是忙着其他的事,沒來得及跟你说,”顿了顿,孟阳龙试探着问:“俄方二号人物你见到了吗,”

“当然,”

“他有收获吗,”

“这个也当然,”

“我更关心的是……”孟阳龙拖着长音问道:“艾丽莎沒碰见二号人物吧,”

“沒有,不过,也只差一点,”

“那就好,”孟阳龙松了一口气:“中央情报局的那帮人鬼的很,就算只是一点迹象,他们可能都会推测出真相,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俄方二号人物的事,肯定又要多生枝节,还是避免一下,”

“我懂,”苍浩点点头,问道:“艾丽莎到底为什么会來,”

“他们在华夏的工作已经结束,原则上是应该交接一下的,她提出要跟你见面道别,我也就同意了,”呵呵一笑,孟阳龙若有所思的道:“因为老雷泽诺夫这档子事,中央情报局先前在我们境内的存在是合法的,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他们再出现就是违法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