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墨师风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苍浩咳嗽两声,不太自在的道:“恐怕不太合适吧,”

“沒什么不合适的,”夏明琪斩钉截铁的道:“听董事长的意思,以后曹氏金融完全由你做主,那么你带几个高管过去也是情理之中,”

“这个吗……”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绝,只能敷衍道:“我考虑一下,”

“允许你考虑,但不许骗我哦,要真的好好考虑,”夏明琪说到这里,突然暧昧的一笑:“如果让我过去,可以帮你很多的,”

“是吗,”苍浩有点担心,如果自己当场答应,只怕夏明琪马上会用胸前两块肉好好帮帮自己,

当然了,曹氏金融以后还真就是苍浩一个人说了算,本公司内部在苍浩之上再无领导,如果真把夏明琪调过去,意味着苍浩可以为所欲为了,

潜规则这事,只是听说过,也见到过,比如财务总经理杨旭飞就沒少上女员工,苍浩一介副总裁却还沒得到机会,

这让苍浩有点心痒痒的,是不是应该在夏明琪身上尝试一下,不过,苍浩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明里暗里很多人盯着新公司,尤其是曹家父女和井悦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苍浩不能在男女关系上搞出什么状况,

就在苍浩敷衍夏明琪的同一时间,一辆宝马缓缓停在多林寺门前,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來,敲响了寺门,

开门的是封禅子,两个打扮得像保险推销员的男人一起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随后其中一个问道:“请问墨师在吗,”

墨师还真在寺里,封禅子有点警惕的问:“你们有什么事,”

对方开门见山:“我们请墨师过去治病,”

“哦,”封禅子知道这事,转身把墨师请出來,

而墨师也沒说什么,直接上了宝马车,去了庞劲东的宅子,

庞劲东和庞可儿,还有长野风花,已经等着墨师了,

看到墨师,庞劲东急忙道:“先生來得正好,可儿的头疼又发作了,我很担心……”

“沒问題,”墨师点点头:“现在开始吧,”

长野风花急忙问:“怎么治,”

“我已经说过了,,针灸,”墨师问庞劲东:“能准备一间安静干净的房间吗,”

庞劲东立即答应了:“沒问題,”

给庞可儿治病的过程很顺利,就像墨师之前预计的一样,上一次的针灸很有效果,所以庞可儿这些天都沒发病,只是今天才出现了偏头痛,

等到治疗结束,墨师正想离开,庞劲东走了过來:“墨先生,方便聊几句吗,”

“当然,”

庞劲东做了个请的手势:“书房说话,”

來到书房,庞劲东让佣人奉上两杯香茗,他端起杯子闻了一下香气,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这才说道:“墨先生,当着真人,不说假话,前段时间,你做出了一些事情……”

墨师很奇怪:“我做什么了,”

“算了,沒什么,先不说这个……”庞劲东摆了摆手:“我做一切,都是为了可儿,所以请理解我的良苦用心,不要怪我把话说的太难听,如今这个社会,沒什么道义可言,沒有谁对另外一个人好是完全应该的,你能救我女儿也应该有所图吧,”

“你真这么想,”

“要是先生无所图,我反而有点不放心,”

“我很理解,”墨师非常无奈的一笑:“现实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互相利用,今天对庞先生來说我有利用价值,那么庞先生也希望对我有价值,”

“先生高明,”庞劲东嘉许的点了点头:“我就把话说开了吧,今后先生需要做的,自然是给可儿治病,先生对我这边,若有什么要求请尽管开口,庞某人多少也算有些实力,各路神仙多少也要给面子,”

“庞先生有这份心,我也就放心了,也请庞先生放心,我要是有所需要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开口,”

庞劲东笑着点了点头:“沒错,”

就在这个时候,长野风花突然闯了进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截了当告诉墨师:“现在你给可儿治病,就算是我们的人,你可以随便开条件,不过,等到可儿的病治好,这种关系也就结束了……”

“也就是卸磨杀驴……哦,不对,我才不是驴,你们是过河拆桥,”墨师打断了长野风花的话,呵呵一笑:“其实,你说的这些,大家心里都有数,但你不该公开说出來,这对你们自身只怕有些不利,要知道,我要是稍有疏忽,对庞可儿都有不利的影响,”

长野风花大怒:“要挟我,”

“不敢,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墨师摇了摇头:“墨师自然不是这样的人,但换做其他人,可能就要动歪心眼了,”

长野风花一愣:“这……”

“还有,我给庞可儿治病,可以说是义务的,”顿了顿,墨师强调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沒收到一分钱诊费,”

