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两僧一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格桑直接要了个包房,先把封禅子和不信禅师安排进去,随后跑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

苍浩很好奇的跟出來,却发现格桑不见了影子,可能是安排所谓的“小妹”去了,

苍浩点上一支烟,正在等着格桑回來,突然外面呼啦啦冲进來十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摆明了是來闹事的,

夜店这种地方常有人闹事,苍浩到也沒往心里去,不过这帮人马上注意到了苍浩,

其中一个像是为首的男人走过來,嘴里叼着一根烟,毫不客气地打量着苍浩,招呼了一声:“花蟹,过來瞧瞧,是不是这小子,”

这明显是个外号,被唤作“花蟹”的那小子越走越近,苍浩只是冷冷看着对方,沒说什么,

花蟹仔细地端详苍浩一会,对着为首的人用力摇了摇头:“不是他,”

听到花蟹的话,领头那人也就不再注意苍浩,大大咧咧的吩咐手下道:“有兄弟看见了,那三小子出现在这家店,大家分开搜,今天必须找到这帮B养的,”

花蟹重又看向苍浩,傲慢的问了一句:“喂,有沒有看到三个人在一起,其中有两个剃着光头,”

苍浩对这种装B态度很是不爽,“沒有,”

花蟹摆摆手:“那沒你什么事了,赶紧上一边去,免得等会溅你一身血,”

苍浩冷冷笑了笑,沒说话,刚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就走到一旁接起电话,

“艹,”花蟹觉得苍浩更装B,不过倒也沒做什么,只是恨恨骂了一声,径自走开,

电话是廖家珺打过來的:“你在哪,周围怎么这么乱,”

“跟朋友出來玩,你有什么事吗,”

“非得有事才给你打电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苍浩略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我就是觉得你现在应该忙着陪伯父吧,”

“就是因为陪着他,我才郁闷,想找个人说说话……”轻叹了一口气,廖家珺非常无奈的道:“我安排他住在我那,刚一进门,就各种指责埋怨,不是说我把家里搞得太乱了,就说我为什么不能及时把碗刷出來……你要知道我天天忙着工作,哪还有时间精力去忙家务,”

“他应该能理解……”苍浩笑了笑,沒办法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他难得來一次国内,还这么对我……”眼珠转了转,廖家珺试探着提出:“对了,我爸和你过去都是雇佣兵,难道你们互相之间沒听说过,”

“这么跟你说吧,地下世界是这样的,假如你是我的邻居,我可能都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是什么,那里有着太多传说,其实很多传说原本是一个被拆分开來,还有很多根本是假的,廖承豪是你父亲的真实姓名,但他肯定用过其他名字,或许我听说过……”顿了顿,苍浩试探着问道:“反倒是你,你父亲是雇佣兵,为什么你从來沒跟我说过,”

“那都是我出生之前的事情了,我爸从來沒告诉过我,我都当他是个普通商人,后來还是偶然我从别人那才知道的,去追问他什么也不说……”摇了摇头,廖家珺语气非常无奈:“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有意回避那段生活,从來不愿意提起,”

“我可以理解,”苍浩深深的一笑:“你就比如我,也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跟过去的那些事情一刀两断,这个是我们这种人的共性,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你,”

“不说我爸了,就说你,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但这个世界不允许,又把你推上了前线,”廖家珺嘿嘿一笑:“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或许吧,”苍浩笑了笑,倒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廖家珺会是如今这个样子,因为父亲是军人,所以她才渴望热血的生活,也正因为如此,她对苍浩过去的事情如此感兴趣,这是骨子里带着的遗传,

两个人又随便交谈了几句,很快的,廖家珺就提起了工作,不愧是个工作狂:“你知道吗,最近广厦涌现出很多地下帮派,有些是本地崛起的,有些则是外地杀过來的,我看互相之间有可能要火拼,”

苍浩淡淡然道:“是吗,”

“你不想说点什么,”廖家珺对苍浩的态度有点不满:“邹峰这个人再怎么坏,毕竟还是有贡献的,打绝了广厦的黑社会,可他唯一这么一点功绩,如今也要化作乌有了,难道广厦要回到当年的乱状,”

“你说的这个正常,”苍浩笑了笑:“当初我跟邹峰最大的分歧,就是我认为他诊错病根下错药,黑社会你不可能真的打绝,因为这玩意有滋生的土壤,”

廖家珺很感兴趣:“说说看,”

“这种土壤在世界各国都存在,不因文化和国情不同而有差异,简单的说,首先,在人类内心深处有一种对无秩序的渴望,人类从自己动物祖先身上继承了野性和暴力基因,不愿被法律之类的东西束缚;其次,当下各国社会大都依法治理,而人们所想要的一些东西往往又无法通过合法秩序得到,更重要的是,由于司法不公和权贵集团对国家机器的垄断这两个因素,使得合法秩序又往往处于**纵状态,于是一些人建立起了自己的地下秩序,这就是黑社会;再次,权贵集团发现,黑社会可以成为自己操纵司法之外有益的补充,往往又借助黑社会來打倒某些目的,结果进一步壮大黑社会,就比如拆迁这回事,你想要拿到一块地搞开发,但原住居民不肯搬迁,只要你出动一帮黑社会半夜把居民家砸了,几次下來你说他搬不搬走,”顿了顿,苍浩又道:“你看,权贵集团往往跟黑社会勾结,但权贵自身有几个充当黑社会的,基本上黑社会都出身于底层,”

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说,邹峰打绝了黑社会,最后结果就是崛起了一帮新人,”轻哼一声,苍浩略有点不屑的道:“邹峰真正应该做的是完善法制和法治,对黑社会构成有效的约束和监督,让这帮人做事越來越守规矩,至少不再从事简单的肢体冲突,换句话说,把黑社会的负面影响压到最低,简单的赶尽杀绝只是徒然浪费警力和资源,你看着吧,新一轮黑社会抢地盘马上就要开始,”

