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战闺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神也有喝醉的时候,尽管是自己儿时的女神,似乎总是那么的圣洁,却也必须承认曹雅茹长大了,

只是,曹雅茹的举手投足依然那么优雅,让人觉得连靠近一点都是冒犯,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送你回房睡觉吧,”

“是你啊……”曹雅茹醉眼朦胧的看了一眼苍浩,又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來的,”

语气不冷不热的,不过多少透着点关怀,比起两个人当初刚重逢可是强多了,

“刚來,”苍浩看着曹雅茹,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这些日子一直在国外忙,难得回來一次,国内有帮朋友太想我了,拉着我非要多喝几杯……”曹雅茹无力地摆摆手:“我这还是找借口溜回來了,要不然不知道喝成什么样……”

苍浩笑了笑:“回房休息吧,”

“哦……”曹雅茹含混的应了一声,起身向书房走去,苍浩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神差鬼使的跟在了后面,

曹雅茹的卧房非常宽敞,主体色调是粉红色,

进门正对着一张豪华的欧式梳妆台,上面满满的摆着化妆品,

正中是一张圆形大床,天花板上悬着一面硕大的镜子,空气中飘着高档香水的味道,

不过,苍浩沒在这里发现普通女孩都很喜欢的玩偶公仔,也沒有女孩子贴身的小物件,

床头柜倒是放着不少书,大抵都是财经管理类,

不知道佣人在忙什么,苍浩亲自动手,把曹雅茹放到床头,又倒了一杯水端了过來,

曹雅茹始终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身边的人是谁,接过杯子“咚咚”喝了几口,随后长呼了一口气,

一股香风扑面而來,夹杂着浓厚的酒气,苍浩无奈的摇摇头:“朋友聚会也沒别喝这么多啊……”

“很多都是老同学,”

“那也沒必要拼酒,”

曹雅茹半眯着眼睛:“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像是为了表示决心,苍浩用力挥了一下手:“喝酒多伤身体啊,万一被人占了便宜……”

曹雅茹打断了苍浩的话:“我的这些同学,按说你应该有机会认识,如果你按照原來的生活轨迹走下去,今天就是你跟我一起去应酬,你酒量那么大,可以帮我喝点……”

“对不起,”苍浩深深一笑:“我的生活出现了偏差,”

曹雅茹笑了笑:“你说呢,”

“而且你也变了……”曹雅茹说到这里,竟然差点哭了出來:“过去的你阳光帅气,回來之后……一天到晚呆板木讷,那德行就像刚嗨了药一样,”

“其实我还是很帅的,就是不太会打扮自己,”苍浩这话还真不是自我吹嘘,而是公司很多女同事的共同评价,

很遗憾,曹雅茹却不买账:“我还是喜欢当年的你,”

苍浩何其冤枉,长成什么样子,又不是自己的错,

“还有……”曹雅茹冷冷一笑:“你是不是黑公司的钱了,”

苍浩呲牙一笑:“你猜,”

“苍浩……”曹雅茹冷冷一笑,一张嘴就是一股酒气:“你贪财,沒所谓,但你不能谁的钱都贪,”

“我们把话说开了吧,沒错,我确实抽取拆迁补偿款的回扣了,可你真认为这笔钱应该是公司的,”

“难道不是吗,”曹雅茹理直气壮的道:“苍浩,你是不是穷疯了,什么钱你都要,”

苍浩有点火了,把曹雅茹身子翻过去,掀起裙裾,在屁股上“啪”的打了一下,

丰厚的臀肉弹性极好,先是被挤压,瞬间反弹回來,颤颤悠悠,好像是在对苍浩示威,

这样一來,苍浩倒是把曹雅茹看了个清楚,网袜紧紧包裹着修长美腿,往上是白色丁裤,深深陷进两瓣嫩白的臀肉之中,

苍浩咽了口口水,琢磨着反正曹雅茹是自己的未婚妻,要不要今天干脆提前行房,

不过这一下子倒把曹雅茹给打清醒了,她“腾”的一下跳了起來,惊讶的看着苍浩:“你敢打我,”

苍浩理直气壮:“打的是你这张嘴,”

话刚说出口,苍浩觉得有点问題,本來自己应该教训曹雅茹上面那张嘴,可是怎么打了下面的嘴,

曹雅茹气呼呼的道:“你……你……你混蛋,我爸都沒打过我屁股,”

“那你就告诉你爸去,”苍浩唯恐曹雅茹叫嚷起來,真让曹志鸿知道了只怕不太好,于是转身向外面走去:“我回了,”

熟料,曹雅茹冷冷一笑,一字一顿的道:“既然來了,就别走了,”

“干嘛,”苍浩眼睛一亮:“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但也可以接受婚前性行为,你如果有兴趣……”

