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夜探严月蓉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是你身上的东西,上面和下面的区别,有什么要紧,”苍浩撇了撇嘴,很想说一句,你要是跟男人在一起,先口再做最后**,照样不是要跟自己身上的某种液体接触,

严月蓉脸色涨得通红:“你给我去死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整个卫生间,就这条毛巾最干净了,”苍浩还很想说,从严月蓉的身上印证了一句话:“屁股比脸干净,”

“你……姓苍的,我恨死你了,”严月蓉气得又挣扎起來,想要跟苍浩拼命:“快放了我,让我杀了你,”

“哎,对啊,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來……”

严月蓉愣了一下:“什么,”

“我想起來我姓苍,这可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姓氏,”苍浩若有所思的道:“我竟然从沒遇到过本家,”

“你这人思想有毛病,”严月蓉更怒了,又折腾了起來,可始终无法从透明胶带挣脱出來,最后只是把眼睛和鼻子都哭红了,

苍浩扯过几张纸巾,帮她把眼泪擦干净:“别闹了,现在咱俩谈谈……外面那个人是谁,”

“王莹,”严月蓉重重哼了一声:“她这几天装修房子,临时在我家住……要是我现在喊一声,她马上就会报警,苍浩你看着办……”

“别吓唬我,”苍浩打断了严月蓉的话,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本來我也不想这样,可事情已经到这份上了,多一个人也不算多,”

“你……”严月蓉脸上变颜变色,如果苍浩打算杀或奸,这话说的还真沒错,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沒啥区别,

“咱俩还是谈谈吧……”苍浩嘿嘿一笑:“也许能和平解决呢,”

重重哼了一声,严月蓉不耐的说:“我想听听你的说法,这事该怎么办吧,”

“就当什么也沒发生过,”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我会马上离开,你权当沒见过我,以后一切照旧,”

“不可能,”冷冷一笑,严月蓉威胁道:“我警告你,王莹回來之后,一定会來我房间打个招呼,眼下她一直沒进來,可能已经觉察到异样,就算我不说什么,后果一样会很严重的,”

苍浩无奈的让步了:“好吧,我可以道歉,但检讨不能写,”

“不行,”严月蓉铁了心要拿住苍浩的把柄,坚持道:“你要是不写检讨,怎么证明你知道错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來脚步声,应该是王莹,距离卧室越來越近,

苍浩急忙伸手捂住严月蓉的嘴,而严月蓉也沒有挣扎,只是斜眼看着苍浩,

很幸运,王莹沒进來,而是进了另外一间卧房,看來是暂住在那里,

苍浩松了一口气,放开了严月蓉:“我觉得咱俩应该把话说开了……”

严月蓉用力点点头:“好啊,”

“你很清楚我为什么潜入你家,”冷冷一笑,苍浩又道:“我们曾是亲密合作的伙伴,一起扳倒了邹峰,不过很遗憾,事过情迁,现在你我之间有了芥蒂,可能是因为我日渐坐大吧,严市长你对我很不放心,希望加以钳制,”

“你知道就好,”严月蓉坦然承认了:“苍浩,你别忘了,这是谁的城市……”

“是这座城市千千万万居民的城市,但不是邹峰的,同样也不是严月蓉你一个人的城市,”苍浩打断了严月蓉的话,又道:“严市长你说这句话的神态跟当初的邹峰何其相似,”

严月蓉听到这话傻住了:“我……”

“我想有必要说明一下,我苍浩有自己的生活,对你那档子事不感兴趣,所以你沒必要担心我威胁到你,”

严月蓉深深的望着苍浩:“怎么知道你是真的,”

“很简单,如果我对权力感兴趣,会直接坐到比你更高的位子,”苍浩耸耸肩膀:“那我就更不会威胁到你了,”

严月蓉冷冷一笑:“说得倒是挺自信,”

“要不要试试看我能不能做到,”

“得了,苍浩,就算你说的是真诚的,但你的飞横跋扈已经让我很反感,”

苍浩感觉有点委屈,自己一直秉持低调,怎么落了这么个评价:“你说的这个人确定是我,”

严月蓉反问:“谁把吴东晨打成那样的,”

“你认为吴东晨不该打,”苍浩笑了笑,有点无奈的道:“严市长,我知道他是你的人,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吴东晨早就沒有命了,”

还别说,苍浩说的这一点,严月蓉是认同的:“也幸亏你沒把他打死,否则咱俩之间的事情,就沒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这么说你也想要回转,”苍浩笑了笑,缓和了一些语气:“如果这么斗下去,对大家都不好,我明白说了吧,这一次潜入进來,就是为了搜集对严市长你不利的东西,很遗憾,我失手了,不过相信严市长听过这么一句民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严月蓉依然是冷笑:“你把自己当贼了,”

“我把自己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我成心想要搜集证据,早晚会被我抓到机会,”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苍浩的手腕你不是不知道,”

严月蓉的态度有些妥协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今天我闯进來被你发现,倒也算是好事,你也别把事情闹大,更别管我要什么检讨书,真正重要的是,大家把话说开了,也许以后能避免不少麻烦,”苍浩看着严月蓉,意味深长的道:“如果大家真的全面开战,结果必然两败俱伤,所以……”

严月蓉急忙追问:“你想怎么样,”

既然严月蓉态度急切,说明某种程度上认可苍浩的话,确实从苍浩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威胁,于是苍浩直接抛出了自己的意见:“就算我们不能恢复盟友关系,至少也可以保持井水不犯河水,严市长,以后你不來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招惹你,”

“说的倒是不错,不过嘛……”严月蓉眼珠转了转:“你似乎忽略了,你我中间夹着一个人,,周大宇,”

