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毕竟也是女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一会,严月蓉突然象火山爆发一般,身体剧烈颤抖起來,嘴里大叫着,

与其说大叫,还不如说大声哼哼,像是压抑了很久,

本來苍浩可以看一场好戏,熟料,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來,也不知道谁打过來的,苍浩急忙拿出來挂断,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严月蓉注意到了,而且她的反应速度很快,

苍浩刚一抬头,就看到严月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來,拉开窗帘正凶狠的看着自己,

严月蓉阴着个脸,咬着嘴唇,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梦游……”苍浩干笑两声:“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请你离开,”

“苍浩,别跟我來这套,私闯民宅,还是市长的住所,你知道这是什么责任吗,”严月蓉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此时倒是很镇静,换做其他女孩子,只怕早就喊出來了,

“我真的在梦游……”

“梦游的人不会知道自己在梦游,”严月蓉站在那里,凶巴巴地瞪着苍浩:“你为什么会在我家,什么时候溜进來的,到底想干什么,”

“我走错路了,”

“走错了到我家,真的这么巧,再说了,我刚回來的时候,你怎么不打个招呼,”严月蓉重重哼了一声:“你恐怕不是走错了这么简单吧,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梦游,其实我是來探望朋友,不知道严市长你住这,其实是走错门了,” 苍浩眼珠转了转:“我刚才本來想出來打个招呼,但不太方便……好像看到了一点不该看到的事情,”

严月蓉脸色更红了,从桌子上拿起一摞杂志,沒头沒脑朝苍浩打过來:“你这个变态狂,我要去法院告你,”

“你准备告我什么,我好象沒对你做什么,”

“你试试看,”严月蓉冷冷一笑,把杂志扔到一边,转身向卧室外面走去:“苍浩你好像忘了我是什么人,”

说罢,严月蓉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同时恶狠狠瞪了一眼苍浩,看起來不是打算报警,就是让其他人过來修理苍浩,

一般來说,人们知道男女之间有事发生的时候,一定会向最龌龊最不堪的一面去想象,

以严月蓉的身份地位,今晚这事如果真的闹大,给上纲上线把性质严重化,恐怕还真够苍浩喝一壶的,就算孟阳龙想要袒护只怕都沒法开口,

苍浩沒來得及多想,迅速冲到门边,拦住了严月蓉,

“你想干什么,”严月蓉冷笑一声,看着苍浩说道:“你想非礼我吗,”

听到这话,苍浩突然想起古人有云:“奸出妇人口”,两个人到底是通|奸还是强|奸,完全是当事女性嘴巴一张一闭就给定义了的,自己的行为只怕最轻也要落个“非礼”的罪名,

“让不让开,”严月蓉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惧:“你再不让开,我就喊人啦,”

苍浩坚定的摇摇头:“不让,”

苍浩本以为,严月蓉只是吓唬自己,熟料严月蓉竟真喊了起來:“救……”

在严月蓉还沒來得及叫出“命”这个字的时候,苍浩下意识地捂住了她的嘴,可这样一來,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严月蓉突然被苍浩控制住了之后,变得更加惊恐,拼命挣扎,

苍浩沒奈何,只好把严月蓉抱起來,放在床上摁住:“别再叫了,否则我真要非礼你了,”

苍浩试着刚一松手,严月蓉却又张开嘴巴大叫,苍浩只好继续把她嘴巴捂住,

“你这是非要逼到我杀人灭口啊,”今天实在太冤了,苍浩看着严月蓉那双惊恐的眸子,隐隐觉得今天可能要闯祸了,

严月蓉挣扎了半天,看苍浩沒有进一步的动作,总算稍微平静了一些,

“你不要再喊了,”这只是一个小误会,苍浩实在不愿把事情闹大,试探着道:“我们两个好好谈一谈,你要是同意就点一下头,”

严月蓉这次比较配合,轻轻点了一下头,

苍浩慢慢松开手,严月蓉果然沒有再叫:“苍浩你到底來我家干什么,”

苍浩干笑两声:“我真的是走错门了,”

“你进别人家不敲门的吗,直接从窗户溜进來,”严月蓉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道:“苍浩,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糊涂……你千万不要对我做什么,现在你放了我,事情也就这么算了,如果你真对我做了什么,那可就是犯罪行为,你还这么年轻,为这种事坐牢不值得,”

“靠,你怎么比唐僧还罗嗦,,”苍浩不满的问道:“你真打算这样算了,”

“当然……反正你也沒做什么,”

“严月蓉同学,你给我听好了……”苍浩嘿嘿一笑,若有所思的道:“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我能很明确的知道你在说谎,这件事情你要是不大肆声张,我苍浩特么改随你的姓,”

“这只是一个小误会,我不会往心里去的……”严月蓉嘴上这么说,眼神有点飘忽不定:“既然你沒有做过什么,我也不想过度追究,但如果你不能知错就改,后果可就难以预料了,”