“你还好意思要钱,”长野风花火气冲冲的道:“你知不知道,你那个老大苍浩,还给我们带來麻烦了呢……”

墨师一怔:“什么麻烦,”

“别说了,”庞劲东立即摆了摆手,本來长野风花好像要说出什么事,此时只能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庞劲东叹了一口气,对长野风花说道:“哎,我们对墨先生,至少这诊费该给还是要给的,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吧,”

墨师能治疗庞可儿,按说应该被长野风花奉托上宾,但因为苍浩的关系,似乎还有其他某些因素,长野风花怎么看墨师都觉得不顺眼,找尽各种办法顺带着要羞辱墨师,

她从包里掏出一万块,刷的甩到墨师面前:“先给你这些,不够再说话,”

墨师现在却是需要钱,但长野风花这种给钱的方式却是极尽羞辱,如果真把这笔钱要來,以后在人前无法抬头,

冷哼一声,墨师霍然站起,一脸的清高:“这位女士,太看不起人了吧,我非你想的那种人,”

丢下这句话,墨师连看都不看那笔钱,大踏步离开,连声“再见”都沒说,

这一次,墨师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背影格外高大,

看着墨师的背影,庞劲东叹了一口气,轻轻白了一眼长野风花,

长野风花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却又不肯认错,噘起小嘴,轻哼了一声,

“我送送先生,”庞劲东赶忙追上來,亲自把墨师送到客厅正门,也就是在正门对着的地方,摆着一尊硕大的关羽造像,

关二哥手捻须髯,另一手紧握青龙偃月刀,神态不怒自威,

这是一尊紫砂雕塑,墨师停住脚步,打量了一眼:“这个……有点意思,”

“这是紫砂名家沈益新的作品,”庞劲东心不在焉的介绍道:“我看着特别喜欢,就请了回來,要知道我们这种出來混的,最重‘忠义’二字,”

“这个我倒知道,只不过,这尊造像有问題,”

“哦,”庞劲东奇怪的挑起眉头:“什么问題,”

“这尊造像手里的刀是高高举着的,但真正的关羽造像,应该把刀垂地,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思,”顿了顿,墨师又道:“民间崇拜关羽,盖因其忠义无双,亘古一人,而且他还被看做武财神,但和气才能生财,要是让他高举屠刀,这倒违背了本意,”

“说得好,”庞劲东哈哈一笑,随后喊过手下:“送墨先生回去,”

墨师回到多林寺的时候,刚好苍浩也结束了公司的工作,回來跟大家一起吃饭,

两个人刚一碰面,墨师直接就道:“我刚才去给庞可儿治病了……我总感觉,这一次庞劲东的态度有些怪异,好像有什么话想要说却说不出來,”

“哦,”苍浩一挑眉头:“怎么怪异,”

“说不出來……”墨师皱着眉摇摇头:“可以这么形容,似乎庞劲东担心咱们别有用心,希望我直接开个价,然后他才能安心让我继续给庞可儿治病,”

“哦,”苍浩深深的一笑:“这老家伙行走江湖多年,做事未免太小心了,”

“话说,你们都是雇佣兵,难道彼此沒听说过,”

苍浩淡淡的道:“我们两个属于不同的时代,再者说,地下世界的信息非常混乱,每个人都曾用过好几个名字,如果沒真正见过面,互相间很难对上号……”

“哦,是吗……”墨师神秘兮兮的一笑:“可我不这么想,”

苍浩也笑了:“那你是怎么想的,”

“沒什么,算了,先吃饭吧……”墨师揉了揉肚子:“饿死我了,”

晚饭吃过,苍浩正想回厢房休息,两僧一道过來,非要跟苍浩出去逛逛夜店,

这三个家伙最近关系处的不错,是真把苍浩当成老大,苍浩对此也乐于接受,

苍浩闲來无事,也就答应了,

格桑声称有一家酒吧很不错,四个人打车一直跑出很远才到,结果发现这里生意非常冷清,偌大的舞池除了领舞之外就沒其他人了,

这个领舞倒是身材高挑,乃大屁股圆,就是不知道一个人对着空场子跳个什么劲,

玩夜店就是玩个热闹,苍浩一个劲摇头:“换个地方吧,”

“别啊,”格桑神秘兮兮的道:“老大,别看外面冷清,里面热闹得很啊……”

“是啊,是啊,”不信禅师一个劲的点头,口水都快流下带來了:“这里的小妹儿那是相当养眼……”

苍浩早就知道,这两僧一道出來泡夜店,根本就不是为了买醉,而是为了寻欢,

幸好,他们都换了便装,要是穿着僧袍和道袍出现在这种地方,沒准明天就能上微博头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