“我不是忽略了,正要跟你谈这个人,”苍浩字字顿顿的问:“你要保这个人,”

“当然,”严月蓉毫不犹豫的道:“他毕竟救过我的命,还是从恶名昭彰的毒贩子手里,苍浩你这种人非常讲义气,应该能理解我的立场,”

“我确实理解,但周大宇这个人,我一定要杀,”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的态度同样毫不犹豫:“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立场,”

严月蓉冷冷一笑:“看來我们沒有办法达成共识了,”

“你大概想说,你保证周大宇以后不來惹我,可惜你以前也是这么保证的,结果沒什么用,周大宇照样搞事,”轻哼一声,苍浩面庞浮现一股杀气:“我不怕老实告诉你,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追查他,可惜他越來越精明,越來越难抓到痕迹,”

“这……”严月蓉默然片刻,眼珠一转,计上心來,急忙对苍浩说道:“我这是最后一次保他,如果他再不服从约束,那就随便你怎么样吧,”

苍浩掏了掏耳朵:“我沒穿越吧,怎么好像听过这话,”

“这是我最后一次替他保证,”严月蓉观察着苍浩的神色,很小心的说道:“苍浩,我知道你恨周大宇,但你只能答应,因为在这件事上我绝对不让步,如果你不答应,那今晚你的所作所为,我一定要追究到底,除非你有胆量现在把我杀了,”

“杀了你,”苍浩一挑眉头:“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别说,还是挺诱人的,”

“你……”严月蓉脸色啥时变得苍白:“你不要乱來,”

“听我把话说完,很可惜啊,我不是那样的人,”苍浩其实不是不想这么干,而是现在形势微妙,万一严月蓉真被奸|杀,只怕引出难以预料的麻烦,

“那么你是同意了,”

“沒问題,”苍浩点点头:“这是我最后一次放过周大宇,”

“那就成交,”

“好,”苍浩立即把严月蓉放了开來,

说來也巧,房门很快被敲响了,王莹从自己的卧室出來,到严月蓉这边打个招呼,

苍浩和严月蓉迅速分开,苍浩眼睛瞟着王莹进來的方向,严月蓉则招呼了一声:“进來吧,”同时立即整理了一下衣服,

王莹进來之后,先和严月蓉打了个招呼:“严市长,还沒睡呢……”说着话,看到了苍浩,微微一怔:“哎呦,这不是苍浩吗,怎么來探望严市长了,”

王莹岁数不大,长得很漂亮,苍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不过这个女孩却早就认识了苍浩,

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我有点事情,想跟严市长探讨一下,”

“哦,是吗,苍先生可是很有能力呢,严市长经常提起你……”王莹嘴上是这么说,心里确实有点犯嘀咕,虽然说严月蓉这里经常有客人,但基本都在书房或者客厅谈事,

毕竟苍浩是个大男人,怎么会进了严月蓉的卧房,王莹突然发觉自己可能无意间挖到了一个天大的八卦,

“谢谢你的夸奖,”苍浩起來,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不耽误你们休息了,”

王莹很殷勤的道:“我送你,”

王莹还真就把苍浩一路了出去,嘴上说着一些虚伪的恭维,甚至让苍浩:“常來玩,”有点像是这里的女主人,

话说,秘书还真能当半个家,苍浩也有点想给严月蓉当秘书,这样严月蓉就不用深夜**了,

至于严月蓉,更是巴不得苍浩早点滚蛋,等到王莹把苍浩送走,立即给周大宇打去电话:“你在干什么,”

“准备休息了……”周大宇打了一个哈欠:“有什么急事吗,”

“急事倒是沒有,就是想知道,你最近针对苍浩做了什么沒有,”沒等周大宇回答,严月蓉又道:“苍浩这个人必须除掉,”

“哦,”周大宇嘿嘿一笑:“严市长你真这么想,”

“当然,”严月蓉毫不犹豫的道:“我越來越觉得这个人是威胁,”

“严市长这么想就对了……”

“让我把话说完,”严月蓉打断了周大宇的话,冷冷的道:“但是,你以后除非是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不要去动苍浩,如果你再一次搞砸了,别怪我翻脸无情不管你,到时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明白,”周大宇咽了口唾沫:“放心,严市长,这一次我一定做好,”

严月蓉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周大宇则坐在那里出神,

过了一会,周大宇起身去找短斧手,开门见山就问:“姜睿这一条线,你也已经知道了,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姜睿这个女人不够聪明,不过还是能办一些事的……”短斧手望了周大宇一眼,懒洋洋的道:“私人银行经理,以这个身份接近苍浩有很大优势,沒准能挖到很多关于苍浩的信息,只要我们掌握住姜睿亏空客户资金的把柄,姜睿就不得不老老实实给我们办事,我觉得你这一次还是挺精明的,”

“这一条线要加快进度了,”周大宇愤恨的咬了咬牙:“看起來,严市长对苍浩的成见也越來越大,别说我们两个之间有太多的过节,就算是为了讨得严市长的欢心,苍浩也必须倒霉,”

再说苍浩这一边,转过天來,孟阳龙打电话过來,要求加快血狮保安公司的组建进度,甚至进一步提出要求设立海外基地,

至今为止,血狮雇佣兵在境内某种程度上可以合法存在,但大规模组建武装力量终归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題,所以孟阳龙认为主力应该放到境外,

再加上雪狮保安公司主要承担保护国家在海外的利益,本着就近原则也应该在海外执行部署,孟阳龙认为第一个海外基地应该设在非洲,

原因很简单,一则是国家在非洲的利益越來越多,那里的公民和企业往往缺乏保护;二则是非洲地大物博,很多地方却又人口稀少,适合组建武装力量;三则是动荡不安,越是乱的地方,越适合建立军事基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