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那么问题来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些,苍浩长叹了一口气:“你们这帮王八蛋,”

“老大,给你添麻烦了……”格桑一个劲点头哈腰:“我早就盘算好了,回头找人跟鲍鱼哥算账,不能让老大白挨这一刀,”

“得了吧,”苍浩不屑的翻了翻白眼:“谁能帮你们去算账,你们这三个在社会上有什么关系,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我要是沒说错,你们当初骗人家钱的时候,就是仗着有血狮雇佣兵保护,沒错吧,”

两僧一道互相看了看,沒出声,显然是默认了,

“你们给我听好了,血狮雇佣兵绝对不会管你们这些烂事,更不会帮你们出气,回头我就吩咐他们,以后你们在外面惹出这样的麻烦,谁也不许管,”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补充道:“哪怕你们是我的兄弟,”

不信禅师急忙道:“老大,既然你是我们老大,就应该帮我们啊,”

“就是啊,”格桑一个劲的点头,赞同不信禅师的话:“凭着血狮雇佣兵的本事,收拾那个鲍鱼哥简直不在话下,老大为什么怕他,”

“这不是怕,”苍浩缓缓摇了摇头,问道:“干我们雇佣兵这一行的九死一生,知道我苍浩为什么成为十分之一吗,”

两僧一道一起摇头,苍浩冷冷一笑:“谅你们也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因为我秉持一个原则,,一时胜负在于力,一世胜负在于理,”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沒错,凭借血狮雇佣兵的能力,铲除鲍鱼哥这一伙确实易如反掌,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从來都不是你拥有强大的力量,就可以想怎么样能怎么样,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理亏,这一次灭了鲍鱼,下一次再铲刀鱼,然后其他什么鱼,最后所有鱼都起來反对我们,你们为我们撑得住吗,如果我们有理,整死他又何妨,但这一次我们确实沒理,至少从良心上來说,你们觉得过意得去吗,”

不信禅师有点不服气:“我们怎么理亏了……”

“你们骗老太太的钱还不算理亏,”轻哼一声,苍浩略有点无奈的道:“话说,我倒还得偷着乐,毕竟你们这一次只是骗财,要是格桑你一时精虫上脑,非要跟人家老太太双修,鲍鱼不得宰了你们,,”

格桑干笑两声:“那老家伙太老了……”

“这么说,要是年轻点,你还真上了呗,”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给自己这一刀,本來只是缓兵之计,现在看來也算罪有应得,”

不信禅师不解的问道:“做错事的是我们,为什么老大要挨刀,”

“你们做错事,我当老大的有责任,我这是活该,以后再有这种事,我还得给自己一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以为当老大是那么容易的吗,”

两僧一道听到这话都有些感动,封禅子更是说了一句:“老大,以后我们不会再怎么干了,你放心好了……”

“我这段时间不能跟人交手,原因就不跟你们解释了,刚才我捅自己一刀是缓兵之计,现在觉得这一刀也算是替你们报应了,”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这样看來,鲍鱼哥倒也算是委屈,可我刚才已经安排好让他们尸横遍地,那么问題來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总得给人家弄个坟茔吧,”

不信禅师急忙问:“老大你要干什么,”

苍浩沒回答,只是说了一句:“出來,”

带着两僧一道出了夜店,苍浩指了指马路对面,却见鲍鱼哥一伙全都躺在地上,嘴里不住的哼哼着,那样子痛苦无比,

过了一会,120救护车來了,急急忙忙把鲍鱼哥一伙抬上了车,

封禅子愣住了:“这……怎么回事,老大你也太神奇了吧,”

“我让罗霸道带人过來了,”苍浩叹了一口气:“本來我可以等他到了之后再救你们,但我怕你们被活活打死,就只有先进去了,结果挨了一刀,”

不信禅师低语了一句:“对不起,老大……”

两僧一道更加感动了,不过苍浩还沒消气:“罗霸道教训了鲍鱼哥,我这口气也就算出了,但你们对外不要说出真相,我可丢不起这人,”

两僧一道急忙点头:“是,是,”

苍浩又要再教训几句,廖家珺的电话打了过來,苍浩走到一边接起來:“不是刚说过话吗,又有事了,”

“刚才接到报警,有人殴斗,说是涉及到两个骗子和尚……”廖家珺提供了一个地点,正是苍浩现在所在的夜店,然后又问:“我记得你手下就有两个和尚,”

“这事跟他们沒关系,”苍浩说着话,急忙拦了一辆计程车,推搡着两僧一道上了车,让他们三个挤着在后面,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你放心好了,我会约束他们的,不会让他们任意妄为,”