苍浩撇了撇嘴:“让我想想,”

见苍浩沒对自己进一步做什么,严月蓉胆子大了起來:“苍浩,我不管你今天为什么出现在这,我家里有很多机密文件,你的动机如果追查起來就很可疑,另外,你现在这样把我按在床上,已经构成了非礼……”

苍浩一脸的委屈:“按倒在床上就是非礼吗,”

“不是吗,”严月蓉冷冷一笑:“你告诉我现在你的手放在哪,”

苍浩只顾着说话,无意间把一只手放在了严月蓉的胸部,如果不是严月蓉提醒,苍浩还真沒注意,

听到严月蓉的话,苍浩的心里动了一下,那只手下面的感觉极为柔软,正随着严月蓉的呼吸起伏着,

苍浩急忙把手拿起來:“这个……也是误会,”

“苍浩,你的误会太多了吧……”深吸了一口气,严月蓉试探着提出:“现在,你马上放我起來,我可以不声张,也可以不让任何人知道,只要你写个检讨,我就不追究你了,”

表面上,严月蓉似乎很大度,但苍浩转念一想,却发现严月蓉的心机太深了,

如果自己真的写了份检讨,就等于是承认闯入严月蓉家里图谋不轨,这样一來就让严月蓉掌握了自己的把柄,以后可以随时拿出來要挟自己,

苍浩恶狠狠地瞪着严月蓉:“你想要检讨,”

“你既然敢做这种事,写份检讨不应该,”严月蓉反问了苍浩一句,又道:“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家里,真正原因你也清楚,我也明白,就不说穿了,让你写份检讨太便宜你了,要是真的声张开來,孟阳龙都沒办法替你说话,”

“我什么都沒做,你却要我写检讨,那我太划不來了,”苍浩眼珠转了转:“不如我先做点什么,那样也算是值了,”

毕竟严月蓉也是女人,有着女人的正常需求,同时也有着女人的正常恐惧,

刚发现卧房里有其他人,严月蓉已经表现出最大的勇气,此时再听到苍浩这话,立马吓得脸色苍白,战战兢兢地看着苍浩就象看着个恶魔:“苍浩……如果你今天伤害我,就我保证后果很严重,”

“等等……”苍浩微微皱起眉头:“也就是说,今天这事无论如何你不能装作沒发生,那你就别怪我一不作,二不休,”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钥匙声,好象是外面的房门,

苍浩不知道严月蓉跟谁一起住,这时也顾不上问了,四下看了看,注意到桌子上有一卷透明宽胶带,于是把严月蓉绑在椅子上,然后用胶带缠了很多遍,最后又嘴巴封起來,

既然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严月蓉又坚持不肯放过自己,苍浩不介意做得更过一些,

严月蓉一句话都沒來得及说就失去了行动和语言能力,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苍浩,但只能像木乃伊一样,一动都不能动,

“别说,你还真是个美女……”苍浩耸耸肩膀:“这样把你一绑,对男人挺有诱惑的,”

严月蓉火了,用力挣扎起來,结果“通”的一声,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苍浩把严月蓉从地上扶起來,严月蓉极度愤怒地瞪着苍浩,眼中似乎要冒出火來,

看着严月蓉愤怒的表情,苍浩忍不住笑起來:“很生气是吧,可你能这么样呢,你打我啊,你特么打我啊,”

严月蓉的小嘴在透明胶带之下,呜咽着说了一句:“给我松绑,”

“不行,”苍浩搬了个凳子,在严月蓉对面坐下來,

不过,苍浩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很是犯愁,因为这事沒法收场了,

叹了一口气,苍浩撕开严月蓉嘴上的胶带,试探着道:“你先别吵,咱俩谈谈,”

苍浩本以为严月蓉会愤怒地指责自己,熟料严月蓉的第一句话是:“赶快把我的毛巾拿來,帮我擦擦嘴,”

透明胶带弄花了严月蓉的妆容,女人的本性就是这样,死要面子,

苍浩试探着道:“那你先保证你不会乱叫,”

严月蓉看着苍浩的表情仍然是恨恨的:“我保证,”

苍浩觉得还是有点冒险,于是又撕下一块胶带,重又贴在严月蓉的嘴上,这才去卫生间找毛巾,

过了一会,苍浩拿回一条红色毛巾,准备往严月蓉的嘴巴上擦,

然而严月蓉拼命地往后靠,嘴巴里还发出“唔唔”声,

苍浩撕掉她嘴巴上的封条,然后摁住她的螓首,用毛巾使劲把她的嘴巴擦了又擦,

严月蓉无力反抗,几乎要哭出來了:“你……你混蛋,”

“我给你擦嘴,你还骂我,”

“这是洗屁屁的毛巾,你拿來擦我的嘴巴,”严月蓉果然呜呜哭了出來:“苍浩你死定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