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戏假情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认,当然……”鲍鱼哥正说着,猛地顿住,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冷哼了一声道:“苍浩,你小子下套让我钻啊,是不是,”

苍浩坦然道:“鲍鱼哥你是我哥,他们他们是我小弟,出來混看重一个‘义’字,要是我的小弟遇到麻烦,我甩手抛弃,那鲍鱼哥你要我这个兄弟有什么用,”

鲍鱼哥唬着脸瞪着苍浩,眼里却渐渐有了笑意,

片刻之后,鲍鱼哥猛一拍苍浩的肩膀,大笑着道:“行啊,小子,有你的,这话说得倒也有些道理,”

随后,鲍鱼哥回头指着两僧一道,冷笑着道:“算你们几个好运气,认了这么一个好大哥,看在他面上这档事就算了,”

苍浩大喜谢道:“多谢鲍鱼哥,真是太谢谢了,”

鲍鱼哥摆手道:“谢就免了,不如你跟我混吧,别跟这几个渣滓在一起了,”

“这……”苍浩为难的道:“鲍鱼哥,不是我不愿意,但我无德无能的,除了吃喝拉撒不会别的,你那里不适合我,”

鲍鱼哥有些不高兴,但也就沒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的道:“那就算了吧,虽然这交情我许你套磁,但钱还是要还的,”

可能眼看事情要解决了,不信禅师胆子也大了,张嘴说了一句:“我们沒钱,”

鲍鱼哥看向苍浩,冷笑着问:“你看这事怎么办,”

苍浩恳切的道:“他们确实沒钱,我……也沒钱,否则就替他们还债了,”

“那么事情就回到原点上來了,”鲍鱼哥咧嘴一笑:“按照规矩,就要把他们脚上绑石头,扔到海里喂鱼,”

“我不知道你们这边规矩如何,但我们东北老家有这么个规矩……”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钱债肉偿,”

“一样,”鲍鱼哥点点头:“高利贷行就有这规矩,”

“这就好办了,”苍浩去厨房拿出一把尖刀,回來之后,高高抬起腿,往桌子上一搭,随后抬刀向大腿刺去,

“噗”的一下,鲜血如同喷泉一样,溅出数步,鲍鱼哥身上也沾了不少,

看着苍浩的鲜血,鲍鱼哥打了个哆嗦,

道上确实有钱债肉偿的规矩,两种理解,或是把女人拉出去卖,或者从男人身上割下來一块肉,

不过,最多见的是前一种情况,鲍鱼哥出來混了这么久,却少见后一种情况,

就算偶尔有,也是他让手下硬生生从欠债人身上割下來一块肉,不是欠债人自己愿意的,

如同苍浩这样,大模大样给了自己一刀,鲍鱼哥从未见过,一时间被震住了,

据说,在旧社会有很多这样的人,但那个时代的人讲究侠义精神,如今的人却娇气得很,

倒也有不怕死的赌徒,输急眼了从身上割下來一块肉押注,不过鲍鱼哥仍然只是听说,从沒亲眼见过,

深吸了一口气,鲍鱼哥点了点头:“兄弟,你够狠,”

苍浩很有分寸,虽然视觉效果惊人,但伤口沒多深,喘了几口粗气,苍浩苦笑着问,:“鲍鱼哥,够了吧,”

“够了,这债,一笔勾销,”鲍鱼哥摇摇手,不再说什么,领着大队人马扬长而去,

目送这帮瘟神远去,苍浩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到苍浩收回视线,却见两僧一道整整齐齐,端端正正跪在面前:“大哥,”

“大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大哥,”

三个人规规矩矩规跪在地上,双眸含泪的看着苍浩,身体因为激动微微颤抖着,一声声“大哥”喊得情真意切,

“早说过,大家都是兄弟……”苍浩强忍着痛,一个一个拉起两僧一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封禅子火了,嚷道:“你们废话什么,赶紧给大哥包扎伤口,”

“哦,对,说得对,”不信禅师急急忙忙撕碎衣服,正要给苍浩包扎,突然又想起:“看來伤口挺厉害,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苍浩摆摆手:“放心,我了解人体结构,这一刀看起來挺吓人,不过伤得并不重,”

说着话,苍浩自己处理了一下,这伤确实不重,但足够疼,不时的,苍浩就打个哆嗦,

两僧一道很想帮忙,却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等到苍浩包扎完,不信禅师小心翼翼的问:“这就沒事了吧,”

“休息一下就行了,”

封禅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喂,老大,你那么能打,那么厉害,怎么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如果是平常,他们现在已经躺着出去了,但最近情况特殊……”苍浩长呼了一口气,仍感觉浑身虚弱无力:“看到这帮人,你们也应该明白了,最近广厦來了不少过江猛龙,以后你们把招子放亮点,这个风口浪尖上,别在外面惹事,”