“那就好……”廖家珺轻叹了一口气:“苍浩,别怪我沒提醒你,严月蓉如今对你意见很大,她正找你毛病,这个节骨眼上你可要谨言慎行,别惹出什么乱子,”

“我知道,”

“虽然说,你拯救了这个世界,但这对严月蓉來说沒有任何意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廖家珺又道:“她最关心的只是有沒有人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

苍浩想起,自己对严月蓉近期的举动无从掌握,于是问了一句:“严月蓉最近做过什么沒有,”

“她对权力的掌控越來越严,而且最近跟红青会來往密切,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顿了一下,廖家珺叮嘱道:“总之你要多加小心,”

“我知道了,”苍浩放下电话,寻思了一下,觉得严月蓉就算不是对手,至少当下对自己也构成某种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加强对严月蓉的了解,但眼下沒有谁可以向自己提供情报,

很显然,严月蓉对廖家珺是有所防范的,不会让廖家珺知道太多事,

可惜,严月蓉身边的其他人,苍浩再就一个都不认识了,

不过,廖家珺提供的一个情况还是很有用,那就是严月蓉竟然跟红青会牵扯到一起了,

那是一个官二代组织,苍浩沒什么了解,过去倒是跟红青会的杨玉洲打过交道,

说起來,这个杨玉洲也算是聪明人,沒跟继续跟苍浩作对,这段时间也沒出现在苍浩的视野里,

苍浩虽然不了解却也能猜到,红青会存在着很多见不得光的利益交易,估计严月蓉可能是要搞点什么事,

想來想去,苍浩觉得应该去严月蓉那里探查一下,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

仗着自己为国家安全部门工作,苍浩很容易知道了严月蓉的住址,回了多林寺之后,好好处了一下伤口,然后换了一套衣服,把两僧一道打发去做别的事,

接下來,苍浩直奔严月蓉的住处,这是一栋很普通的高层住宅,苍浩忍着腿上的伤痛沿外墙攀援而上,撬开塑钢窗之后跳了进去,

也不知道严月蓉是不是在家,苍浩觉得应该不在,因为她特别喜欢开会,按说这会应该在市府会议室,

但苍浩无从肯定,也只能撞一下运气,如果严月蓉不在,苍浩打算好好搜索一下,或许可以发现一些严月蓉勾结红青会的证据,

如果能够证明两者之间确有见不得光的交易,苍浩以后就拿住了严月蓉的把柄,料严月蓉不敢对自己如之何,

这套房子面积很大,苍浩很快找到卧室,布置得还算典雅,空气中有着诱人的香水味,床单是非常温馨的粉红色草莓图案,

苍浩正在寻找这里是不是有保险箱之类的东西,也就在这个时候,传來外面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有人回來了,

马上的,一个女性的声音传來,应该是正在通电话,正是严月蓉,

原本苍浩沒猜错,严月蓉这一晚上确实在开会,但苍浩先被拉去夜店再來这里,眼下时间已经很晚,严月蓉回家了,

“见鬼,做点好事就要被发现,”苍浩心中满是怨念,往后退了几步,很小心的拉上窗帘,

本來苍浩想从窗口溜走,但往下一看又放弃这个念头,因为卧室外面的墙壁非常齐整,沒有任何附加构筑物可以借力,除非有蜘蛛侠的本事,反正苍浩是无法爬下去,

苍浩只能祈祷,严月蓉能马上离开,至少去卫生间洗个澡,这样自己就有机会溜走了,

遗憾的是,苍浩祈祷的事情从來都沒有发生过,严月蓉沒出去,而是挂断电话,坐进了被窝里,拿起本书看了起來,

苍浩等了一会,小心翼翼的拉开,悄悄往外一看,连严月蓉在做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都能听到严月蓉的呼吸声,

这个时候更沒法出去了,苍浩只能先暂时忍着,可是很快情况有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严月蓉的脸突然变得很红,一只手拿着书,另一只手伸进被子里,有时还会闭上眼睛轻轻呻口今两声,

只见她把眉头微微皱起,眼睛越闭越紧,很容易就能看出來是在做什么,

苍浩看着都替她难受起來,很想站出來高喊一声:“快去买根黄瓜吧,”

很难想象,素來以冷艳高傲形象示人的美女市长,在夜半无人的时候也会做这样的事,

不过细想一下倒也很正常,必经她也是女人,有着普通女人都有的需求,沒准因为平常需要过度压抑,反而更加强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