“闭嘴,”曹雅茹打断了苍浩的话,舒展一下肢体,但见身段优美,胸脯饱满:“我要是不教训你一下,你怕是不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话音刚落,曹雅茹身影只是一晃,就朝苍浩扑去,

沒想到的是,这个曹雅茹身手高超,与女神的外表毫不相符,

她扑的凶猛,苍浩倒得也很凶猛,两个人配合得完美,

当然,苍浩手下留情了,结果曹雅茹一记绊腿,把苍浩绊倒在地,

“起來呀,”曹雅茹站在苍浩身旁,嘲弄的冷笑着,朝苍浩勾了勾指头:“你那么能打,怎么这么容易就倒下了,”

“沒想到啊……”苍浩苦笑两声:“你身手还是这么厉害,”

曹雅茹从小就很擅长打架,苍浩在外面被欺负了,都是曹雅茹帮着出头,

长大以后,曹雅茹穿上职业装和黑丝袜,以白领丽人的形象出现,谁又能想到当年是个假小子,

偏偏这个假小子本性不改,而且还进行了专业培训,刚才这一招就是空手道的套路,

“有些人永远不会变,比如我,还像当年一样,”曹雅茹捏了捏拳头:“至于你可就不好说了,”

苍浩嘿嘿一笑:“我也是当年的我,你的未婚夫啊,”

“想娶我,”曹雅茹脸色涨得通红:“要是想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嫁给你,就必须能征服这个女人,”

苍浩平躺在地板上,从下往上看,发现曹雅茹的身材实在不错,裙裾撑开,从侧面往上看去,可见蜜桃般的臀部翘起优美诱人的弧线,让人忍不住就想食指大动,

苍浩邪邪的一笑:“我要是起來,你就嫁给我,”

“你要是能站起來,可以现在就把我推倒,”曹雅茹冷笑着,迈着碎步绕了半圈,來到苍浩身下,随即右脚一钩,铲裆踢向苍浩,

这一脚踢实了,就算不给苍浩做个结扎手术,至少也要三月内无法调戏良家妇女,

苍浩双腿猛地一夹,夹住了曹雅茹的右脚,随即就地一滚,想要把曹雅茹拧倒,

这是贴身战中最管用的招数,如果不是精擅搏斗的人,断然用不出來,

曹雅茹沒料到苍浩有此一招,倏地一愣,不过她反应极快,左脚屈膝提起,踩向苍浩小腹,

以她的势头,在自己摔倒之前,肯定能重伤苍浩,

不过苍浩的反应速度更快,当她的左脚踩过來的同时,伸手握住足踝,猛然一拽,

扑通一声,曹雅茹跪倒在地上,肥嫩的臀部高高撅起,

苍浩不给她反应时间,抬手在粉臀上打了一巴掌,只这一下,曹雅茹顺势趴倒在地,

随即,苍浩纵身跳起,沒等曹雅茹反应过來,就骑在曹雅茹的腰上,

曹雅茹当然不服输,纤腰一拧,一手撑地,另一只手拍向苍浩的脑袋,

“老实点,”苍浩扭头躲过这一击,同时扬起巴掌,在丰满的翘臀上又狠狠拍了一下:“你要是再不听话,我还打你屁股,”

曹雅茹像蛇一般扭动挣扎身体,却始终无法摆脱苍浩的控制,最后重重**了一声,好像突然失去力气,

她紧趴在地上喘气,四肢瘫软,呼吸急促,面颊绯红,好像完全沒了功夫,

“你看我能不能征服你,”苍浩哼了一声,怒火未消,又一巴掌打在曹雅茹的另一半屁股上,

“啪”的一声,曹雅茹的身体也跟着娇颤起來,与之相应的,亘古不化的冰山似乎开始消融,声音有了一丝媚意:“别……别打了,”

“要是不教训你一下,你就不知道我是未婚夫,”

“这是在我家,你不能这样放肆……”曹雅茹的声音有些慌乱,说出的威胁话,连她自己都不信:“你……再打我就真生气了,你会很麻烦的,”

“你打我就可以,我打你就不行,”苍浩差点被踢中命根子,真的有点怒了:“老子不是当年的怂包了,”

曹雅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人拒绝了,

一直以來,她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女神,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倾倒裙下,却从沒有任何人得到一亲芳泽的机会,

她心中记挂着一个人,希望这个人能回來,虽然这个人回來之后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在这一时间,她的心头还是燃起了火焰,

但苍浩对自己却如此不屑,她的面颊瞬间变红,连耳根和脖子都随之像火烧一般,

苍浩又道:“你给我听好了,哥在外面这些年也开了眼界了,你这样的女人就算脱光了躺床上,我都未必硬得起來,”

曹雅茹感觉到极强的羞辱感觉,奋力想要挣扎,想要反驳,

“你去死吧,”曹雅茹一字一顿的低吼道,身体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柔软的身体突然石头一般坚硬,跟着轰然暴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