“于是你就捅自己一刀,”封禅子一挑大拇指:“老大,你刚才太帅了,真是太爷们了,”

“那个……真正爷们的是春哥,”

封禅子越说越兴奋:“你比春哥更帅,你是苍哥,”

不信禅师尴尬的笑了笑,胆战心惊的问道:“老大……还疼吗,”

“还好,”苍浩耸耸肩膀:“既然你们是我兄弟,我就不能不管你们,当时我想來想去,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格桑哭丧着脸道:“老大为这事受伤,真不值啊……”

“沒办法……”苍浩叹了一口气,又道:“谁让人家占上风呢,人到了这个份上就必须低头,你以为我愿意给自己一刀吗,不过,这个鲍鱼哥倒是个江湖人,这一刀把你们的债还真就抵了,我看在这个份上可以留他们一命,”

格桑急忙问:“老大你要干什么,”

苍浩冷笑着反问:“难道我白给自己一刀,”

格桑急忙道:“我就知道老大你不会这么算了的,”

“我的血从來就不会白流,”苍浩处理好伤口,抹了一把冷汗,又道:今天晚上,也别泡夜店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格桑兴高采烈的道:“好啊,好啊,咱们回多林寺喝酒去,”

冷笑一声,苍浩沒好气的道:“你们打算顶着这张猪头脸出去吓人吗,全部给我去看医生,”

两僧一道当真成了猪头三人组,模样实在惨不忍睹,那个鲍鱼哥下手着实够狠,他们全身上下基本沒什么完好的地方,

苍浩估计,他们就算沒有骨折,也有内伤,

“先包扎一下再说吧,”苍浩自修的医术再一次派上了用场,等到处理完三个人的伤口,苍浩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日常注意事项,

幸运的是,他们的伤势倒也沒什么复杂的,无外乎不要沾水、小心感染,

苍浩稍微缓过一口气,坐了下來,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有精力问了一句:“你们跟这个鲍鱼哥到底有什么恩怨,”

两僧一道互相看了一眼,一起低下头去,沒出声,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们不说,也可以,但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别再指望我管你们,”

不信禅师是真不想说,急忙道:“那个……老大,你放心,以后我们不会给你添麻烦,”

“那就好,”冷冷一笑,苍浩又道:“不过,我这一刀不会白挨,还要加倍收回來,你们每个人都得还给我,”

不信禅师下了一大跳:“不会吧,”

“我说到做到,”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严肃地瞪着不信禅师,恶狠狠的道:“给你五分钟,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立刻,马上,否则别怪我动手了,”

不信禅师快哭了:“老大你真舍得捅我们,”

“舍得,”苍浩点点头:“你们在外面惹出这样的麻烦,按道理我就应该家法从事,给你们一刀已经算是轻的了,”

“我说……我全说……”封禅子最先妥协,不怎么情愿地点了点头,在苍浩一再的督促下,把经过说了出來,

原來,事情倒也沒什么复杂的,是从封禅子这惹起來的,

无论血狮雇佣兵还是两个骗子和尚,原则上同意封禅子留在多林寺,但所有这些人都是自己挣钱自己花,沒有谁会掏钱养着别人,

格桑和不信禅师固然穷点,不过日子也过得下去,封禅子却沒有生活來源,

当初苍浩遇到封禅子,就是封禅子要给苍浩看相,如今封禅子重操旧业,经常去海山寺广场那里逛,招揽生意,

前些日子,封禅子偶遇一个老太太,看起來挺有钱的样子,

封禅子觉得是大客户,着实卖力表演了一番,估计是说到这老太太心里去了,当时给了封禅子不少钱,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封禅子有了钱,请不信禅师和格桑吃饭,酒过三巡,就把这事给说了,

格桑脑子转得快,觉得封禅子赚得太少,应该从这老太太身上狠捞一笔,

于是,转过天來,封禅子联系了那个老太太,说了些夜观天象发现人家有凶相之类的话,

现在可以知道,老太太的儿子是混社会的,所以老太太最怕的就是这种事,于是就把封禅子请到家里去,

封禅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把两个骗子和尚全带上了,在人家的家里搞了个水陆道场,然后狠狠敲诈了一笔,

两僧一道有了钱之后,互相间的关系处得非常好,天天在外面挥霍,他们之所以对这家夜店很熟,就是因为最近手头有钱,

苍浩忙着各种事情,根本沒注意到,

接下來的事情可以想见了,老太太的儿子,也就是鲍鱼哥知道之后,知道这是被骗了,找上两僧一道,要求还钱,

两僧一道仗着有血狮雇佣兵袒护,根本沒把对方的话放在心里,转身就给忘了,

熟料,今天他们在夜店,被人家抓了个正着,结果结结实实的吃了苦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