“你早就料到有这一天,”

苍浩点点头:“沒错,”

苍浩和廖家珺说着话同事,注意到刚才进來的那帮人,已经四散开到处搜索,

这个地方太大,再加上内部布局比较复杂,他们好像还沒发现什么,

远远地,听到有人在那嚷:“妈的,怎么搞的,两个和尚一个道士,这么显眼都特么找不到,”

花蟹说了一句:“他们到这种地方來肯定是换衣服了,都把招子给我放亮点,别漏了,”

两僧一道,苍浩心头一惊,看來他们找的是不信禅师、格桑和封禅子,

“我这边有点事,回头再说,”苍浩急忙挂点电话,打算带这两僧一道离开,既然这三个人喊了一声“大哥”,苍浩就要对他们负责,

苍浩不愿跟这帮人发生正面冲突,严月蓉正在找自己痛脚,能少惹麻烦就别多事,

于是,苍浩拿起手机想打电话通知两僧一道,却发现这三个人全关机了,

他们用的全是山寨手机,有一部傻B电视剧说山寨机超长待机,事实情况却是山寨机的充电频率比爱疯还要高,而且还很有可能电池爆炸,

“艹,”苍浩狠狠咒骂一声,掐灭了烟蒂,转身就要往包房走去,

“老大……”格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來,更不知道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只是兴冲冲的道:“咱们回包房玩吧,”

“先别说这个了……”苍浩急匆匆的道:“刚刚有一帮人來找你们仨,”

“什么,”格桑脸色一变,掉头就往回跑,

“你听我把话说完……”苍浩一把拉住格桑:“他们只知道你们仨來了这,还不知道具体地方,咱们别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最好悄悄撤离,”

“那老大你说怎么办,”

“你现在悄悄回包房,赶紧叫大家全出來,”

“好,”格桑答应一声,全速冲了回去,

苍浩让格桑回去,也是准备了后备方案,如果两僧一道被这帮人发现,自己可以从背后对这帮人突然出手,

反倒是如果自己跟两僧一道,就有可能被对方给一窝端了,毕竟对方人数太多,

等了好一会,两僧一道仍沒出來,苍浩焦躁不安地四处张望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苍浩的神经越绷越紧:“妈的,到底在搞什么,”

苍浩正在烦乱着,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苍浩懒洋洋按下接听键,情绪低落的问道:“哪位,”

格桑声音沙哑,重重喘着粗气,似乎非常辛苦:“老大快走,”

“你们到底在哪……”苍浩拿着手机大声地吼着:“喂,喂,”

周围杂音很大,听不起格桑说些什么,不断有打击声从话筒里传來,

电话很快断了线,苍浩急忙回拨过去,但只听到一阵“嘟嘟”声,

“见鬼,”苍浩來不及多想,立即以最快速度赶回包房,

苍浩悄悄摸到门前,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听到里面隐约有声音传出,这才多少松了口气,

无论如何,只要人还活着,事情就有解决的希望,

苍浩原打算从背后出手,但现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又不好太过冒失,

更重要的是,对方有十几个人,不知道什么來头,如果武力值都很高,苍浩一次应付这么多对手只怕也很难,

做几次深呼吸,苍浩勉强镇住心神,飞快分析起形势來,

然而,一个想法刚刚形成,又迅速被苍浩自己否决,往复了好几次,

很快的,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弱了下來,只偶尔有几声痛苦的哼叫传出,

苍浩很着急,越是着急,偏偏越想不出办法,越想不出办法反而越着急,

由此,苍浩的思绪陷入恶性循环,不过,苍浩很快的倒是猜到出了什么事,

格桑和不信禅师都是不甚如意的小混混,平日里干些坑蒙拐骗,当然封禅子也是一路货色,

很显然,封禅子加入之后,壮大了格桑和不信禅师这个队伍,从他们三个人短时间内把关系处得这么好來看,很可能是一起在外面干了些什么勾当,

也正因为只是个小混混,两僧一道似乎沒有机会惹到太牛的人物,就算有这个能力,也沒这个机会,

“真是头痛啊,”苍浩倒是有点希望,里面那帮人暴打两僧一道一顿,帮自己解解气:“本來以为他们学好了,沒想到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苍浩正在纠结,房门忽然打开,一股大力把苍浩拽了进去,

里面的人似乎觉察到苍浩在房门外,苍浩倒也沒反抗,刚被拽进去,就看到一双凶恶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这双眼睛的主人,苍浩在之前刚刚见过,正是两僧一道仇人中为首的那个,

对方显然也认得苍浩,沉着脸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冷一哼道:“小子,我们刚才见过面,”

“沒错,确实见过,”苍浩很干脆地承认了,好整以暇地点上了一根烟,同时暗中观察着四下的情形,

两僧一道被这帮人强压着跪在地上,每个都顶着一张青紫浮肿的猪头脸,浑如黄浦江里漂流了许久的死猪,

苍浩目光所及的地方,三个人身上瘀肿处处,

至于,被绑着丢在角落里,虽然衣衫不整,倒似乎沒吃什么苦头,

看到苍浩进來,不信禅师和格桑只略略一怔,随即恢复了常态,

相比两个骗子和尚,格桑和封禅子显然功力不够,一脸激动的看着苍浩,如果不是有绳子绑着,只怕立刻便要扑上來抱住苍浩,

人在生死关头,只要看到有熟悉的人出现,就会多出一线希望,

尽管两僧一道和都知道,苍浩一个人救不了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